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之母」:她35岁,OpenAI神秘CTO

0 评论 3334 浏览 3 收藏 15 分钟

从成立时的“大佬云集”,到押注AGI的孤注一掷,再到破茧重生、重新定位为商业公司,并将AGI大规模面向外界开放测试,OpenAI的每一步都又惊又险。在这个过程中,35岁的OpenAI CTO——Mira Murati,便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本文讲述了她和OpenAI的故事,一起来看一下吧。

Murati和OpenAI的AGI之旅,才刚刚开始。

谁是现在风头最劲的AI公司?相信很多人的答案都是OpenAI,尤其是在通用人工智能的(AGI)领域。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OpenAI最初踏入AGI之旅时,它也经历了一段相对困难的历程。

从成立时含着金汤勺般的“大佬云集”,到押注AGI的孤注一掷,再到破茧重生、重新定位为商业公司,并成为将AGI大规模面向外界开放测试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OpenAI的每一步其实都又惊又险。

但这家公司还是成功做到了,至少目前来看其水平是无人能及的。

在这段大冒险中,除了昔日的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联合创始人兼CEO山姆·奥特曼,投资了超过10亿美金的金主微软这几个big names以外,随着OpenAI ChatGPT 的影响力波及世界,另一个名字浮出了水面:她就是Mira Murati,35 岁的OpenAI CTO。

01 曾在特斯拉参与Model X,赶上自动驾驶的第一波浪潮

让我们一起猜想下,一名前沿AI公司的CTO,具体需要领导公司的哪些事务?

1、了解当前和未来的技术趋势,以预测行业发展的方向。这有助于做出正确的技术决策,确保公司在技术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2、支持产品开发:了解产品开发过程中的技术需求和挑战,以确保产品开发进展顺利。

3、平衡技术和商业:了解技术和商业之间的平衡,以确保技术决策不会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必须了解公司的商业模式,并将其与技术目标相匹配,以确保公司的长期成功。

4、促进创新:了解当前的技术和市场趋势,以鼓励创新。

作为OpenAI的CTO,又会有哪些不同?

2015年12月OpenAI成立,从创立之初就已经确定要做AGI(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通用人工智能)。

Mira Murati 并不是为公司拍板押注AGI的最初决策者,但显然,她必须相信AGI,才会加入到这个团队中。

那么,在AGI还遥不可及甚至还被大多数专家不看好的2018年,Mira Murati对AGI的信心和判断来自哪里?

这就得从她的求学和职业之旅谈起。

首先,专业的机械工程理工思维训练,为她成为一名技术领袖奠定了基础。

在达特茅斯学院,她完成了她的机械工程学士学位。这是常春藤学校中唯一一所以“学院”冠称的大学。

从达特茅斯完成专业的理工科训练之后,Murati 开始在高盛实习,担任暑期分析师。随后,她进入到和她的所学专业更为契合的法国航空航天公司Zodiac Aerospace,担任高级概念工程师。一段商业经验,一段工程经验,进一步帮她撬开了一个新坐标的大门,这也是她日后加入OpenAI最重要的一次机会——加入特斯拉担任高级产品经理,负责其“Model X”汽车。这个机会,开启了她与人工智能的第一段亲密接触。她在特斯拉度过了2013年~2016年近三年的时光。这三年也是特斯拉Model X初问世的三年。Model X最初于2012年首次亮相,但实际的生产和销售始于2015年9月。期间经历了许多变化,从最初的概念车到实际的生产和销售车型,它不断地提高了性能和功能,并成为了特斯拉公司的重要车型之一。而Model X正是特斯拉旗下第一款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车型之一。从2015年末开始,特斯拉开始向Model X车主推出Autopilot自动驾驶功能。

「ChatGPT之母」:她35岁,OpenAI神秘CTO

图源:Green Car Reports

也就是说,在领导 Model X 的开发工作时,Murati 首次赶上了人工智能热。

虽然其中有多少工作是Murati 直接相关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与Model X这样划时代的产品共成长,对于一位技术工作者来说想必是不可多得的机会。2016年离开特斯拉时,Mira是Model X的高级产品经理。此时,Murati踏入到一家更具有黑科技色彩的公司——Leap Motion,担任产品和工程副总裁。也正是这段经历,进一步强化了她的产品化能力。在Leap Motion的2年时光,也是她在加入OpenAI之前的最后一段工作经历。作为一家软件和硬件公司,Leap Motion当时正在致力于开发一种虚拟现实系统,打算用手势来代替键盘与鼠标。Murati和她的团队希望提供更直接可靠的与计算机交互的体验。但她很快意识到,这项依赖 VR 头显的技术还为时过早。于是,2018 年,她选择加入 OpenAI ,在那里,投入到一场更彻底、更接近未来、也更有影响力的浪潮之中:通用人工智能 AGI 。

02 在OpenAI转型前加入,快速适应并坚定地将AGI产品化

在一众AI研究机构或者商业公司中,OpenAI都算得上最特别的一个。首先是使命之远大和团队起点之高。

“OpenAI 的使命是确保通用人工智能 (AGI)——我们指的是在最具经济价值的工作中表现优于人类的高度自治系统——造福全人类”。”由 Elon Musk、Sam Altman、Greg Brockman、Wojciech Zaremba、Ilya Sutskever 和 John Schulman 作为创始团队,OpenAI 于 2015 年在旧金山问世,并将自己定位为研究通用人工智能的研究型机构。

OpenAI的任务简单但又雄心勃勃,开发安全和开放的通用型 AI 工具来增强(而不是消灭)人们的能力,最初是为视频游戏和其他应用程序开发人工智能。2016 年,发布了第一个工具OpenAI Gym用于研究强化学习,随后发布Universe软件平台,利用游戏、网站和其他应用评估和训练通用智能AI。在随后的两年里,OpenAI专注于更通用的 AI 研发。此时,公司继续面临着来自行业巨头的竞争压力,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公司涌现出来。OpenAI 意识到,自己需要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上取得进一步的突破,才能与其他公司竞争。

为此,OpenAI投入了更多的研发资金,并招募了更多的人才。大量人才的输入,为GPT的问世打下了最坚实的根基。

2018 年,该公司发布了一篇论文《Improving Language Understanding by Generative Pre-Training》——介绍了 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 (GPT) 的概念。简而言之,GPT 是神经网络——受人脑结构和功能启发的机器学习模型——在大型人类生成文本数据集上进行训练。它可以执行许多功能,例如生成和回答问题等。

「ChatGPT之母」:她35岁,OpenAI神秘CTO

图源:Semantic Scholar

同样是在这一年,Murati 加入OpenAI,开始担任应用人工智能和合作伙伴关系副总裁。

从这个title我们也能看出,OpenAI要打造AGI,绝不是走的“闭门造车”的神秘路线,Murati 的加入就是为了推动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OpenAI调整了自己的定位,并在2019年从非营利组织转型为盈利实体公司,不过,团队人数倒是一直维持在100多人左右。更有意思的是,转型之后,这支集结了顶尖学术人才的队伍,集中精力尝试开发开创性的商业产品。Murati大量的技术产品化经验,同样与此不谋而合。

Murati 非常清楚并适应了这一点。2020 年 12 月,她被晋升为研究、产品和合作伙伴关系高级副总裁,负责的工作内容包括OpenAI 一系列通用人工智能工具的公测策略。

这个公测策略,彻底为OpenAI的AI产品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因为这意味着,AGI开始要与真实世界充分地互动和反馈。在具体的技术实现上,2021 年,OpenAI团队聘请了ML 研究员Jan Leike,他现在领导他们的对齐团队,更加强调结合人类反馈 ( RLHF ) 的AI强化学习。这一点对ChatGPT本身进一步提高与人类的交互能力、对信息含义的理解能力以及自我判断能力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这项技术加入了更多人工监督进行微调。

因此,ChatGPT可以更加逼近人类语言的自然反应。Murati 一直与 Leike 密切合作,这一点在 Twitter 上尤其明显,他们曾仔细讨论了在训练 AI 模型期间纳入反馈的重要性。在此前与CogX的一次讨论中,她解释说,“我们希望这些模型遵循我们的明确指示,但我们也希望它们遵循我们隐含的指示,因此我们不希望它们产生任何刻板印象或产生有害反应。我们希望它们主要与我们的意思或想要的内容保持一致,但这可能非常模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模型循环中的人工反馈,以使意图更加清晰。”

这类人类反馈具体的实现策略,就是与不同行业的合作伙伴合作,这种合作帮助OpenAI扩展到医疗保健、交通和金融等新领域。此外,大量真实世界的客户数据都可以用来训练其 AI 模型。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个策略是十分成功的。2022 年 5 月,她成功晋升为首席技术官。

根据公开信息,我们了解到Murati是科幻经典“2001:太空漫游”、诗人 Rainer Maria Rilke 和摇滚乐队 Radiohead 的粉丝,除此以外,几乎没有其他有关她个人生活的报道。她的大部分工作依然是坐在电脑面前思考代码。但随着围绕生成式 AI 工具的炒作越来越多以及OpenAI的火爆,Murati 最近开始更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此时,她的身上又多了一份责任:除了解决技术难题,OpenAI还遇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树立人工智能技术的公众形象。

由于电影和其他媒体作品中通常将AI描绘成对人类产生威胁的超级智能体,因此很多人对OpenAI的AGI计划持怀疑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OpenAI的高管们常常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向公众解释他们的计划,以及AI技术对社会的潜在益处。

这一过程漫长而繁琐,而且需要OpenAI团队在业内发挥领导作用。Murati 的说法是, OpenAI的AI是“人类助手”,并表示它们将成为“社会塑造它们的方式”。OpenAI总是坦率地承认他们的工具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Murati 也清晰地遵从着这一点。然而,她也承认,其中一些问题,比如AGI对人类的确切影响,现在可能太大了,甚至太开放了,无法回答。

尽管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AGI对人类的影响将继续加深,毕竟Murati和OpenAI的AGI之旅,才刚刚开始。

作者:椎名;编辑:梓

来源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10万创投人都关注的创新媒体,坐标硅谷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硅兔赛跑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