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开发生态变了,做独立App不如“开发一项服务卖给大平台”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利用App变现,乍看是件特别直接的事儿——把App一卖,拿钱走人。或者再好点的选择是,可以通过卖App内的升级项目赚钱。

kaof

虽然这些基本的道理不会变,但是帮助移动应用变现的幕后力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未来几年中,你要怎么买、在哪儿买、买什么样的App,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会变得很不一样。而事实上,变化已经在发生了。

全球知名的市场研究机构、App研究公司App Annie最新出炉的一篇报告就显示了App领域的新风向。在这个关系复杂交织的生态系统里,各种影响因素纷纷登场,整个移动开发的生态都已经改变了。

商业模式业已进化,就连用户使用的设备也不一样了——这意味着开发者要面临更多挑战,其余人有了更多的机会,而消费者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订阅模式是救世主?

先说清楚一点:那些让你的信用卡账单越来越长的各种App内购项目、升级项目和插件,这些钉子户会继续成为盈利的源泉。App内插入的广告也是,因为“广告和内购项目是两个最主要的收益源”,App Annie的数据分析师Eric Thompson如是说。

为什么会这样呢?2015年的吸金王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不断推出app内升级项目的“怪物”,即部落冲突、战争游戏和Candy Crush Saga(对,还是它!)。不过,所有内购项目的盈利已经受到冲击,因为像Spotify和HBO Now这些服务商的经常性收费一直在升高。

“订阅营收出奇地高,”App Annie的报告表示,“这都多亏了人们对视频、音乐和交友软件的大量需求。”

订阅模式之所以值得称道,确实有那么些原因。首先,订阅收费是重复的、可以预测的。更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订阅模式终于打破了流媒体和音乐领域的局限,这大部分要归功于美国约会应用软件Tinder所采用的层级付费制度(这也引发了部分争议)。尽管3月份刚刚发布了付费升级版的Tinder Plus,Tinder在iOS和谷歌商店的全球总收益榜上仍然位居前5名。

其它的交友软件尽管没有这么牛,也大抵过得不错,只是在国内外市场上的规模小一点。在App市场,或许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其他类型的App能不能转移成订阅模式。

但是,也别抱太大期望。

“我觉得订阅模式有内在的局限性,”国际数据公司(IDC)的移动数据分析师John Jackson说,“他们会继续在相对比较窄的服务范围内打转。”他加了一句,突破也是有机会的,但是如果要一个人一直订阅同一个日历App,这事儿想想还是不太现实。

那游戏来作比也是同样的道理。多少人会连续几个月玩同一个游戏,更别说几年?

付费游戏才是未来?

现在的手机游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这一点很明显。但是,取得成功的游戏种类却没有越来越丰富,不过也正因如此,游戏类App的前景愈发让人激动。

App Annie的报告中写道,“尽管2015年收益榜榜首的那些游戏没怎么变过,但在这平静的表面之下,移动游戏市场的变化已经暗潮汹涌了”,“游戏市场的成熟进程正日益加速,营收一家独大的情况已经不怎么明显了”。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游戏发行商能分一杯羹呢?因为人们越来越频繁地换游戏。据App Annie的估算,在2014年到2015年期间,一款新游戏的成熟时间(从发布到下架)从50周左右变成了仅仅17周,减短了60%。要想弄出点大新闻来,17周的时间可能还不太够。不过反过来看,这也给了更多人闹出点儿动静的机会。

“一方面,小的发行商分到了更大的一块市场蛋糕,”App Annie写道,“另一方面,对大部分发行商来说,想靠一两款游戏成为常青树变得更难、更不现实了。”

虽然寻求突破式的成功比以往更难,但是这种短周期的规律让小发行商至少能得到一个露脸的机会。消费者也终于可以享受“免费增值”服务中的“增值”服务,而且能以更开放的态度接受更多的游戏选择。

“我觉得免费增值的App和游戏会一直赚走最多的钱,不过我也的确看到收费模式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Ryan Cash是加拿大Snowman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他们发行了游戏Alto’s Adventure,他表示,“原来有段时间,人们对免费增值这些东西都挺盲目的,而且只看到了‘免费’的那一部分。但现在,我觉得他们明白了‘免费’下载不等于这个产品不会花去你的一分一毫。”

Cash还认为,付费App的前期支付有可能复苏,尤其是在苹果公司最近在应用商店里开了“Pay Once &Play”专区之后。“当然大部分人依旧不会为App或游戏付费,但你也不需要这些人给钱,只需要有一定的受众就能赚钱了。”

这也是有趣的一点,老方法有可能借最新的设备重新兴起。

不同“次元”的新世界

要准确地说出新款苹果电视对App能有什么“质”的影响还为时过早(如果真的能有什么影响的话),不过至少在量上已经有些影响了。

根据应用跟踪服务Slide to Play,到11月为止,已经有1000多款tvOS App可供下载。目前最热卖的苹果电视App和上文的那些走势差不多,一边是类似HBO Now和Hulu这样的订阅媒体,一边是类似《狂野飙车》(Asphalt 8)这样的免费增值游戏。不过现在还只是初期,我们不能说它一定就会走到相同的模式中去。

“对于苹果电视来说,这只是它发展的史前时期,”IDC分析师Jackson说,“我们不知道移动终端上的先例对电视来说有多大意义。”现在,已经有一些高价的一次付费App高坐游戏榜榜单了。等到开发商适应了这个平台,App逐渐成熟,更多用户提供数据点之后,我们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尝试。

物联网的情况也是如此。除了一些早期的探索者之外,这里还是一块App处女地。Apple Watch暂且不谈,因为它最近才开始开放原生应用,现在也没有特别出挑的开发者出现。

软件方面也发生了同样重要的变化,正在改变开发者推出的App类型。随着智能手机的功能越来越丰富,更多的独立App会逐渐显得冗余。同时,开发者也已经开始更少地关注应用本身,而是更多地关注现有的强势应用上的有用功能。从前的一款App可能会沦为现在的App上的一项功能。

“以前的初创企业说他们要把某项服务开发成一款App,然后弄到苹果商店上去,在那里展示自己。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不会把服务做成App,而是会试着把服务卖给订餐平台或者打车平台,或者别的平台,”Jackson说,“如果我有一项支付技术,或者微定位技术,或者别的什么,我不会把它做成应用,而是会把它卖给想要这项功能的第三方。”

地理因素将会造成进一步影响。App Annie表示,中国的iOS下载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像印度、印尼和土耳其这些新兴移动市场在游戏商店上的下载量也有巨幅增长。所以,新的App会逐渐针对国际用户开发,货币支付系统也需要为此作出调整和改善。Jackson指出,Facebook最近在印度提供的免费数据服务(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就是这种调整的先例。

对于开发者而言,尽管第一波淘金热已经熄灭了很久,但这不等于应用经济已经没救了。它只是在成长而已。

“事实上,它和任何行业一样,”Cash说:

每个行业里大部分都是失败者。大部分电影没法儿进入好莱坞,大部分音乐家不能像侃爷一样赚钱。如果这条街上的每个人都开店卖柠檬水,大部分人都会失败。App行业也一样。现在这个行业的情况是不是更难了呢?当然。但是就没有可能了吗?我看未必。

那对于消费者而言呢?好消息就是,一切都还没有定局。如果你喜欢免费增值模式,你现在就有一大把的选择。如果喜欢订阅模式?也有很多。前期支付?也有了。再然后呢?显然,什么都可能出现。

 

来源@钛媒体

文章链接:http://www.tmtpost.com/1501836.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