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 运营状况分析——如何在20分钟内赚到100美元?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HQ是国外一款益智问答游戏直播产品,你只要在固定时间看直播然后答题,你就有机会赢得奖金。从8月份上线到现在,APP Store总榜排名27,游戏类别排名第7。这么漂亮的成绩是如何做到的?一起来看看这篇分析。

还记得16年支付宝的集五福活动吗?

791,405位用户集齐了五福,平分了2.15亿的大奖,平均每人得到271.66元。

当时的你收集了多久?最后拿到敬业福领到这271.66元了吗?

现在有这么一款产品,你只要准点打开它,花上20分钟时间,回答对全部问题你就非常有可能获得高达100美元(600多人民币)的奖励。

这样的事情听起来似乎天方夜谭,但它确实发生了,就像互联网版的《百万富翁》,只是参赛者变成了每一个用户,只要你参加,就绝对有机会拿到这些奖金。

它就是HQ – Live Trivia Game Show(益智问答游戏直播)。从17年8月份上线至今,短短不到4个月时间就冲到了App store美国总榜最高第23,游戏榜最高第5。房间同时在线人数最高已达40W人次,奖金池更是达到了每12道题目1W美元的奖励。

这究竟是昙花一现的产品,还是就此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且看笔者接下来的分析。

一、HQ是什么?

“HQ is the live trivia game show with cash prizes. Every day at 9pm EDT. Weekdays at 3pm EDT.”

这是HQ在应用市场的介绍。

“益智问答游戏”、“现金大奖”、“每天固定时间开播”

这几个关键词已经将这个产品的核心卖点告诉大家,你只要在固定时间看直播然后答题,你就有机会赢得奖金。

(HQ应用市场截图)

说到这这个产品的套路已经很显而易见了,这不就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的益智问答节目吗!

这种类型的节目简直是经久不衰,从小时候看的《开心辞典》到现在的《一站到底》等等节目来看,益智问答游戏似乎是老少咸宜,从来不挑人群。

(长达13年的《开心辞典》,于13年停播)

(12年开播的《一站到底》)

这些所有的益智问答类节目都来自“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百万富翁》”,而这档节目带来的则是一个娱乐时代的神话。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购买了《百万富翁》的版本,在世界各地创下了收视奇迹。

《百万富翁》1998年9月在英国初次登场,设计者是大卫·布瑞格斯,英国独立电视台(ITV)制作并播出了该节目,虽然说这档节目造就了很多平民百万富翁,但这场“游戏”中最大的赢家还是电视台。

仅在美国,《百万富翁》就为美国广播公司(ABC)带来10亿多美元的进帐,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为其扩大的影响更是难以用金钱估计。

(《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剧照)

在这些节目收视率爆棚的背后,你是否观察到自己的家人看收看这些节目的反应?

一个个摩拳擦掌,比电视上的选手更快的抢答速度,回答正确后的欢呼雀跃,回答错误后的沮丧抱怨。似乎自己就在比赛现场,似乎自己就要拿到这唾手可得的大奖。

但是,现实是数千万的观众看着区区数人在台上答题表演,眼睁睁看着这些奖金跟自己毫无关系,而电视节目的弊端就是不能与大众进行深度的互动。

说到这,HQ(以下HQ – Live Trivia Game Show都简称为HQ)的爆火逻辑似乎也就说通了,解决了传统电视媒体所做不到的事情——

人人都是参赛者,人人都有机会瓜分奖金池。

二、HQ产品卖点

1.只有一个人的直播平台

在HQ里目前只有一个直播间,一旦临近到点则自动进入直播间,无需用户去选择参与哪个房间,从头到尾都由由喜剧演员斯科特•罗戈夫斯基主持,其实这款产品的快速爆火也一定程度上需要归功于这位主持人。

(HQ主持人斯科特•罗戈夫斯基)

在体验的期间,这位主持人就没有停过,12道题目在他的引导之下就像看了一场个人脱口秀,其实主持人对这种类型的节目的作用之大反观电视节目例如华少主持的《中国好声音》,李咏主持的《非常6+1》等等。

(华少因主持《中国好声音》成为国内炙手可热的一线主持人)

应用市场内的好评也不少是讲到了用户是如何喜爱这位滔滔不绝的主持人,其人格魅力可见一斑。

由于定点直播导致用户大量涌入,有的时候造成了卡顿或者网络延迟等情况,在没有办法解决所有用户产生此类问题的时候,主持人也戏称自己是“lag(延迟)daddy”,通过幽默诙谐的调侃去降低用户对产品体验不佳的焦虑感。

(为了答题流畅,视频分辨率被降到了极低)

而这个做法也成功转移到了用户的视线,一旦卡顿底下的房间评论则清一色的“lag daddy”。然而有些爱之深恨之切的用户则跑到了应用市场毫不留情地给了一星评论,痛斥产品体验导致他答题失败等等。

(用户在答题开始前的留言)

2.异常简单的上手逻辑

HQ这款产品逻辑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等待开始—答题—淘汰或成功。一切都是不需要你去主动触发的,只需要等待答题开始,点击答案,等待结果。

( 弹出问题—选择答案—过阵子公布答案 )

HQ给自己在App Store定位的游戏分类,HQ没有传统直播的打赏、关注、礼物、点赞等等,所以与其称之为直播其实更像是游戏,只不过这类的玩法必须通过直播才能够做到相对公平且无作弊行为。

甩掉了传统直播的各类做法也让HQ简单到不需要任何引导和提示,下意识的动作(选择答案)足以完成所有的流程。

3.快到爽的答题体验

在HQ里,答题这件事完全是到点即推,容不得有半点走神。题目都是自己弹出来并且只给短短几秒时间作出选择,没有任何广告,有的时候手稍微慢一点甚至都错过答题被淘汰,主持人在前面几题都会稍微“放水”,让人能够答对获得成就感。

( 央视综艺节目《开门大吉》主持人与选手互动)

而到了后面的题目本身难度非常高,加上主持人的刻意引导,一不留神非常容易就答错淘汰。在被淘汰了以后一样也是可以全程观战的,但是除了不能答题以外,所有的流程都是与继续参赛的选手一致(防止作弊)。

一场有12个问题,平均20多分钟就可以结束一场。这么算下来 ,除去主持人的暖场时间每道题从开始到结束平均只有1分半钟的时间。

对比传统的电视节目,一道题是由选手介绍+家常唠嗑+题目介绍+选择时间+广告时间+选择结果+选手心理描述,这样下来,一道题最夸张的可以被延长至数十分钟。

当然HQ这种做法还是有情可原的,时间稍微延长一点就容易导致作弊的情况发生。刚好卡在了一个用户不足以有时间使用搜索引擎等快速作弊的时间区间。

这样的条件就是容易让用户冲动选择,所以乍一看似乎12道题非常简单,实际要全部做对要满足以下条件:

足够的知识量 + 沉着稳健的心理 + 够快的手速

这些条件要达成前有太多的干扰因素了:

  • 倒数几题足够难
  • 用户疯狂的刷屏引导错误答案
  • 主持人模凌两可刻意引导错误答案
  • 决策时间太短容不得犹豫
  • 卡顿可能会导致选择的答案来不及上传

在以上众多的干扰因素下,想要成功答完12道题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4.看得见摸得着的奖金

在11号早上10点(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点)参与的HQ比赛里,奖金达到了10000美元的额度,只要花上20分钟时间,就可以参与答题。

最终那场比赛只有100多人最终获胜,瓜分了10000美元的奖金池,平均每人分到了90多美元,约600多人民币(笔者只达到第4题就被淘汰了…太冷门的实在是看不懂😢)。

在最终答题完后,产品还会将此次答对者与分配金额公开给大家,让人觉得这就是公开透明的,每个人真的都有机会可以拿到到奖金。

并且产品里的排行榜功能让大家都能看到这个星期排名前几名拿到奖金的人与奖金数目,无形中更加刺激用户想要赢得奖金的冲动。

(HQ奖金排行榜)

然而我说的情况都是奖金足够多的情况,工作日时候的直播奖金骤然降到了1000美金,最终分到的人又比之前100人要多。

当然答题难度似乎也下降了许多,HQ在这里做了一个限制,达到20美元才能够提现!

所以如果你为了将账户里不足20美元的钱能够提现出来,那么你只能继续答题,无形之中又为HQ贡献了不少日活,说到这里国内产品“派派”也有着类似的提现机制。

(派派与HQ的提现说明)

三、HQ运营做法

1.不断强化品牌印象

在HQ里给人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无处不在品牌形象,从应用的名称,临近答题的倒计时,主持人的台词,中场休息等等。不得不提的是它的倒计时动画,配合音效十足吊人胃口。(由于不能上传视频,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臆想症患者Studio”回复关键字“HQ”查看倒计时视频)

2.分享获得生命值

有的时候由于“客观”原因,离奖金只剩一步之遥了,要是有多一次机会绝对会是起死回生的神器,HQ将用户最刚需的需求做成了运营推广的手段,只要分享出去,让新的用户通过你来参与一次游戏,你就可以多一次生命值。生命值是被动触发,在你下一次参与游戏回答错误时生效,这样的一道免死金牌既可以让自己多一次生命值,又可以号召亲朋好友来“秀智商”。

(分享可获得生命值说明)

四、HQ数据表现

App store排名情况:

(数据来源于ASO100)

从8月份上线以来,到了10月份开始上榜,11月初开始排名迅速攀升,接下来增速逐渐稳定且排名靠前,对一个不到半岁的产品来说增速还是非常迅速的。

用户评价

(数据来源于ASO100)

HQ的排名虽然一直在上涨,但由于技术问题引起用户大量的差评,12月7号更是达到了惊人的300多条差评,导致HQ整体评分仅在3.7分左右,下图则是在众多差评之中截取了典型用户的吐槽。

(数据来源于ASO100)

上图可以看出,用户打出的大量差评背后几乎都是由于技术问题所导致,大致是以下几种类型:

  • 卡顿导致无法正常游戏
  • 延迟导致错过选择答案
  • 莫名其妙的崩溃
  • 太多废话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来,短时间内在同一个直播间涌入大量的用户导致的技术问题是用户打差评的主要原因。

HQ其实也牺牲了相当大一部分视频的帧数跟清晰度来换取更加流畅的体验,但仍然没办法阻止日益增长的用户所带来的技术挑战。

五、HQ中国化怎么做?

1.用赞助商模式来摊薄成本

HQ每个月的奖金累计已经达百万,将一些主持人报幕、倒计时、第一道题目等可植入广告但不影响体验的地方留给广告商,这样可以节省不少奖金成本。

并且此类方式是强制收听的,除非用户关掉声音,否则答题之前没有办法绕开直播。

(华少的“中国好舌头”式报幕方式一次性加入了N个品牌)

2.微信微博的社交链将答题成为一种社交行为

将答题完的数据详细的分享到社交圈里吸引用户,例如“你答对了10道题,打败了98%的用户”,并且通过这样的做法一定程度缓和了用户拿不到奖金的失落感,让用户主动分享证明在自己圈子里属于比较聪明的那一拨。

类似的做法例如前段时间火过一阵的“头脑王者”小程序,将答题做成一种PK,通过去击败认识的人去获得成就感。

(小程序《头脑王者》里与好友PK)

3.不同的时间段使用不同的主持来人吸引受众

主持人的重要性在文章前面已经提到了,市面上所谓的“主播”可能没办法达到如此之高的要求。

这类的主持人对于控场能力,品牌形象等等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国内如果能够寻求合作的话可以采用不同的主持人,通过不同的时间段去吸引不同的受众。

例如邀请何炅来提问关于娱乐圈的12个问题,邀请罗永浩来提问关于手机友商的12个问题等等。

4.善于利用节假日宣传

由于此类产品与传统电视行业有着高度相似的特性,固定时间开播+直播需巨额流量,这样的场景其实是非常适合在国内的法定节假日去做活动的。

大胆假设一下在春节期间,用户大部分都满足了在家的场景,加上配合节假日的益智问答。

  • “剪纸这一习俗是从哪个时代流传下来的?”
  • “过年吃鱼有什么样的寓意?”

诸如此类的问题既可以普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对用户而言还可以参与得最后的奖金。

(《中国诗词大会》的题目)

六、总结

在传统电视节目日益受到互联网的冲击之下,HQ似乎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路,HQ这款产品似乎乍一看是直播,本质上却是互联网化的综艺节目。益智类节目一直以来的痛点被HQ抓到了,然而传统的电视综艺节目还有许多类型未被挖掘。

其实电视台的优势其实是明显的,电视节目的策划经验、专业的主持人、丰富多彩的节目形式,电视节目自带的渠道流量,与政策的亲和度,但不适应互联网环境一直成为其最大的短板。所以在这一条车道上传统的电视台能抓得住机会吗?

在这个战场上笑到最后的到底会是新入场的互联网企业?还是BAT巨头?还是不被大家看好的电视台?接下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黃曉航Maudie,逗拍产品、两岁产品人,

本文由 @黃曉航Maudie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cool:

    回复
  2. 感觉问答这种节目,看着会很上瘾,但是又不会像电视剧那样主动去追着看,我比较想知道里面的原因以及解决办法。。。

    回复
    1. 毕竟电视剧是有剧情的..好的作品要是短了再看基本没法看了。但是综艺节目类的都属于中途进场也无所谓,如果要做的话比较好的做法也许是穿插剧情,例如突出选手之间的爱恨情仇,如果中途漏掉了就没有办法看了,其实跑男在一定程度上有点这种感觉。

      回复
  3. 挺不错的一款游戏

    回复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