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创”揭竿而起

0 评论 2891 浏览 1 收藏 15 分钟

发展至现在,国内的二创生态目前进入了怎样的发展阶段?二创内容又逐渐承担了怎样的角色?这篇文章里,作者结合最近火爆的剧集和相关的二创内容,对二创生态进行了解读,一起来看看吧。

经过“五分钟看电影”、视频网站影视公司版权联合声明等一系列洗礼,相信很多人对“同人二创”都已不陌生。那么,你印象里的二创还停留在哪个阶段?

是胡歌转发过的《琅琊榜》鬼畜,是脑洞大开的伏地魔林黛玉CP或贾玲系列拉郎,是横扫海内外短视频的“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还是更大尺度的国漫产出与明星同人?

哪个阶段都不重要,因为二创的狂野程度在今年已经再创新高。

2023年的暑期古偶大战来得比以往晚一些,以至于7月份前半场几乎成为《我的人间烟火》的独家舞台。平心而论该剧质感精良,惜乎从剧情演技到行业细节无一不毒。集齐这两大属性,于是引发了一场少见的、围绕一部3分烂剧的全网狂欢。

在此过程中,二创一改以往“自来水”的温驯面貌,展现出空前的攻击性,像2005年《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一样,与原作者争夺起了作品的最终解释权。

一、《人间烟火》同人文大赛

以前一提到二创,第一反应多半是B站、LOFTER两大创作园地,外加微博这一信息集散地。事实上这两年,格局已然发生改变。

克劳锐《2022影视娱乐社交内容营销趋势洞察》收录研究的五大平台是微博、抖音、B站、快手与小红书。数据显示,2022年1-7月,微博的影视娱乐内容规模远超其他平台,但出现了25%的负增长;小红书与之相反,内容规模最小,增长率却高达167%;抖音也比较突出,内容规模仅次于微博,增长率也达到78%。

不知不觉间,购物种草起家的小红书因其庞大的女性用户优势,已经具有了不输过往任何社区的造梗能力,鉴剧推剧自然不在话下。年初刘亦菲的《去有风的地方》、暑期档电影《消失的她》,都在小红书取得相当突破。

必须点名表演,最早发现杨洋在《我的人间烟火》里刚毅睡姿的也是小红书网友,这篇笔记被搬运到站外,才有了后来的热搜与报道。

相比短视频平台,小红书主打图文,内容一目了然、便于搬运;而相比豆瓣小组,小红书更加开放,没那么多缩写与黑话,看懂、融入、参与都不困难。种种特质令小红书上的“显微镜追剧”帖成为当前影视二创的一个热门分支。不仅在播新剧如此,《甄嬛传》“甄学”的主阵地如今也转移到了小红书。

当然,B站在《我的人间烟火》的狂欢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魏大勋与孟许CP的出圈正是始于UP主耀耀耀耀眼7月6日发布的一条《起猛了,看见魏大勋演伪骨科了!》,目前该视频总播放量已经突破310w。

这支视频是一种经典的B站产出,截取精华片段、搭配煽情音乐,快速勾勒出一对CP的设定和萌点以拉人入坑。但随着网友逆反情绪加重,缺德整活儿便后来居上。例如利用魏大勋的其他素材剪出的《沁沁,哥哥也可以是消防员》,引入嘴替、跨剧评理的《假如许沁由那英来饰演》《假如宋焰遇到的是朴妍珍》《来听疯批苏明成评判宋焰许沁》等等。

希望喜欢的人物或CP有更丰满的前史、更圆满的结局,是许多同人文产出的原始动力。《我的人间烟火》前期的同人创作基本也是这一类。比方说,为了让“孟许时分”有一个惊天动地、回肠荡气的BE,群众大开脑洞,为孟总设计了N种死法。

“二创”揭竿而起

然而,随着“养育之恩不如一碗白粥”、“你也太宠我了吧”等离谱情节的出现,该剧的热议焦点从主副CP之争转变为女主的一意孤行向下择偶,以及身在福中不知福。

女性在事业、家庭、爱情、自我之间究竟该如何选择,这是非常具有当下性的话题,也是含金量很高的流量密码。《我的人间烟火》以错误的方式触及了这一点,反而给二创以巨大的演绎空间。此时参与这场续写大赛的已经远不止CP粉、剧粉,也不再局限于图文还是视频形式。

就不说大家熟知的晋江、LOFTER了,在知乎与番茄小说上搜索“许沁”,也能看到大量重生穿越的脑洞。

“二创”揭竿而起

而在短视频平台这边,有跨剧剪辑,有真人出镜演绎的《许沁婚后vlog》,有推文账号以AI语音+解压画面形式播讲的同人文。

抖音网友“bb爱吃瓜”创作了《意识觉醒之我叫许沁》与《重生之我叫孟宴臣》,将其转化为短剧。后来,在版权方的围追堵截下,她将原剧画面替换成AI生成漫画与手工“皮影戏”才顺利完成连载,叛逆指数拉满。

二、B站影视区,蜕变与迭代

曾几何时,“在B站走红”意味着一部剧拥有很多自来水,《镇魂》《陈情令》等大热耽改剧都是这个路数。“被影视区团建”则意味着一部剧有很大争议,《新鹿鼎记》《有翡》乃至《东八区的先生们》,就是这样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但在《我的人间烟火》这次狂欢中,B站影视区已经不再占据绝对中心地位,而只是二创盛行的多个平台之一,原因何在?B站影视区内部这些年发生着种种变化。

先来说杂谈分区。这一分区吃到了早先流量烂剧的红利,诞生了老邪、路温、三代鹿人、开心嘴炮等头部UP主,他们也是所谓“影视区团建”的主力。然而,在《梦华录》《长月烬明》两次大古偶引发众怒之际,大UP要么尬夸、要么失声,“团建派”公信力跌至谷底。

而从内容角度看,视频网站降本增效之后,特别明显的雷剧其实在减少,过去的搞笑吐槽已经不太符合现实。在新情况下,先是对流量明星声台行表的吐槽内容独立了出来,之后又涌现了一批融入人文社科知识、时长也更接近中视频的深度剧评。

学者型UP主“传播学刘阳”便是在《梦华录》期间以一期《隐形裹脚布,越演越离谱》大量涨粉。《长月烬明》期间,“天龙人”男女主对凡人配角的压迫引发大量讨论,UP主“进击的空空”的剧评《从反派哲学家到恶毒女配,仙侠剧精神内核是如何消亡的?》应运而生,成为爆款。

值得一提的是,初代吐槽UP主中,男性占比非常高,主打一个从直男视角嘲弄工业糖精,而新一批知识剧评UP主中存在很多年轻女性,试图将评判偶像剧与女性角色的权力收回女性之手。除了新剧,还有一些UP主进入老剧的垂直赛道,UP主“平原小狐”与“香芹又青了”便致力于为琼瑶剧与台偶正名。

再来说剪辑分区,“自来水”的安利视频、CP产出大多投在这个分区。露露是一名业余剪刀手,2014年左右开始自学剪辑、零零星星进行一些产出。她告诉硬糖君,目前B站的创作环境已大不如以往。

首先,2021年长视频联合制作公司与艺人发起版权联合声明后,作品下架且无法追回的情况变得非常频繁,极大挫伤二创积极性。甚至参与官方二创征稿的视频也得不到保护,难免给人以“卸磨杀驴”之感。

其次,站内标题党、封面党横行,还有大量团队作业的商剪存在。在露露看来,他们的作品比抖音上被重拳出击的卡段视频稍微高级一点,但也不多,简单用调色与BGM包装一下当晚的最新看点就能出一期(如果是商剪的情况,也可能提前获取素材)。然而,这种时效性正是普通UP主的短板。

最后,经过B站前几年破圈以及扶持竖屏短视频的努力,大量“三次元用户”涌入,同人产出所面临的环境也在变。有些明星粉丝会对拉郎视频出警,有些观众不喜欢视频加‘滤镜’——也就是剪刀手们所看重的调色,还有人根本不在意剪辑技术的高低,低创也能获得很好的数据。长此以往,同人产出的性价比显得越来越低。

“归根结底,是这些年剪辑工具越来越普及,AI也在介入,剪辑已经谈不上是一门‘手艺’。”露露无奈表示,与形式相比,创意与表达变得更加重要,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我的人间烟火》的狂欢中,大量流量涌向了单论制作其实颇为粗糙的整活儿视频。

三、不再乖巧的二创

那么,对于二创生态的变化、二创平台的冷热起伏,上游是否有所察觉与应对呢?

从事宣传的小白告诉硬糖君,就她接触的片方来看,上游还是存在一定滞后性的,目前最看重的还是微博与抖音两大阵地。微博触达更广,抖音引流作用更强,更重要的是二者有比较成熟的商业化机制以及热搜榜单,投放结果可量化。

当然她不否认,小红书是一块值得重视的新阵地,只是还不够成熟。不难发现,近些年已经有剧集与小红书合作发起二创征稿活动,但是以小红书“重内容、轻达人”的分发机制来说,它似乎很难简单复制其他平台的KOL大号玩法。

另一方面,从《狂飙》《长月烬明》到《我的人间烟火》,变化的其实不止是二创的生态,更是二创所扮演的角色。

二创曾经与影视圈有过很长一段蜜月期,“自来水”带着爱进行产出安利,成为IP孵化的一环。即便吐槽视频也没有违背二创追随一创这一点。而正如上文所言,版权打击,片方与明星的卸磨杀驴令二创颇为寒心,继而调整了自我定位。

如果一创给力,二创愿意为之摇旗呐喊。如果一创拉胯,那么没关系,二创会出手修正其中的不合理。《长月烬明》与《我的人间烟火》二创红火,驱动力不再是安利或吐槽,而是观众为自己发声,呼吁甚至直接实现自己想看的故事。

《狂飙》热潮末期曾经火过一对邪门CP“虎瑶”,也就是强哥的手下唐小虎X强哥的养女黄瑶。造就这对CP的除了剧中的些许互动、大年龄差带来的背德感,还有正片对两人各自感情线的粗暴处理。

唐小虎的扮演者曾在直播中透露,自己原本是按照暗恋高启兰来演的,不想某天导演突然塞给他一个老婆。黄瑶那边就更好理解了,高晓晨扮演者的身份、颜值与表演都是该剧后期的大槽点,两人青梅竹马的感情也颇为俗套,无法令人信服。所以最终,二创趁虚而入。

简单来说,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AI的发育是惊人的,如果有必要,二创将一创挤下桌也不是不可能的。怕了吗?怕就卷起来吧。

作者:顾韩;编辑:李春晖

来源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有温度的泛娱乐产业自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娱乐硬糖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