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崩了,显现出一些问题

0 评论 1166 浏览 2 收藏 18 分钟

在移动互联网主导的世界里,齿轮效应尤为明显,一发出错,关联无数环节,甚至是整条产业链。在滴滴崩了的这些时间里,造成了难以忽视的影响。互联网大厂的宕机,是否与降本增效有关?是否会影响到日常运营?

在移动互联网主导的商业社会里,齿轮效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显。每一个零部件环环紧扣,传递过程一旦出现一丁点偏差,就会让整个齿轮停止转动。一个小失误,经过无数环节的层层传导、不断放大,最终将给整条产业链、几乎所有参与者带来难以忽视的影响。

近期最典型的例子,是几个国民级APP的先后宕机。从11月27日夜间滴滴大面积宕机登上热搜,到前段时间阿里云的历史性瘫痪,再到上半年腾讯多位高管因QQ、微信宕机而被内部通报批评,今年的宕机事件来得比以往更频繁一些。

事出必有因,互联网大厂的宕机,表面上是技术故障和不可抗力(如极端天气)造成的。但剖根问底,大厂没有提前做好备灾应急预案、修复调试效率太差,就是自身的失误。这就要提到一个热门话题:大厂沉迷降本增效、削减各类预算及人才流失,是否已影响到日常运营?

滴滴、阿里、腾讯系应用的宕机是否和降本增效直接相关,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无可否认,降本增效的副作用正在逐一显现,且影响正波及各个上下游各个关联行业。

一、连字节都跳不动了,互联网大厂仍在疯狂砍预算

11月底,新一轮寒潮袭击华北,北京的气温一夜之间又降到了个位数,最低气温连日徘徊在零下。而比物理温度更凉的,可能是互联网打工人的心。

折价出售沐瞳科技的消息发酵数周后,字节游戏大裁员的靴子终于落地。11月27日,字节跳动官方回应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的裁员消息,称“已上线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日常运营的前提下寻求剥离,未上线项目除部分创新项目和技术项目外都将关停”——换句话说,朝夕光年这一次要被“连根拔起”。

虽然只成立不到五年,朝夕光年可是继承了字节的高举高打传统,一直在大肆扩军,从研发、发行到运维和市场推广,用高薪笼络了一大批优质人才。如今大部分项目一夜关停,哪怕不算有可能被接盘的沐瞳科技,至少也有数百名员工要丢掉工作。

在小红书、脉脉等社交平台上,不少字节朝夕光年的员工更新动态,他们有的“窃喜”能够拿到N+1赔偿,毕竟内部早就对裁员有所预期;也有人感慨公司连裁员都裁出了“字节范儿”——“周五提案、周日decide、周一last day”,一切以速度取胜。

(图片来自小红书)

事实上,字节不是近期唯一一家积极推进降本增效运动的大厂,只不过可能是最高调的一家。阿里、腾讯、滴滴等巨头也以一种低调的姿态逐步剥离非核心、非盈利业务,牵连的内部人员、合作企业都不在少数。

11月26日,阿里达摩院表示将把旗下的量子实验室捐赠给浙江大学,包括可移交的大部分实验仪器、设备。虽然达摩院没有正面回应人员处置问题,但也等于变相证实剥离量子实验室的传闻。放弃这个项目的原因还是老三样:盈利时间表不明确、成本过高、对主业帮助不大。

往前追溯,被视为阿里核心业务、增长希望的阿里云也在今年5月传出过裁员消息。阿里当时的回应是“正常优化,年年都会有”,对外界盛传的7%优化比例、N+1+1赔偿方案等传闻则不予置评。

腾讯近期倒没有传出大规模裁员的信号,但财报里到处是降本增效的痕迹。其中一项数据表明,截止今年三季度末腾讯员工总数为105309人,较去年12月底减少3527人。与此同时,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员工福利开支(含股份分红)为170.5亿元,同比锐减35亿元。

虽说减员不等同于裁员,减员具体发生在哪些部门、哪些岗位都没有标准答案,但大厂收紧人员支出、精简人员结构是不争的事实。以常理推断,大厂组织架构中人员规模最大、平均薪酬也最高的技术部门,或多或少总会受到影响。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求职市场上的程序员供过于求、求职难度高了,互联网行业的高薪神话也濒临破灭。根据脉脉统计的《2023年泛互联网行业人才流动报告》,今年上半年互联网行业人才供需比达到2.34,人才流入流出比则跌破1%。

(图片来自脉脉人才智库)

短时间内,减员可以降低成本,让大厂的财报变得更好看,安抚股东、提振股价。但人才流失的副作用,往往不会第一时间显现,直到不断累积、发酵,继而喷涌爆发——近期频发发生的宕机事件,就再一次挑动了业界的敏感神经。

二、宕机事件频发,“开猿节流”后遗症汹涌而至

大厂服务器宕机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互联网行业最发达的硅谷也有过不少黑历史。比如2020年12月谷歌服务器中断,致使YouTube、Gmail等一系列应用全部瘫痪,波及美国和整个欧洲;2019年底的AWS宕机事件持续超过6个小时,让数百家公司、上千万用户苦不堪言,亚马逊高层还得出来公开谢罪。

近期的宕机事件之所以受到额外关注,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宕机频率过高、影响范围也比之前更大了。

27日深夜的滴滴宕机事件,就让无数用户、司机抓狂。让人们崩溃的疯狂事例包括但不限于:尝试叫车半个小时仍没有司机接单,司机低头一看发现系统指派的订单距离乘客几百公里,发现系统异常想取消订单还死活取消不了……

当然,也有司机遇到“意外之喜”:休息一夜起床发现账户上的收入超过了600亿……要知道,程维在滴滴上市那会儿的个人财富总额才不过290亿。

如果说滴滴宕机热度居高不下,是因为网约车距离人们的生活很近、使用频率很高,那么11月12日的阿里云大规模宕机事件的影响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阿里系的支付宝、淘宝、钉钉、阿里云盘,分别是移动支付、网购、在线办公、云端储存场景不可或缺的应用,当这些应用一下子全部陷入瘫痪,人们的工作、生活、购物可能都要被按下暂停键。

更令人担忧的是,11月27日阿里云在部分区域的云数据库控制台又出现了访问异常,距离12日那一次大规模宕机仅过去半个月时间。短时间内出现两次宕机,放眼整个云计算行业都是严重问题。

哪怕将时间轴再放宽一些,今年上半年互联网大厂的宕机事件也来得相当频繁。

3月29日,QQ、微信先后出现故障,支付、语音通话、朋友圈、QQ空间等多项功能使用异常,腾讯将此定性为一级事故,包括技术工程事业群总裁卢山、微信事业群副总裁周颢在内的多个高管在内部被通报批评;无独有偶,唯品会也在同一天发生P0级宕机事故,基础平台部负责人因此被免职。

其次,宕机频发和长期的降本增效、大范围裁员同步出现,难免让人怀疑两者之间存在某种微妙的关联。

要判断这个说法是否合理,首先要理解这云服务器宕机事件的缘由。

一般来说,服务器宕机原因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人为故障,比如系统故障、设计漏洞、短时间超负荷运转,二是极端天气和所在片区临时停电等非人为因素。唯品会、腾讯和阿里云的宕机就是典型的人为故障,三起事件的直接原因都是机房冷却系统异常导致设备温度快速升温,这也是业内最常见的故障原因。

一般来说,无论人为还是非人为因素,都无法完全避免,所以容灾备灾预案很有必要。阿里云事后回应中也承认,事故现场处理不及时导致触发喷淋系统、故障消息发布不够及时是放大该宕机事件影响的重要原因。

也正是这个回应,让部分业内人士揪出了问题:精简人员、裁掉高薪的资深程序员且过于依赖年轻人,也没有双机热备方案、备用机房和多节点集群等应急和防范措施,都是加剧宕机影响的原因之一——也是降本增效的后遗症。

针对上述猜测,各家大厂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而且巧合的是,刚经历了“惊魂一夜”的滴滴,也在去年经历过一轮涉及产品技术、网约车团队等几乎所有部门的裁员,涉及员工据悉约为3000人,比例高达25%。

有一点是肯定的:资深技术人员不仅业务水平有保障,可以更准确、快速识别系统漏洞,处理现场故障的经验更丰富。频繁的宕机,相信已经让大厂意识到改进基础设施、增加容灾备灾预案和培养高端技术人才的重要性。

但持续两年的降本增效及几次宕机对其口碑的冲击,以及给客户、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造成的负面影响恐怕很难完全消除。大厂会否因此更改降本增效方针,更是未知之数。

三、2024,降本增效能否告一段落?

大厂降本增效对客户、合作伙伴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首先当然是宕机事件严重影响企业客户的日常经营,尤其是那些没有财力做自己做备灾、应急方案的中小企业。

官方数据显示,阿里云合作企业数量超过400万,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小企业。频繁的宕机事件,也让多云备份成为热门话题,比如SHEIN就同时在使用AWS和Azure的服务,作业帮、TT语音等应用都至少在两个云服务厂商部署服务器。对于一心想争夺更大市场份额甚至不惜祭出降价大招的阿里云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其次,大厂不断削减员工福利开销和传播预算,也让下游的团餐供应、传播机构、媒体举步维艰。

近日,网络上流传出一张疑似界面新闻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华威的朋友圈截图。这位赫赫有名的媒体人、国内首屈一指的新闻机构负责人言辞恳切希望“兄弟姐妹增加点投放,多少都行”,只因年底任务无法完成,压力实在太大。

这张截图的真实性有待考究,但大厂削减传播预算是不争的事实。

阿里、腾讯三季度的营销支出难得重回正增长,但营收占比仍在缓慢下降。增速由负转正,很大程度是因为同比基数太低——去年下半年,正是本轮降本增效运动的高潮。阿里三季度的营销支出其实只有254.9亿元,和2021年开启降本增效前动辄300亿以上的规模无法相提并论。

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大厂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降本增效,已经成为全民关注的话题。

想知道答案,要从降本增效的阶段性效果、终结目标、是否存在新业绩增长点等维度综合分析。

从效果来看,执行降本增效近两年,大厂的财报比以往好看多了。今年三季度,腾讯、阿里、百度、美团、拼多多、网易、滴滴等大部分巨头的利润增速都超过预期。其中,腾讯净利润同比增长39%至449.2亿元,阿里则同比增长27%至428亿元,百度、美团、网易分别增长了23%、22%和12%。

而大厂降本增效的终极目标,无非是熬过这两年的行业低潮期,以及彻底扭转此前的高举高打、以利润换规模等打法,转向良性发展。字节CEO梁汝波在年初说过要聚焦主业,阿里打破吃大锅饭的局面、分拆六大业务集团又确立了1688、闲鱼、钉钉和夸克等优先项目,都表明内部的资源整合已经初见成效,不再沉迷无序扩张。

未来一年,降本增效会不会告一段落还不好说,至少大厂已经熬过最艰难的日子。就业市场暂时还没有看到明显的反弹迹象,不过高端人才的需求已经开始走俏,尤其是AI大模型、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领域,这些积极信号足以让人看到希望。

未来某一天,降本增效终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用于纪念互联网行业一场自上而下、由内及外的自救运动,并牢牢镌刻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只希望大厂能够从这轮降本增效运动,以及由此滋生的各种后遗症中吸取教训,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编辑:Hernanderz;来源:雷科技互联网组

来源公众号:雷科技(ID:leitech),聚焦科技与生活。

原文标题:滴滴,崩了!!!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雷科技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