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恰饭”难:中小UP主收入骤降80%,百万大V年收入锐减10万

0 评论 583 浏览 0 收藏 13 分钟

B站的2024年视频创作激励年度计划已经正式生效了,从计划来看,今年,B站将重点关注暂无变现能力的UP主。那么,这一动作,会给UP主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4月初,bilibili(下简称B站)UP主扶持项目,即2024年视频创作激励年度计划正式生效。据B站创作激励计划官方账号“超绝可爱激大励”显示,该计划将重点关注暂无变现能力的UP主,即近半年月均平台收入不足5000元的个人UP主。

详看规则,主要有以下信息:其一,需是UP主发布在90天内的原创自制稿件,且非商业推广等性质;其二,视频基础激励、广告分成收入、活动激励构成UP主的创作激励收入,其中,视频基础激励每月最高可获2000元;其三,爆款小目标的玩法有所调整,面向10万粉丝以下且商业化尚不成熟的个人UP主,根据UP主所处的不同粉丝层级,设定不同的播放量和投币量档位。

“基本不可能靠激励金赚钱。”不承想,无论中小UP主,还是百万大V,都向《IT时报》记者表达了无奈和困惑:流量随缘,获得激励金门槛变高;收入骤降,对该计划持消极态度。

一、激励金门槛变高,中小UP主收入骤降80%

入驻B站数年的佳佳(化名)是一名兼职综合博主,粉丝量接近3000人,单个作品最高的播放量达20.1万。她以两个播放量分别达3.3万、10.7万的视频为例,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收入构成:前者发布于2024年2月3日,截至4月6日的累计收入仅有36.75元;后者发布于去年8月底,截至今年3月13日,累计收入为249.06元。

“开了贴片广告后收入会稍微多一些。”佳佳说,如果只开通创作激励,收入不到100元,倘若同时开通创作激励和贴片广告,收入则会翻倍。“创作激励带来的收入如杯水车薪,无法作为主要经济来源。”她坦承,近年来平台的创作激励政策并未改善其收入,更新动力日渐消散。

“不知道扶持措施表现在哪里,也没人对此进行详细解释,仅有一纸公告。”对于刚生效不久的新版激励计划,娱乐博主丝淇(化名)说到,“具体算法我不懂,但肉眼可见的是激励变少了”。

成为B站博主一年的时间,丝淇的账号粉丝有4000人。“现在一个有10万播放量的视频挣不到10块钱,可能与视频的原创度有关,但以往同一类的视频能够赚到50元,收入骤降80%。”在她看来,近日的压力一方面在于创作激励在大幅度下降,另一方面是爆款小目标的领奖门槛变高。

丝淇向《IT时报》记者发来两张爆款小目标的奖金说明截图,新版计划实施之前,平台的要求为“单条稿件达到点赞率4%,且稿件发布7天内播放量达到1000、3000、10000、50000、100000,可获得1、2、4、8、10瓜分倍数。”计划生效以后,相关的要求变为“单稿在任务周期内播放量达到50000且投币量达到100且点赞率4%,可获25激励金;单稿在任务周期内播放量达到100000且投币量达到200且点赞率4%,可获60激励金。”

“对于我们底层UP主来说,投币量达到100,难度挺大的。”据丝淇讲述,B站用户没有点赞投币的习惯,大V的投币量才能达到可观状态。倘若想要获得爆款小目标的奖金,除非能出爆款作品。“像我这样的博主,10个视频也只能1个爆款。”以往仅对点赞率提出要求时,她还能勉强达到标准,现在面临激励被砍、爆款小目标要求高的双重阻力。当前,丝淇已有数日没有更新作品,她期望爆款小目标的要求能够回到原来的状态。

和丝淇有着同样感慨的还有娱乐博主黄泽(化名)和影视博主李莎(化名)。2023年3月底,黄泽开始发布稿件,并开通了创作激励计划。他清晰地记得,彼时爆款小目标对播放量要求较低,但现在平台对他的要求亦是上述情况。“现在收益反而比以前低了,希望平台门槛能降低一些。”黄泽表示。

“玩法越来越复杂,体验感变差了。”李莎在B站发视频已有两年时间,粉丝体量较小,138个视频累计370万次播放量。她直言,自己的收入并不多,主要的收入来源靠视频播放量和创作者激励计划。“改版之前,一个1万播放量的视频最少盈利16元,改版后只剩2~3元,降低了超80%。”李莎无奈地说,改版之后对小UP主来说是一次打击,当前的收入来源只有视频累计播放,纯纯地“为爱发电”。

据“超绝可爱激大励”显示,爆款小目标活动的玩法规定如下:面向10万粉以下且商业化尚不成熟的个人UP主,激励中小UP主持续创作优质内容。每月1号下发任务邀请UP主参与,任务周期为当月自然月;根据UP主所处的不同粉丝层级,设定不同的播放量、投币量档位。

从一定数量中小博主的反馈来看,他们的心声或在于门槛制定的合理性,本就缺乏流量和粉丝的账号,当面对过高的任务完成要求时,能否享受这波扶持政策?

二、百万大V亦有忧虑,年收入锐减10万元

博主“芙芙家的洗碗君”从房地产转行至自媒体已接近4年,据其B站账号显示,粉丝量达269.3万,获赞量高达1401.2万次。虽是动漫博主,但其主页发布的作品亦包括经典影视剧、侦探、悬疑系列、新作等。

在该博主看来,这个政策有利于平台,但对大UP主和中小UP主都一样,直接影响是收入减少。“在创作期间,我最高的时候一年能从平台拿到20万(税前)左右的创作激励,去年大概是10万(税前)左右。以前1万播放量大概能收益30元~40元,后来估计只有3~8元。”以他个人经历来说,这个政策会让其年收入继续减少。

尽管具有粉丝基础,但就如何应对该政策,他已为今后的创作“谋篇布局”,提高商业化能力是其目标。“以前有创作激励,相当于每个月可以从平台‘领工资’,洽谈商单的时候没有很强的迫切感,会有一个比较高的价位预期,但现在价格方面可以做退让,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该博主坦言,寻找容易变现的题材,以及尝试充电视频成为他提升商业化能力的方法。

三、小红书和抖音,或成流量“新阵地”

2018年2月至今,B站创作激励计划已进行6年,但一定数量的UP主对其评价从点赞逐渐转为吐槽和埋怨。关于B站今年下这步棋的动机,上述大V认为平台是在控制成本。

2024年,B站将严格控制开支。据B站最新公布的2023年财务报告,平台净营业额总额为225亿元,较2022年的219亿元增加3%,毛利润达54亿元,较2022年增加41%。但其净亏损为48亿元,较2022年的75亿元收窄36%。此外,营业成本为171亿元,较2022年180亿元减少5%。报告亦显示,平台营业成本的减少归因于服务器及宽带成本、员工成本、内容成本,以及其他成本的减少。

在2023年6月下旬B站的14周年庆上,董事长兼CEO陈睿宣布了一项重大转变——用播放分钟数取代点击量。据其解释,播放分钟数更能体现视频质量。这一政策亦被较多UP主看好。《IT时报》早前报道,播放量改成播放分钟数,对中长视频来说是个相对友好的政策,此外,平均播放时长超过1分钟的视频或将从这一改动中获益,改版后,一些视频显示的数值将呈现倍数级的增长。比如一个10万播放量的视频,如果平均播放时长为5分钟,那么显示的数字将膨胀5倍,从10万变成50万。播放时长之间的差异将进一步拉开视频之间的数值差,同样10万的点击量,平均播放时长1分钟和2分钟的视频,显示的数据就将相差1倍。

“近年来的激励计划让收入越来越少,要求也越来越高。”李莎此前也在小红书发布同一视频,播放量在较短时间内破万,但是B站播放量仅有小红书的十分之一。“抖音和小红书具有较好的互动体验。”她直言,如果没有创作激励的加持,不考虑继续在B站发视频。

“跟抖音、快手、小红书相比,B站的推荐算法机制存在差距,很多推送的内容和用户的喜好并不切合。”小红书财经博主宋非(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B站是一个私域流量比较强的平台,用户多数时间消耗在已关注的UP主身上。倘若中腰部以下UP主的中长视频没有初始的流量和点赞启动,便会很难获得关注,面临商单难接、商单价值低等难题。

在宋非看来,平台给予的基础激励和广告分成较低,全职UP主将难以为继,而兼职UP主会面临更新频率不足,最后流量日渐稀少的问题。

作者:孙永会,编辑:孙妍

来源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做报纸,也懂互联网。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IT时报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