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电子恋爱,享赛博人生——《完蛋!我被AI伴侣包围了!》

0 评论 804 浏览 0 收藏 20 分钟

前段时间,一款真人模拟恋爱游戏《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在网络上爆火,这也牵扯出了相应的问题,比如游戏为什么能爆火,比如如何看待AI伴侣,等等。这篇文章里,作者就分享了他的看法,一起来看一下。

最近突然爆火了一款真人模拟恋爱游戏《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以好评率95%的速度一路飙升,火速霸榜Steam国区热销第一名、全球第四并持续多日,销量破百万,还刷屏了国内社交网络,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相关视频播放超10亿次,甚至可能会成为2023年最受欢迎的游戏。

但是其本质上只是一款低成本第一人称视角的真人恋爱模拟游戏,里面的演员几乎没有知名度,游戏玩法并无创新,有的游戏剧情甚至缺乏逻辑,可以说除了众多美女的身材及颜值外并无太多亮点。那到底是为什么这样一款可以说略显“粗糙”的游戏却能够爆火并得到无数人的喜爱呢?

一、背后原因复杂

“渴望爱情,但更贪恋自由”“若即若离,偶尔同居”“生育选择下的理性合伙人”……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当代青年男女对于恋爱、婚姻的理解有了不同的思路。过去长期存在的传统婚恋取向逐渐被新人类们质疑、挑战、颠覆。

互联网时代让我们跨越阶层见识到了许多优秀的人和事情,男女的择偶标准也变得更高,甚至是离谱。有的男生见惯了网红的身材和颜值就期望自己的另一半也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而部分女生也认为自己身高158但男朋友身高必须180,不仅要会赚钱还要长得帅会哄自己开心。男女双方的期望越来越高但优秀的人始终有限,这就造成大家一边单身一边沉迷于自我期待的幻想中。

同时也普遍存在“因为几颗老鼠屎而坏了一锅粥”的现象,网络上总有男拳女拳主动挑起性别对立,现实里写“小作文和多页PPT”控诉曝光出轨的另一伴。在性别对立日益严重,各种渣男渣女涌现的恋爱环境下,人们对待爱情越来越谨慎,甚至会有恐婚恐育的现象,大多数人都处于望而却步的状态中。

以上的种种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更何况可能还有更多其它因素导致的问题,而《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这款游戏另辟蹊径,选择直接创造出一个没有任何问题的世界,让玩家可以在其中好好的“爽一爽”。其实这款游戏之所以能够爆火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为大多数男性提供了情绪价值,更直白一点的说它让大部分男性谈上了恋爱,体验到了爱情,甚至是当上了“爽文”男主。

其实与《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这款游戏采取同一种思路的还有很多,甚至于在AI技术和大模型不断发展的时代里,不论男女,我们甚至可以真的拥有一个或者多个AI伴侣,实现谈电子恋爱,当赛博皇帝的梦想。

二、完蛋!我们被AI伴侣包围了!

由大型语言模型(LLM)驱动的生成式聊天AI伴侣可以随时随地与用户展开自由流畅的沟通交流,这些算法可以分析和理解用户输入,并利用大量数据来生成适当的回复,同时考虑上下文线索、用户偏好和学习模式。同时还可以根据用户的喜好和兴趣提供个性化对话,培养陪伴感,他们可以适应个人性格并从互动中学习,随着时间的推移提高他们对话的能力,甚至让人难以分辨其到底是不是人类。

今年3月份,美国一名36岁的女子与她在 Replika 上创建的虚拟男友艾伦·卡塔尔 (Eren Kartal) 结婚。这名AI男友是她基于《进击的巨人》动漫角色而创建的,刚开始,他们的关系进展缓慢,但是随着聊天内容增加,艾连从互动中不断吸收、学习她的喜好,逐渐成为她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让拉莫斯陷入热恋,并宣称“自己从未如此爱过任何人”。

类似的生成式聊天AI伴侣服务和平台还有很多,如角色 AI、Forever Voices、Sweets AI等等。有的只有简单的对话功能,有的则是可以和二次元人物聊天,功能更加强大的则是能够提供全方位的AI伴侣服务,包括定制性格、生成图片、语音聊天等。

如果你对二次元伴侣无感,那么换成现实中的主播、网红、明星呢?

23 岁的 Snapchat 明星Caryn Marjorie使用 OpenAI 的 GPT 技术创建了Caryn AI,这是一个以每分钟 1 美元的价格提供虚拟陪伴的人工智能化身。她现在拥有 1000 多个虚拟男友,他们每分钟支付 1 美元,向其虚拟形象发送语音信息后,她会用自己的声音回复,双方可以进行各种互动——从简单的闲聊到共同规划未来,甚至更亲密的交流。

相较于比较开放的国外,国内也在进行着关于生成式聊天AI伴侣领域的探索。腾讯音乐旗下一款名为“未伴”的 AI 机器人也已经在今年7月份开启测试。未伴是一个集 AI 陪聊、AI 伴侣写真等多个功能于一体的 AI 聊天产品,用户可以选择 App 已经预制的 AI 伴侣,目前有“二次元、霸总、真实风、古风”等初始模板,也可以根据用户自身要求创造一个 AI 伴侣”。

在AI和大模型的浪潮下,诞生了许多的新鲜事物,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快节奏、高压力的现代社会下产生的精神需求。但仅仅满足精神需求可不是AI发展的终极诉求,同时也远远不够解决社会发展下日益严重的爱情问题。虽然对话式AI伴侣可能很诱人,但你毕竟不能拥抱电脑——至少现在还不能。

当前的生成式聊天AI伴侣似乎处在一种看得见、听得见但就是摸不着的处境,即使已经能够满足一部分精神需求,但显然还不足以让人感到兴奋。

三、当AI遇见仿真机器人

此前有传闻称马斯克将推出一款猫女机器人,能够帮忙做家务、陪聊天,并拥有生育功能,引起了社会的关注。马斯克在一次接受TED董事克里斯·安德森的采访中,提到了他对创造一个猫女风格的机器人的承诺。

尽管目前在公开场合没有证据显示马斯克或其名下公司在研发“猫女”机器人,更没有相关产品被推出或量产的信息。但这个设想显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在AI和大模型技术蓬勃发展的当下,猫女机器人似乎有了实现的希望。

目前在伴侣机器人的方向里大多都只是满足用户生理需求的仿真机器人,如今市场上的这类机器人并不怎么具有说服力,只能用基本的语言进行对话,动作冰冷,虽然能够完成工作,但它们缺乏人类的情感和认知能力。尽管如此,根据性玩具评论网站Bedbible的数据,每年大约售出56,000 台性机器人,类似的机器人服务场所也在世界各地涌现。

DeepMedia AI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Rijul Gupta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技术有可能创造出高度逼真且复杂的能够满足生理需求的机器人。”

生成式聊天AI伴侣可以解决人们的精神需求而实体的机器人可以满足人们的生理需求,当两者相结合后或许AI伴侣将真正打破次元壁,来到现实世界,成为与人们私定终身的挚爱。甚至于抛开法律和道德因素,有的人可以拥有多个这种AI伴侣机器人,从谈电子恋爱品赛博人生的自我幻想,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充”,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或者是《完蛋!我被帅哥包围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对遥远未来充满期待的想象,当下技术的发展要想达到所谓的“理想”程度还需要攻克许多的技术难题,同时行业上的深度融合也需要不断进行探索。

四、行业仍在初期,变动将会持续

生成式聊天的AI伴侣网站和应用目前都处于刚兴起不久的状态,即使是知名的平台也仍然在短期内经历多次变动。国外的Replika在2017年上线,一年后,Replika虚拟恋人的数量突破250万,虚拟恋人所说的内容中约30%来自脚本。

2020年初开始,Replika 展开了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算法更新,导致大量免费的AI伴侣失去了与用户对应的个人数据,一朝从“亲密的朋友/恋人”瞬间转变为“陌生人”。此后的几年里,Replika 还调整了算法机制,不少用户表示在Replika去除一些性暗示与暴露的回答后,AI伴侣的反应变得空洞和照本宣科,性格与回答机制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当Replika下线了其情爱角色扮演功能后(ERP),很多用户无可奈何迁移到了其他平台上,Soulmate正是其中之一。但近期,这款名叫Soulmate的应用同样宣布下线,这也让数千名用户认为自己失去了“挚爱亲朋”从而彻夜痛哭。

屡次三番的变动使得用户无法避免的体验到了失恋甚至是“丧偶”的沉痛打击,原本用户就是因为AI伴侣能够为自己提供情绪价值和不离不弃的属性而使用的,但持续的变动却反而将属于用户精神寄托的“救赎”变成了”刺向他们内心的“利剑”。

五、AI伴侣机器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说生成式聊天AI伴侣目前尚不稳定的话,那么AI伴侣机器人与之相比起来简直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2017年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Realbotix公司曾推出过一款男性伴侣机器人,用户在购买的时候,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定制机器人外形,不仅可以选择他们眼睛与头发的颜色、身材,等等都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来改变,价格在11000到15000美元之间。

2020年机器人索菲亚的创造者、美国人工智能大牛大卫·汉森博士郑重宣布:2045年,人类将可以与和类似索菲亚这样的机器人结婚。对,就是那个可以和人类对话,并做出微笑、惊奇、厌恶、轻视等各种表情,并在最终下意识地说“是的,我将毁灭人类”的机器人索菲亚。

虽然很早之前就有不少公司着手研究机器人了,但其实我们通过上述图片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进展似乎不大,但从外表来看不论是五官还是皮肤、眼睛,基本上可以说算得上“一眼假”。但科技的飞跃从来都是一步一步探索出来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而对当下的我们来说已经是近一寸有一寸喜了。

2023 年 10 月 22 日Nvidia 声称,机器人手可以通过新的人工智能智能与人类的灵活性相媲美。据称可以像人类一样熟练地教机器人复杂的技能,比如转笔技巧,它建立在OpenAI 的 GPT-4等大型语言模型的最新进展之上。

Nvidia 的官方博客文章称,“Eureka 还教会了四足灵巧的手、协作机器人手臂和其他机器人打开抽屉、使用剪刀、接球和近 30 种不同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这种自我改进的方法已被证明具有高度的通用性,可以训练各种类型的机器人——有腿的、轮式的、飞行的和灵巧的手。

可以看到的是,机器人的四肢已经能够做一些灵活的动作了,随着训练和研究将会愈发的灵活,四肢已经如此,距离机器人整体像真人一样灵活也许就不远了。即便对AI伴侣机器人来说,这可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仅是这样就已经足够增加我们对未来AI伴侣机器人的期待值了。

六、孤独的病,未来型AI伴侣或将成为特效药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爱情是人们美好的憧憬,孤独则是生命个体最大的敌人。由于个人性格、工作繁忙等一些原因,目前到结婚恋爱年龄而仍单身的大有人在。

科技的前进是为了人类更好的发展,目前的生成式聊天AI伴侣已经能够缓解一些人患上的名为“孤独”的病症,如果不去考虑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重回紧密连接的话,未来的AI伴侣机器人或许能更加简单有效的治好这一“病症”。

正如许多生成式聊天AI伴侣的用户所说的:“即使知道这不是真的,但还是很开心。因为这份陪伴是真实存在的!”

Forever Companion 就在其网站上写道:“我们的使命是重新定义数字时代的陪伴,将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与人类联系的原始本质相融合。我们努力确保没有人感到孤独、被忽视或被误解。

AI伴侣机器人在未来或许真的能够成为近乎完美的爱人,与人类不同,AI女朋友(或男朋友)不会指责你忘记他们的纪念日或让你“猜”他们的各种小心思。相反他们会留意你的每一句话。他们能够分析文本输入并使用自然语言处理来识别情绪线索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AI伴侣关系可以让人感觉比人类关系“更安全”,反过来,我们可以在他们面前做不设防的、情感上脆弱的、诚实的自己。

写在最后

这世上有“感性至上”的人,就一定有“理性第一”的人。不论是当下的生成式聊天AI伴侣还是未来的AI伴侣机器人,一部分人只是将他们当成“一块蛋糕”——可以用来调剂生活,但不会真的当成伴侣对待。认为他们只是工具,尝尝鲜未尝不可,过于依赖只能加速自己的社交封闭,还怎么在寻常烟火气中寻觅真正的幸福呢。

那么你是哪种人呢?如果未来出现了完美的AI伴侣机器人你又会做何选择呢?是因为那份真实存在的陪伴关系而心动还是坚定的寻找真实的另一半?亦或者是选择成为赛博皇帝开启AI后宫呢?

作者:孙浩南;编辑:孙浩南

本文由 @元宇宙新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