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入局协同办公,还能抢到多少蛋糕?

0 评论 2072 浏览 7 收藏 17 分钟

最近有消息传出,快手上线了一款办公工具“妙计多”,这意味着,快手可能也要来瓜分协同办公市场的这块蛋糕了。不过,在国内协同办公赛道已有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者占据前排位置时,快手又可以占有多少优势?一起来看看作者的分析。

进入2023年,快手做加法的脚步,没有停。

近日,据Tech星球报道,快手已上线一款名为“妙记多”的办公工具,用户可以在该文档中按照需求进行办公。这意味着,快手探索的触角伸到了协同办公领域。

肉眼可见的是,这是个充满潜力的市场。尤其是疫情期间,在线办公需求被放大,到了如今,绝大部分企业依旧存在管理升级,提升创新能力的刚性需求。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协同办公市场的规模突破500亿元,到2023年将达806亿元,年均增速预计将超过20%。根据工信部提供的数据,截止2021年,全国企业数量达4842万户。

蛋糕大的另一面,是协同办公市场的竞争变得激烈。纵观国内的协同办公市场,已经有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大办公产品,背后是阿里、腾讯、字节三大巨头公司。

在场上玩家已经抢夺用户,布局多年时,快手此时加入,似乎有些为时已晚。

事实上,快手一直有啃这块蛋糕的心思。2019年,快手收购在线协作工具“一起写”,2020年快手内测办公软件“轻雀协作”。

如今,快手再次试水办公市场,面临的挑战不比之前少,能否顺利分得一杯羹还是个未知数。但快手需要做加法,这背后是急需加速商业化的快手生态。

过去一年,和很多内容平台一样,流量红利见顶、增长陷入瓶颈,快手开始加速商业化的进程。快手将电商与商业化部门的重要性升级,并频繁调整商业化部门,同时布局直播卖房、相亲、招聘等新领域。

如今,快手再次入局办公,或许在打造一款协同办公产品外,可以借助办公业务开拓商业化的新可能。只是,这条路依旧道阻且长。

一、快手再次加码办公,野心依旧

协同办公市场越来越热闹,这次是快手入局了。

近日,快手悄然上线了一款协同办公软件——妙记多。打开妙记多的官网,“自由灵活,强大简约的创意文档”的标语十分醒目,内设在线语音、思维导图、协同创作等多项功能。

快手入局协同办公,还能抢到多少蛋糕?

妙记多界面,图源妙记多官网

比起钉钉、企业微信、飞书这类成熟的协同办公软件,妙记多更像是一个集大成的在线文档产品。尽管不确定妙记多未来的定位和打法,但可以确定的是,快手再次布局办公领域。

事实上,快手入局协同办公的心思一直都有。

起初,快手选择的是收购,这通常是巨头入局一个新赛道的第一步。2019年,快手力压金山WPS,收购了在线协作工具“一起写”。彼时,一起写已经拥有10万企业用户。

收购一起写,既可以将产品为快手所用,也可以借助一起写开拓新市场。但在线文档市场在当时已经相当热闹,既有“优等生”金山文档、腾讯文档,还有字节跳动投资了石墨文档、钉钉依托金山WPS技术推出智能文档产品,快手和一起写的声量逐渐减弱。

2020年,快手开始自研产品,内测了办公软件“轻雀协作”。轻雀协作是快手的效率工程部研发的一款产品,采用小规模的邀请注册制进行体验。

相比于其他协同软件,轻雀协作更重视内容、轻结构化,同时门槛低、强调快速上手。在轻雀协作中,平台会为用户提供定制项目模板。比如,管理者登录后便可快速创建自己的团队,然后即可上手使用内部的多个工具。

当外界在期待快手可以通过轻雀协作打开协同办公市场时,轻雀协作却停留在了内测阶段,并没有对外开放用户注册。

从一起写,到妙记多,快手先从在线文档领域入手,又下场做协同办公软件,动作不少,但都是浅尝辄止。

这几年,在居家办公的浪潮之下,协同办公市场快速发展,前景可观。根据艾瑞咨询的预测,2023年中国协同OA办公市场规模将突破700亿元大关,2024年达到818亿元,2025年达到943亿元,2021年-2025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6.1%。

同时,庞大的市场规模也在吸引资本的入局,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协同办公领域,2021年投资数量有40起,投资金额近超243亿元。其中不乏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光速中国等顶级投资机构的身影。

正是巨大的商机,吸引着创业者、投资人涌入,同时也让巨头们纷纷入局抢蛋糕,钉钉、飞书、企业微信均背靠巨头跑马圈地。巨头下场做办公业务,意图很明显。一方面,随着公司和组织的逐渐庞大,数字化管理、办公能有效地提高各部门协同效率,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办公业务,开拓新的商业化路径。

眼看着同行在协同办公领域风生水起,快手在办公领域却几乎空白,快手自然不能放弃这块蛋糕。如今,妙记多的出现,预示着快手将继续加码在协同办公的探索,或将承载快手在协同办公领域新的野心。

二、快手做办公,还能抢到蛋糕吗?

当快手重启办公业务时,市场已经不一样了。

如今,快手要面对的是个充满竞争的红海市场,不仅要面对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个劲敌,还要与众多创业公司竞争。

回顾国内企业探索协同办公的故事,已经过去了近八年时间。

2015年,阿里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年阿里的陈航(无招)all in社交产品“来往”,最终来往未能突出重围,钉钉却被“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款取自“板上钉钉、言之凿凿”的产品,在协同办公领域突围而出。2019年,疫情爆发的前夕,钉钉的用户达到2亿。

2016年,紧随阿里钉钉,腾讯也推出了在线协同办公工具——企业微信。作为腾讯TO B 业务的重要抓手,顶着微信的光环,快速成长。作为办公软件,同样用于企业内部沟通交流,来提升办公效率。更重要的是,企业微信背靠微信流量池,有着天然的生态优势。

很长一段时间里,钉钉和企业微信占据了国内绝大部分的协同办公市场。直到2017年,字节跳动内部孵化的办公产品“飞书”的出现,搅动了市场的格局。

2017年,由10人组成了飞书项目组,飞书的横空出世打破了内容平台与工具产品的边界。一开始,字节跳动只在内部推广飞书,直到2019年,字节才决定将飞书对外部客户开放,这个时候,飞书实行收费策略,主打中大型客户市场。

2020年开始,飞书加足马力,快速迭代、频繁举办产品发布会,一年更新了超30个版本,同时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既不限规模,也不限使用时长。

就此,国内协同办公市场形成了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国杀”的格局。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2年11月,钉钉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53亿,在国内协同办公赛道排名第一,其次是企业微信的1.1亿,第三是飞书的930万。

显然,钉钉、企业微信、飞书已经占据了先发优势,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并不多。

本质上,协同办公做的是B端市场的生意,迁移成本高是B端业务的主要特征。当企业选择一个办公软件时,需要上传大量的办公文档、审批流程、数据模板等企业资料,一旦更换办公软件,这是个大工程,除非新的产品足够吸引人。

简言之,B端客户的忠诚度高、稳定性强。而这无形之中增加了新入局者的突围难度。

一组可以对比的数据是,2022年钉钉企业组织数超过2300万,企业微信企业与组织数超1000万,而2022年中国仅有5200多万中小企业。钉钉和企业微信覆盖了几乎一半的中小企业,剩下的客户需要后来者更努力“死磕”。

这几年,协同办公市场需求如井喷式爆发,但如今市场进入转换期,场上玩家没有减少,需要比拼的维度也就更多。说到底,协同办公领域不缺市场,但缺能够抓住需求的产品。

毫无疑问,百亿的协同办公市场正吸引着巨头们跑步进场。钉钉强调“管理”、企业微信的使命是“连接”、飞书注重“效率”,刚入局的快手必须要加快步伐,给出自己的关键词。

三、做协同办公,意在加速商业化?

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互联网巨头习惯用工具定义他们所提供的服务,以此利用工具属性来适应降本增效的大命题。

对于快手来说,也是如此。过去一年,在快手CEO程一笑的带领下,快手进入了变动发展期。既做加法、又做减法,降本增效、寻求新增量是快手过去一年的关键词。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快手布局协同办公,或许也是快手整体商业化的生态布局之一。

在讨论协同办公能否成为快手商业化的关键落子之前,不妨先梳理下快手去年的商业化动作。

2022年,快手转变了一些思路,广告、电商、本地生活成为其商业化的三大注脚。

从广告业务上看,“内循环”是程一笑提到最多的关键词之一。所谓“内循环”,指快手平台上的商家、主播为了获取更多曝光进行的广告投放。相对应的,“外循环”则指来自全域的品牌广告和效果广告。2022年二季度,快手内循环广告在快手广告营收的占比超过了45%,超过外循环广告,成为广告营收的最大驱动力。

此外,电商业务被管理层提到了核心位置,由程一笑亲自带队。2022年三季度,电商业务无疑是快手的最大亮点,报告期内快手电商交易总额同比增长26.6%至2225亿元,高于市场预期。

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上,程一笑明确表示,电商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

与此同时,围绕电商生态,快手开启了对本地生活的探索。

2022年9月,快手将本地生活整合升级为独立部门。升级后,本地生活成为与主站、商业化、电商、国际化等业务平行的一级事业部。

依托于本地生活,快手开辟了多个全新版块。

2022年年初,快手开启了蓝领招聘业务“快招工”,用户可以通过快手线上填报信息,用人单位直接电话联系。快手联合主播辛巴开启了一场线上直播招聘会,直播两小时共收到17.5万份简历。

11月,快手还做起了“红娘”的生意,快手直播间增加了“相亲角”功能,还在“热门活动”中推出了“婚庆”频道,主要展示“婚礼现场”、“婚纱照”等短视频内容。

而这些,绝大部分依托的是快手的优势领域——下沉市场。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下沉市场客单价低,但人口规模近10亿人,数值占全国人口七成左右。尤其是当互联网进入存量时代,下沉市场极具潜力,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回到这次入局协同办公市场,之于快手本身,不是它擅长的C端市场,而参照行业其他玩家的商业化之路,也并非坦途。

最突出的一个现象是,国内B端市场客户付费意识低,愿意为在线办公软件付费的客户不多。据《2021中国SaaS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办公软件付费率不足15%,而欧美市场办公软件付费率已经超过了70%。

培养用户消费习惯并非一朝一夕,即使是老玩家也还在为了让企业付费发愁,市场产品越丰富,突围的难度自然也越大。

从广告,到电商,再到本地生活和协同办公,背后指向的都是快手商业化生态的扩张。对于快手而言,想要成为一个会赚钱的公司,寻找新的蛋糕势在必行。

目前来看,快手屡次探索协同办公市场,新的尝试效果还有待观察。毕竟,在这个市场,成为一个好产品是一回事,成为一个好商品又是另外一回事。抢夺市场蛋糕、满足客户需求、培养客户付费习惯,快手注定要继续做加法。

作者:王慧莹;编辑:子夜

来源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产业升级创新者的聚集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连线Insight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