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出海掘金,攥紧AI

0 评论 1911 浏览 1 收藏 19 分钟

越来越多的教育科技公司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那么这个过程中,AI技术可以如何助力中国教育产品在海外市场实现突破?在线教育出海掘金这一现象背后,我们又可以得出怎样的结论?

当国内的在线教育进入存量争夺后,不少教育科技类公司为寻求新增长,将目光望向了海外。然而教育不同于普通商品,面对历史、人文、政治、经济差异悬殊的海外市场,虽有着巨大潜力,但实现本土化运营并非易事。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球化合作所衍生的“中文热”现象,海外市场在中文职业教育、高等教育以及K12教育上有着很明确的中文需求。落地是中文赛道的海外市场空间,能够通过ToB或ToG模式实现规模效益。

权威数据平台Statista预测,到2026年,全球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或达到370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这为走向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描绘出一幅充满想象力的发展蓝图。

自去年3月以来,伊朗和沙特在中国的斡旋下达成和解,以海合会六国(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阿曼、巴林)为代表的中东国家纷纷摆脱石油依赖,制定多元化发展战略,中东市场正在主动加大中文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的比重。

2023年8月,沙特媒体《沙特公报》称,沙特政府已将中文作为第二官方外语纳入教学课程;2022年9月,埃及教育部启动试点项目,将汉语作为选修外语纳入全国12所中学的课程;2019年起,阿联酋在境内100所学校开办汉语班,从小学一年级起教授汉语,直到十二年级。

反观国内市场,在线教育行业“大变天”近三年,绝处求生取代烈火烹油,成为了这三年的主旋律。

前有猿辅导卖羽绒服、后有新东方直播带货,更不要提一些在线教育企业还尝试卖咖啡、做餐饮,教育企业们竭尽所能地挖掘潜在可能性,以期在停滞中找到新的增长机会。

这其中,教育出海这条路,因为相较之下依然没有离开教育主业,而且全球教育市场蕴藏着巨大机会,让很多在线教育企业,从可选项变成了必选项。

当AI大模型掀起新一轮的技术变革,并带来了汹涌的国内AI出海浪潮后,在线教育企业们也找到了AI教育产品出海这个新的突破口,加速了出海步伐。

2024年,作业帮旗下海外产品Question.AI拿下近200万周活跃用户、字节跳动海外教育产品Gauth全球用户规模破2亿……出海战报纷至沓来,这些消息就如同一颗颗石头,在平静的湖面上激起浪花。

浪花泛起的涟漪,还在向四周扩散。

这些表征正预示着,2024年将是在线教育企业出海的突破之年。值此节点,霞光社来盘点一下AI这把火烧向教育科技出海以后,是否能燃起让在线教育行业重回巅峰的燎原之势。

一、字节教育、作业帮,在海外战AI

“双减”以来这近三年,在线教育行业已经少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出,以至于这一次,AI教育产品出海一拿到一些成绩,就很快抢夺了人们的视线。

根据data.ai相关数据,在4月21日至4月27日这一周,Question.AI的活跃用户达到181万,下载量达21.4万,Gauth的活跃用户达624万,下载量达22.1万。点点数据显示,字节海外产品Gauth的应用简介提及,用户量已经突破了2亿。

在data.ai教育应用商店排名的排行榜上,Question.AI和Gauth,和Duolingo,曾多日霸占了美国教育榜TOP3的席位。5月6日,这两款产品也位居前五。

种种迹象表明,2024年,在线教育企业们的AI产品出海,行至潮头。

不过,这并非在线教育企业们的出海产品第一次引发关注。早在四五年前,国内在线教育企业就已经率先瞄准海外数学学科拍搜市场,扬帆起航。

2020年底,字节跳动面向海外市场上线了拍照搜题工具Gauthmath,也就是Gauth的前身,主要解决初高中的数学问题,以AI搜索分析为主,并辅以人工导师,最终给出解题答案。上线一年多之后,Gauthmath累计下载量就超过了1亿,曾排名50多个国家教育类榜单首位。

而猿辅导在2019年发现旗下小猿口算出现了不少海外用户,这之后出海便是顺其自然。应运而生的CheckMath,同样瞄准数学学科,提供AI搜题服务,通过聊天或者拍照提出问题,就可以获得详细的答案讲解。

根据点点数据,CheckMath最早版本出现2019年,但到2021年之后,才开始频繁版本更新。官方称,截至2023年9月,CheckMath已经覆盖了包括美国、马来西亚在内的超过100个国家,覆盖用户超过5亿。

时间来到2024年,Gauth和Question.AI能够抢夺人们的眼球,核心是新一轮AI浪潮的加持。

事实上,包括猿辅导的CheckMath在内,这三大产品在过去一年,都在基于AI大模型进行关键迭代升级。

在这一轮的迭代升级中,AI教育产品一边在用户交互体验层面进行优化,另一边则是进行扩展,以提供更广学科和范围的解题参考。

CheckMath在2023年5月以来的版本更新中,定位从“Instant Homework Helper”(即时家庭助手),一步步优化成了“AI Question Solver”,应用更加强调是基于全新AI模型驱动的AI学习家教,回答更为直接、精确和形象。

而Question.AI从2023年5月上线之初,就赶上了新的AI浪潮,不是仅仅针对数学一门学科,而是还涵盖了数学、历史、生物、英语、物理、化学这些学科。其在官方介绍中提及,这款产品是一款基于GPT-4的产品。

字节跳动是在2023年下半年,也将Gauthmath升级为Gauth,使用了 GPT-4和Bard的技术支持,并正式将可解答科目扩展到全科,覆盖的科目相较Question.AI更为广泛,包括数学、统计学、微积分、物理、化学、生物、经济学、文学、商科、写作、社会科学及其它学科。

在AI浪潮的翻滚下,国内在线教育企业们的AI出海教育产品,在海外营造出了一派繁荣的景象。

二、在更广袤的市场,寻找突围机会

海外教育市场就如同一片漂浮的蓝海,吸引着无数从业者挤进这股掘金潮。

毕竟,“双减”后,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被泼下一盆冷水后急速压缩,国内拍照搜题相关教育APP的管控政策也在不断收紧,作业帮、题拍拍、小猿搜题等软件都进行了整改。

相较于国内,全球教育市场,意味着更大的体量、更广阔的机遇,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广袤之地。

在宏观市场规模层面,全球在线教育市场的市场规模在持续上探。有报告指出,近年来,全球在线教育市场增速已多年保持在两位数,2024年全球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数千亿美元。北美、欧洲、亚洲是在线教育市场的主要地区,尤其是亚洲市场增长迅速。

具体到微观的市场环境,海外用户的订阅付费意愿更高、更成熟,也为教育产品出海提供了一个能够快速成长的土壤,让这些产品即便是在早期就能够开始做订阅付费,更早开始商业化。

更重要的是,相较国内,AI教育产品在国外能够更近距离接触GPT、Claude、Bard等大模型的API。性能更优、更加开源的大模型技术升级,让国内教育产品能够更快实现产品创新,提供更优的用户服务。

过去这一年,一场AI掀起的淘金热潮在全球兴起。

斯坦福大学的“2024年人工智能指数报告”指出,2023年生成式AI领域的投资额,和2022年约30亿美元相比增长近8倍,达252亿美元。据Pitchbook报道,2023年亚马逊、微软、苹果、英伟达、谷歌、Meta和特斯拉七家公司在AI领域投了246亿美元,而2022年仅为44亿美元。

聚焦到AI教育产品这个细分市场,更是有无数的新产品出现。

在七麦榜单的全球教育榜单TOP100中,至少有10个都是解题软件。除了Question.AI之外,Answer.AI、Nerd AI、Solvo、Solvely、Quizard AI这五个AI教育产品“新兵”,都是在2023年成立。其中,Answer.AI也是国内一家创业公司开发的出海产品。

字节Gauth、作业帮Question.AI 争相出海,可谓是在紧紧抓住新一轮时代浪潮下的机会。

三、碾压,or被碾压?

AI科技变革,让这些出海的教育产品,迎来了一个小阳春。只是在一片繁荣之下,这些出海AI教育产品,在更广阔的市场闯荡,也面临着更多未知的风险。

最明显的就是,行业蓬勃的另一面,意味着更加残酷的竞争正在蔓延。曾经的头部在线教育选手,在全球市场上的处境是:前有老将,后有新兵。

一方面,老牌产品如Photomath以拍照解题工具的定位扎根深厚筑起高墙。同时,Photomath已经被谷歌收购,背后也必然有来自谷歌的技术支持。而另一老牌产品Mathway则是被Chegg收购,Chegg也已经接入GPT-4,在快速迭代着。

有数据平台统计了4月iOS和安卓双端的日活和收入,Photomath日活能达到Question.AI的10倍还多,收入则达到六倍。

另一方面,Answer.AI、Nerd AI这些崛起的“新兵”,也是强大的竞争对手。Answer.AI自2023年7月产品上线,据其一位联合创始人透露,在去年就已经获得了上百万的注册量。

Gauth和Question.AI在用户规模层面依然和老牌拍照搜题软件有所差距,与此同时,AI教育新兵的体量也在快速攀升,大家在同一个市场里进行竞争,竞争还在加剧。

除却外部环境,仅从产品本身而言,字节Gauth、作业帮Question.AI在体验感受、准确性等层面,依然很难让用户满意。

有多位用户在社交平台反馈,在Gauth和Question.AI的体验过程中,依然会存在无效答题、乃至答错题目的情况。在重点强调的数学科目中,尽管大部分情况下能够给出正确答案以及解题思路,但依然不能保证绝对正确。

此外,做出海产品,要考虑做一手的市场用户调研、考虑商业化变现、考虑本土化设计运营,就连“将办公室设在哪里”、“在国内招人还是去海外组团队”都还是横亘在很多创业公司面前的难题。出海中的每一环都考验着出海企业的能力,其中的难度不难想象。不懂海外市场、水土不服,出海产品很快就会掉入未知鸿沟,陷入生存陷阱。

一言以蔽之,出海究竟是掘金,还是踩坑,是将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发展速度带到海外,还是在海外市场上被本土企业碾压,AI教育产品当前还尚未有答案。

四、教育出海,靠AI能否掘到金?

教育从业者们有一个共识是,“教育是一个慢行业”,从商业化、到出海,相对游戏、电商等行业,总是要慢上一拍。

但即便如此,教育出海也已经有着十年的历史,从2013年左右互联网科技企业拉开出海帷幕时,在线教育也同样向海外探索。

早在2014年,好未来就以投资的方式出海,投资了美国创新型大学Minerva,2015年网龙还并购了一家英国的教育科技公司。接下来,科大讯飞、网龙、希沃这些公司加速技术出海,在教育信息化这个领域,比如硬件大屏、智慧教室等,将中国的软硬件解决方案带到海外。

同时,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下,中国的在线教育产品也加速走到海外。比如ABCMouse、伴鱼、宝宝巴士这些幼儿启蒙产品,都拥有一定体量的海外用户。有道在2016年就上线了工具产品有道海外版U-Dictionary,到2020年时,这款产品全球安装量就已经超过了1亿。

此外,火花思维、美术宝这些在线素质教育机构也在加速课程服务出海。2022年,火花思维就先后在新加坡、北美成立了独立的教研团队,进行本土化的教学研发。

这些年里,从资本出海到工具出海、课程服务、内容出海,教育企业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断将国内的模式带到海外。

毋庸置疑,教育企业出海这些年,拿到了一些结果。然而时至今日,教育出海早已步入“深水区”,依然少有“成气候”的成功案例,很难说,教育企业出海,能够再造出下一个“新东方”。

但归根结底,科技变革、产品创新才是通向未来的必由之路。AI教育产品出海刷屏,完全是通过技术创新为用户带来全面的体验升级。2024年,AI将为教育科技赛道的繁荣提供强大推动力。

今年,中国AI集体出海的热度持续升温,除了AI教育产品之外,在视频工具、图像工具、在线营销这些细分赛道中,聚集了包括Meira、PixVerse、WiseAI等一批大厂、创业者的新产品。

只是,这些火热的AI应用,还没有长出真正的巨头。做AI教育产品,当前很难说,这就是一条成功之路。

而且从模式层面,一些投资人不太看好背靠GPT的产品。风险投资机构Earlybird Ventures的投资人Marieke Gehres曾表示,仅仅把生成式人工智能贴上教育科技产品的标签是不够的,应该是利用AI增强一个本身就已经很强大的产品,就像Duolingo一样。

但很多创业者认为,在教育这个垂直场景中,用户有一定专业性的刚需,也就是说,细分赛道的产品做好研发和用户体验,还是有其壁垒的,难以被通用型AI大模型所取代。

OpenAI创始人山姆·奥特曼坚信AI将会重塑教育行业,早在去年,他就曾在一次演讲中专门提到,看好AI对于教育行业的赋能,尤其是AI一对一辅导。

AI对于教育的影响必然是深远的,字节Gauth、作业帮Question.AI的出海探索,虽然当前只能说还在早期阶段,距离发展成真正的AI教育巨头,还有很远的路,但不可否认,抓住科技革命的浪潮,他们已经撕开了一个新的口子。

作者:万茗,编辑:韦伯

来源公众号: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看见新经济的万丈霞光。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霞光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