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火爆,盒马入局,98元/次的上门喂猫遛狗是一门好生意吗?

0 评论 2065 浏览 2 收藏 20 分钟

春节期间,大部分人都要回家过年,而家里养猫猫狗狗何去何从又成了问题?盒马在春节前一个月在上海上线了一个特殊服务:上门喂养宠物,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具体情况吧~

春节前一个月,盒马悄悄在沪上新一项特殊服务——春节上门喂养宠物,98元/次。亿邦动力获悉,这项服务非常受欢迎,让盒马宠物上门喂养的订单量较平日翻了近4倍;另外在2月6日至2月16日,一些区域喂养的预约已经满了。

宠物服务,继居家保洁/家电清洗、衣物/鞋包清洗之后,盒马重点探索的第三大生活服务业务,包括给猫狗宠物洗澡、美容、剃毛、洁牙、遛狗、陪伴和上门喂养等。“2023年8月,从上海开始试点,5个月内订单已增长7倍以上。”盒马生活服务负责人胡龙君告诉亿邦动力。

初看起来,这好像是盒马闯入新行业的故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上述订单由盒马和unigo合作完成,并在商品详情页有明显标注。unigo(上海爱玙宠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6月,从宠物上门美容和洗护服务切入市场,随后补齐上门喂养和代遛业务,后通过小红书和抖音营销在行业内名声大噪。

宠物的上门服务正在成为一门火热的生意。除了unigo,类似平台还有爱沃派(创立于2015年)、猫巷(2019年)、布丁Pudding(2022年)、嘿它GO(2022年)、萌宠在家(2020年)和喵屿汪(2023年8月)等,多数成立不过三年时间。除了新生玩家,宠物食品用品及连锁门店也在拓展上门服务,比如萌它、pidan等。

日前,亿邦动力与宠物上门服务平台、宠物门店、消费者等多方交流,梳理出观察宠物服务行业的思路和角度。龙年新春在即,它不仅是爆红生意背后的逻辑和趋势,更是消费者挑选服务时的一份指南。

1、春节是宠物上门服务的消费旺季,期间订单大约占全年的60%,既考验供给者的服务承载能力,也给业务的持续增长带来风险,因此常常成为创业公司融资的阻碍。

2、在业务量上,猫比狗的需求量大得多,但狗的美容、洗护需求增长较快;从业者方面,上门喂养门槛低,大多为兼职,洗护、美容、医疗有一定门槛,多为平台自有员工和专业人员。

3、与北美和欧洲不同,宠物的上门服务在中国仍是一门“小而美”的生意,具体表现为需求低频、服务难以标准化和服务人员职业素养良莠不齐等。

春节火爆,盒马入局,98元/次的上门喂猫遛狗是一门好生意吗?

一、上门每次50-100元不等,比寄养更灵活也更便宜

每年春节,王晓从北京回老家,都会把爱犬“凉皮”寄养到宠物店,将爱猫“凉面”留在家里,理由是后者可独自呆在家里。回家7天,狗就得寄养7天,每天80块钱左右,好在“(北京)房山比较便宜”。

猫和狗是人类最喜欢的两种宠物,但它们的习性差异很大。猫天性敏感怕生,环境改变极易引起应激反应(炸毛、呕吐腹泻、呼吸急促等),不适合寄养;有条件的主人,通常会给猫预订上门喂食、梳毛、喂药和陪玩服务。而狗就不同了,它需要经常拉出去溜,主人要么选择开车带狗随行,要么把它送去寄养。

爱沃派的订单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创立之初(2015年),平台上猫狗服务比例大概是10:1,到现在变成了15:1,上门喂猫的订单量远远超出喂狗的订单。”爱沃派创始人杨志纯告诉亿邦动力。

对养宠的主人来说,“上门喂养”也是一种更具性价比的选择。以爱沃派的宠托价格为例,北京地区上门喂猫80元/次,上门遛狗100元/次,上海杭州地区上门喂猫和遛狗的价格分别为60元/次和80/次,节假日上浮20元/次。猫巷宠托师春节期间上门喂养价格大多为50元至100元/次,由宠托师根据自身经验自行定价。

除了基础的上门喂食和遛狗外,平台还提供洗澡、剃毛、驱虫、陪玩、滴眼药水等增值服务。这些项目大多单独收费,用户可以自行选择。

春节火爆,盒马入局,98元/次的上门喂猫遛狗是一门好生意吗?

亿邦动力检索了美团、抖音和淘宝等平台上北京的寄养价格,根据猫狗的体型、寄养位置和服务差别,价格在几十到几百不等。比如,在北京望京,一只8KG以内的猫狗宠物,豪华单间寄养价格为245元/天;在朝阳大悦城附近,一家宠物店寄养小型犬和猫,5天490元。

火爆的不止北京。“我们一般按照笼子大小收费(对应宠物体重,猫大多适用于小笼,狗适用于中大笼),日常价格是小笼50元/天,中笼70元/天,大笼90元/天,节假日价格会更高一些。”一位武汉的宠物店主说,“店里只有十几个寄养位,到腊月初就已经预订得差不多了。”

一位广州宠物上门喂养机构的工作人员说,早从2023年10月起,就陆续接到春节期间的预约订单,今年春节预计接单超过1000单,超过往年。猫巷、unigo、布丁Pudding等多家宠物上门服务平台,早在1月初就已开放春节喂养服务预约,目前正在火热预定中。

亮眼业绩背后,到底是谁在消费这项新服务?拿盒马鲜生的宠物服务消费者人群画像来说,由于门店门店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盒区房家庭养宠比例比全国平均值略高,接近三成。胡龙君说:“养宠的盒区房用户基本有三类,分别为单身人士养宠、小家庭养宠、老人的陪伴型养宠。目前盒马宠物服务的核心用户群体主要集中在前两类。”

“上门服务可以选择两三天去一次,寄养是每天都要付钱,综合下来,上门服务会便宜一半。”一位宠物主人告诉亿邦动力。正因如此,更便宜更灵活的上门服务越来越流行。

“疫情之前,爱沃派平台每年的订单量都以300%的速度增长着,现在也在快速恢复之中。基本上订单都产生在国庆和春节期间,每年春节订单约占全年订单量的60%以上。”杨志纯说。

宠物产业大致可以分为宠物用品食品和宠物服务,而上门服务仅是宠物服务中的一个小类别。有行业人士预测,这仍然是一门小而美的生意,“宠物托管(寄养+上门喂养),加上宠物洗澡美容等基础服务,全部累计起来的规模大概100亿元”。

二、上门喂养洗护为主流,供需匹配效率是竞争关键点

浏览服务预订页面,可以看出宠物上门服务大致可分三类,即上门喂养(喂食、遛狗、陪玩等)、上门洗护美容(洗澡、美容、剃毛、剪指甲、梳毛、刷牙等)、上门医疗(疫苗、驱虫、体检等),服务的专业性和难度依次提高。

多数平台都从门槛较低的业务切入。比如,爱沃派、猫巷等均以上门喂养业务打开全国市场,前者公众号已积累超10万粉丝,注册宠托师超5000位,后者上门服务累计超过8万次;unigo创立之初,将重点放在上海的宠物洗澡和美容服务,目前已经积累起一定的用户规模。

平台盈利来源包括抽佣和服务费。爱沃派的价格由平台统一设置(后续会开放宠托师自主定价),宠托师每完成一笔上门服务订单,平台都会抽取30%的佣金,无其他费用。在猫巷平台上,宠托师根据自身的经验和专业水平进行自主定价,平台不抽佣,但宠托师需缴纳500元保证金(注销账号可退490)和99元认证服务费(不退),以及如果想获得更好的用户搜索推荐排名,需要向平台支付一定广告费。

就业务类型而言,上门喂养门槛低,但需求量大,上门洗护和医疗需求量小,但有一定专业门槛。这样的业务特点带来了不同的业务模式:

以上门喂养业务为主的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撮合零散用户需求和兼职宠托师(有养宠经验的普通用户经平台培训后即可上岗)进行交易,模式类似于滴滴、Uber和外卖众包等,业务覆盖城市多;

以上门洗护为主的企业,则会雇佣全职洗护师、美容师,重点拓展核心城市业务。

现阶段,宠物上门服务平台的主流业务是“上门喂养”。平台要想做好这门生意,供需匹配效率是其竞争关键点。拥有上门喂养需求的用户越多,能够提供服务的宠托师数量越多,平台能够承载的订单容量越大,竞争力就会越强。

亿邦动力观察到,目前宠物上门服务预约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用户发起需求,平台系统直接派单,这种方式效率更高,订单量集中爆发时更具优势;另一种是用户在线挑选宠托师,根据不同宠托师经验和价格,指定服务人员上门喂养,这种方式更加个性化,适合日常订单需求。

目前,爱沃派、unigo、布丁pudding、萌宠在家等平台采用系统派单为主,指定宠托师为辅的服务方式;而猫巷、木星猫(已停止运营)则以自主选择宠托师为主。

为了迎接春节旺季,今年爱沃派加大了系统带宽,并升级了系统派单算法分配逻辑——可同时容纳1万笔订单(按照每笔订单5次上门服务计算,1万笔订单对应5万次上门服务)。“之后打算放开选人模式,派单和选人模式都采用。”杨志纯称,为了兼顾用户个性化和节假日订单高峰需求,系统设定亦有同样的考虑。

pidancare,pidan旗下上门喂养服务,2019年被大量用户指责服务不及时,且服务质量差,比如工作人员未按时上门喂猫,导致家中宠物断粮断水超过24小时,或工作人员分不清猫砂和猫粮,误将猫砂泡水喂猫等。

这次负面事件的原因,正是过量接单但履约能力不足,且系统派单效率(路线规划)与需求之间存在鸿沟。“人手不足,已经忙到焦头烂额,无法再应对了。”该事件的参与者在社交媒体上称,“即使接到派单,路线也没有合理规划,一个人的订单可以绕上海一整圈,大大的浪费了时间成本。”

三、上海人最愿意为宠物花钱,能否持续火爆要看三大走向?

亿邦动力调研的7家宠物上门服务平台,一半以上的注册地或首批服务城市都在上海。

这说明,一线城市上海的养宠家庭较多,宠物上门服务订单需求更大,当然上海人为宠物买单的意愿更强。“打比方说,1万块钱工资,上海消费者愿意给宠物花2000元,把它当作自己的小孩,可能北京消费者愿意花1000元,深圳800元,广州500元。”杨志纯说。

这也从侧面说明,宠物上门服务目前还集中在一线城市,且服务频次和价格受到限制。比如上门喂养,80%的订单集中在春节和国庆两大超长假期。“相当于全年大多数时候,订单是不足的,所以全行业都是(服务人员)兼职模式,全职养人根本养不起。”一位宠物行业创业者告诉亿邦动力。

美国家庭的养宠渗透率是70%,欧洲是46%,而中国只有22%。“国外上门遛狗是日常化需求,并不是放长假才需要”,杨志纯说,因此很多投资人也不喜欢这门看似爆火的生意,“他们更希望全年生意波峰、波谷差异没那么大”。

除了低频,服务难以标准化也是困扰所有平台的问题。上门服务人员多为兼职,且平台难以监督服务质量,如何通过技术手段确保喂食、遛狗等环节达到平台标准,这些都是行业可以优化升级的空间。

它的另一大争议是,服务应该优先保障让宠物主人更满意,还是让宠物更舒适。比如全程直播可以让主人看到工作人员上门服务过程,让主人更放心、更安心,但也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工作人员服务宠物的过程,可能会让宠物存在一定的不适感。

虽然道阻且艰,长路漫漫,但宠物服务这门生意已经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投资人的青睐(目前国内暂未出现宠物上门服务平台获得大额融资/上市)。

以美国市场为例,排名前三的宠物服务平台分别是Rover、DogVacay和Wag。Rover和DogVacay类似宠物版的Airbnb,主要服务是做宠物寄养的撮合交易,当主人有事需要外出时,可在平台上筛选合适的寄养人。在二者商业模式基本一致的背景下,2017年,Rover全资收购了DogVacay;2021年Rover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23年12月,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黑石集团宣布收购Rover,估值高达23亿美元。

家庭式寄养曾经也在国内市场上出现过,比如2014年成立的“小狗在家”。它是一个更像Airbnb模式的C2C宠物寄养平台,有寄养需求的宠物主人基于LBS定位系统,根据距离远近、价格高低和寄养服务等指标选择寄养家庭,在平台上完成预约。这一项目成立的三年完成3轮融资,累计超过千万元,投资方包括坚果资本和尚势资本。

但在2020年前后,与小狗在家相关的公司均已注销。业内人士分析称,家庭式寄养在中国跑不通,是因为宠物服务过于商业化。小狗在家当时面临的困境是,有人专门把家改造成狗舍,一个房间安排数十间猫笼狗舍,宠物应激、交叉感染等风险暴露,服务品质和口碑极速下滑。

“老外愿意接受宠物寄养,不只是为了赚钱,且家庭活动空间大,宠物寄养的健康风险更小。”该人士告诉亿邦动力。

与前两家不同,Wag类似宠物版的Uber,而中国大多数宠物服务平台都采用这种模式。Wag会事先对宠托师进行背景调查,完成筛选和专业认证,当用户下单时,平台会将订单分配给宠托师。2015年,Wag获得24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2017年公布A轮400万美元融资、B轮1500万美元融资,2019年软银愿景基金投资3亿美元。

将目光拉回国内市场,这一次盒马的加入,让宠物上门服务这一赛道吸引了更多注意力。2020年以来,以上门喂养、上门洗护为主要业务的平台型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逐渐呈现出一个“小而美”的市场。未来,这些宠物上门服务是否能克服低频和标准化难题,以及能否解决服务人员良莠不齐的困境,将成为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

作者:廖紫琳;编辑:董金鹏

来源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消除一切电商知识鸿沟。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亿邦动力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