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畊宏爆红,Keep巨亏,在线健身的冰与火

6 评论 7165 浏览 18 收藏 12 分钟

编辑导语:近两年来,人们对健身运动的理念越来越强烈,热爱健身的人越来越多。近期刘畊宏的爆火又引起了一阵全民健身潮,与此同时,部分在线健身平台却受到影响,本文作者分析当前火爆的居家健身赛道情况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等,一起来看一下。

晚上7点半,Selina准时打开刘畊宏的抖音直播间,跟着他一起跳健身操。

“毽子操配上周杰伦的《本草纲目》真的太上头了!不知不觉我这个月就瘦了四斤,而且特别快乐!这是以前健身从没有过的感觉”。

与Selina一起“上头的”还有大批网友,她们自称为“刘畊宏女孩”、“刘畊宏男孩”,每天按时蹲守在直播间。

周杰伦都带不火的刘畊宏,却因为毽子操迅速走红。

新抖数据显示,刘畊宏的抖音账号在4月14日-4月19日一周涨粉超1000万,目前粉丝数超过5383万,俨然成为了健身直播界的“李佳琦”。

与其说是刘畊宏火了,不如说是赶上了“居家健身”的风口。

根据36氪后浪研究所发布的《2021中国年轻人运动健身报告》显示,有超过4成的00后和95后倾向于“运动宅”,喜欢不出门在家锻炼。

与此同时,居家健身赛道也迎来高速发展,在线健身平台Keep率先递交招股书,智能健身镜品牌FITURE融资不断备受创投瞩目。

微博、小红书、B站等社交内容平台也在持续加深居家健身内容运营。

但光环之下亦有“暗疮”,随着行业龙头Keep亏损加剧、营收变缓,在线健身行业的故事越发难讲。

一、火爆的居家健身赛道

近两年来,在全民健身的观念影响下,我国坚持体育锻炼的人数不断增加。

根据CDA数据分析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运动健身人群分析报告》显示,中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持续上升,从2016年至2019年,从4.06亿人上升至4.28亿人,预计2030年该人数将会达到5.6亿人。

但疫情阴霾下,线下健身房停摆,居家健身的红利来临。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21年中国线上健身市场占中国整体健身市场的47.0%,预计2026年将占60.6%。

最先出圈的是以Keep、悦动圈、每日瑜伽为代表的在线健身内容平台,它们以丰富的平台课程内容降低健身门槛,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高效的健身需求,同时也在资本市场上打得火热。

以Keep为例,截止目前,Keep共获得八轮融资,累计金额达6.3亿美元。今年年初,Keep正式提交招股书,在港交所申请IPO,试图冲刺“线上健身第一股”。

随后,智能健身镜成为创投“新宠”。据潮汐商业评论不完全统计,包括Fiture、沸腾时刻、myShape、乔山、Justin&Julie Fitness在内的多家企业入局智能健身镜。

其中,智能健身镜品牌Fiture两年内完成3轮融资,凯辉基金、黑蚁资本、BAI、红杉资本中国等头部资本为其站台。

智能化健身行业面临广阔的发展空间。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智能健身行业研究报告》,中国智能运动健身市场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市场规模在2019年已经达到约100亿元。

预计2025年智能健身市场规模将突破约820亿元,2021-2025年复合增长率预计达到46%。

此外,以刘畊宏为代表的“直播+健身”也成为热点。《抖音运动健身报告》显示,在2021年,抖音运动健身视频数量同比增长134%,创作者数同比增长39%;健身类主播涨粉同比增加208%,直播收入同比增加141%。

2021快手健身新秀达人论坛也提到了一组数据,快手直播健身主播突破60万人,已拥有超1.5万名专注运动健身的达人,每天累计生产近2万多条短视频和1万多场直播。

毫无疑问,居家健身正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二、难解的商业化魔咒

尽管搭上了短视频和直播的快车,居家健身短期内流量爆棚,但其商业化却受到极大考验。以在线健身平台Keep为例,亏损加大、营收增速放缓是其不可忽视的现状。

招股书显示,Keep的平台亏损不断扩大。Keep的年亏损从2019年的7.35亿元增加到了2020年的22.44亿元,2021年前三个季度,Keep亏损更是达到24.58亿元。

对此,Keep在招股书中表示亏损是因为“策略性地增加了在流量获取和品牌推广方面的支出,以进一步获取、激活及挽留用户”。

简单理解,Keep的亏损主要来自销售及营销开支。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前三个季度,Keep在销售及营销上的相关开支分别为2.96亿元、3.02亿元、8.18亿元,2021年前三个季度,这一开支较上年同期的1.85亿元同比增长了342%。

这与平台内容激烈的竞争不无关系。除了Keep之外,抖音、快手、微博、朋友圈、小红书乃至B站都在加码健身内容,试图抢占居家健身这块蛋糕,为了巩固健身河,Keep连续挖来了周六野、帕拉梅等知名健身达人,花费不少。

据Keep方面透露,在2022年,Keep将投入百亿流量资源和5千万现金奖励,扶持优质的健身内容创作者,同时加码达人商业化发展,在实现收益的同时大幅提升头部创作者的商业化影响力。

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健身平台Peloton也同样陷入亏损泥潭。Peloton2022财年二季度(2021年10月1日-12月31日)净亏损达4.39亿美元。

并屡屡传出裁员、高管离职、换CEO、“卖身”等消息。

究其根本,是因为居家健身的商业模式尚未明朗。一般来说,在线健身内容平台的主要商业模式是“硬件产品+平台内容”,用优质内容来锁定健身爱好者,再用商品来形成商业闭环,但现实来看,这种商业模式依然面临一些问题。

那就是,高强度的用户粘性难以维持。自律是与人性相悖的,人们可能会对炸鸡薯条上瘾,但却很难克制自己每天进行足量运动,这就导致线上健身平台很难在轻度健身者上进行深度转化,而真正的中重度健身者,又会倾向于设备和服务更加全面的线下健身房。

另外,Keep的增长率放缓又向资本市场释放出不太好的信号。

招股书显示,2020年四个季度Keep的分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速分别为74%、48%、11%、29%,2021年四个季度的同比增速则分别为14%、7%、27%、12%。

而智能化健身的变现之路目前看来更是“遥不可及”。在淘宝上,一款健身镜的价格大概在3000-20000之间,月销量在500以内,依然属于小众品类。

健身镜虽然时髦,但实用价值并不高,存在很多技术上的漏洞。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消费者评论道:“纠错运动体态根本不智能”、“人体的体态识别非常迟钝,准确率极低”、“太大了占地方,和在电脑电视前跟着视频做没有差别”。

技术层面的不过关,再加上价格高昂,智能健身镜这个新品类的真实需求,还有待消费市场检验。

三、居家健身的下个突破点在哪

商业化受阻之时,刘畊宏的爆红,也让在线健身行业重新拾起信心。在互联网时代,流量就意味着金钱,假设刘畊宏的成功能够被复制,那么在线健身行业的盈利难题或许能解。

但症结恰恰在此,刘畊宏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可复制性非常低。刘畊宏爆火的内容平台是抖音,它的社交性、传播性、娱乐性更强,这也是为何很多从未健身的人会被刘畊宏吸引的原因。

而其他的平台却做不到这一点。比如Keep的社区氛围和文化与抖音是截然不同的,相较于抖音这样的综合类平台来说,Keep的优势一直在于“专业”,在社交性和传播性上并不具备优势,在娱乐性上更是逊色不少,这使得Keep无法复制“刘耕宏式成功”。

但不可否认的是,虽然刘畊宏以毽子操一骑绝尘,但和大多数在线健身达人一样,其在课程难度分级、个性化适配度、多元化上仍有很大进步的空间。

诚然,刘畊宏自身的专业性毋庸置疑,但他吸引的大多是轻度健身者。虽然当下的热度很高,但能维持多久,能为居家健身贡献多少消费力,还需打上个问号。

根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运动健身人群洞察报告》显示,有高达87%的线上健身用户,是一年内曾为线下健身服务付费的健身人群,他们愿意为线上线下健身付费。

未来,居家健身行业将是个广阔的市场,如何留住轻度健身者,如何吸引重度健身者,如何打造出高定制化、强互动感、沉浸式的健身体验,才是未来各玩家竞争的难点和关键所在。

Selina对潮汐商业评论表示:“很享受健身的快乐,也有财力和付费意愿,毕竟,美是女人毕生追求的事业嘛!”

但被问到疫情之后是否会回到健身房,她表示:“线上很不错,但想要追求更高质量的健身的话,还是会选择线下健身房”。

你看,商业就是这样。

 

本文由 @潮汐商业评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源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因为刘畊宏可以跟人们互动,这一点keep做不到吧

    回复
  2. keep更考验用户的意志力,感觉市场一个人的战斗,但是直播间的话互动性更强,也是一种社交货币

    来自广东 回复
  3. 本身在抖音直播的受众人群更多,不只是专业想健身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普通观众隔离期间无聊

    来自河北 回复
  4. 虽然都是跟练,但是直播的互动性更强,大家也更愿意且容易坚持

    来自浙江 回复
  5. 主要刘畊宏一直是在抖音直播,keep也不赚钱,而且最近帕梅拉也上场了

    来自山东 回复
  6. KEEP的课程体系及内容不但不专业,而且极其枯燥。。。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付费买课程。。

    来自上海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