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接受群访全文:T1降价是我无能,我要当一名少说话的企业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195504otzevx4txz6vvxt3

虎嗅注:在锤子手机价格全线下调之后,罗永浩成了今天的舆论焦点。

下午4点的时候,锤子科技终于放出了罗永浩接受媒体群访的,虎嗅也立即整理出了录音全文。

在这场记者见面会里,罗永浩讲了关于他本人和锤子手机的很多事情,除了T1降价的原因,他还讲了昨晚的睡眠质量,讲了他个人品牌与锤子品牌的关系,回应了此前“如果低于两千五,我是你孙子”言论引发的“打脸”问题,也回应了此前的天猫数据造假事件,还反思了此前与王自如的那场著名争论,最后一直讲到到明年上市的T2。

有两个转变最值得注意,在这场群访里,罗永浩始终也在强调两个转变:他要少说话,他现在是一名企业家。

1、T1 降价,我挺高兴

记者:昨天晚上睡得好么?

罗永浩:还好吧,我一般都睡得比较晚。其实还挺高兴的,因为我们做这个价格调整是考虑了很久的,现在实施出来,我觉得挺好的。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价格调整的?

罗永浩:实际上是国庆前了。发布会后,我们花了4个月时间才解决量产问题,5月20号开的发布会,9月中下旬生产部门的负责人才说生产基本没有问题了。数码产品一般关注周期也就两三个月,我们拖了四个月关注度已经下降了,销售的黄金时期已经错过了,这对任何一个产品都是这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可能应该去调整。国庆长假回来一看,出货量相比于我们的生产量已经在放缓了,所以当时就开始考虑,这个讨论了很久,到现在才得以实施。

2、小厂商和我的性格,让供应链出问题

记者:你的投资方有什么意见吗?

罗永浩:投资方没有意见,他们都是放手让我们做的。

记者:之前你说要到50万台,降价之后要到多少?

罗永浩:我不知道,这是当初我们制定的目标。但是对于投资方来讲,我们不需要解释太多。因为当时他们拿了我们的产品回去,同时也买几十部上百部手机送给朋友,得到的评论绝大多数都是好的,所以他们自己是放心的,我们自己也是很放心的。

实际操作下来,供应量上出了一些问题,这对小厂商是很难避免的,生产周期拖了4个月,这是最大的问题。

当然,也有我个人的问题,你们也很清楚,我在网上经常说一些没有什么忌讳的话,作为企业负责人显然是不得体的。事实上,这个也给我们招来了一些没有利益关系的仇家,我最近经常跟同事们检讨,在竞争激烈的商业领域,因为你不可避免就容易惹仇家。即使你什么也没做,你只是想把这个企业运作得很好,就已经结了很多仇了。同时由于我个人的性格问题,经常发一些肆无忌惮的言论,这就很奇怪给我们惹了很多毫无利益关系的仇家。

这些人没有摸过看过我们产品,就不停地说我们产品的坏话,只是因为讨厌我的性格。起初我去讲一件事情时,只会考虑我是不是真诚的以及他是不是有道理的,不太考虑别人的感受。这是我个人一贯的性格,但是做企业负责人后,这个是显然需要调整一下的。我不需要为了做企业说一些违心的假话,但很多时候我可以选择不说话。

但性格的原因,这个调整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最近我也想得比较清楚了,因为我们经常看到的就是买了我们产品的人在网上说这个产品怎么怎么好,下面马上就围上来一堆陌生人去骂他,这个看多了,确实心里非常不舒服。还有人表示支持的时候说,我们买了这个手机以后,两口子商量了一晚上,决定发这个贴之前把评论关掉,所以你可以想象对我们的用户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之前,他们骂我黑我,我不会特别在意,但是如果频繁地发生在我们用户的身上,其实我们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3、个人品牌仍然大于企业品牌的话,我理解它是失败的:你是要转型吗?

罗永浩:就是不说话,少说话。11月18号我还有一场个人的演讲,之前因为做手机耽误了一年,以往是每年一次的,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其实我现在想,它是原来是为了做企业做的一个活动,但是一直以来都是突出个人色彩。虽然很受欢迎,但今年我也渐渐意识到,做企业的品牌是要大于个人品牌的,从这个意义上,我今年的演讲可能是最后一次。以后我还会自己主持发布会产品什么的,但是作为我个人的每年一度的演讲,11月18号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所以,我要调整心态,接下来做一个合格的企业负责人。至于我个人品牌,其实我以前也没有说是用心经营,只是由着自己本性来,就是这样形成的。

记者:那你为什么今年还要开啊?为什么不把今年的取消掉?

罗永浩:今年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是一个阶段性的告别。我们去年也是承诺过要开,因为工作耽误了,今年这个也是承诺过要开,11月18号作为一个完结篇讲一下。将来也不排除再开,那就是如果我退下这个岗位的话,重新恢复个人身份和色彩的话,我还会继续讲这个东西。

记者:如果你现在把自己理解成一个合格的企业负责人形象,你希望变成谁那样的形象?

罗永浩:没有想到特别具体的。比如产品上,我希望像乔布斯那样。但是其他方面,我没有想到要像谁。少说话是最好的。

记者:个人品牌上?

罗永浩:我希望淡化个人品牌,没有个人品牌是最好了。

记者:但是互联网上品牌跟企业家(分不开)?

罗永浩:少说话,怎么讲。如果你一直少说话,不讲话的话,大家就会慢慢忘掉你的个人色彩,其实对我来讲,很多时候就是由着性子来。

记者:你个人本身就是锤子最重要的营销资源?

罗永浩:那不一定,我个人的性格给企业带来了很多好处,也带来了坏处。当产品能自己站得住脚的时候,我需要重新考虑这个东西了。另外如果企业做到最后即使做得很大,发展得很好,我个人品牌仍然大于企业品牌的话,我理解它是失败的。所以我希望突出企业品牌,我个人尽量往后靠。

4、今后我要少说话,做个合格的企业家

记者:其实手机行业,很多公司都受到非议,业内有说其他公司的老大是晒自己底裤来证明自己,你是把整个行业的底裤都给晒了,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罗永浩:这是我处理得不成熟的地方,你没必要把这些都说出来。这不意味着我要撒谎,我可以不说,但是我一直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我都是说了,现在我知道的别人的底裤比以前更多了,但我选择不说。我以公开言论得罪了别人,但是他们报复我的方式常常就不是公开的,这也是我比较苦恼的,比如他们发一个产品,就会派上万个水军到我这里来。现在你们知道收费比较高的公司都是人肉的水军,不是以前那种僵尸的了,这个是很难防的。他们跑到我们官方微博和我的微博,比如深圳有个厂商发新品,他就每天跑到我这里发5000条,我们找新浪投诉,他们说僵尸我们可以解决,活人来发的我们就没法解决。我们只好让PR和有行政的同事折腾起来,让他们守在那里没日没夜地删,每天要删几千条。他到我这里发一条“这是什么手机”,有人回复“这是锤子手机,卖得挺贵”马上有人回复“还不如什么什么手机”。我们怎么判断他是水军,首先那个品牌的用户人群跟我们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一天发5000条评论的,以往是没有那么多评论的。5000条评论里,有4000条都是讨论那个品牌的。我们根据这个判断是他们雇佣来做这个事情的。我们又没有证据,所以也不能去告他们,能做的只能是24小时不停地删这个东西,确实搞得很疲劳。类似的情况有时还跟他们推的新品没有关系。我们经常发生这些事情的话,我同事就说你要少说两句我们就不会结这个仇,不结这个仇他也不会派人过来搞这些小动作,这种话听得多了,我对同事们也有愧疚的心理 ,所以克制一下,少说话。

记者:那我们关于竞争对手的一些产品?

罗永浩:关于竞争对手的产品,我没有任何看法。你们如果关注过我以前的微博,就会发现我是批评过很多竞争对手的产品,也夸过很多竞争对手的产品。但你就发现,很有意思,当你作为个人的时候,评价这些产品没有什么关系,但当你作为一个企业家的时候,你说别人的产品不好,就会有人认为你是有意抹黑对手;你说别人产品好,会有人认为你别有用心。前段时间某品牌的最新产品出来之后,这家产品以往做工不是特别讲究,然后这一代取得了一个质的飞跃。我看到那个产品以后很感慨,因为这个产品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都是在做工方面不怎么注意的一个品牌,这一代相对于以往几代却有了质的飞跃,我看了以后很高兴。而且很多朋友在那家公司,再说他们的目标人群跟我们也没有直接交集。当时我看了以后就感慨产品做得特别好,结果下面的评论很多在揣测,比如我是不是拿了那家公司的好处,是不是站队结盟、明褒暗贬,这种事情经历多了确实是不想再多说了。

记者:那我们的出货量现在情况怎么样呢?

罗永浩:出货量现在不能讲。我个人性格是喜欢把什么都摆在桌面上讲,现在做制造业发现这么做问题很多。除非我们做阶段性总结告一段落之前,数字总是不能公布的。坦率来讲这是我个人做企业以来最不能适应的部分,但我们的管理层和硬件生产负责人都是从摩托罗拉出来的精锐,在每周一的例会上都教育我数字千万不能讲,除非是财务上一个总结性阶段,否则任何数字都是不能讲的。简单说一下原因:比如我们的订单超出原来预期,我们有一些核心元器件是两家供应商,如果公布了数据,两家供应商都在等你把多出来的订单给他们,如果数据公布A家没有拿到更多的订单就会认为我把多出来的订单给了B家,但这时原来A家的货我还没有拿完,A家后期订单品质可能因为不满而打折扣。但在实际情况中,我们确定了两家供应商,如果对其中一家特别满意的话,肯定会倾向给特别满意的那家更多的订单。而没拿到多出来订单的供应商在后续供货中就可能会出现问题。而如果我们的订单没有达到预期,我们在前期会给核心元器件供应商承诺订单量,因为我们是一个新厂商,元器件需求量有限,只是勉强达到供应商的线,但供应商是不满足于的,希望看到你高速增长继续供货。这时如果订单未达到预期而公布数据,供应商看到你的增长势头不是那么好,可能会影响后期供货的质量。制造业的复杂性就在于我们需要几百家甚至上千家供应商提供元器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讲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会带来合作商出乎我们意料的反馈。所以我们反复讲,除非到了财务总结阶段,否则任何数据都是不能讲的。这虽然不符合我个人性格,但我自己也在逐渐调整。

5,T2发布会前我要准备十万部

记者:那现在能不能透露一下线上和线下的销售比例?

罗永浩:大部分是线上。之前因为人手问题我们并没有派很多人去运营线下的渠道,线下渠道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记者:您之前讲过相对生产量,出货量相对下降是吗?

罗永浩:对。我们不会撒谎。正是因为出货量下降才选择价格调整。

记者:您能讲一下这两个量之间的关系吗?

罗永浩:那其实你就是要数字嘛。9月中下旬产能解决了,一个月8万部也是能做到的。但实际上我们出货量是远远达不到的。其实生产上要调节的一些小的问题是在头两个月内就完全解决了的,最后一直解决不了的是两家关键元器件的供应商给我们提供的货达不到品质要求。事实上这个问题是他们的工程师和我们的工程师一起去解决的,这个浪费了另外两个月的时间,最后拖了4个月。

记者:T1被产能问题所困扰,那我们明年的T2这个问题能不能得到解决呢?

罗永浩:其实解决的方法也没有那么难,只是在今年这个问题比较难。明年相对比较容易的解决方法就是:第一我们在开发布会之前肯定会先屯5到10万部现货,今年T1发布会我们就很被动,发布会之后订单数量是非常非常好的,超出我们期待的。但你把发货拖到4个月以后即使是最铁杆的支持者也等不了。会买这部手机的消费者有这么几个阶层:一是特别有钱不差钱的,就当买个玩具,这种也无所谓,可能下了单自己都忘了,但这是极少数;多数人还是有换机的需求同时被我们的产品发布打动,这样的人买可能会等一两个月,但等不到四个月,这跟他是否支持你没关系。所以拖到足够长的时候,他们给我们的客服包括给我留言都说非常对不起,我们实在等不了了,买了其他品牌,希望T2的时候支持你们。我很感动确实也很无奈,因为你不能让人无限地等下去。3000块的手机你要屯10万部,那就是3个亿,我们之前是因为资金问题,包括缺乏信任度,东西也没有做出来,一直到今年5月20日开发布会之前都只是一个概念,很多人不信任我们的产品,这就导致我们融资和贷款很麻烦。我们今年做了一个产品出来,到了明年生产前,一是从投资人那里拿融资还有贷款,我们拿这些钱凑一起量产,做到5万到10万部,将生产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在发布会之前解决完。顺利的话一两个月解决供应链和生产问题。不顺利的话拖到四个月开发布会我也不担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硬件指标比别的厂商晚三四个月我是不在乎的,我在乎的是我做出了成功的产品发布会,引起了足够大的热度之后,我产品发不出去。所以明年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提前准备好充足的现金,把货备足10万部再开发布会。开完发布会一到两周内把10万部产品发出去。现在我们从网上来看,真正买了我们手机的用户,好评率都是90%以上的。所以我们如果把10万部马上发出去产生的良好效果,会是发布会的热度没退去,产品已经到了用户的手里,这些人又忍不住到网上去讲我们产品如何如何好的时候,会带动下一轮的关注和销售。今年最大的问题是生产拖了四个月,但对我们来讲是不得已。

6 锤子将有友商,一起推广操作系统

记者:价格下降会不会影响利润?

罗永浩:当然肯定会。但是对我们的投资人来说,他们从来就没指望我在一两年内马上实现盈利,还是看长远,所以事实上对我们影响并不大。特别是当我们拖了四个月,产品关注度已经下降的时候,我们更在意的是有更多人用我们的产品,因为大家都说产品好不好,用口碑就能传开。每次看别人的帖子,特别是当粉丝多的人买了我们产品发帖说好的时候,下面几十条、上百条评论里有一半的评论说”好是好,但价格贵“的时候,我们心里还是感觉挺那什么的。所以,对我们来讲,未来的发展里面除了自己做手机以外,也有可能跟其他一些厂商战略合作,然后推广我们的操作系统,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ROM的形式我们就不做了,因为我看过一份腾讯的报告,实践中也是这个感觉。腾讯用户体验中心做了一份调查问卷,有八千多份反馈,这里面显示了到底谁在刷机,ROM是谁在刷,你不刷,我不刷,他不刷,到底是谁在刷。最后结论说刷ROM的人多数都是极客,然后还有些人不是极客,想换手机但收入有问题,所以就刷个ROM,感觉自己换了个手机。所以对我们来说,用网站和论坛推广ROM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们有可能和其他的手机厂商合作推广我们的操作系统。

记者:有在谈这件事情吗?(指和其他的手机厂商合作推广Smartisan OS)

罗永浩:有在接触了。其实一直有找我们的,但我们之前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我们想尽可能把这个做得封闭。现在,我们也在扭转思路,希望更多人用到我们的系统,这很重要。举例来说,所有对我们的产品感到满意的用户里,对操作系统的满意程度几乎是百分百,对硬件的满意程度也超过百分之九十。这也提醒了我们应该花更多的心思在系统上。

7、回应被打脸:做企业的人,个人面子不是大事

记者:方便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罗此前说过:“如果低于两千五,我是你孙子”)

罗永浩:这没有问题呀。我们做企业的人,不是那么在意个人之前说过的话是不是丢人。他们觉得打脸了,他们开心,无所谓,这很正常。连岳写过一篇文章,非常有意思,我建议你们有空可以看一下,一篇很长的文章,就是讲企业家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后面又怎么怎么样。你看乔布斯,之前不仅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甚至专门花钱做了个广告片在美国到处播,就是讲为什么手机不能大于3.5吋,但现在iPhone出了4.7吋。对围观群众来说,他们乐于看到公众人物被打脸,这个心理我们是充分理解的。但从企业的角度来讲,你为了之前讲过的话,当形势出现转变的时候,死要面子,把企业搞黄了,这是普通人很幼稚的想法。对做企业的人来讲,个人的这些面子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当然他们愿意这样开心,我们也只能看着。马云老师讲过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男人的内心,特别是做企业的人的内心,其实是被委屈撑大的。这个东西我当年其实没什么感受,但做下来还是感触挺深的。

8、大幅降价:抢在其他厂商之前,清掉3G库存

记者:这次每款产品降价1000,应该占到产品原来售价的1/3了,短期内这么大的降价幅度在电子产品里常见吗?

罗永浩:现在是这样的。你们可能也听说了,双十一的时候所有的手机厂商都要清掉3G的存货。我们也想双十一的时候干这个事情,后来一想双十一的时候大家都这么做,效果其实不好。所以我们是想抢在别的手机厂商做之前,把自己的3G库存清掉。何况我们作风上一直不喜欢凑热闹,所以提前做。

9、当初定价没有问题:成本高,定位中高端

记者:你们现在把之前多收的钱也要退回去,反过来是不是说明当初定价的时候考虑不足?

罗永浩:没有,我们不觉得。因为我们之前订单数很好,是拖了4个月以后才流失的。我们自己看内部数据,这个定价是没有问题的。还有,很少有人去谈这个东西,我们的成本实际是很高的。大家觉得你一个连金属中框都没用的手机能贵到哪里去呢,这个想法是很业余的。我们在产品品控方面的要求是超过绝大多数厂商的,再加上我们是新厂商,规模优势不明显,所以其实我们成本比较高。我这样讲好了,你们都是业界的记者,应该很清楚,在中国,大多数的硬件巨头在制造业里利润里只有百分之一点几,这个作为商业模式是非常不健康的,我们一定不愿意在价格战的泥潭里和他们打。正常的话,一个企业利润率在百分之一点几,是极不健康的,如果还继续,是因为它不知道做别的什么好,只能继续做。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走这条路。至于暴利产品呢,当然大家会谴责暴利,其实所有的企业家都想做暴利产品,但我们确实也没有很大的兴趣去做暴利产品,我们就想做产品价格适中、有合理的利润率、能维持健康运转、同时把足够的钱投入研发,这样一个企业。所以我们当时定3000并不是一个暴利的定价。现在过了4个月以后,形势变了,我们只好做这样一个处理。而且我们给前期的用户都有一些补偿政策。而且,我们下一代产品出来的话,就是T2出来的话,仍然会定位于中高端

10、消费者等着T2降价咋办?我很擅长把一个产品做好,同时又说得打动消费者

记者:现在这个补偿方案是根据什么制定出来的?

罗永浩:因为18号我们4G版首发,搞了一个比较大的推广活动,那天一天之内卖了几千台,到现在卖了将近五千台吧。这部分用户是刚刚买的。我们希望当时挺起哄、挺热闹这么买的人,不会在发现短时间内大幅降价后心情不好。这对手机厂商也是很常见的做法。大部分的手机厂商,如果调价调得比较大的时候,都会给前面一周、4天等等时间之内买的用户一个补偿措施。但是我们是对从发货开始到现在的所有买家都有补偿。

记者:T1发布4个月就降了1000,明年T2发布的时候,消费者有可能会觉得T2马上又要大降价了,如果他们选择发布会后不买呢?

罗永浩:那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我很擅长把一个产品做好,同时又说得打动消费者,我们第1代犯的错误是解决不了生产问题,所以我不太担心这个问题。

11、现在的定价,都是亏损,4G版本可以打平,仍然是中高端机型

记者:有没有想过如果一开始就是这个定价,现在的销量会好很多?

罗永浩:是有可能。但是我刚讲过了,我们不会去做一个利润率只有百分之一点几的企业,这是很不健康的,不能满足你自己和投资人的诉求,还有一个问题,百分之一点几利润率的企业很难做好客服、研发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事情的本质可以用钱换算的。举例来说,我们 经常听到有个百分之零点几的手机企业,大家抱怨他的客服做的很糟糕。但实际情况是如果他把客服做的好,他这个企业就要倒闭了,因为他这个企业利润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这些事情的本质可以用钱换算的就这么个道理。如果我们的企业常年能做下去,利润率只有百分之一点几,我应该做一个做一个百分之一点几以上的企业。

记者:那现(锤子手机)在定价的是1980元,是不是利润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或者更低?

罗永浩:对,没有利润率,都是亏损的。

记者:16G;32G能赚钱?

罗永浩:16G;32G也都是亏损的。4G版本的基本可以打平

记者:那现在锤子手机的代工还是选择廊坊富士康?

罗永浩:对,是富士康。我们是在廊坊富士康和亦庄富士康两处同时做的。生产商一个叫Me five(音译)的核心中框什么的是在廊坊做的。装配是在亦庄,最后出货是在亦庄富士康出货。

记者:你现在的这个定价还能把自己定位成中高端机?

罗永浩:当然可以。我举个例子:你们看三星的产品是怎么卖的?上市是5800,一个月后是4800,在一个月后是3800,然后接下来是3500左右,卖的生命周期会长一些。所以很多厂商是每天都在调价的,有的厂商把价格维持在一个比较长的周期,这些厂商都有自己的商业逻辑和道理的。对我们来讲,原则上是想选择一个长的周期和一个稳定的价格,但是拖了4个月后,原来额很多想法不能实现额时候,清库存是一个很常见的做法

12、巨头们搞不定的手机系统只有我们了

记者:你能说下和其他厂商合作推下系统吗?你们已经拒绝了哪些厂商?

罗永浩:这个怎么能讲呢。呵呵。。

记者:那你看好魅族和阿里的合作吗?

罗永浩:这个对我们其实是好事,因为整个业界能把操作系统做好的没有几个。你可以算苹果不用说了,但苹果也不会和人合作,小米是一个,魅族是一个,其他厂商我就不用说了。小米其实自身就已经壮大起来了,魅族通过跟互联网巨头合作,都有好处,你们知道中国的互联巨头几乎都尝试过做手机的软硬件,结果几乎全都失败了,对吧。几个大的互联网巨头都做过手机,一方面,硬件和软件同时尝试,结果全都失败了。有些厂商失败了后,集中做操作系统,然后用一个上千人的团队推了两三年,还是失败了。我不点名的话,你们也应该知道几个互联网巨头都有过这样的事情。所以阿里现在选择和魅族合作,是因为魅族的操作系统超出了阿里做的操作系统的水平了,跟他一个战队结盟。这件事从我们自身的发展是好事,因为剩下的巨头选来选去,他们搞不定的系统只有我们了

13,回应天猫事件:百分之百躺枪

记者:前段时间锤子手机天猫旗舰店的数据失误,他们也做了解释,当事人做了一些处理。这个事情锤子手机对外很少提,也没有发声。

罗永浩:当然,首先对我们来讲,没有参与到天猫数据出错的事情,所以我当时发了个贴说百分之百的躺枪。至于天猫内部是什么情况呢?你们不要以为我们和他们是合作伙伴,天猫就会把内部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们。对我们来讲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自身来讲,我们什么都没做,所以我敢讲百分之百的躺枪,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看天猫也没有因此站出来说:“你怎么没有关系?明明是咱们合作的,你没有理由不知道。”对吧。我们确实什么都没有做,但天猫内部到底怎么个事,我并不清楚,所以最后看到的公开声明就是这样。内部情况我也不清楚,肯定是有人做了,他们也给处罚了。对外也是这么说的,那到底谁做的?怎么样了?我也并不清楚。我们也没兴趣去取证。

记者:关于前一段你说的在悬赏找水军,现在这事情有什么进展吗?

罗永浩:没有任何进展。

记者: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罗永浩:其实我也听说了现在人肉水军公司,并不是像我以前想的那么傻,开公司招很多人,然后给他们发工资,给我当水军。在各自各样的论坛或QQ群里领着工资做水军的人,其实根本不知道付钱给他的老板是谁。明白我的意思吗?他到各个论坛发帖子建一个QQ群,让水军到这里来,加入这以后,他有整套的方法让你给我发帖,我再给你钱。我和你都没见过,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你不知道我长什么样。所以从这意义上讲,这些人想举报也是无从举报的。我们也是抓不到当事人,这也是非常头疼的问题。但是我少说一些,就少一些仇家,水军自然也会少一些

14、那些挺王自如的人,并不是真正挺他,只是讨厌我这凶巴巴的样子

记者:那你以后选择什么样的营销方式?

罗永浩:我们的营销方式还是突出产品的正面的东西吧,你跟人吵架其实是很吃亏的。别人有的人黑我,我去跟他对质,产生的结果是我现场把他所有做的手脚拆穿了,但是对我也没有好处,因为大家不喜欢看企业负责人出来凶巴巴的跟一个年轻人吵。所以当我们去搞这个对质,就王自如吧,明白我的意思吗。当我们去之前,这个事被吵起来时,支持率是1:1,然后我去现场有理有据的把这事戳穿了后支持率是2:1,你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糟糕。你看事后骂我的人,夸我的人不说,骂我的说我道理站不住脚,说我沟通不好,欺负年轻人,凶巴巴的,嘴脸难看,都是这些东西。那这些东西说,我回来该向同事去道歉认错,作为企业负责人,这些事这样处理是严重不得当的,这是我最近经常反省的事。然后公司有些同事还给我去对质前一样天真,为什么你把事实讲的那么清楚,以至于没人从事实和逻辑上挑不出你的错,还是支持率只有2:1。那我说,你们觉得应该多少他们说最少要9:1才行。王自如有些铁杆粉丝,应该9:1才是正常的。我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回来我想了想清楚了,那些挺王自如的人,并不是真正挺他,只是讨厌我这凶巴巴的样子。你理解我的意思吗?就是说你是一个40多岁的人,还是做企业的人,你去跟一个年轻人对质,即便这个错全是年轻人的,你也可以把场面处理的没有那么难看。但我去那控制不住情绪表现的那么凶恶,最后道理全在你这块也是没用的,所以支持率只有2:1,这些事作为个人而言的话没有任何问题。但当你有职务在身时,这些事就需要反省。

15、从道歉数量就可以看到进步程度

记者:您刚才的回答中用了好几次道歉,您这一年成长了在哪些方面?

罗永浩:从道歉数量就可以看到进步程度。我从开了新浪微博到现在,从来是有错必认,一定道歉但之前我说过某某手机不好看,我觉得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情道歉,这是我自己主观的看法。不过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的角度,我之后会选择少说话,但我绝对不说谎话。

记者:现在看你们手机的广告,其中说“很难找到一部如此好的国产手机”,还不是在与其他厂家在吵架吗?

罗永浩:很难找到一部如此好的国产手机,实际上是真实用户的反馈。许多不了解的人,都会问这是哪个国家产的,什么品牌?这只能说用户觉得它像一个国际一线品牌,以及对国货的不信任,这两个事实都是客观存在。所以我们这么说,并不是对任何友商的挑衅。

16、锤子不维护粉丝

记者:魅族和小米都有关于粉丝一整套的营销方案,请问锤子手机是怎么维护?会不会做类似“米粉节”的线下活动?

罗永浩:我们不维护粉丝,只做集中精力好产品,你去培养是一定培养不出来的。但对于小米举行“米粉节”这种友商做这种事情我们十分欣赏,也没有任何看法。全国各地大概有50-60个城市的用户,他们买了我们的产品,自发性地组织活动,我们在其中的作用是帮助他们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并参与这个活动。我们对这些用户由衷感激,但为了让这些活动更为纯粹,我们从来没有参与,后期我们可能会提供一些物料,比如宣传品、T恤之类。现在官方从来没有举办过这类活动。由于锤子是以设计和用户体验驱动,软件和硬件也非常注重设计美感,我们用户中从事艺术活动的特别多,有许多设计师、摄影师。而这个群体比较喜欢也比较会拍照片,他们拍了许多特别精美的开箱照。我会在11月18日上的会议现场演示。由于这些开箱照太精美了,60%可达到出版的效果,后来导致别人误会我们请了几百个摄影师,其实都是自发的。

17、为什么要为买不起锤子的人降价?

记者:您之前说过买不起锤子的人可能不是我们的主要对象,但这回降价是出什么考虑,跟这话是不是有矛盾?

罗永浩:第一,我们体验中心用户主要的反馈:操作系统比较好,但是硬件有点贵。第二,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由于我们的无能,没有处理好供应链的问题,拖了四个月,而数码新品关注期只有两三个月,所以降价不是一个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一个必须做的事情。第三,目前手机也处于一个3G向4G转换的过程,双十一是一个好机会,会有许多手机降价,我们提前降价将T1清仓也是一个明智之举。

18、T2半年后上市

记者:T2会马上上市吗?

罗永浩:第一,T2将于明年上市,大致会是半年之后。

第二,T2的大部分方案基本已经确定。

第三,T2明年我们会准备好5万-10万部手机才开发布会。将生产上的问题在发布会召开之前全部处理。

 

原文来自: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5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id

    回复
  2. 本来还想买来装B呢

    回复
  3. 这就是传说的耸人听闻标题党

    回复
  4. 本来还想买个3000的情怀手机来装装逼的~结果现在一降价情怀没了!还买个屁……

    回复
  5. 期待T2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