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复盘360六年历程:周鸿祎的困局与筹码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面对互联网下半场战局,身为掌舵人,周鸿祎应该如何自我重塑?手中又还有哪些破局筹码?

360

2015年上半年某天中午,北京酒仙桥360大厦“乌烟瘴气”,一群奇虎360公司员工正在大厦一层抽烟,周鸿祎路过时无意间看到这一幕,身为公司创始人的他极为不爽,让各部门管理人员到楼下将员工“认领”回去。不过,很多管理人员都觉得这是个人私事,并没有去执行。

第二天中午,周鸿祎来到一层,掏出手机,对着抽烟员工的工牌挨个“咔擦”拍照,然后把拍下的照片发到公司工作交流的聊天群里,让各个部门对号进行罚款。第三天中午,再也没有360员工在大厦一层抽烟了。

周鸿祎就是这样一个雷厉风行的性情中人,在360整个发展历程中,从安全业务起家,到浏览器、搜索、移动分发渠道、游戏、手机硬件、直播,每当他决定要做一项新业务,便会亲自去扫除各种阻力和障碍,坚决向下推进执行。

不过,由于太专注于细节,公司重心摇摆不定,在不少360内部人士看来,周鸿祎并不懂战略。在移动互联网和设备兴起的黄金时期,公司2011年在筹备赴美上市,2012年和2013年在发力搜索,2014年和2015年突然发力要做手机,2016年则专注直播。

客观而言,360与阿里巴巴、腾讯等第一阵营公司差距在不断扩大,也缺乏市场追捧的核心领域业务,但回归A股后,无论是公司综合实力还是资源调动能力,360依然是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面对互联网下半场战局,身为掌舵人,周鸿祎应该如何自我重塑?手中又还有哪些破局筹码?

押注搜索的对与错

2010年初,前360投资部负责人王翌入职时,公司500人中绝大多数都专注PC业务,只有20-30人负责移动业务,王翌谏言周鸿祎,认为公司太不重视移动互联网,首先是周鸿祎自己就不重视,因为他当时还在用着塞班时代的经典手机诺基亚E71。

“我跟他说,你必须得换手机,把诺基亚砸了,换iPhone和安卓,不然公司一开会,二三十个业务线的负责人都拿着跟老板一样的手机。”

王翌告诉腾讯科技,周鸿祎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难处,很多时候也能听进去下属的意见,周鸿祎后来的确也换成了两部安卓。

不过,周鸿祎虽然换了手机,也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但他在PC上的搜索情节并未消失殆尽,反而是愈发按捺不住。在2011年将公司带入上市之后,周鸿祎整个2012年都在“撇大招”——做搜索。

和很多同时代的企业家一样,周鸿祎也研究军事战略,将很多军事战术词汇挂在嘴边,在公司治理中推崇军事化管理。

“2011年下半年,周鸿祎经常周末将360员工带到自己在密云的训练基地封闭研发,说是研发,但实际上是让大家穿上迷彩服进行军训,周鸿祎站在前方发号施令,让所有人提高警惕,给人一种大战将至的感觉。”一位360市场部离职员工告诉腾讯科技。

搜索业务的布局也一切都按周鸿祎的计划进行着。曾在360浏览器技术部任职的悟空遥控器创始人孙鹏向腾讯科技透露,2012年上半年,连续好几周,公司楼下都经常有几辆大红车拉着服务器运往公司,他猜想这是360要做搜索的前奏。

不过,同样预感到公司要做搜索的不少员工则建议周鸿祎刹车,认为360不可能打得过做了十几年搜索的百度。

但这些人的“指手画脚”无一例外被周鸿祎驳回。一位360离职员工告诉腾讯科技,几位当时写邮件反对周鸿祎做搜索的人,几乎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遭到了他的冷遇。

实际上,早在几年前360做奇虎社区搜索时,360的早期投资人王功权就曾告诫周鸿祎,“你们能同时做这么多东西吗?”当时的周鸿祎采纳了王功权的建议,但在360上市以后,周鸿祎不再顾及投资人的看法。

2012年夏天,陆续有不少百度和搜狗的员工被挖到360,这些人的工资涨幅普遍在50%以上,可见周鸿祎已经下定决心做搜索。

一位百度员工告诉腾讯科技,当时为了应对360的挖角,他所在部门的几位核心员工当时都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涨薪。更让他震惊的是,当时甚至有小部分人在百度、搜狗和360这三家搜索公司之间来回跳槽,在一年左右工资收入翻了三四倍。

2012年8月16日,就在小米手机2发布的同一天,360搜索正式上线。360搜索的打法很简单,主要通过360浏览器和网址导航的庞大用户数为搜索倒流量。

这种捆绑效应很快见效,搜狗CEO王小川还没反应过来,搜狗的流量就被360搜索反超。一周后,来自多个网站的流量来源数据显示,360搜索已经成为百度之后的第二大搜索引擎。

360搜索此后成了撑起360营收和市值的重要武器,但也很快遭遇一些新的挑战。

“360搜索前期过于依赖浏览器和网址导航,通过强大的流量对搜索业务进行拔苗助长,过早催熟市场,此后市场份额上升遇到瓶颈,以至于后期增长乏力。”一位360离职技术高管告诉腾讯科技。

从360搜索不断改名之路就能窥见周鸿祎的困惑:2012年8月,360搜索正式上线;到了2015年1月,360推出独立品牌“好搜”,取代之前的“360搜索品牌”;2016年2月,“好搜”又正式更换回原名“360搜索”。

这是周鸿祎的性格使然。他拥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同时也是弱点,就是善于变阵。

“当他踢到一块铁板就会想,是不是自己错了,于是就采取新的迂回战术。其实有时再狠踢两脚再坚持一下没准就过去了,但他总是想,敌人很厉害,正面进攻不行就迂回打击,缺乏对一件事持久的耐心。”一位熟悉周鸿祎的360人士如此评价。

360搜索要真正挑战百度在PC搜索上的统治地位,可能至少还需要三五年时间。最不利的地方在于,PC搜索流量日渐式微,总盘子只会越来越小,移动搜索反而会有更大的机会,甚至和百度在同一起跑线,但周鸿祎并没有抓住机会布局,360为了发展搜索也耗费过多资源。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他依然是一个斗士。手机业务很快成为周鸿祎最看重的新战场。

手机业务的一波三折

2015年4月,奇虎360副总裁沈海寅来到周鸿祎办公室,向其递交辞呈,并提出自己将要创业造车的想法。周鸿祎眼见挽留不住,就提议投资沈海寅。

不过,经过再三权衡,沈海寅(现为智车优行/奇点汽车创始人)最终并没有选择拿周鸿祎的投资。原因在于,沈海寅还曾在雷军掌管的金山软件任职副总裁,雷军和周鸿祎二人都对其影响很大。鉴于这两位湖北籍大佬的微妙关系,沈海寅拿其中任何一方的投资,势必都会得罪另外一方。

“雷军和周鸿祎有点类似于诸葛亮和周瑜的关系,两个人都非常聪明。”沈海寅告诉腾讯科技,在看懂了小米模式之后,周鸿祎就想是否能够从战略上拦截它,因为做硬件是很艰难的事,自己做的话,要花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做一款手机,“老周等不了,于是就想到了特供机模式”。

周鸿祎需要与传统厂商合作对抗小米,但当时遇到的问题是,小米对这些厂商的威胁还没有达到令其特别头疼的地步,他们的认识并没有周鸿祎那么深,因此对这种合作并不坚定。与此同时,各家厂商的手机研发水平参差不齐,也成了360特供机难以逾越的障碍。

一位接近周鸿祎的人士告诉腾讯科技,360原本与最其期望的合作厂商华为都谈成宣布了,但在将要发布的最后关头被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亲自否掉,从此华为再也没有和360合作特供机。

“当时很多同事都在等这款手机出来,后来因为合作流产了,只能去购买与海尔合作推出的特供机’海尔超级战舰’,结果发现体验一团糟。”上述人士称。

360与海尔这种非主流厂商合作做特供机,最后又不了了之。

虽然相比小米已经晚了很多,360进入手机市场时依然有机会,但是周鸿祎没有下定决心沉下心来自己研发做手机,而是希望采取投资取巧的方式快速入局,正是这种方式耽误了最好的发力时机。

当时,沈海寅曾建议周鸿祎,去外面收购两个手机小团队,然后自己认认真真做手机。不过,当时周鸿祎的精力主要都放在搜索上,真正考虑投资入股自己做,时间已经到了2014年下半年。

2014年底,周鸿祎拿出最大的诚意做手机,两次累计投资4.54亿美元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360占股49.5%,酷派占股50.5%。

周鸿祎原本最大气的一次,却没料到被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搅局,乐视突袭入股酷派成为第一大股东,也就意味着乐视间接持有大量奇酷股权,三方为此矛盾公开,而后来结局已为众人所知。

一波三折后,周鸿祎的棋子最终定格在360手机,但手机市场已经风云突变,面对华为、OPPO等手机厂商强势崛起,突围的难度不言而喻。

“游击队长”错失的投资

很多时候,周鸿祎的性格像个小孩子,任性而为,让下属觉得可爱又可气。

2012年春节前360公司全员年会上,这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周鸿祎看着台上的表演很无趣,不顾后面安排了他上场抽奖的环节,站起来闹着要走,这把当时筹备年会的同事急坏了,不得不把抽奖环节提前。

“后来当他上台抽奖玩high了以后,又不走了,还在上面让其他360高管每人掏出两万块钱给大家发红包,把所有人都逗乐了。”一位当时在现场的360员工告诉腾讯科技。

不过,360近几年的投资布局也因为他的任性善变而错过了不少好项目。

周鸿祎推崇游击战术,灵活变阵。这在创业早期很有用,使得团队执行力很强,时刻充满斗志,但到了公司上市以后,灵活多变就不应该成为一种常态,尤其是做出的承诺。

一些从专业VC机构进入360投资部的投资经理,对周鸿祎的灵活打法感到很不适应,“有时候一个项目前一天他说想以某个价格投,我们跟人家都谈好了,他审过了,Term Sheet(注:投资条款清单)都签完了,到了第二天他又想改。”

一位前360投资经理告诉腾讯科技,投资是个很审慎的决定,不能像产品BUG一样随时发现随时改。

360最早做投资时,周鸿祎总是想以很低的出价占到很高的股份,因为他早期以个人名义投资的迅雷、Discuz、酷狗和快播等,都是这样的操作模式。

但他忽略的一个事实是,早期这些项目在拿到他资金支持时,也会获得他本人资源上很大的帮助,但在360体量变大之后,周鸿祎的精力变得有限,只能以公司的名义进行投资,之前的投资方式难再效仿。

“尽管有诸多的问题,但老周学习能力很强,能够与时俱进,后来思维也转变过来了。”上述投资经理称,360投入巨资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时,在内部有很多人觉得太不可思议,因为以周鸿祎的性格,出那么多钱还只占少数股权,在以前都不敢想。

不过,他依然错过了360上市前后最该大举投资移动互联网的时机,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小米、美团、滴滴和今日头条等明星公司,都是在2011年前后创建的。要是当时周鸿祎对资本市场认识更深入,多增发股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大举投资,或许如今又是另外一种光景。

91助手便是360错过的一项重要投资。

2012年初,在360准备上线特供机和搜索时,另一笔大交易正在酝酿。一位前360无线部门中层员工告诉腾讯科技,360认为移动分发是个很大的机会,而当时移动分发做得好的只有一家公司,就是91手机助手。

当时,360由分管无线业务的副总裁李涛与91无线母公司网龙董事长刘德建、91无线CEO胡泽民等人进行谈判,最终360与91无线在2012年夏天达成了成立合资公司的协议。

胡泽民也向腾讯科技证实,当时双方的确达成了协议,360手机桌面和91手机助手都成为合资公司资产,360和91各持股45%,IDG资本持股10%,在中间充当“润滑剂”。

后来,周鸿祎派了十几个360员工到91福州总部进行团队融合,但是,双方在推进过程中团队产生了一些摩擦,360团队觉得网龙产品做得很差,而网龙又觉得360的产品也不好。在这个过程中,周鸿祎又有了新想法,既然360自己也能做,为什么还要让出一半的股份给别人呢?于是在双方融合了三个月以后,360团队从福州撤回了,打算自己也做一个手机助手,双方的合作也就不了了之。

上述前360无线部门员工向腾讯科技表示,这件事没有成,对360来讲在战略上是很大的失误。如果360能够把91整合进来,拥有整个应用分发市场80%市场份额的时候,就会一家独大,拥有绝对的议价能力,这已经超越了分钱多和少的问题。

360最后却选择自己做应用分发,结果是百度把91买走,腾讯的应用宝也发展起来了,变成三分天下,360已毫无优势。

现任魔量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泽民告诉腾讯科技,2013年夏天,阿里和百度同时都在争抢91,阿里出价18.6亿美元(6亿美元现金和12.6亿美元股票),百度出价19亿美元(全为现金,外加提供一位百度董事席位),为了阻止91被百度或阿里收购,周鸿祎亲自前往91福州总部,欲说服其赴港上市。

“因为360没那么多钱买,他(周鸿祎)当时就承诺,只要91上市,他就无条件投2000万美元,而且还承诺360以后与91划界而治,井水不犯河水。”胡泽民说,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更有诚意的百度。

360错失搜狗,则是因为周鸿祎希望完全掌握新公司的控股权,这是搜狐掌门人张朝阳所不能接受。

除了错过91助手和搜狗,360还在投资方面错过了不少公司:

1、UC

一位360前高管告诉腾讯科技,360在2009年左右就很想投资UC,但是由于当时360还小,UC不是很愿意接受,到了2011年360上市以后,公司体量起来了,UC又同意了,但是周鸿祎当时还是想自己做浏览器,而在这之前360已经收购了一家PC浏览器世界之窗。

2、今日头条

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科技透露,今日头条的天使投资人名单中,就包括一位来自360的副总裁。

在今日头条发展初期,360为其带来了不少流量。在早期阶段,360原本有机会拿下今日头条不少的股权,但却错失了这一天赐良机。上述人士称,360后来也参与对今日头条的投资,不过已经是很后期。

3、58同城

2011年,58同城和赶集网正打得猛烈,上一轮华平投资给58的几千万美元已经快花完了,58同城再不融资就可能死掉。时任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的童世豪看到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想拉360一起投资,当时有投资部员工将项目上报给周鸿祎,周鸿祎当时的反应是,“58还活着呢?”,此事就没有了下文。

2013年,58同城上市前寻找基石投资人,再次找到360投资部,一位360投资经理建议姚劲波直接给周鸿祎打电话,这才最终促成投资。周鸿祎出于面子,认购了一部分股份,不过,在58上市解禁之后不久就卖了,错过了后来的股价升值。

很多人会以此质疑周鸿祎的眼光。不过,上述投资经理认为,360没有投资58并不能归结于周鸿祎策略上的失误,而是因为当时360就只看早期项目,中后期项目一直都没有考虑过。

最近两年,360也开始考虑中后期项目,如途牛、迪信通和天鸽互动等项目,都在上市前拿到360的基石投资。

随着对资本市场的愈发了解,周鸿祎也开始变得更加老道。尽管360近几年几乎都以公司名义对外投资,但一旦遇到不错的项目,周鸿祎都会亲自上阵帮忙宣传。

回归A股或迎春天?

尽管360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多个投资机会,但今年周鸿祎最为倚重的花椒直播,就是来源于投资并购,花椒直播也可能成为周鸿祎在移动领域最大倚仗。

实际上,周鸿祎今年对直播的重视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位360内部员工说,2016年上半年,周鸿祎不管去到什么场合都会拿起手机直播,有一次他与滴滴创始人程维同行游玩看到一对青蛙正在交配,他也拿出手机进行直播并与程维讨论,令网友大跌眼镜。

根据易观最新报告显示,花椒直播在2016年7月中国移动直播平台用户活跃度排名中位列第三,仅次于映客和YY。对于花椒直播而言,仍然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360在移动端也保持着快速增长的势头。根据360退市前发布的2015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2014年6月,使用360手机卫士的智能手机用户总数为6.41亿,而到了2015年6月,这个数字已经跃升到7.99亿。

与支付宝、金山电池医生、猎豹清理大师、墨迹天气等等工具类产品所面临的问题一样,360手机卫士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通过产品迭代、内容转型等方式提高一款工具类产品的打开频次,分流更多的用户使用时间。只有做好这一点,360手机卫士带来的营收才能保持更好的增长势头。

在周鸿祎看来,360另一大充满想象力的地方在于独立拆分的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业务。其中,有部分项目将引入外部投资者,这些项目在独立运作以后,有了更自由的发展空间,团队也拥有更好的激励机制。

互联网金融目前很乱,国家监管很合理。但是如果业务本身做得非常健康,等到三五年以后,没准就可以独立分拆上市。

周鸿祎今年8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有些做的不错的业务短期内还不能上市,360也可以考虑再将其收购回来。

前360投资部负责人、现投缘帮和缘创派的创始人王翌说,像周鸿祎这样永远摸爬滚打在产品一线、反应又足够快的人,还是会等来更多的机会。

近几年,虽然360在互联网圈遭遇很多非议,但无可否认,这的确是一家很有战斗力的公司,在360内部,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家没有前途的公司。从腾讯科技接触到的多位360前员工就可以发现,当初360股票下跌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会涨回来。

与周鸿祎一起开过会的360员工,都会对他的两大性格特点印象深刻:其一是对产品的极致追求,为了一个小功能甚至不惜摔笔或与下属吵闹;其二是在会上经常骂人,每个参会者都提心吊胆。

悟空遥控器创始人孙鹏说,周鸿祎是个性情中人,虽然让人很有压力,但并不怕人跟他吵,反而希望有人挑战他,如果你吵赢了他反而会很欣赏。

对于骂人这种方式,周鸿祎好像也越用越“熟练”了。究竟是以这种方式发泄情绪,还是有意为之给下属压力、推动整个公司往前走?答案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过,论员工回报,周鸿祎又很大方,尤其在360上市前,只要觉得不错的下属,都会给很大一笔股票。360上市以后,公司楼下也停满了奔驰、宝马等品牌汽车。

2009年,360收购世界之窗浏览器时,周鸿祎给了世界之窗创始人谢振宇和他的团队220万美元现金和200万股股票。等到360上市后,谢振宇才猛然发现自己手中持有的股票竟然价值上亿美元,他萌生了退休的想法。

“我从2012年底开始退休,直到2014年回来创办超卓科技,做了一款基于安卓平板的桌面操作系统。”谢震宇告诉腾讯科技,他手中持有的多数股票并没有卖,直到360私有化时才以每股77美元的价格被回购。

实际上,历经赴美上市和私有化以后,周鸿祎知道了资本杠杆的力量,360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回归A股市场。行业人士普遍认为,360回归A股实现2000亿以上市值的可能性很大,因为目前还没有哪家A股互联网公司的业绩可以比得上360。

只有上市募到大量资金以后,周鸿祎才有机会“玩更大的”。这些年,与腾讯抢占桌面、和百度拼杀搜索、陪小米玩手机,周鸿祎都处于弱势。甚至因为手中没资金,眼睁睁地看着91被百度收购。

即将获取的强大资金能力,或许是周鸿祎接下来手中的最大筹码,不过,摆在他面前的困境依然存在,能承载360未来持续增长的核心业务究竟是什么?截至目前,这个问题依然还没有答案。

 

作者:王潘

来源:http://tech.qq.com/a/20161130/003437.htm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2人打赏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没了周鸿祎,360估计就垮了,除了PC端几个核心外,没有盈利服务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