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单也要开外挂?隐秘的外卖外挂江湖

0 评论 3809 浏览 7 收藏 21 分钟

现在,骑手也可以通过开外挂抢单了,与之相对应的,平台和外挂的对抗也在升级,比如美团先前就发布警示公告,对查到的开外挂骑手做出永久限制接单/注册的处罚。那么,外挂抢单的出现,给骑手、平台和市场,带来了哪些影响?

“外挂?”

工作日的下午3点,在北京商场拥挤的人潮里,我左闪右躲,终于追上一个黄色身影,想和他聊聊外卖员用外挂抢单的话题。看得出,他在克制自己的眉毛上的紧张,脸有些发红:“你是干什么的?”

一番努力的自我介绍后,他选择相信我,停在一楼的花坛边点了根烟。眼下单少,能空出一段闲聊时间。两口烟后,他开始回忆起曾见过的那些外挂抢单神器……

天使、死神、雷神、战神、天神、蝙蝠侠……这些以传奇和漫画角色命名的“外卖抢单神器”,我们吃外卖的人可能从未听说。但它们在外卖大军里已经成为口耳相传的“神秘代码”,被用于指代不同版本的外挂,可以帮助骑手抢到更“优质”的外卖订单,增加收入。

一位商家回忆,外挂存在已久,最初紧随众包平台前后出现。近两年,它们接连升级,稳定性和隐蔽性也在逐渐上升。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平台和外挂的对抗也在升级:2023年3至6月,美团连发四次外挂警示公告,对2909名骑手做出永久限制接单/注册的处罚,意味着这批骑手在美团的职业生涯将彻底结束。

但在更多骑手看来,这些名单只是冰山一角:

“外挂在我们城市都泛滥了,却只查出个位数来?严查!还我们公平抢单。”

最近四个月,封号名单不再公示,但据美团客服反馈,其已将检测频率从每周一次提升到了全天24小时自动查封。

多位骑手表示,以前没听说过外挂,但最近每次开会都会被站长反复警告:“被查到就彻底和平台告别”,这样的恐惧让他们止步于“听说”,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而使用外挂的骑手也在灰色地带“闷声发财”。

平台的监管愈发严格,未来即使卸载外挂,系统依然有可能根据过往抢单操作判定账号违规。

外挂商家的朋友圈|图源自作者截图‍‍‍

外挂商家们嗅到危机,接连向骑手们提供最新版本外挂的升级包,承诺稳定、封号包解封。同时在朋友圈发出警告:“用挂不要炫耀,低调!”

在骑手聚集的商圈,刺猬公社从他们的讲述中,试图还原这个隐秘的外卖外挂江湖。

外挂软件:恶魔|图源自网络‍‍

一、外挂,骑手避之不及的都市传说

“您听说过抢单外挂吗?”

在过去一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骑手们,大致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种:“我们用不了这种。”这类骑手多属全职骑手,他们的单子由平台或站长直接分配,无需抢单。

第二种:“听说过,被抓到就封号,可不敢用。”这些骑手看重长期稳定收入,无心参与竞争,大多老实通过手动抢单,没单就在街边休息。

第三种:“你是平台派来的人吗?”下意识这样问话的骑手大多脸色骤变,有的直接转身离开,或留在原地紧张地笑。

剩下愿意交流的骑手会先亮明立场:自己绝没用过,但身边有朋友在用。他们极为谨慎,避免提到这些骑手所在的区域和名字,共同的职业体验让他们选择为其保密:“大家都在讨生活,咱们也不能砸人家饭碗吧。”

在他们的描述中,外挂能帮助骑手在抢单大厅里更快抢到那些距离近、金额大的单子,少干活,多拿钱。

一般来说,普通众包骑手每天可以接40-60单,每单配送费在4至6元,日收入在200-300不等。但开了挂的骑手每天接10多单,就可以拿到近700元的收入。工作量比原来降低一半还多,收入却能翻倍。

开挂骑手的日收入|图源自网络

这无异是对现有骑手规则和秩序的挑战。官方客服对此做出回应:“开挂抢单确实是破坏了公平有序的抢单环境,影响到了咱们其他勤勤恳恳踏实热忱骑手的接单情绪”,承诺将加大监管力度。

一些有情绪的骑手们也在用自己的办法找“内鬼”。他们在外卖平台下单,抬高配送费,看是谁第一时间抢到单子。这种测试单往往会被外挂第一时间抢进,然后被人为转回大厅,又被下一个外挂账号抢进。

内鬼测试单|图源自网络‍‍‍‍‍‍‍‍‍‍‍‍‍‍‍‍‍‍

但这样的方法只能在有限的区域内帮助骑手们发泄情绪,并不能真正左右整个平台骑手的动向:“大家都卷起来了”。

一位众包骑手感慨:“如今做普通众包,一天可能只能拉到十几单,挣几十块。单子就这些,人越来越多,还有外挂,好单眨眼就没,凭普通手速根本不可能抢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底,全国已有1300万名外卖骑手。据美团官方数据显示,2023年2月,美团新开50万个骑手、站长等配送服务岗位,仅一个月时间就接近饱和。整个第一季度,只美团的骑手数量就超过700万人。

趁虚而入的外挂商家,在骑手电动车换电柜上贴满“抢单辅助”的小广告,在朋友圈鼓动骑手们:“再犹豫,别人吃肉你就只能喝汤了。”

外挂在换电柜上的小广告|图源自作者‍‍‍‍‍‍‍‍‍‍‍‍

网上开挂晒单热火朝天,但没了马赛克,现实中骑手间静悄悄。

一位老骑手透露,“大家平时在一起不会讨论这个,要用也是偷偷用,谁没事到处说这个。”在骑手的接单排行榜上,更多时候,大家只会私下里猜测,谁的成绩是货真价实,谁在偷偷开挂。

一位商家在贴吧里发出警告:不要跑得超过当地平均水平,差不多就收工,否则如果收入增长过快登上本地榜单,官方很快会盯上你。

要找到靠谱外挂,不能做出头鸟,要谨防露出马脚,要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同行举报……费尽心思、机关算尽,抢单用外挂真的值吗?

二、送外卖赚一万,卖外挂赚2万‍‍

刺猬公社发现,目前受抢单外挂影响的平台包括饿了么、美团、顺丰。

以全国外卖员占比最大的美团平台来看,其中的骑手有两种工作模式:专送和众包。

其中专送骑手使用美团骑手软件,会加入站点,接受统一管理和调度,配送单也来自系统和站长的分配。对他们来说,影响其接单量的可能是季节天气、个人熟练程度、和站长的关系好坏等等,并不需要考虑手动抢单的问题。

众包骑手则属于兼职,基本不受组织约束,单打独斗,使用的软件叫做美团众包。其收入主要来自每单配送费、距离重量补贴、时段补贴等等,靠抢单数量拿计件工资,隔天或隔周到账。众包骑手积累一定经验后,可申请升级,升级方向有乐跑、畅跑、同城核心三种。得到前两种升级的骑手可以得到系统派的好单,但对接单量有要求,类似半全职工作。

当一个配送订单出现,首先会推送给同城核心的骑手,他们有提前一分钟的看单抢单时间;如果到时没人接单,这单才会进入乐跑和畅跑骑手系统中,根据送单难易程度和金额进行分发;一些小额的单最后才会出现在普通众包骑手的抢单大厅里。

这种抢单+系统分发的获单机制意在鼓励普通骑手通过稳定的接单加入乐跑、畅跑,获得系统派发的稳定订单。由于单量有限,骑手变多,2023年开始,加入乐跑、畅跑更困难,更多的众包骑手只能留在大厅,依靠手动抢单。

竞争激烈的抢单市场提升了个人能力在抢单中的决定因素。年龄较大、对手机操作不熟的老骑手只能捡大家不要的单;对地形不熟、要在接单前搜索地图路线的新骑手也往往慢人一步。这些情况都催热了外挂的更新迭代,价格也水涨船高。

在众包平台中,普通众包和同城核心两种抢单模式是外挂的高发区。

外挂分外置和内置软件两种。前者不易被系统监测,会模拟人在手机屏幕上的操作思路、控制按钮来抢单。据一位商家透露,这种外挂多由人工组装,需先付定金,后根据不同的手机型号来制作,制作周期较长,价格近千元。

商家介绍外置的外挂装置|图源自作者截图

外置的外挂装置|图源自作者截图

内置软件的价格更低,种类更多,可灵活设置抢单范围、距离和顺风订单,但其高频率刷新动作易被系统监测认定为违规,因此需要“谨慎选择”。刺猬公社发现,目前市面上已有近十种外挂。

外挂种类|图源自作者截图‍‍

这些外挂的功能大致相同,多是筛选、抢单的作用,轻重量、顾客加价配送、取送范围近、不易倾洒毁坏的订单,都可以是外挂的目标单。

外挂操作界面|图源自作者截图‍‍

一位商家透露了这些外挂的制作方法:只要买到系统内核,找几个大学生“包装”一下,就能上市开卖。每单成本在几十块,但售价可以叫到300-800每月,“卖多少钱全靠心情”。

外挂商家|图源自作者截图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卖骑手透露,自己白天用外置外挂跑单,日收入能到500元;晚上则给全国各地的骑手指导安装外挂,每单收400-500元。上个月,他凭外卖收入1万,外挂收入2万,抛除成本后收入有近3万元。

但在骑手李师傅看来,近年来众包的配送单价逐渐降低,骑手本就收入下降,如果还要在外卖上支付每月300-500的开销,那么这将是一场平台毫发无伤,骑手腹背受敌,喂饱外挂的交易:“外挂做一个软件就能躺着挣钱了,骑手还要一单一单地跑,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三、谁在捞钱,谁在拿职业冒险‍‍

2023年9月,一位35岁骑手因外挂被彻底封号的新闻在网上流传,同情其骑手生涯断送和批判作弊行为的声音各占一半。这件事点燃了骑手的情绪,也催促着平台尽快下场介入。一位众包骑手透露,最近常听到周围人被封号的消息。

作为这场风波的助推手,外挂商家之间也出现了裂痕。

兼做外挂的外卖骑手张力在离开行业后,这样评价市场:“一些卖外挂的只会无脑吹,说什么保证不被封、封了也给你解开。都是骗人的。”在他看来,外挂永远不会万无一失,最后都要被封号。因此商家也要对自己的客户负责,不能只做一锤子买卖。

过去,他总会和每一个找上门的骑手讲明:“你想长期跑外卖,还是只想捞快钱?”

“如果是想认真在外卖行业做下去,那就踏实把路走熟,只要能吃苦,手速不慢,最后总能凭资历慢慢升级成乐跑或者同城核心,收入自然增长。”彼时,张力为一些这样在外挂前止步的新骑手提供每天100-200元的陪跑服务,他骑车带着新手,帮他跑单,同时传授跑单经验。

“比如你先跑驻店骑手,这种可以拒单,拒掉那些不好送的写字楼或老小区。这样可以帮助你训练系统,让它知道你的送单偏好地;再跑畅跑,这种也可以拒单,从而培养系统识别你的取单偏好地。这两个都跑下来之后,你再升级到乐跑,这样系统就能帮你分一些你喜欢的,好送的单子。”

这是骑手们从大街小巷和系统实践中总结出的“理论外挂”,能够帮助新骑手快速上路,也更安全。张力认为,这才真正能帮到骑手。

身处外卖行业三年后,张力见过许多负债累累、走投无路,来到一座新城市从零做起的新骑手。“人生地不熟的,外卖跑起来费劲,还严重缺钱。这种情况下,如果做好了捞一笔钱,迟早终结骑手生涯的准备,那我才会卖给他外挂。

但更多外挂商家只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生意,很明显不会为骑手的结局负责。他们用“想捞一笔钱还是送一辈子外卖”的成功学话术激励骑手下单,甚至编造规则欺骗骑手。但最后,为职业生涯负责的只能是骑手自己;捞钱的,还是商家。

外挂商家的朋友圈|图源自作者截图

美团客服对因外挂封号的回应|图源自作者截图

在外挂泛滥的同时,不法分子也趁虚而入。

一些尝试通过网络购买外挂的骑手已经遇到转账后商家失联,外挂中途失灵的情况。诈骗团伙隐藏在网络外挂背后,给做发财梦的骑手们留下一个哑巴亏。

外挂商家之间鱼龙混杂,外挂骑手中也不太平。一些骑手不仅在用外挂碾压原有的抢单机制,更在行为上搅乱了原有的市场规律。

“有一种存在叫做外挂疯子。这些人抢到了好单,即使超出自己承受范围,送超时了也不转给别人。”在张力看来,这些“疯子”的行为非常短视:“人家加了钱就是图快,你还给送超时了。顾客体验差,以后不点这种单子,市场上的好单就越来越少了。”

说到底,外挂是骑手们为了应对平台抢单机制下,人多手慢竞争激烈的作弊工具,根本上还是为了更轻松的配送、更高的单价。但它们破坏了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让抢单市场变成一场恶性内卷,不仅侵害到众多骑手的权益,也会破坏外卖系统的资源分配平衡,造成外卖服务行业质量的整体下降。

从法律的角度看,制作、销售、使用外挂软件都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情节严重者将触犯刑法。特别是制作、销售外挂软件,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很有可能让自己深陷囹圄。

10月底,北京的街头气温骤降。路灯在雾蒙蒙的街道上亮起,石师傅躺在电动车上,头枕外卖箱,手里刷新着抢单大厅的界面。过去几个月,他也曾摇摆过,但最后还是决定:

“不能赌这个风险,如果封号了,就彻底没有别的可做的了。”

(文中出现人名皆为化名)

作者:徐嘉,编辑:园长

原文标题:抢单也要开外挂?外卖骑手的内卷战争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