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离开大厂

6 评论 3135 浏览 2 收藏 18 分钟

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职业选择和人生规划,比如有的人选择离开大厂,去其他地方寻找更多商机;也有的人开始了自主创业,试图在创业道路上开辟属于自己的赛道……那么,那些离开大厂的年轻人们,现在都过得怎么样了?

“离开大厂后,我拥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离开大厂,我的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离开大厂,我重新找到自我”……

在社交平台上,类似这样的文章底下都能有成百上千条的讨论。那些都是一样想要离开大厂的年轻人。

就像十年前,在互联网行业正鼎盛的时候,年轻人关心的是如何才能进入大厂。现在,在“围城”里的人们更在意外面的世界,逃离这里似乎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逃离大厂、裸辞、停止内卷……这些关键词的确是社交平台上吸引眼球的流量密码,但很可能并不是你能照抄的标准答案。离开大厂,就好比有了重新开盲盒的机会,但不代表着你一定能抽中“隐藏款”,大概率你得到的是你已经拥有的“普通款”。

一、“在二线城市工作的痛苦,远大于稳定带来的安全感”

我是在东北读的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北京了。当时选择互联网企业,是因为这个行业确实高薪。在互联网大厂从事运营岗位,主要涉及跟达人对接合作,属于直播领域。因为不想在春招里再纠缠,所以放弃了很多面试机会,没考虑多久就直接接了offer。

入职之后才知道,我所在的板块其实是比较边缘的业务。另外,组织架构上的调整,招我的领导被直接换走。新来的领导对整个团队实行压力管理,每个人的业务变动非常大,每天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大家的负面情绪、抱怨很多。我很难看到转变,开始质疑自己的选择是错的。看不到希望、学不到什么东西,我就选择了离职。当时入职只有三、四个月时间。

但我离职之后,处境变得很尴尬。没有了应届生身份,但是社招又没有经验。要想拿到刚毕业时的offer很难,转变思路去看一些中小互联网公司。要么薪资不太行,要么平薪都是没有听说过的业务领域,不是很敢尝试。

当时正好老家有个工作机会,我在北京远程参加了面试,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的是工具性的产品。小公司自主性比较大,可以自我发挥,薪资待遇也不低,月入过万。在二线城市,能月入过万真的很难。所以我就选择了回老家。

只有真正在二线城市体验和工作感受过之后,你才会知道工作给的带来痛苦,远大于稳定带来的安全感。

生活上,能够思想同频的人以及有共同经历的人太少了,生活没有新鲜感和激情,二线城市不像一线城市那么自由、开放,会限制很多东西,这是个枷锁。工作上,现在的公司不像大厂,一个部门会有很多人,我所在的这个部门只有不到十个人。

每个人都是一人多岗的,这个压力很大。这其实也达到了我最初想要的状态,可以完整接触从零到一的过程,或者某全链条的业务流程,对人的锻炼是很多方面的。但是缺乏一个成熟的管理模式和业务上的指导,好多东西都是需要自己摸索,领导总是给出很模糊的指令。

这可能是小公司的弊病。我每天需要对自己进行心理上的管理,有一段时间精神特别敏感。一年时间,我已经没有刚开始工作那么兴奋了。现在我纯粹是为钱在忍受。但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去大厂拿更多钱呢?

大家想象中的二线生活是慢节奏,生活工作达成平衡。但我的公司还是很卷,九点上班,八九点才下班。准点下班会被说闲话。

在二线的消费水平其实都差不多,主要在租房上比较便宜,2000出头能租一个单身公寓,在北京3000只能租一个单间。

回老家一年时间,我已经后悔了。我要先攒钱,业余时间发展自己的副业,再回到一线城市。我现在就在从零开始运营自己的小红书账号,准备打造自己的IP。我会这样也是因为被生活逼到一定程度,卷回一线大城市大厂的规划,也是让自己的心灵不那么痛苦。

二、“裸辞摆摊,相比不稳定的收入,精神内耗可能不算什么”

我之前是在互联网企业从事运营,因为疫情原因,工作变得不稳定。再加上自己年纪也不小了,有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感觉,比较向往自由。2021年就从一家大厂裸辞了。

裸辞在家的过程中,原本在观望下一份工作,机缘巧合认识到后备箱摆摊。之前周末遛娃的时候有接触过,当时就比较感兴趣。现在正好有时间,就上手自己做做看。

2021年8月,我开始摆摊,卖的是手打柠檬茶。原本是打算作为过渡,赚点外快。但现在因为疫情,再加上整顿,后备箱地摊也变得不稳定。我现在正在考虑重新找份工作,做回运营。

全职做地摊比想象中要累很多。很多客人看老板每天晚上也就出摊三、四个小时。其实准备的时间还蛮长的,基本上每天睡觉时间都保证不了。

白天需要去进货,切柠檬、煮茶,出摊前要买冰块,都需要花很多时间。晚上凌晨一两点钟收摊,到家还要洗东西,一般凌晨四五点钟才能真正休息一下。每天这样重复,其实真正休息时间并不多。只有真正体验过摊主的人,才会知道摆摊的不容易。

在摆摊的整个过程就是不断接触客人,会认识很多新朋友,人比较开心。但算下来其实赚得也不多。一开始的时候,周末一天可能卖出个两百多杯,但工作日的生意不怎么好。生意好的时候,确实可以月入过万,但不是常态,极其不稳定。而且月入过万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并不比上班少。一个晚上上百杯的出摊量,都是需要手打,晚上回家腰是站不直的,真的太痛苦了。所以没办法每天出摊。

而且到了今年,整个后备箱文化非常浓厚,行业也有点内卷,特别手打柠檬茶门槛相对比较低,同行特别多。到了今年明显感觉生意不好做。柠檬茶也是季节性饮品,夏天是爆款,现在天冷,喝的人就不是很多。我现在也在研发热饮,不出摊的时候也没闲着,要去研究香料,调配饮品,保证固定上新,才能留住老顾客。

最终目标还是希望有一定的客户资源后,能创业开个餐饮店把这个客户留下来,这个还是很难的。现在没有了精神内耗,如果可以,还是想要一份收入更稳定的工作。主要现在疫情,我也没办法找到非常合适的工作。

三、“从逃离到重回大厂,我的心境完全不一样”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从事数据分析相关的工作,已经有四五年了。去年9月份,入职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当时也收到过待遇更好的offer,最后选择这家互联网公司是觉得他们体系比较完整,可以系统性地学到东西。

但今年因为疫情居家之后,我和新领导在工作上有很大分歧。我的岗位是技术向的,但我的直属领导是业务出身。在他眼里,我的很多工作是没有实际价值的。今年3月,我的工作内容变成偏运营向了,这完全偏离我的职业方向。

疫情期间,人本来就有很大的负面情绪。当时也没有很合适的工作,也不方便面试。再加上,我原本就有回老家的打算,所以我干脆裸辞,选择回老家,不再留在上海。

虽然有预期,相比上海,老家二线城市的薪资会打折,但真的去面试之后才发现,一线和二线城市在待遇上的落差是真的很大。我面试了一家在当地很知名的企业,在最终确认的时候才知道,虽然工资过万,但公司只能交三险一金,而且比例非常低。我忍忍接受了,但这才是刚开始。

虽然面试的时候说的是双休,但实际上,基本都是单休。算下来,我也是在996,并不比大厂轻松,而且工资待遇还比不上大厂。越上班,人就越憋屈。那回老家是图什么呢?

我选择回老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快三十岁了,但还没有对象。我打算回家工作,安定下来后,时间多可以相亲,再结婚。但工作还是占据了我很多时间,压根没时间顾及相亲。

我其实是一个接受稳定的人,所以一直以为回老家才是最适合我的归宿。但在老家是回到熟人社会,行为处事的逻辑和在一线城市是不一样的。即使回来半年了,我还是没转变过来,我还是无法适应。

靠着前几年的积蓄,我今年首付在老家买了套房。现在每个月需要还5000多元的房贷,压力还是蛮大的。我已经在重新看上海的工作了,这次完全就是为了钱。为了还房贷,辛苦几年。

四、“创业并不比在大厂轻松,辛酸苦辣只有经历过才懂”

2021年底在大厂被裁员,得到了一笔补偿后,我休整了一个月。

整个人说不焦虑是假的。整个互联网行业其实都在走向夕阳,在其他大厂的朋友也都没有好工作可以内推。说实话,在大厂待久了,转型去其他行业,我其实内心比较抵触,也无法接受走向体制内,按部就班。

所以,我决定创业,看起来很疯狂的决定,特别是在这个大环境下。但不想被大流左右,只能走看起来艰难的路。

但现实是,创业快一年后,我的想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逆天改命”只存在在电影和动漫里,现实生活就是“顺势而为”。

我在上海开了一家专门做外卖的餐饮店。刚准备装修就遇上疫情,整整耽误了3个月时间,到6月才开始继续装修。但房租已经付了,和房东前前后后沟通了不下十次,房东最后同意这3个月的房租减免一些,弥补了一些损失。

之前没有经验,在装修这件事上就有特别多的坑。从选装修团队到买材料,每项细节都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没有人帮忙,都只能自己去了解学习。这里面的辛酸苦辣只有经历过才懂。快一个月时间装修好,终于开始营业了。

我是专门做的外卖加盟品牌,前期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去宣传。我原本想自己在店,一两个月就雇员工,但一个月下来发现,勉强能达到平衡。45平米的店面,每个月快3万的房租,前期装修花了6万。我的店开在写字楼附近,工作日生意会好些。一天近100单的话,能有快2000元的收入,但需要扣除外卖平台的扣点,成本这些,真正的利润并没有很多。

所以我没办法请员工,我完全由自己来。每天真的很累,从早到晚在店的时间超12个小时,没有周末,甚至没有节假日。

以前以为开店创业是走向自由,但现在也知道,几十平米的店是另一形式的枷锁。我每天困在这店里,完全失去了生活,没有个人时间。特别在很辛苦的时候,看到外卖平台的差评,情绪真的会崩溃。但现在店已经开起来了,只能撑下去,不然前期投入的钱全都打水漂了。

五、“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离开大厂”

今年做的最后悔的决定就是离开了大厂,没有在互联网“苟着”。

在互联网公司的时候,每天都笼罩在压抑的氛围里。虽然裁员没发生在我身上,但留下来的人也不轻松。当时一心只想着逃离这样的环境,感觉自己会崩溃。

当时没想太多,选了个小公司,总共就在十几个人。我以为这样会比较自由,但“小公司不加班”真的是我的错觉,工作时长并不比之前在大厂的时候短。在大厂真的是因为工作量大到心累,但在小公司,往往是为了加班而加班,只是为了比谁下班更晚。

所谓的“扁平化管理”,只是随便哪个领导都可以找你谈话。随时可能被领导叫进办公室,说上一个小时。以为没有管理,会比较自由,但工作经常推进不下去。没有匹配的资源,没有明确的工作指导,也没有项目方向。一团乱麻,完全靠自己去摸索。

经常一个项目没有完成,领导会让你开始去做下一个项目。这意味着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费,没有完整经历过一个项目,也没有沉淀。而且最重要的,这些工作成绩也无法写进简历,根本不是独立且完整的项目经验。

更重要的,在公司里没有同频的同事。十几个人的小公司,我原以为是充满活力的创业型公司。但这里的同事,却工作得好像在养老,大部分都是在敷衍工作,而且同事之间的尔虞我诈也没有减少。

但这一次,我不敢再随意换工作了,怕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现在的就业行业只能说是越来越差。再想回到互联网也需要等,等机会。虽然很后悔,但人生不能重来,我现在在试着接受我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一切。当我把现在的处境当作是对我的一种历练,至少心态上会有所好转。

作者:习睿

来源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Tech星球,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Tech星球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这些案例的共性都是:没有深入了解,就是想当然。。对应的都不是离不离开大厂这个话题

    来自浙江 回复
  2. 对于打工人来说,体系的成熟、业务语言的共通、薪资福利上,只有大厂和其他中小厂

    来自福建 回复
  3. 没有搞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东西,就瞎猫乱碰,是没什么结果的,只会身疲力竭。

    来自四川 回复
  4. 建议你每段痛苦的经历都反思下,到底是哪方面出了问题,然后分析,总结,这样才有提升,一味地抱怨和后悔毫无意义。

    来自福建 回复
  5. 满满的负面情绪,写得很好,下次不要再写了

    来自福建 回复
  6. 生活不易,不管哪条路都不太好走,或许互联网大厂是当局者迷吧,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朝自己的方向努力的,错误也没关系,谁都会犯错。

    来自山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