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内幕:一位Adobe中国区遭裁员工的“陈述”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编按:很多人都说裁员是因为Adobe中国区业绩不好,是吗?如果不是,那原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裁员是如此的突然?裁员后,大家都有什么反应?

《阳歌专栏》Adobe、Visa在研发上放弃中国

上周传出Adobe中国区关门的消息,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一方面是事先没有任何消息就裁员,确实太突然;另外一方面,整个中国区研发部门都裁掉,这样的“手笔”确实有点大。

裁员发生后,不少媒体和大部分业内人士都把裁员事件归结于Adobe中国区业绩太差,真的是这个原因吗?如果真的是,还有没有其它的原因?如果不是,那又是因为什么?

在裁员事件的第二天,记者联系采访了一名Adobe中国区某部门员工李德胜(化名),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离职赔偿的确是N+5,但方案仍然有问题

在约定采访时间过了大概半小时之后,李德胜终于轻轻地回了一句“在了”,这一声“在了”似乎诠释了他们已默默接受现实。是的,他的回复印证了这一点。他在回答中称,刚刚一直在和外国过来的高层争取更高的补偿,但目前仍有一些分歧。

在网络上很多人都肯定Adobe中国区遣散赔偿金方案。有微博用户称,Adobe北京员工遣散赔偿金是N+5, N是本人实际工资,并没有按照北京市平均工资走,算是很厚道的公司了,比微软、甲骨文这样的公司厚道。

那这里就有疑问了,是补偿方案不是外界传闻中的N+5?还是方案的细节上有问题?李德胜在采访中确认到,补偿方案的确是N+5,而且方案也是公司提的。然而他指出,关键的是:按照国家法律,N的基数是过去12个月的收入总和/12,但他们的补偿方案中,N的基数是没有包含过去12个月的股票收入,这是其一。其二,他们很多员工1月份股票到期,即将到期的股票也不给他们,这对股票多的人还是比较不公平。因此,他们还在为这两点进行再争取。

除此之外,李德胜还透露到,部分人还有第三个诉求。按照公司原定计划,受到裁员影响的400名员工将分两批离开。一批是10月底走,由于12月19日就正式关门了,所以另外一批是12月19日离开。而10月份走的那批人,希望能够延期到12月份再走。谈及目前协商进展,李德胜表示,目前公司希望他们能找个员工代表把意见汇总一下。

考虑到此前微软中国区诺基亚部门的裁员补贴是N+3,那N+5的补贴员工满意吗?“其实还有N+6、N+7的,个人觉得补偿过得去,不算高也不算低。”那方便透露大概多少吗?李德胜想了想:“我是二十多万,毕竟基数中没有包含股票,所以说这对股票多的人还是比较不公平的。”

部分员工可选择到印度或美国工作

中国研发部关门后,大部分项目会挪到印度去。因此中国区研发部门有一部分员工是允许转到印度或美国那边继续工作,不过李德胜指出,过去了就拿不到补偿。

据李德胜介绍到,这部分受邀员工大概占裁员员工总数的十分之一,而猜测最后可能去印度或美国工作的人可能占受邀员工的三分之一,其中DigitalMarketing中国区的员工去美国的机会最多。李德胜还表示,印度那地方多数人是不会选择,去美国的话,有些人还是挺向往的。

裁员是VP以上级别拍板

在和李德胜聊天时询问,如果回头看,在裁员前有没有什么前兆或端倪?

李德胜称,这次裁员VP都不知道,应该是更高层决定的。他继续讲述:“明显的裁员前兆没有,就是有业绩不好的前兆。比如公司已经一年不招人了,今年所有的实习生都没能留下,但是我们还都觉得能挺过去,毕竟在转型期。到15年如果能达到预期,公司就能恢复壮大发展了,所以我个人一直都觉得这跟印度CEO有关系。”

后来李德胜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又补充:“我们中国区的老大Ning曾跟一些高层一对一谈话的时候很正式的问过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研发中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相信这个问题也是Ning的老板——美国的VP问他的问题,所以说可能是个前兆。”

李德胜总结称,中国区没有完全属于自己核心的产品,就处处受制于人,再加上人力成本高,没有语言优势,另外也对中国区市场不看好,所以才会促成这次关门。

获知全体裁员后,大部分人的反应是默默寻找下家

大家都对Adobe中国区裁员一事感到特别突然,记者也是,所以一方面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突然,另外一方面也想探寻下他们在获知裁员消息后是什么反应?

李德胜介绍到,他们正式得到消息也是24号上午开会的时候。不过在23号的时候就有内部消息传闻,他本人则是在23号晚上从内部得到关门消息的。面对裁员事实,李德胜坦言道:“说实话,裁员是有想过,但是彻底关门还是比较出乎他本人意料的,毕竟很多项目都还在做。”

裁员发生后,大家都是什么态度?不理解、愤愤不平?还是默默去寻找下家?李德胜平静地叙述到:“大部分人应该是默默找下家,毕竟其他外企也都在裁员,见怪不怪了。当然也有些员工代表回去争取更多的补偿。”那能争取到吗?“余地肯定是有的,但是公司给我们的时间很有限,要求10月17日前就要签合同。”

业绩差只是关闭中国区研发部门的最后根稻草

很多都说这次裁员是因为Adobe中国区业绩不好,那究竟是不是这个原因呢?采访中,李德胜对此也发表了个人的看法。

他称,很多人都说是业绩不好,尤其是二季度业绩不好,但他觉得这只是促使这件事情发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指出,其实去看Adobe往年的财报你就会发现一些“规律”,一般都是二三季度低,一四季度高,出现这样的结果跟科技公司本身的市场运作模式有关。而且这次收入降低主要是日本市场卖的没有预期好,另外运营成本也上升了三千万,所以跟中国区研发中心都没有直接关系。

那真正原因是什么?李德胜认为,裁员和中国的人力成本这几年上升很快有关。要知道,中国的人力成本跟印度比已经完全没有优势,更不论印度还有语言上的优势。对于这一点,本站昵称为“kittychina”也表达出同样的看法。他在《用户曝光Adobe中国区全体解散 官方回应称基本属实》文章的评论中指出,中国拼不过印度,中国的高房租、高成本在世界竞争中已经丧失了优势,外企撤离、中国民企都是低价值环节,创新又跟不上,前几年的炒作起来经济泡沫一破灭,中国软件开始走下坡路了。

李德胜还指出,裁员的另外一个关键原因可能也跟软件公司的商业模式有关,互联网公司做东西都很快,跟着市场反应也很快,而Adobe、微软这些传统的软件公司,软件的开发进度很缓慢,而且跟市场的契和度也不够好,当然这里面也跟盗版软件也有关系。所以Adobe现在也在转型做服务型公司,但毕竟转型反映在收入上还需要时间。谈及Adobe转型的进度时,李德胜悄悄分享到,公司的计划是在2015年底全球收入上升到50亿美元(之前都是转型),利润达5亿美元左右。

此外李德胜还猜测到,除了这些原因之外,裁员可能跟Adobe CEO是印度人也有关系。他称,Adobe现任CEO是印度人,从LinkedIn的简历上查到,这位CEO而且跟微软现任CEO Satya Nadella还是一个村的。在中国区裁减400名员工之后,印度那边一下增加了300个岗位。

Adobe中国区研发主要负责什么?

很多人都不知道Adobe竟然在中国区设立了研发,所以也有人质疑,裁员是不是也跟中国区的研发业务无关紧要有关?在采访中,记者也询问了Adobe中国区的研发主要是涉及哪些内容。

据李德胜介绍,中国区这边总的来说测试居多。具体说就是,三分之一的人做CC产品线,三分之一的人做DigitalMarketing(DigitalMarketing中国区负责很多功能),三分之一的人做其他产品。中国区负责很多产品线的一部分,没有那个产品是完全在中国的,产品的定义都是在美国,而中国研发部只做实现,因此中国区的负责人也希望中国能有自己的产品。为了能够拥有自己的产品,负责人鼓励研发部的人深入到客户中挖掘用户的需求,开发新产品。

李德胜一位同事所在的Flash Runtime就在做一些创新项目,而DragonBones 和EffectHub则是他们在做的两个项目。DragonBones是基于FlashPro做骨骼动画,做出来的动画能直接用在手机游戏中;而EffectHub 是一个特效分享平台,目标是游戏特效市场,在上面可以做特效的分享和交易。目前这两个项目已经开始有小的收入,但是都还没有成为公司的正式产品。那裁员之后,这两个项目怎么办?“公司中有VP级别的人知道这个项目,之后这两个项目会怎么样,现在我也不清楚,美国总部那边的VP还会过来一趟。”李德胜轻轻地回复到。

影响:裁员让Adobe听不到中国用户的声音

采访最后,记者问了李德胜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裁员,对Adobe在中国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就是很多希望破灭了,不会有完全适应中国本土市场的产品了,中国用户的声音Adobe会听到的越来越少。Adobe不会为中国市场做出什么改变,所有的产品都是全球化的,中国的销售只是想办法把他们卖给中国人而已。”

接下来做什么?“还在考虑是找工作还是创业。创业的方向还没想好,先找找有没有合伙人和好的想法吧。”李德胜顿了顿又说:“最近约了很多人,先聊一聊。”

Adobe中国区曾寻求过改变

在中国,盗版是一个一直存在的问题,使用盗版的习惯就目前来看是很难被改变。而让Adobe中国区收入雪上加霜的是Adobe软件高高在上的价格。就拿国人常用的Photoshop CS6版本来说,完整版价格高达849美元,折合人民币5200多元,单说这个价格一般的公司都不一定会负担,更别说个人用户。

在采访中,李德胜也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称,可能还是软件公司的固有思维吧,不愿意把软件免费,然后从其他途径赚钱,就像互联网的思维,或者说像美图秀秀那样。他透露到,中国区对这一直有意见,但他们只是在产品细节上有些发言权,在产品大方向总部是不会听的。

其实除了Adobe不愿做出改变外,记者还觉得这跟Adobe的宣传也有关系。在2013年记者的一个采访中发现(专访熊攀峰:HTML5时代 Flash仍是座宝藏),很多人都觉得Flash/Air必死,HTML5是未来主流。在这种舆论和趋势下,Adobe似乎并未作出更多的努力——让大家正确认识到Flash开发真实的现状,这从一定程度上萎缩了Adobe的疆域。

记者结束语:所有人都应该反思

一个世界领先的数字媒体和在线营销方案供应商,为什么要退出中国——这个非常具有潜力的市场,我觉得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应该反思。

反思的不应只是Adobe为什么要从中国仓皇抽身、成本上升和为什么缺乏创新力,也还有盗版给国人、以及这个国家所带来的伤害。对于有些人,他的收入刨除房租以及生活必要的开支之后所剩无几的人,我们也许真的无力指责什么,因为大家都懂,这并不只是他们的问题。而对于有些生活并不拮据,用着盗版却以盗版自豪、为荣的人,希望他们明白,有一群人正因为他们的“不耻为荣”而失业、我们国家的软件产业因为他们而失去希望。

是的,软件第二大国如今已是比我们穷很多的印度了,我们不应该反思吗?

 

来源:创业邦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是该反思 结尾 有点小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