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可颂“种草”的字节跳动,能和小红书一战吗?

11 评论 1692 浏览 7 收藏 16 分钟

编辑导语:不少玩家都将目光瞄准了种草这门生意,字节近来推出的产品“可颂”,便是种草赛道越来越多人加码的体现之一。那么,种草赛道是否能承受起更多玩家的关注?其商业盈利模式是否能让更多玩家从中获利?本文作者进行了解读,一起来看。

中国电子商务发展激荡二十余年,从货架电商到内容电商,再到兴趣电商、近场电商,电商模式飞速发展、新的平台不断崛起,“人货场”的逻辑也被赋予更多重意义。

其中,“种草”的玩法也在不断升级,成了平台在打造消费者和商品之间连接时的必争之地。无论是最近字节跳动推出的种草社区“可颂”,还是种草界的“顶流”小红书,互联网大厂都在频频加码这门生意。

这其实也是存量时代电商平台命运般的选择。“种草”是购买行为产生的首要环节,而种草本身的逻辑就是一手牵着内容社区一手拉着兴趣电商,实现电商平台业务“闭环”。一部“种草”发展史,也能映照出电商行业的发展历程。

一、“种草”执念和电商野心

2018年9月27日,一个名叫“北京快码加编科技有限公司”的开发者,悄悄上线了一款名叫“新草”的种草社区App。根据企业信息可以查询到,其法人是梁汝波。

四年后历史重演,2022年7月8日,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上线了一款独立种草App“可颂”。

可颂的Slogan为“定义你的生活力”,官方简介写着:在「可颂」,每一种生活方式都可歌可颂。在「可颂」,每一次记录都可歌可颂。在「可颂」,每一份友谊都可歌可颂。由此也可以看出可颂的产品定位为社交、分享、生活方式社区。

可颂的登录账号与抖音打通,可用抖音一键登录,打开App采用的是双列feed流形式,图文以及视频内容交错排列。除了没有购物功能与本地标签外,其内容形态、定位都与小红书非常相似。

可颂App主页

从“新草”到“可颂”这四年间,字节跳动从未停止过对“种草”的尝试。“新草”折戟之后,字节在日本推出了兴趣种草社区“Sharee”,这款产品在日本市场收获一定量用户之后改名为“Lemon8”,向东南亚市场进军。

2021年,抖音内测图文种草,年底上线“图文”功能,用户只需通过点击抖音功能栏中的“+”,在相册中选中图片即可发布图文,同时抖音还投入流量开启图文扶持计划——“抖音图文来了”。

2022年,抖音测试“种草”的一级入口,一方面在内容上增加种草视频的曝光力度,另一方面也在不断丰富种草的相关功能,例如将短视频的“点赞”按钮改为“种草”,并在图文种草的内容中悬挂商品链接,试图打通从种草到变现的链路。

然而对于“种草”执念颇深的又岂止字节跳动一家公司。

2022年6月,腾讯也在低调测试一个全新的种草项目“企鹅惠买”,以微信小程序与公众号的形式亮相,“企鹅惠买”是由腾讯地方站联动腾讯合作品牌共同打造,集“本地、种草、社群”等属性为一身的平台。

几乎同一时间,京东App也在版面上进行了大调整。京东将“为你推荐”调整到首屏,并将商品分类、频道区整体上移,而首页顶端的焦点图下移。

除此之外,位于C位的“逛”字也十分抢眼,“逛”是一个典型的种草页面,聚合了图文和短视频两种形式,只要点击种草内容就可以进入瀑布流式的“边逛边买”的体验中。

其他平台也不甘落后——网易推出“彼应”App,企图打造“年轻人的视频互动社区”;淘宝也推出“友啥”、“态棒”等多个种草类产品,态棒上除了围绕商品的内容外还有年轻人最关心的话题,诸如毕业求职之类,平台首页还有关于国潮态度的投票。

克劳锐于2020年发布的《三大平台种草力的研究报告》中称:74%的用户曾经购买过被种草的商品,超过80%的用户会在被种草后一周内完成购买行为。由此可见,种草对消费决策的影响不容小觑。

可是,如果只有种草没有购物,流量变现大多通过广告来实现,那么对于平台来说,其商业化之路也是困难重重。

不只是各大电商平台都想做种草生意,种草赛道的头部玩家小红书也有电商野心。一直以来,小红书都想通过电商业务来实现商业闭环。

2014年,小红书推出自营业务跨境电商福利社。后来受国家跨境电商政策和公司战略调整影响,小红书从自营电商逐渐向第三方平台和商家开放,实现自营与平台模式结合。

2020年又开启直播带货,从种草到卖货以及鼓励卖货,小红书一面保持着对品牌方的吸引力,一面不慌不忙地布局电商渠道,试图打通从内容社区到电商的任督二脉。

2021年8月,小红书正式推行“号店一体”机制。用户账号不再区分企业号、个人号等,支持商家做内容推广,也支持博主零门槛开店。同年11月,小红书与有赞实现对接,帮助商家短期内建立交易闭环。

用可颂“种草”的字节跳动,能和小红书一战吗?

小红书“购物”页面

头豹研究院认为小红书具有发展电商业务“人货场”的条件和基础,内容与电商的结合更利于用户形成的“社交+内容+购物”的沉浸式消费决策体验。

二、可颂vs小红书:两种逻辑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小红书依然只是一个“种草”平台——用户要“拔草”,还得去京东、淘宝等小红书站外。既然如此,字节为什么还要死磕“种草”赛道?

虽然可颂与小红书的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小红书是以“内容社区”的逻辑在经营,而抖音从根本上还是延续做“兴趣电商”的逻辑做“种草”这门生意。

据一位接近抖音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可颂”将依附于抖音生态,为抖音的相关业务,如抖音电商、本地生活等业务形成协同和服务。

由此可见,可颂之于抖音更像是补齐短视频、直播之外的图文功能,也是抖音“全域兴趣电商”十分重要的一块拼图。

用可颂“种草”的字节跳动,能和小红书一战吗?

抖音电商生态大会

兴趣电商与传统的货架电商(淘宝)、内容社交电商(小红书)在消费顺序上完全不同。货架电商的起点在于需求,消费者先产生需求之后才会在平台上搜索再进行挑选,而对于内容社交电商来说,消费的起点可能就在于某一个博主“安利”,这时产品本身不重要,而是基于对博主的信任。而兴趣电商在于挖掘潜在的兴趣,满足不被发现的需求。

相对于短视频、直播来说,图文与种草的场景更加适配,或者图文说更适合在的这一阶段发力。

内容营销服务平台时趣的IP宇宙负责人赵芳芳告诉笔者:“相对于瀑布流形式,feed流可以第一时间让用户看到更多关心的东西,同时,feed流打造沉浸的使用场景,给用户‘逛’的感觉会更强烈。”

当谈到抖音不断加码种草生意时,赵芳芳从品牌营销的视角分享了她的看法:“第一点,如果把种草当成一种产品形态的话,它是品牌营销链路上的一环。对于抖音发力电商来说,它的闭环链路越长,在所有的关键节点占位越多,对它自身广告增长、流量增长都会有巨大的好处。”

第二点,在种草的领域里,竞争还没有白热化,现在种草又是品牌方非常关注的一环,最主要能跟抖音原来的业务有衔接,完善整个字节生态的壁垒。”

尽管种草并非电商的核心项目,但却是电商平台必不可少的一环,抖音要想把兴趣电商业务做起来,无论如何都会补全种草这块拼图。

因此,刺猬公社判断,抖音推出独立App来做种草,很可能由于以下两种原因:第一,抖音的生态以及用户习惯都不太适合孵化图文或长内容;第二,为抖音“减负”。

2022年5月抖音公布的数据显示,抖音日活用户已超6亿。在庞大日活的背后,很可能是产品侧的臃肿,越来越多的功能被加载在抖音之上,意味着用户要找到某项功能并不方便。“可颂”的推出,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用户“直达”种草环节。

但小红书并不希望只做一个种草平台,而是想要成为一座“鲜活的城市”。因为“种草”本身作为一种产品形态,就带有不确定性,内容规范与商业变现本身就矛盾重重。

内容治理一直是小红书关注的重点,去年因过度美化旅游景点而引发的热议至今还历历在目,这件事带来的负面效应伤害到了内容社区的真实性,而”真实”是内容平台的根本。所以小红书的回应重点也放在“真诚分享,普通人帮助普通人”。

为了撕下“种草”的标签,小红书也在内容治理方面做了种种努力。连续两年,小红书分别上线了《社区公约》和《社区商业公约》,此后小红书对外也更加强调“实用”和“社区”。

为什么一再强调“社区”?因为“种草”App不是将其他地方的内容、博主迁移过来加以流量扶持就能做成的,小红书难被复制的关键在于它已经形成了独特的社区氛围,小红书的核心不是种草或者其他功能,而是“人”,紧紧围绕在它周围的人群。

三、种草之后,又能如何?

时趣的IP宇宙负责人赵芳芳认为,种草是一个全链路,是一套组合拳。

她谈到:“种草一般分为四个步骤,第一步先“埋梗”,产品没有上市的话就得先去‘埋’,方式可能有很多种,比如请头部明星去试用,或者垂类的KOL来曝光。”

“埋完之后第二步就会有一个‘挖’的过程,就是挖掘产品的更多卖点。第三步‘晒’的过程,就是大量KOC买完产品的反馈。最终,在一个电商节点或是比较大的直播间,在进行‘收割’的作用。”

“这一整个过程用到的平台真的不止一个。举个例子,一开始在小红书找腰部KOL种草,半个月的时候,找代言人官宣并投放信息流,最后以电商节为节点,通过淘宝或者是抖音直播带货来进行收割流量,最终还会有一个长尾的效应,可能还会有一批koc来进行复盘。这一整套投放是品牌在6.18这类电商节比较常规的组合打法。”

这个例子恰好印证了赵芳芳一开始就提出的观点:“营销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几乎没有平台可以做到大饼卷一切。”

具体到可颂,这个平台也将在未来持续面对种种不确定性。

一位十年有着产品经验的产品经理林木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字节做产品的风格偏向于算法导向——算法的本质是一个优质内容的中心化生态,即数据越好会给予越多的流量曝光,那么中心化的后果可能会导致同质化内容越来越多,这样反而可能不适合社区发展,去中心化的运营反而更适合社区成长。

林木提出了心底的疑惑:“字节的产品方法论是大力出奇迹,而社区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产品,市面上存在的比较成功的社区至少也超过5年,当初字节只给了‘新草’一年时间,不知道会有多少耐心给可颂?”

 

作者:弋曈;编辑:园长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抖音和小红书本来都是不同的逻辑,小红书是以“内容社区”的逻辑在经营,而抖音从根本上还是延续做“兴趣电商”的逻辑做“种草”这门生意。

    来自陕西 回复
  2. 那我还是会更喜欢小红书哈哈哈哈哈,毕竟已经用习惯了,抖音就看看短视频就好

    来自江苏 回复
  3. 可颂的赛道还没有真正发展起来,但众多商家已经盯上了

    回复
  4. 抖音快手的存在更多的是对整个社会的危害,尤其是青少年,希望早点倒闭

    回复
  5. 抖音的野心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但是相比于小红书没什么吸引力

    回复
  6. 看来内容种草确实商业价值挺大的,简直是一块大大的肥肉

    来自山东 回复
  7. 我觉得小红书在种草软件里还是很有一席之地的,没这么容易战胜

    来自江西 回复
  8. 不过我觉得小红书还是很难超越的吧,因为现在大家默认种草软件就是小红书了。

    来自江西 回复
  9. 可颂不是已经关了么

    来自江苏 回复
  10. 救命,抖音真的有点贪心了,短视频方面已经发展的很好了,还想兼顾其他

    来自江西 回复
  11. 我感觉不可以,感觉可颂完全就是一个翻版小红书呀,你没有任何自己的特点的话,怎么可能吸引更多的人呢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