AI情感陪伴——孤独患者的急救药方

1 评论 5557 浏览 5 收藏 9 分钟

你认为在未来,我们会和AI结成伴侣吗?这个贾樟柯、许知远和小冰公司CEO李笛展开讨论的问题,同样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让我们一起随着文章来了解其中的参差,其中,也许有人和你抱有同样的态度。

8月16日,#未来AI伴侣或成现实#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随后破圈B站。

事情的起因,是央广网发布了一条关于#未来AI伴侣或成现实#的微博视频,里面提到了优酷的热播节目《不要回答》中,贾樟柯、许知远和小冰公司CEO李笛关于“AI虚拟人情感陪伴”的讨论,提到了小冰AI being作为情感陪伴、虚拟恋人的例子。

对于这个话题,网友们态度各异。

从微博、B站网友的评论区和弹幕中不难发现,年轻人对虚拟伴侣的需求大体分为三类:纸片人、仿真机器人、AI情感陪伴。

其中大部分人对AI伴侣持正向意见,表示“AI伴侣太好了,大力支持”、“听起来不错,会变得幸福的”等。但也有很多人对此表示担心:“大数据真的不会背叛吗?”“人的群居意愿会不会越来越低,人与人的交流会不会越来越少?”

在B站上,二次元宅男们的讨论更加激烈,“不是已经有纸片人了吗”获得了最高赞同,他们还纷纷晒出自己心仪的“纸片人”。当然,也有很多二次元爱好者并不认同三位节目嘉宾的观点:“可能有的人认为(纸片人)没用,那是他不懂我们二次元。”

AI情感陪伴——孤独患者的急救药方

AI情感陪伴——孤独患者的急救药方

有意思的是,就在网友们热议的当口,《南方人物周刊》也放出了相关话题的封面报道《风口上的虚拟人:一场游戏一场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潜台词是,“不要把残缺的爱留在这里。”

各种观点的碰撞折射出,人类为什么需要情感?是因为想要得到答案吗?是因为想要得到内心安慰吗?还是只是因为害怕孤独?

2018年,BBC启动史上最大规模的一项针对孤独现象的研究,结果显示33%的人时常感到孤独,其中孤独现象最为严重的是16-24岁的年轻人群体,比例高达40%。

贾樟柯在《不要回答》里,这样描述年轻时被孤独突袭,“高考落榜之后,我背井离乡,独自到太原学美术。初冬的时候,就要去买煤,我就拉着一个小的板车,去一个煤厂买了一车的煤,一个人推着煤车往回走,穿过太原灰蒙蒙的街道。就是一个行走的,一个拉煤的人,这世界没有人在注意,也没有人知道你的喜怒哀乐。那时,远处天空中飞过来一架直升机,飞得很低,几乎从我的头顶飞过,我很难忘记。”

美国斯坦福终身教授、心理学大师欧文·亚隆曾说,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人生的困扰大抵来自四个方面:无可避免地死亡、内心深处的孤独、我们追求的自由,以及生活并无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

孤独是一种状态与感受,看起来无法量化,也无法被彻底满足,于是人类会尝试寻求科技的帮助,寻求寄托——最著名的显然是《Her》里的Samantha。

首先看到人们普遍有情感对话需求,并将其做成产品的,是小冰团队。“大约是2013年底,我们发现虚拟助理可能并不是AI正确的形态。因为助理都太过于强调理性了,就是实现类似‘我能帮你做什么’、‘你有什么问题’等简单‘一问一答’功能。”李笛说,“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并不是纯理性的,而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情感交流的过程。”

但这个观点一开始并未得到行业认同。李笛回忆说,当年中国语义协会甚至专门开了一个研讨会讨伐小冰,主题叫“微软小冰到底是不是语义学的技术”,有一篇文章《人工智能需要情感吗?》。难归难,小冰坚持的情感计算框架、情感对话引擎,慢慢多了许多同行者,比如Google的LaMDA,Meta的Blenderbot、百度的Plato等。

但用AI拟合人的情感说起来容易,怎么做才能真正帮助人缓解孤独、弥补空缺?

刘震云说,“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孤独。”当孤独降临时,每个人内心或许都希望,有一个24小时秒回你消息的人,也许并不奢求她有多懂你,只要她一直都在。

李笛认为,让AI拟合情感的前提,是得让人愿意和AI交流,所以就有了AI being,并且要让AI being从容貌、声音、表情、动作、说话风格等各个维度,都看起来像人。这样才能让人类愿意去和AI being沟通交流,甚至产生共情。因此,小冰框架虚拟人的多轮对话数显著领先于行业,与用户的单次平均对话轮数(CPS)可以保持在36轮。

更惊人的数字是,“小冰虚拟恋人平台上16%的用户,每周对话量3800多条,而一个用户一周在微信上发的消息是310条。小冰国内月活跃用户是1.6亿,全网平均使用时长是微信的2倍。”

需要情感陪伴的不止是年轻人,也不只是恋人。2025年大阪世博会期间,小冰日本团队将为当地的60万个老年家庭,带来一批特殊的“AI Companion”。老人可以参与到每个虚拟人的定义和训练过程中,让这些智能陪护提供相应的服务。例如,老人可以将其视为自己的儿孙、儿时的好友,甚至让逝去的亲人“复生”。

预测AI情感陪伴的下一步并不容易,或许就像孟德尔刚发现遗传学规律时一样。在李笛看来,“今天我们所从事的这件事,容不得我们去自怨自艾,我们还能去发现新东西,发现新的原理,或许我们都有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作者:钟文

来源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与你有关。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品玩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真的能发展这个AI的话,也确实挺不错的,孤独的人太多了啊

    来自浙江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