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横店当群演:从一天赚108元到300万广告代言梦

0 评论 760 浏览 0 收藏 18 分钟

许多群演已经选择涌入短剧行业,那么身处其中的参与者,都有着怎样的经历?这篇文章里,作者就尝试还原短剧热潮裹挟下的真实群演百态,一起来看一下。

“恭迎少主回家”,四位保安并排站在别墅门口鞠躬并说道。这是四位群演在剧中唯一一句台词,阿华就是其中之一。“保安下,女仆上。”随着导演一声令下,阿华暂时结束拍摄任务,坐到一旁的“摇摇马”上,一边抽烟一边刷着手机。

阿华从小喜欢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长大后怀揣着“大侠”梦想来到横店。在过去的半年时间,他演过保安、村民、宾客、侍卫等“背景板”角色,但“大侠”梦一直没有实现,不过他一直在坚持,相信总会等到那一天。

在传统影视剧行业,群演无论露脸多少次,观众记住的永远是明星主角。但短剧的横空出世,让演员梦不再遥不可及,也让不少群演看到了当上主角的机会。

阿华只是短剧热潮之下,在横店漂泊打拼的无数群演中的一位。日前,《IT时报》记者来到横店,试图还原短剧热潮裹挟下的真实群演百态:00后大学生NINI,经过打拼从无名宫女升级为特约角色;曾是女团成员的常丹丹,如今对短剧“上了头”;海归慧怡,监制并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短剧;已在横店闯荡3年的李成华,从一名群演变成了一名群头;胡须拉碴的孙福远,比很多群演幸运,因为他接到了广告代言。

他们,每个人的经历都不相同,但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演员梦,这是现实之中的《喜剧之王》。

一、00后大学生勇闯横店,从“背景板”到特约角色

与NINI通视频电话时,她已经坐在从横店开往杭州的高铁上。尽管很早就起床赶高铁,但在她脸上看不出丝毫疲惫,激动的心情难以抑制,仿佛要溢出屏幕。她堆满笑容地道出这次奔赴杭州的原因,“这次我被一个剧组选中,演一个刚进入社会不久的社畜角色,跟本人经历对应了。”手机那头传来她爽朗的笑声。

NINI今年读大四,从小就喜欢表演,高考时参加过艺考,只可惜成绩不理想,于是选择读了网络与新媒体专业。深爱表演的她,始终没有放弃演员梦,去年暑假期间,NINI只身一人来到北京的影视拍摄基地,在一个月时间尝试了跑组、线上投递、进群等各种方式,但连群演角色都没争取到。

去年9月,NINI南下来到横店影视基地寻找机会,尽管只是在一位不知名导演自费拍的短剧中做群演,但也让NINI有了第一次进组拍戏体验。

今年2月27日,NINI再次来到横店,租好房子办好演员证,她就迫不及待地在小红书上更新了她的“横漂”Vlog。“嗨,家人们。”镜头前,她热情地讲述着办证的经历和对准备参演的满满期待。

3月1日正式出工,NINI凌晨3点多冒着小雨赶往群演集合地。一进门,无数张折叠露营凳摆满走廊,这就是群演们的“特等席”,而那些经验丰富的老群演早就占据了“有利地形”。NINI作为新人没有任何准备,只能在现场用道具当作椅凳。

签字、领衣服、上交演员证,早上6点,“群头”在现场点人拉群,这时群演们才知道自己进的是哪个剧组。NINI运气不错,进入一个古装短剧剧组,饰演一名宫女,拍摄地在横店的清明上河图景区。

虽然只是没有台词的“背景板”,但NINI也在用心表演。经过一上午的拍摄,NINI的衣服鞋子全部被雨淋湿,不过在她眼中,这意味着“涨工资”,“工会开的工资是108元8小时,高/低温费加10元、淋雨费加10元……最划算的是超时,每超1小时都能加10元。” NINI说道。整个3月份,NINI共接到工会安排的7场戏,总计收入1048元,加上她在“群头”那里赚到的外快,总计收入2600元。

短剧的大火不仅让许多中年群演重拾“饭碗”,更让许多新人群演有了机会。NINI正是借此机会,在短短一个月内,从没有名字的小镇居民、宫女到如今的特约角色,她对自己的定位也逐渐清晰。

“我更倾向于在电视剧剧组当群演。” NINI也自有打算,非科班出身的她,饰演短剧角色虽然较为轻松,但浮夸的表情、夸张的动作,没有递进的情绪表达,会形成一种惯性,对演技磨练没有帮助。短剧拍摄时间短,一周内,基本天天都要熬夜,不利于身体健康。但是在电视剧剧组,遇到大导演、著名演员的机会较多,对于新人来说机会也就更大。

二、女团出身、网剧“熟面孔”,如今她对短剧“上了头”

距离横店影视城3公里的民宿区,是拍摄现代短剧的重要场景,一栋栋整齐排列的别墅依山傍水,彰显出“霸总”的奢华,《妈妈,再抱我一次》拍摄片场就位于此。

记者到达片场时已是中午,制片、监制正坐在监视器前,一边对照剧本,一边查看短剧拍摄情况。别墅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群演正坐着休息。主演常丹丹结束了上午的拍摄工作,穿着女仆戏服从别墅的侧门走出,去领取中午的盒饭。

说到常丹丹这个名字,大众似乎并不熟悉,但提起她在《南北兄弟》中饰演的俞佳音,喜欢看网剧的观众朋友想必有所耳闻。曾是AIO女子偶像组合成员的她,除了唱跳外,在公司的培养下开始学习表演,不断进组锻炼成为一名演员,《网红调教师》《撩情大师》《南北兄弟》已成为她的网剧代表作。

去年7月,在好朋友的邀请下,常丹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演了竖屏短剧,瞬间爆发的情绪、夸张的动作表情,让常丹丹感受到不一样的表演方式,“网大网剧更在意的是演员台词之间的对接,情感也是递进式推进;而短剧更注重冲击力,台词、动作、表情都要有一个爆发点。”正是这样的转变,常丹丹对短剧“上了头”,从此便走上短剧女主演的道路。

在常丹丹看来,短剧拍摄周期短而且会很累,但对于演员来说可以体验到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演技也从中不断积累。细数一下,古装、战神、萌娃、偶像等近10种类型的短剧,她都参演过。其中男频类的女主角最为轻松,通常早上八点开工,晚上八九点收工;女频类的女主戏份会增加许多,通常是早上五六点开拍,到零点才能收工。

常丹丹曾连续拍过30多个小时,不过,累总比无戏可演好。相比短剧群演来说,“出道”便是女一号的常丹丹不会为每天找剧组而苦恼,她拥有更多选择剧本、角色、团队的空间,这也是她走向短剧的另一原因,“长剧的演员竞争太激烈,有时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还不一定能拿到自己想要的角色。”

三、在韩国读完研究生,回国监制自己第一部短剧

同样是在《妈妈,再抱我一次》片场,一位女仆演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皮鞋很不合脚,只能容纳她的脚掌部分,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拖沓着这双女仆鞋奔波于片场各处。“你刚刚表情再演得浮夸一些”“化妆师来补个妆”“道具组,下个场景道具先准备一下”……这位“掌控全场”的女仆演员叫慧怡,也是《妈妈,再抱我一次》剧组监制兼演员。

慧怡本科学习话剧表演,研究生在韩国延世大学攻读编导专业,在全剧组中学历最高,这部剧也是她今年毕业回国后监制和出演的第一部短剧。

谈到如今火热的短剧,慧怡那颗满怀志向的心似乎“燃”了起来,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汤唯老公金泰勇是我的校友,我曾去听过他的公开课。”她站在马路边回忆道,金泰勇曾表示短剧的制作要在每集一两分钟内既展现剧情,又体现表演,难度其实比电影更高,而韩国民众已经被韩剧“喂养”太好,对短剧太过挑剔,所以难以流行。

在慧怡眼中,中国短剧市场与韩国恰恰相反,很多观众会通过短剧寻找刺激点,这才是短剧能火的根本原因。

在表演方面,业界似乎存在这样一条“鄙视链”:演话剧的看不上演电影的,演电影的又瞧不起演电视剧的,网大网剧则处于鄙视链最底部。如今,短剧则成为被群嘲的对象。但慧怡认为,这恰好是让演员跳出国产剧传统表演模式的好契机。

以火爆2022年的复仇韩剧《黑暗荣耀》为例,演员们张大嘴巴、瞪红双眼的夸张表演,瞬间给予观众极强的视觉冲击。短剧其实也是在制造视觉冲击,“复仇剧情千篇一律,能抓住观众的只有演员的表演,所以我希望短剧越来越精,‘卷’向那些做网剧的。”慧怡说道。

想要实现这一目标,慧怡自然不会甘心只待在一个剧组,她希望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其他导演和演员。

四、带着“不倒翁”,从群演做到“群头”

去年9月才开放的青芒果片场,是为竖屏短剧量身定制的拍摄片场,6层楼的场地分布着“霸总”办公室、宴会厅、医院等16个场景。

上午8点到达片场时,一层右侧的宴会厅已经在“召开”记者发布会,男主角站在话筒前澄清和女配的关系,台下的“吃瓜群众”则在议论纷纷。身着蓝色西装的李成华就是群演之一,同时他也是管理群演的“群头”。

这场片段拍完之后,群演们来到旁边的休息室吃早餐。“你们这个GoPro要不要出给我。”见到记者正在拍摄视频,李成华便前来询问。之前他每参加一次群演,都会用 GoPro拍一条Vlog,可前不久不小心弄丢了这个自己心爱的设备。

李成华是湖南怀化人,在横店已经闯荡了3年,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在电视剧《大决战》中饰演一名街头路人,当时肖战就在旁边。“你拿手机搜,还能看到我和他一起的剧照。”李成华笑着说道,但脸上很快又露出可惜之情,“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大明星,不然也不会将几张签名照都送给朋友了。”

如今,李成华已经从无名群演成为群演负责人。休息期间,他还不忘提醒群演们做好准备工作,上厕所、出剧组前都要找他报备。

一通电话中断了记者与李成华的聊天,只见他拿出一本笔记本认真核对,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每个群演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原来是其他剧组缺人手,想让他安排一些群演过去。“你们扫码加这个群,明天这场古装剧可以去体验一下。”李成华转头也向记者推荐了群演工作。

李成华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为群演们“讨价还价”。现场一位群演被要求临时加戏,并且加了一句台词,“你数一下台词说了几个字,我待会帮你按字数找剧组报价。”拍摄间隙,李成华悄悄在这位群演耳边说道。至于当群头能从中获利多少,李成华不愿透露,只表示有得赚。

李成华拍戏时总会携带一个“幸运物”——狗蛋不倒翁。因为剧组不让拍摄现场照片,所以每次开机前,他都会高举手中的不倒翁,将焦点对在它身上,随后就能看到一条“又是吃盒饭的一天”的朋友圈内容。

五、为戏痴狂“横漂”13年,洽谈广告代言准备“升咖”

瘦削的脸上胡须拉碴,穿着汗衫和外套,脚上踢踏着一双拖鞋,这就是《IT时报》记者所看见的孙福远。

那天他没有接戏,上午开了一场直播,下午就打算到网吧追剧,见面后他热情地拍了拍记者的后背,随后便领着前往他的出租屋。

作为13年的“老横漂”,孙福远在《叶问》《新还珠格格》《十月围城》等多部影视剧中做过群演,也是李成华这类群头口中的“老前辈”。

去年短剧热潮掀起后,孙福远参演过一两部,他对短剧的感受是没有拍摄电视剧时的高要求,拍摄、表演比较随意,所以他对参与短剧热情不高。但是,孙福远又想自己能有所突破,比如自导自演一部短剧。

“我想拍一部名为《横店神探》的短剧,剧情是一位警校毕业生因为和女朋友吵架独自来到横店散心,无意间发现一桩秘宝失窃案,于是就化身神探追回秘宝……”站在出租屋的天台上,孙福远一手叉腰、一手扶着栏杆,俯瞰着横店全景,畅谈自己的理想。

可现实是骨感的,这个计划始终只存在于孙福远的脑海中,他也深知其中的困难,想着等基础夯实之后再去实现新理想。

四年前,短视频兴盛的时候,孙福远与搭档刘恒官开了一个直播间,讲述自己与杨紫、赵丽颖、李沁等明星相遇的故事。四年后,孙福远的直播还在继续,群演相关的短视频也在更新,不同的是他已经接到了广告代言。

去年11月,某品牌啤酒找到孙福远,想和他签下5年300万的广告代言。在孙福远眼中,这是一次难得的升咖机会,“为什么选我呢?因为啤酒这样的‘屌丝饮料’请大明星来喝不接地气,只有我们普通人才愿意在街边喝上几瓶,我的形象正好符合。”

如今,群演、直播、追剧、代言成为他现阶段的人生步骤。“一切都谈好了,只要啤酒代言的合同一签,我就去武汉发展。”也许到那时候,孙福远的“横漂”人生将画上句号,但也有可能是一个新循环的开始。

作者:沈毅斌,编辑:钱立富,孙妍

来源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做报纸,也懂互联网。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IT时报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