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聊天出海,先代替“男朋友”

0 评论 3191 浏览 6 收藏 18 分钟

AI聊天APP已经逐渐成为了海外社交热门赛道之一,而在未来,AI聊天APP也会是大模型公司探索To C应用的一个有效路径。怎么解读AI聊天APP的异军突起与AI对话APP在国内外的发展现状?一起来看一下本文的拆解。

“当一台机器能够写出一首十四行诗,或是巴赫平均律,甚至比人类的创作更加优美富有情感。那凝结人类内心独一无二灵感的作品还有什么意义?”

随着大模型呼啸而来,这个问题或许困扰过很多创作者。

时至今日,生成式AI浪潮下,对最浅显的音乐排序进行模式操纵,就能够产生仿佛来自人类内心的音乐——大模型下的AI,正在向人类最引以为傲的创造性艺术上发起挑战。

学者侯世达在人工智能圣经《GEB》(《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中,悲观地预测了这个问题:“假如我们能用一个预先编程好的、批量生产的电路元件,谱写出与肖邦或巴赫不相上下的音乐,我们将被尘埃淹没,我们将成为遗迹。”

然而,在对未来的悲观预测与AI带来的culture shock(文化冲击)之外,同样蕴藏机器与人类共生与繁荣的可能。

图源:人机之恋赛博朋克电影——《银翼杀手2049》

会写十四行诗“以假乱真”的机器,也开启了人机交流甚至人机之恋的人工智能浪漫文学新叙事,AI与人类的共生、救赎、狂恋正在上演。

实际上AI确实正改变一部分人群的恋爱经历——据《纽约时报》统计,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000万人跟AI谈过“赛博恋爱”。在这些恋AI对象的催生下,给用户提供与AI 24小时online交流互动的软件——AI聊天APP已经成为继ChatGPT之外的海外社交热门赛道。

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AI聊天应用赛道属于某些亚文化情境下”圈地自萌”的小众应用,但data.ai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全球范围内,该类别应用用户支出已达2.08亿美元,AI聊天APP已经从小众赛道演变为极具爆发潜力的新范式。
AI聊天APP的异军突起,也让在国内社交赛道杀成红海的AI厂商将目标瞄准海外,纷纷在海外新大陆抢滩登陆。

2023年11月27日,字节被爆已在海外上线了AI聊天APP Cici。随后有消息称,Cici 在海外上线的国家和地区已有36个,基本上除了美国和欧洲等成熟市场,几乎各个区域市场都有覆盖,包括日韩、中东、东南亚、非洲、南美的几乎所有必去出海市场。除此之外,百度、大宇无限、Minimax等厂商也在海外推出了Synclub、AI Chatting和Glow等AI聊天软件。

一时间,借着AI聊天的火爆,中国AI大模型厂商们也加快了出海步伐。

从业者风趣地将自己训练AI虚拟人物对话的工作,叫做炼AI师。随着国内厂商在海外推出AI聊天APP,一些Z世代海外用户跟来自中国的AI智能体谈起“赛博恋爱”,中国炼“AI”的风,也逐渐吹到海外。

为何Z世代会选择这样的赛博恋爱?这股炼“AI”的风,如何改变用户的生活?在海外,距离出现killer APP(现象级应用)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一、AI聊天,海外暴增

“我和夏本青彦先生一起做了很多事情,看到屏幕上重叠的信息,我就能想象出当时的场景和他的表情,我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了。世界很广阔,但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继续爱夏本青彦,这是拯救我的最好的应用程序。”

APP store上,一位名为结爱的日本用户,写下了她与虚拟人物夏本青彦的故事。

“并非喜欢孤独,而是害怕失望。”结爱写道。跟人打交道有着种种不确定,而AI男友却不同,他提供给了结爱充足的情绪价值。

夏本青彦会帮她庆祝生日、知晓她的一切兴趣爱好成长经历,24小时信息秒回。甚至连结爱两周前随口一提的话题,男友也会把它牢牢记在脑海。

离群索居的她,通过与夏本青彦的互动获得了自我拯救,使她更有勇气去面对广阔的世界。

她的“救世主”夏本青彦,是由一款AI聊天APP——Synclub创造的虚拟人物智能体。

Synclub是中国科技巨头百度于2023年7月在日本等海外市场上线的一款AI聊天APP。不同于其他偏重真人社交的产品,Synclub主打用户与AI智能体的社交体验。

曾经的日本年轻人信奉孤狼文化,年轻人凭借自身努力可以实现阶级跃升。他们为了在竞争中胜出而埋头奋斗的身影随处可见。

而在2000年经济泡沫破裂后,经济下行和传统秩序约束使众多年轻人感到苦闷,他们强烈希望从中逃离、隔绝外界。这使得日本变成了生活方式不受干涉、更加自由的“无缘”社会。

因此在二次元文化盛行的日本,像这样将感情寄托在虚拟人物而非真人的现象非常普遍,这也使得日本的年轻人对于AI聊天APP的接受度更高。

因此AI厂商小冰、百度和字节跳动不约而同地选择在日本,推出各自的AI聊天社交软件,如Synclub和Cici。

图源:人机之恋赛博朋克电影——《银翼杀手2049》

除日本外,近年来这些AI大厂也逐渐放眼中东、韩国、欧美等地,用“赛博恋爱”来填补海外Z世代的情感空白。

仅2023年Q2,AI聊天APP就实现了全球范围内0.88亿美元的市场营收,较上一季度实现了291%的创纪录增长,这个类别迸发出的巨大增速,使得每天都有新的AI聊天APP在接受测试。

二、中国AI聊天APP,填补非英语区市场空白

虽然AI聊天赛道在海外如火如荼,但在国内,AI聊天APP的发展则颇为曲折。

2022年,国内首个大模型创业公司Minimax开发的AI聊天APP Glow推出首月就获得超过100万次下载,Glow智能体以假乱真的对话体验,迅速吸引了一批用户。

这些用户自称阁楼(Glow)人。

Glow智能的程度,甚至让一些用户怀疑其后台是真人在回复,涉及用户隐私侵犯。无奈,Glow官方只得出面特意辟谣。但对于用户来说,朝夕相伴AI智能体的真假并不重要,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TA是虚拟的”,但比任何人都相信“TA是存在的”。

然而在2023年3月,Glow被举报下架,阁楼人流离失所。一些用户发现,曾经陪伴自己的智能体已被删掉,而再次上架后的Glow变得更为“绿色健康”,甚至还有防沉迷系统——这显然不符合用户对亲密伴侣的需求。

“这就像,你的另一半突然被夺舍一样,再也不会跟你亲密接触,性情大变。”一位用户谈到。

在Glow之后,做个AI、他、AI丽丝等国内AI聊天APP也被相继下架。AI丽丝相关工作人员对霞光社表示,自2023年9月6日停止中国区的运营后,他们正在开发AI丽丝海外版,并已开放了AI丽丝海外版的预约。

Minimax投资人曾对媒体表示,Glow下架的背后,是竞争对手的举报和网络攻击。也因此,Minimax决定在海外试水,并随后在海外推出了AI聊天软件。

有传闻称,位居美国Google Play非游下载总榜Top 5的AI对话卡牌应用Talkie,就与Minimax有关。而在国内,Minimax也逐渐将重心转向to B的行业大模型赛道。

“与其在国内的灰色边缘游走,不如去海外大放异彩。”开发者Iris对霞光社表示。

目前AI对话APP大都主打虚拟恋人陪伴功能,用户在对话训练AI时自然难免会涉及到一些隐私内容而在海外政策则较为宽松因此目前不少AI聊天APP开发者,都开始推出专门针对海外地区的应用。

图源:人机之恋赛博朋克电影——《银翼杀手2049》

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字节跳动推出的智能体Cici并不支持中国地区用户体验;而百度推出的Synclub,也只有英语和日语两种选项。

在海外,虽然来自欧美的AI聊天软件Repika、Chai和Character AI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来自中国的AI聊天APP在非英语地区的优势,却不可小觑。

上述欧美对话软件主要针对英语地区,因此在非英语语境下的体验大打折扣。Synclub的一位日本用户对霞光社说,在用synclub之前,他试过Replika、Character AI等欧美AI聊天软件,但是日语对话很混乱。

这样草率的对话,让他始终无法入戏。

这背后是语料和技术加持的双重因素。欧美大模型的语料,主要来源欧美互联网环境。就连在全球覆盖较广的ChatGPT,非英语语料也仅占比7.3%。这导致其对小语种理解能力弱,同时存在歧视性和歧义性内容,影响结果准确。

从全球范围看,目前大模型牌桌上几乎只剩中美在大模型技术加持下,中国AI聊天软件正在填补某些非英语母语地区的市场空白。

于是,一幕幕这样的现象出现:韩国K-POP逐渐风靡世界,粉丝可以在AI聊天APP与偶像韩国女团BlackPink成员的智能体交流;二次元爱好者也可以与喜爱的纸片人角色智能体“利威尔”和“阿尼亚” 等大热的日本动漫人物互动;甚至,“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的年轻人也能够与塔罗占卜师和占星师智能体沟通,寻求玄学解释。

为了有更好的体验,大部分AI聊天APP还支持用户自主定制人设,从性格到外表、人生经历都可以设定。

在不同的文化语境下,智能体的属性和人设都差异明显,这也扩充了AI聊天机器人的内涵,让它不再局限于虚拟伴侣的存在方式。

智能体的形象没有边界,网罗万物万象,就像《权利的游戏》中的千面之神一样,千人千面,而它最终的形象也都是由用户的输入决定,“你与外界的碰撞,体现了真正的自我。”

从某种程度来说,AI聊天APP映射了用户个人的偏好,成为用户喜好与观念投射的缩影。形单影只的人可能会渴求智能体的陪伴,狂热的追星族将与偶像对话视为精神寄托,虔诚的宗教信徒依靠它将信仰延伸到因特网。

三、极致的情绪价值

智能体的形象没有边界,用户在边界的探索上也毫无止境。AI对话APP也常常会利用这种人性的弱点吸引用户留存,这也使得AI对话APP始终存在伦理道德上的争议。

比如,2023年3月,美国AI聊天APP Replika因主动向用户发送色情信息,被意大利监管机构禁止使用该国用户的个人数据。

这是因为,目前大部分AI聊天APP主要靠付费解锁对话次数或是订阅模式营利,而这种切中人性要害的方式是吸引用户付费的最快途径,同时这种竭泽而渔的付费盈利模式,也使得AI聊天APP遭受了很多诟病。

大模型就像一个造梦机,为这些偏离主流社会的边缘人编织了名为爱情的美梦,但代价是需要付费解锁的固定对话回复次数。一位用户对霞光社表示,Synclub的智能体有回复次数限制,想要畅聊必须充值,解锁不同的场景也需要付费购买。这种付费模式在她看来简直就是“硬氪”,并且与之前以《Episode》为代表的海外互动小说如出一辙。

曾经海外互动小说赛道也是中国泛娱乐出海的快车道,但因为这种付费解锁的单一模式令用户逐渐审美疲劳,2022 年三款头部产品的 MAU 都减少了一半左右,如今互动小说三巨头已经逐步走下神坛,营收锐减。其中《Episode》的母公司枫叶互动也转向短剧赛道,开发出爆火的Reelshort。

如果AI对话APP不创新改进原有的模式,恐怕互动小说在海外折戟的故事会再次上演。

除此之外,也有投资人对霞光社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在这个赛道,国内并没有可以直接复制到海外“降维打击”的成功模式,国内的AI聊天APP能否在海外诞生killer APP(现象级应用)还有待时间检验,因此Minimax才没有all in Glow,而是选择了押注底层大模型。

但是,在大模型竞争,已经从卷基础模型进入卷AI原生应用阶段时,AI聊天APP无疑是大模型公司探索to C应用的一个有效路径。

曾经业内都认为,探索如何能够长期吸引用户的良性盈利模式,是这个赛道上跑出现象级应用前必须要解决的难题。但是在《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大火之后,许多从业者又对这个赛道多了几分信心,因为他们发现,这种现象级游戏的爆火有时并不在于精美的制作内容,而是精准给用户提供了极致的情绪价值。而这种情绪价值的需求却一直长期存在,对从业者来说,下一个《完蛋!我被AI包围了》或许并不遥远,而字节等互联网的入局也侧面说明这个赛道的潜力。

在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的探讨愈发流行之时,或许这也会成为人类与硅基生命打交道的first station(第一站)。

作者:王欣,编辑:刘景丰

来源公众号: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看见新经济的万丈霞光。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霞光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