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社畜青年拉胯防脱纪实录

4 评论 8109 浏览 1 收藏 16 分钟

编辑导语:不少年轻人现在都面临着脱发的困扰,而这一困扰带动了脱发经济的市场,年轻人寻找着防脱发的技巧,商家们开始在这一市场里掘金。本篇文章里,作者就当下年轻人的脱发现状和相应的脱发经济市场做了分析,一起来看一下。

上万元假发、2000元防脱帽、降低欲望……95后社畜青年拉胯防脱纪实录。

21岁的大学生小何,挣扎之后还是在电商平台下单了“非那雄胺”,这是一款治疗脱发的药物,有“性欲减退”的副作用,但为了保住自己日益稀疏的头发,他必须要有取舍。

数据显示,50%的大学生像小何一样有脱发的困扰。

微博上#脱发#、#我国超2.5亿人受脱发困扰#、#脱发率最高的专业#、#90后脱发活成60后#、#超5成大学生有脱发困扰#等相关话题下,都有过亿的讨论。

根据卫健委2019年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我国脱发人数已超2.5亿。

也就是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饱受脱发的困扰,30岁之前的脱发比例甚至高达84%,比上一代掉头发的年龄提前了整整20年。

年轻人在“如花似玉”的年纪里面临谢顶危机,除了提前透支的信用卡,还提前享受到了自己三四十岁的容貌,爱美青年们都慌了。

地铁、电梯这些年轻社畜扎堆的地方,各类植发、防脱广告无孔不入。

为了挽回颜面,脱发人们无所不用其极,有的人花2000元买防脱帽,有人意图靠1元的生发液以小博大;有人假发生意日进斗金,有人依靠药物牺牲性欲。

他们造就了一个拥有2.5亿潜在用户,预计规模接近千亿的蓝海市场,有的人靠着头顶上的生意闷声发了大财,而有的人却只能在被割了韭菜之后“头财两空”。

一、物理派:生发帽、假发、植发的花式“圈钱”

在抽屉里拿出一把气垫猪鬃梳,在头皮层上梳至发热,拧开育发液往头顶滴上几滴,用双手加以按摩,再泡上一杯黑芝麻糊。

小何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当代脱发人为了防秃都干了些什么?答案简直会捅破想象力的天花板。

根据不同的解决方案,大致可以分成“物理派”“魔法派”两个流派。

在物理流派中,最先演进出来的是戴帽子,这是秃头人们最下意识的应对方法,给光蛋子穿了衣裳,戴上了它就拥有了安全感。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小智”为什么总带着自己的帽子

脱发人们用帽子装扮自己,貌似这样能让脱发人们找回丢失的自信,但“戴帽大法”就如同“日月神教”教主的“吸星大法”,尽管立竿见影,却也容易反噬自身。

扣的紧实的帽子会阻塞头顶的血液循环,让脱发人们本就不太健康的毛囊加速萎缩。

不仅如此,纷繁戴帽脱帽行径也会在不经意间顺走脱发人的头发,这种情况,在医学上称为“牵引性脱发”,而且是不可逆转的。

但也如同“吸星大法”一般,既然戴帽子是天生习得的习惯,电商平台上卖家们便研发了“激光生发帽”迎合用户习惯,击打用户痛点。

这些“赛博生发帽”的定价大都为2000元左右,“COSBEAUTY”生发帽则比较“良心”,只要1839元,“戴上激光生发帽,赛博朋克就现在!”

与此同时,有相当的网友对此产品持有怀疑态度,认为这是一款典型的智商税产品。

实际上发明“COSBEAUTY”生发帽的公司“可思美”,在产品的宣传海报中的宣称自己有“10年生发研究”的经验,可以比得上千年“老中医”了,但实际上,这个“可思美”其实成立于2013年5月13日。

如果从成立当天开始研究十年,那就是2023年5月,如今才2021年,无论怎么算都不可能凑出10年时间,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赛博未来感”吧。

生发帽的宣传海报还提到,其拥有3项独家专利。

而根据天眼查显示,这3项所谓的独家专利都是由“重庆德玛光电技术有限公司”在2011年申请,然后再授权或转让给“可思美”的,而且这3项独家专利中,有一项为外观设计专利,与具体生发功能的实现无关。

激光生发仪(帽)核心就是激光二极管以及柔性电路板,激光二极管负责发光,电路板负责供电,其他都是没用的花里花哨的东西。

而激光二极管成本非常低,批量价不超过10块钱一个,所以这样的激光生发帽真的不是智商税吗?

假发也是“物理派”人士的救急稻草。

我们在假发的生产端就能窥见假发市场的旺盛需求。

根据统计局数据,仅2019年河南许昌从事发制品业的人就有30多万,要知道许昌的人口也就500万。

在许昌,包括上市公司“瑞贝卡”在内,有着2000多家大小不等的发制品企业,为当地贡献了近300亿元的 GDP和75.99亿元的出口产值

而根据海关的出口数据,咱们的假发不仅解决了内需,而且走出国门解决了他国秃头人的燃眉之急。

中国出口的假发占全球80%,陕西宜君生产的假发甚至已经走出国门热销好莱坞。

在跨境电商平台,每2秒钟就有一顶假发被买走

仅仅2018年,假发品类的销量在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以300%的增幅高速增长;在欧洲国家的销量相较于2017年增长也超过了50%。

日本则占据我们出口总量的10%,并且大多为高端产品,但“大和民族”的奇葩脑回路和咱们的高端假发相遇,却诞生了奇异的画风。

他们崇尚“小礼”,正式场合需要假发保住颜面,既尊敬了别人,也是自我良好的心理暗示,比如在接受媒体采访之前,日本筑波大学某教授特地戴上了精心准备的高端发套端正仪态。

随着假发的出口和内销,国内的假发市场虽有发展,但也还存在很多问题

2019年,“瑞贝卡”实现营收181亿,营业成本115亿,毛利66亿,毛利率36.46%,其中人发假发的毛利甚至可以达到48.36%,也就是说秃头人们买一顶1000块钱的假发“瑞贝卡”就能赚480元,几乎快一半了。

面对如此高的毛利润,行业下游的一些材料供应商们铤而走险,做起了往国内走私头发的勾当。

今年3月,昆明就破获了一起特大真人发走私案,涉案金额高达11亿,如果不被发现,利润还能翻到四倍以上。

对于脱发,物理派的最后希望还属马斯克

除了硬核送人上天,他的植发尝试最为彻底,把后脑部分生长比较旺盛的毛囊细胞移植到秃顶的部分,以促进毛发的再生。

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植发再生,可能会变成马斯克除了电动车(特斯拉)、航天运输(SpaceX)和太阳能(Solar City)之外的又一个新领域。

动辄两三万的植发费用正在催大着植发行业的市场规模。

2020年,中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已经突破200亿元,植发市场看似繁荣,资本却异常冷静,目前业内获得VC/PE垂涎的植发机构还不超过5家。

其实资本的忌惮不无道理,虽然咱们有2.5亿的脱发人,但真正需要植发的人只有7500万,砸钱营销成了行业常态,毕竟用户就这么多,客户不是你的就是我的,以至于行业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

由于植发行业的门槛较低,非专业人士大量涌入,很多街边小店更是贸然开展植发业务,这些美容院不仅没有医疗资质,也缺少专业人员和医疗器械。

植发手术可以理解为“移发”,原理是“拆东墙补西墙”,将头发茂密部分的毛囊转移到光秃区域,并没有增加头发总数,只是调整了一下密度。

植发手术治标不治本,并不能根治脱发问题。为了维持效果,消费者需要一次次往植发诊所跑,变成回头客。

二、魔法派:生发偏方的两难之选

“物理派”没办法一劳永逸,不少脱发人便拜倒在了“魔法派”门下。

毕竟想方法缓解脱发,而不是拖到必须植发的地步,也不失为聪明之举。

治疗脱发的民间偏方一大堆,随着成龙大哥的“Duang~”一声的魔性广告,生姜这一偏方也被用在了洗发水里。

但这些偏方和产品基本上都没有效果,而电商平台上所谓“有效”的产品甚至可能不如无效的安全。

在拼夕夕,一块钱到几十块钱的生发液遍地跑,满屏10万+的销量和极具视觉张力的产品图冲击着脱发人们脆弱的内心。

卖家们已经把脱发人们的消费心理死死拿捏,对于走投无路的脱发人来说,花上1块2毛钱买一个几万块钱都不一定实现的生发奇迹,这实属诱人。

这些“神药”生发水没有“特号”资质,虚假宣传,混用滥用批文号,风险相当大,甚至有的劣质生发产品违规添加雌性激素,以抑制雄性激素脱发。

人民网有报道,27岁小伙用生发剂导致胸部变大,这就是雌激素刺激乳腺发育造成的后果。

“脱发与关节炎、癌症可能是催生了最多神药的领域。”

其实目前通过FDA认证,用于治疗男性脱发的药物只有两种,分别是外用5%的米诺地尔和内服的1mg非那雄胺,这也是正规医疗机构最常开的两种药。

而很多医院会给女性患者开一种叫“螺内酯”的口服药,也可获得一定的疗效。

从药理上来看,米诺地尔发挥的作用是增加头皮血运、刺激毛囊生长,非那雄胺是5α-还原酶的抑制剂,是从根源上对抗男性秃头最有效的药物。而生姜、黑芝麻、侧柏叶的这样的偏方,基本可以判定是无效的。

但就像任何药物一样,治疗脱发的药物具有副作用。

非那雄胺平均在每2000人里,就有一个到两个人会出现副作用,比如性欲降低、射X量减少等,当然在停药一段时间后这些症状就会消失。

小何现在“每天早上醒来,四大皆空。”

药物的效果也有局限性:有人使用后头发越长越好,一少部分人完全没效果,因无法忍受或担心副作用而停药者也不在少数。

但无论如何,想在脱发这件事上“躺平”,越来越不容易。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由 @互联网那些事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想知道小伙子用生发产品,为什么喷到胸部去

    来自广东 回复
  2. 头发分布在家里各个角落,除了我的头上,很多商家抓住年轻人脱发整个商机,想要大做文章,但是劣质商品真的大可不必

    来自广东 回复
  3. 卷到脱发,卷到没毛。

    来自江苏 回复
  4. 做一个可爱的光头宝宝不好吗

    来自广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