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跨境电商仓库,当了一天黑五打工人

0 评论 2361 浏览 6 收藏 23 分钟

今年“黑五”,跨境电商平台在海外掀起了一定波澜,而这场跨境电商争相参与的消费狂欢,在国内也有呼应之地。这篇文章里,作者就结合亲身经历,讲述了境外电商在最末端仓库的运作细节,一起来看。

红色的圣诞帽、亮色的圣诞彩灯、亮晶晶的首饰,一经扫码便被投掷向所属的9个分拣筐之一,站在货架前“播种”的中年男人,一天拣货近万件,平均每3至4秒一件,尽管已经持续站着工作了10个小时,他的动作仍然迅速、准确。

今天是 “黑五”,这里是某头部跨境电商平台T位于广州最南端南沙区的仓库,万里之外如火如荼的消费狂欢,正起始于此处。

上一批分拣出的绿色货筐码到一人高,框里堆满了圣诞帽、亮色装饰,下一批待分拣的货“呲呲啦啦”被拉入,“轰”地一响停住。隆隆作响的仓库里,站在我对面的中年男人刚刚摸出水杯灌了一口,一声不吭从同伴旁挤过。

“看着点路!”

涌入拉货的播种员们相撞,黑五在仓库里体现为嘈杂和混乱,刚才一直维持着机械和沉默的中年男人咒骂着,黑五的爆单让加班成为必然,但怒气无处可去,相撞的两个人各自陷入沉默,男人拉回满满4大筐,没人停下来,这是广州郊区一座普通的仓库。

男人做的工作叫“播种”,正是黑五下单,初步拣货入仓、上架后的下个环节,“播种”后这些货物都将完成打包,等待发出。

“凑上这些估计今天能过万(件),一万件400块呢。”今天男人已经站立了近12个小时,他扫描的动作逐渐慢下来,却不停,万里外的黑五,是他年底能多拿些工资的最大机会。

我一边活动着持续站立下僵硬而疼痛的脚,一边从筐里不断拿出货来供他扫描,作为新人,我还“没资格”拿扫描枪。看出我的疲惫,他指指自己的额头,“你看,我今天汗就没干过。”

今年黑五首日,我应聘为仓库“播种”工人,试图通过一天的工作体验,一窥加速奔跑的境外电商在最末端仓库的运作细节。

01

在广州找到一份出境电商“播种”的工作并不太难。

在拼多多、SHEIN发足狂奔的这一年,拼多多的境外电商业务Temu 在广州及临近城市至少建起 30多个仓库,仅仅广州就有12个,而在小红书、抖音上,SHEIN也通过中介,全年无休地发布着肇庆、佛山等地仓库的招工信息。

我通过小红书联系到招工中介时,对方几乎每天都会发布“黑五缺人招工”的多条信息,中介热情地告诉我,现在SHEIN广州本地仓已满,“南沙仓临时工大量要男生,19元/时包吃包住”,字节的跨境电商TikTok也招临时工,23元/时,工期到12月10日。Temu的广州南沙仓和增城仓也大量招人,每天早八晚八,保底月薪6600,工作时长12个小时,要求不高,也不需要体检,“包过”。相比起来,SHEIN需要体检,要求也更严格。

最终,通过清一色命名为“xx人才”的劳务公司,我前往某跨境电商平台T的南沙仓面试,不大的面试屋内,墙上张贴着数张大红色的“万元户”海报,写着10月南沙嘉诚仓共117人计件工资拿到了10000元以上。“黑五还是好挣的,”一同被招来的大哥从SHEIN仓库转来,他告诉我,“在SHEIN,之前这十几天就能挣一万多工资呢。”

在这里被频繁提起的黑五,显然是仓库人员急缺的原因。不到两个小时,不同的中介公司分批带进了几拨人,座位很快就满了,后来的人站在走廊里。

说是面试,不如说是多了一道“进厂”前选岗的流程。负责招聘的人大声介绍着岗位内容,包括大哥在内,不少人来自京东物流仓库、SHEIN仓库或者华为手机厂,他们对流程颇为熟悉,早早选定好了自己的岗位。更多人和我一样,囫囵吞枣地消化着“上下架、拣货、播种、打包、异常员”等陌生的词汇。

“拣货适合男生做,都是计件的,每天得跑四五万步,但是薪水高,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呢。女生还是去做上下架或者播种,每天站着扫描分类,不累,也简单。”大哥出声提醒,

最终在大哥的劝说下,我和另一个女孩子选择去做“站着扫描就行”的播种员,“干得好也能月入过万”。等选好岗后,面试便随即结束。

而第二天,黑五首日,我和工友8点坐着大巴来到仓库,等到中午12点,才完成所有人的入职流程。在正式“进厂”之前,组长们按照岗位带走新人,我和播种的工人们集合排成3排,手机上下载了Knock和仓配供两个软件,一个用于内部沟通,一个用于考勤打卡。

开工前,组长带着每个人前去打卡机前人脸识别打卡,“入仓一定要记住自己的花名”,组长反复强调,随后手机被统一收走,除了手机之外,任何电子产品,首饰,甚至是除矿泉水之外的任何饮料,都不允许带进厂。

这个分拣仓库相当大,上下两层,每个区间都有不同的用途,作为播种员的我,去的只是其中一个分拣流水线。

组长将我安排在一处货架前,作为新人,我今天的工作是把筐里的货递给正式工扫描,也就是说,今天整个平台在明早前收到的所有货物,都需要由我分拣到不同货筐,再交给打包员包好发出。

每个货架对应一个位置,仅仅我在的组就有16个位置,加上新人总共26个人,而一道分拣线(简称一分),这样的组共有10个,再加上同样配置的二道分拣组(简称二分),仅仅在一楼负责“播种”的就有580人。如果算上二楼,光播种员就超过千人。

“哗啦!嘭!”分拣箱砸在地上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愣在所属的货架前,另一侧的中年男人手里不停地扫着货物上的二维码,大声问我,“新来的?”我点点头,男人拿起脚底巨大的水杯,喝了口水,还没来得及攀谈,男人已经将蓝色货筐朝向我,我急忙拿出筐里的货品递过去,一小袋五彩的圣诞水晶球,扫码后迅速被扔进货架的绿筐内分类,随后是圣诞老人的帽子、装饰用的小灯,黑五在我的手指间流动起来。

02

黑五的到来,加速了仓库的运转速度。

外面的空间里,装着货物的小车往返不停,负责拣货的工人一天大概要走四五万步,更多的时候,为了不让货物堆积起来,他们要在仓库里小跑,跑着拣好的货被装进蓝色的筐,成堆成堆运往播种区。

一旦运到,播种员们便一拥而上,如同“蚂蚁”般迅速“分食”,将垒起足有一人高的四五筐货物拖回各自的位置,扫描后分放进9个绿色筐里。

在仓库里,除了机器的轰响,还有拖筐时“呲呲啦啦”的声响,满了的绿色筐被推到固定区域,在工人们身后垒起短短的绿色城墙,等待“二分”的二次分拣。为了节省拿新的绿色筐的时间,播种员会直接把身旁垒起来一人高的筐“砰”得推倒在地上,迅速地完成替换,巨响此起彼伏,再淹没在一片嘈杂声里。

尽管南沙仓是8月才新建起的仓库,但各个位置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货品在空气里带起烟尘,不少播种员们都带着口罩。在我负责的位置,对面的播种员刚刚进厂两个月,不同于中介宣传的“月工资保底6000,上不封顶”,他连续两个月也只拿到6000多的工资,他告诉我,即便同是播种,计时岗远及不上计件岗的收入,“但是一个组也只有几个人的速度能做计件。”

图/分拣库入口

来源/字母榜拍摄

速度在播种岗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黑五这个节点。

“前两天我就发现,每天拣的单量大概会递增25%,基本全都是黑五下的单。”另一侧戴着口罩的小哥是组内难得月薪过万的“大神”,他告诉我,“如果想要月薪过万,每天从早八到晚八,一天的拣货量就要在8000件以上,平均每3秒就要拣一件货。”

在他身后,另一个播种员大姐建仓就入了厂,但也刚刚待够4个月,她个子不高,但却能轻松把比她人还高的筐拿下来,手里拿着扫描仪,几乎是头都不回地将手里的货物扔进对应的筐内。

筐里的货也是决定播种速度的一大因素。

盘踞在广州的几大跨境电商平台,几乎都是小件模式,小件货体积小、重量轻,一筐能容纳的数量也更多,拣货也更快,扫描仪扫到货筐上的二维码时,播种员便能知道筐内货物的数量。“这筐有80件呢。”站在我对面的大哥笑着说,我将筐内亮闪闪的发夹、耳钉、项链依次递给他,对播种来说,一筐货越多,一次拣货的件数就越高,“拣一万件能多挣400块呢。”

而当扫描仪扫过,连续好几箱显示件数为个位时,大哥也只能皱着眉,把沉重的靴子、厚重的冬衣扔进一侧的筐内,“这箱又是白干!”

11月的广州,气温仍有20多度,空气又闷又干,随着站立的时间越来越长,接触地面的脚掌疼痛起来,我暗自后悔没有像其他播种员一样,穿双更为舒适的运动鞋,而由于身高的原因,我拿取箱子的动作略显费力,反复拿取箱子的胳膊也变得沉重。至于一片黑的手掌,更是无瑕顾及。

意外的休息时间在下午3点近半来临,组长招呼着所有人拍照“确认出勤”,随后表示我们有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仓库里的人像羊群一般顺流而出,而中午12:00才在食堂吃过饭,我忍不住问身后的大姐,“现在吃晚饭吗?”大姐抹了把汗,“黑五晚上肯定忙,什么时候单少就什么时候吃饭。”

暂时停下来的节奏反而带来身体上的疲乏,停止手上的机械作业后,身体的感官似乎才重新恢复,我和新入职的工友们一起,几乎是率先冲向了卫生间,说是卫生间,更像是临时搭建的流动简易厕所,也是男女混用,但胜在还算干净,而且,在工厂里,显然没有更好的条件。

等解决完生理需求,我走得离厕所远了些,比起吃饭,脚底的隐隐作痛更让我难以忍受,想起中午食堂的餐点,一荤一素,加上主食只需要11元,虽然便宜,但无甚味道可言,而当我我和工友折向旁边的超市,不到下午4点,超市里的所有面包都已经售空,最终,我只买了两包糖。

而等有限的休息时间在4:30结束,我不得不拖着脚重新回到仓库。熟悉的蓝色筐被拉入,我不敢多喝水,干燥起皮的嘴唇暴露在尘土满布的空气里,对面的大哥说,在下班之前,不会再有休息的时间,更不用说上厕所。

最终,仓库外黑下来,时间已经临近晚上8点,仓库里的灯全天开着,如果不向外看,时间不过是扫描仪里的一个数字,而高强度的重复工作之下,我们都专注得低头看着身旁的筐,几乎没有人抬头。

此刻,中介嘴里“工作轻松”的“站岗”更为难熬,虽然不必像拣货员们一样奔跑在巨大的仓库里,但暴露在灰尘满布的强光下,高温让身体内的水分迅速流失,重复性的动作形成肌肉记忆,我的大脑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等会,缺件了!”快速而机械的拣货动作突然中断,大哥迅速把架子上的筐倒扣在地,依次翻捡,“小件也麻烦,少一件得扣5块钱呢。”我和他一起蹲着翻找,扫描仪里显示缺了一件有字母G装饰的项链,但同款项链筐里有20多件,我们不得不挨个把筐翻了个遍,才在最底层发现,大哥舒了口气,额头细密的一层汗被抹去。

而相比刚上岗的时候,我递货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拿起一个空筐都费力的我,在大哥将满了的绿筐推向规定位置时,也能迅速拿来新的绿筐替换。只是一开始还会辨认不同货品的我,渐渐丧失了好奇。

为了保证每件货物被最快扫到,手里的货物只剩下模糊的色块,我只在意上面的条形码。圣诞气息的发箍,亮色卡片和贴纸,甚至是一整条圣诞老人的毛毯,就这样被迅速投掷进筐里。

03

“歇会儿,今晚不一定来货了。”

由于仓库内没有手机和任何计时装置,时间的流逝难以被感知,而是依靠一批批送来的货物进行划分,一旦入仓,除了组长额定的休息时间,没人出仓,每当一批蓝色筐的货物被拣到绿色筐堆起,播种员们才有了难得的喘息时间。

随着扫描仪上的时间显示为晚上7点过半,一天的工作进入收尾阶段,整整站了6个小时的我只能不停转着酸胀的脚踝,对面的大哥招呼我休息,他们已经站着工作了整整10个多小时,而仓库里没有凳子,不少人席地而坐,拿着巨大的水瓶灌水。

没有带水的我只能不断舔舐嘴唇,想靠在筐上休息一下的动作被大姐制止,“被监控拍到要罚款的。”我点点头,看了一眼地面,还是选择站在一边,活动着僵硬的双脚。

播种员们聚在一起,查看对方扫描仪里的拣货量,计算着这个月的工资。

谈起黑五,一旁的大姐告诉我,为了应对可能的爆仓,南沙仓从肇庆提前抽调了人手“支援”,这让她有些沮丧,“就盼着黑五爆单提工资了,现在人多了,单量涨得有限”。

好几个和我一起进来的新人四处打听着“真能月薪过万吗?”,被称为“大神”的小哥说,“趁黑五,做完年底这两个月,挣一波钱就走。”他扫描仪里的单量已近8000,是整个组目前最高的,他也是整个组里仅有几个月薪过万的人。

面试间和仓库外四处张贴着的大红色“万元户榜”,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和我一起上工的男人在我旁边低着头,似乎有些失落,“不是说能月薪过万吗?还不如进电子厂,活轻松,还有小组提成和全勤奖。”

“要我说,先在这里过渡两个月,开年了再去别的仓库试试。”我对面的大哥,怀念起之前境外电商平台们疯狂扩张的日子,“2018年的时候,熟练的拣货工一个月能挣2万,也不像现在,管得严,想上工就上工,不想上工就能走,这里刚建仓的时候,挖走不少SHEIN的工人呢。”

在各个境外电商平台辗转,大哥经历了好几年黑五。而关于境外电商争夺变局的细枝末节,也在这件仓库的工人里有了更有趣的注解。“很多SHEIN的熟练工,跳到T厂就变成小组长了,也不用自己再拣货,一个月底薪都一万五。不过现在工资都降下来了,不管在SHEIN还是T厂,一个组里也就那么两个人能月薪过万。”

大哥曾是SHEIN的正式工,“SHEIN有五险一金,有个医保,看病什么的方便多了,就是管理上太严。”因此他没能坚持下来,“太累,SHEIN仓库比T厂的大不少,跑一天下来腿都要废了,不像T厂,想休息和组长说一声就能休假。”

大姐则问我是仓库直招还是中介公司介绍的,听到劳务公司名时了然地点了点头,她告诉我,“仓库直招上社保方便,中介带来的前两个月没社保,不过现在黑五缺人,平台签了好几家广州的大中介,不管哪个,都可以先练练手。”

熬到7点半,仓库里的人疲惫而安静,汗水的味道始终难以被掩盖,不过变得越来越可以忍受,所有人都靠在货架边等着8点打卡下班,据大姐说,一天的收入能有240元,不过,指着扫描仪里的5000多件,大姐忍不住吐槽,“还说黑五呢,单量我看也没多。”

话音刚落,“呲呲啦啦”的声音响起,难得的安静被打破,拉着货筐的车停在空地上,更多的货被拉进来,坐着的人迅速站起,大姐冲在最前面,话音兴奋又疲惫,“今晚上估计要加班了。”

我看着她被汗水湿透的前额,还没来得及告别,组长已经喊着让新来的播种员统一集合,“黑五缺人,明天开始就要上夜班了,晚八点到早八点,不知道能不能熬得住。”新人们相互交换着信息,我的手里被塞入蛋黄派、能量饮料,据说这是黑五期间的加班福利。

图/放工的工人们

来源/字母榜拍摄

走出仓库,我重新拿到了自己的手机。由于新人有3天的无工资适应期,我今日的收入为0。夜风吹干了我身上的汗液,这时昨天一起面试的女孩子发来了员工宿舍的照片,抱怨一个房间里6个铺位,没有地方放行李,她明天才入职,着急地问我,“累吗?”

我在输入框里反复地打字又删掉,最终只是告诉她,“我撤了,你可以先去试试看。”

回过头,我看着背后亮着光的仓库,不知道大姐他们今晚会加班到几点。而新的班次已经开启,白班的人涌出,上晚班的人走入打卡——黑五永不眠。

作者:马舒叶,编辑:王靖

来源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让未来不止于大。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字母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