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款高仿“羊了个羊”井喷,谁能复制日入百万造富神话?

2 评论 6914 浏览 1 收藏 12 分钟

据传在北京昌平一间公寓创业的张佳旭,应该没敢奢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成为母校的骄傲。

伴随着小游戏《羊了个羊》持续登顶微博热搜,这款团队只有3人做出的小游戏,已经刷屏了两个多星期。热度之上,《羊了个羊》创始人张佳旭的求学背景也开始受到关注,甚至成为母校长治学院招生宣传展中的荣誉校友。

很多相似产品也涌现出来,蹭取这款游戏的热度。据七麦数据显示,从9月13日开始,“羊了个羊”App搜索结果从0飙升到127个。“羊了咩羊”、“牛了个牛”、“猪了个猪”、“喵了个喵”、“汪了个汪”等等,大有动物园集体出圈之势。

目前,《羊了个羊》的热度还在持续,抖音《羊了个羊》已经有113.2亿次播放。为了提升留存率,上周末《羊了个羊》降低第二关原本堪称“变态”的难度,很多已经准备弃坑的同学,纷纷截图表示“终于过关进了羊群”。

虽然《羊了个羊》日入468万的传言,已经被创始人否定。但很多小游戏同行还是眼馋《羊了个羊》的爆火,各种高仿游戏层出不穷,大家期待能在这波热度中蹭到流量,赚到钱。

只是很多小游戏生命周期短暂,玩法抄袭、换皮套壳、套路付费等顽疾一直存在,快要被消耗殆尽的用户热情,让“羊了个羊们”的钱也不好赚了。

一、“羊了个羊”持续爆火

在48小时创造了22个热搜后,《羊了个羊》的火热还在持续。

《羊了个羊》小游戏创始人张佳旭成为了学校的杰出校友。就在2天前,恰逢迎新日,其母校长治学院为其制作长2米、高1米5的大型展牌放置于校园展览,引无数学生围观。这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本学校因此引发关注,张佳旭则成了活的招生广告。

一款被游戏圈内诸多人鄙夷的小游戏创始人成为了招生广告,这一做法遭到了不少人吐槽。一些网友认为《羊了个羊》抄袭了《3tiles》,甚至质疑长治学院这样做是鼓励抄袭吗?

不过,这并不影响《羊了个羊》的火爆。在抖音上,有关《羊了个羊》的话题视频已经有113.0亿次播放。

同时,短视频平台上还出现了多个《羊了个羊》通关技巧的视频教学,也有人视频直播教你通关。因为每天晚上12点后,《羊了个羊》会重置游戏,所以各大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一批《羊了个羊》每日通过技巧。

Tech星球浏览发现,一名教玩家如何过关的主播在9月26日下午迎来了近800人观看。这个数据在抖音直播间并不高,但考虑到他只有3085个粉丝,800人观看就显得极其可观。因为在抖音,一些拥有10多万粉丝的主播可能也只有几百个场观。

图注:主播教学如何过关。

《羊了个羊》被指抄袭上线两年的堆叠式消除游戏《3tiles》。《羊了个羊》背后公司简游科技相关负责人此前回应称,如果“连成3个”的玩法就算抄袭,那这样的游戏也太多了,公司不会对此理会,用户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有意思的是,《羊了个羊》爆火后,《3tiles》也迎来高光时刻,已数日位居苹果应用商店免费娱乐榜单第一。

图注:3tiles 在iOS的排名。

为了让更多人过关,9月23日,“羊了个羊”降低了游戏难度。当天下午,有不少用户称:自己通过成功。据光明网统计,当天11点35分到12点35分这一小时内,有6万多人通关。

不过,第二天就又要重新开始通关。一位网友称,自己人菜瘾大,越玩越生气,越生气越想玩。这大概是用户上瘾的机制之一。

二、复制品泛滥,换个马甲蹭热度

《羊了个羊》的爆火也带来了一波蹭热度的复制品。

如果不是游戏页面最下面的道具,你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这并不是《羊了个羊》游戏。

这款多次冲上iOS游戏免费排行榜,又多次被下架的游戏名为《羊了咩羊》。它和《羊了个羊》设置了同样的消除图例:比如颜色、形状完全一样的水桶、火焰、叉子、奶瓶等等,更离谱的是,他们还使用了同样的背景音乐——ilem的《普通disco》。

唯一的区别可能是尺寸、背景颜色和通过道具的图例。当然还有Logo,《羊了个羊》是一只羊,而《羊了咩羊》是五只。

图注:左图为“羊了个羊”,右图为“羊了咩羊”小游戏界面。

这大概是所有“羊了个羊”复制品中最火热的。根据苹果应用商店信息,这款游戏最初在2年前上线,当时它的名字还是《One Pen One Link》,在后来的4个多月里依次改名:《趣味涂鸦达人》《口红达人涂色》《钻石方块》《涂色小能手游戏》,且经历7次更新后,在2020年7月底更名为《涂色小能手游戏》,随后基本处于暂停状态。

再次更新是9月16日,当时,《羊了个羊》正在持续爆火中,这款游戏更名为《羊了咩羊》。

根据七麦数据统计,这款游戏曾多次被下架,最近的一次是在9月22日14点。

在抖音上,如果你曾经玩过《羊了个羊》,在日常推荐的信息流里也会出现他的复制品,比如《牛了个牛》、《猪了个猪》、《喵了个喵》、《汪了个汪》等等。

图注:从左到右依次为“牛了个牛”、“猪了个猪”、“喵了个喵”、“汪了个汪”小游戏界面。

根据七麦数据统计,在iOS仅《羊了个羊》高仿从月初的0个涨到了127个,比如“秃了个羊”、“狗了个头”、“羊了个羊”、“羊了个羊——超难的消除小游戏”等。

这些复制品的界面和《羊了个羊》高度相似。以《牛了个牛》为例,它是同样的三消模式,道具种类也和《羊了个羊》一样。区别是它设置了无限道具模式,但9月23日当天的通关率也仅有0.08%。

很多视频UP主甚至推出了《羊了个羊》小游戏视频制作教程,一个程序员只要花几个小时就可以搞出一个和《羊了个羊》高度类似的小游戏。

一位游戏行业从业者称,这种小游戏抄袭成本非常低,难的是流量,没有流量没有人玩,你做的再好没有用。

有了流量,就可能带来财富,这大概是是小游戏从业者们梦寐以求的神话,也是复制品频出的根源。

三、暴富神话不能复制

9月14日,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亲自下场辟谣了《羊了个羊》日入468万的传言。

据相关人士分析,由于类似《羊了个羊》等小游戏,都没有版号。也就无法走内购游戏道具收费的道路,只能通过广告这一种方式创收。以这款游戏前期过千万的DAU流量测算,还是通过广告实现了“致富”。

但短短两星期后,小游戏天生的生命周期短、变现难度大的弱点就暴露无遗。

有博主测算,按一局使用3个道具估算,玩50盘游戏大概要看75分钟的广告。而随着玩的盘数越多,所需要看的广告时长并没有边际减少,而是逐渐递增。比如玩100盘甚至需要看2个半小时的广告,这就导致很多人退坑。

甚至有网友在社交平台表示,这些广告中也会链接另一个骗局。李涛就表示,通过《羊了个羊》的广告下载了一款数字名称游戏,“玩了一星期了到28级,升级就不动了,指望着到32级提现300呢,骗我看了那么多广告,哪里能投诉啊。”

或许《羊了个羊》也无暇关注这些负面舆论,抓紧赚钱还是当下要务。毕竟从微信搜索指数,《羊了个羊》以及众多高仿游戏,热度都在急剧下降。流量的流失,也意味着暴富神话更加难以复制。

在小游戏剩余的生命周期中,加速变现就是当下的首要任务,但这无疑也在破坏用户的游戏体验。据七麦数据显示,9月21日曾击中下架多款高仿游戏,背后原因与警方提示这些游戏广告容易上当受骗有关。

不断延长的广告时长,不加筛选的广告内容,是“羊了个羊们”饥渴的变现期待。竭泽而渔后,《羊了个羊》准备重新上架APP,以及未来版本迭代还会有市场吗?

作者:王琳 杨晓鹤

来源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Tech星球,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Tech星球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看见羊了个羊赚了那么多,我都惊呆了,可真会割韭菜

    来自江西 回复
  2. 好多游戏都改名仿造神话,但神话来源于强大的营销和第一个吃螃蟹的创始羊了个羊,复制不切实际。

    来自山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