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不爱用SaaS?

本文通过对大量企业员工、SaaS用户的调研,整理了中国SaaS系统的“七宗罪”,希望通过对这些“罪行”的分析,找出中国人不爱用SaaS的原因。

前段时间,有朋友跟企服君吐槽,说他们公司新上了一套SaaS系统。

这套SaaS系统集考勤、OA、CRM、财务报销等各种功能于一体,功能不可谓不全,可这套SaaS却不怎么得员工的心。

“公司一上这套系统,打卡考勤更严了。工作讨论也脱离了微信,都搬到了SaaS上,想假装看不见都不行。还有,以往的报销流程都变了,好不容易熟悉了之前的报销流程,现在又不会了。”

对于这套SaaS系统,朋友满是吐槽,这也让企服君想起自己公司上线新SaaS系统时,也是相似的状况。

中国的ToB行业一直在喊SaaS崛起。可喊了那么多年,SaaS都没能真正崛起,企服君在想,这和许多员工对SaaS的抵触,多少有些关系。

毕竟,SaaS系统要处理的内容,就是员工的工作内容。如果系统不能俘获员工的心,肯定也很难推而广之。

为此,笔者通过对大量企业员工、SaaS用户的调研,整理了中国SaaS系统的“七宗罪”,希望通过对这些“罪行”的分析,找出中国人不爱用SaaS的原因。

SaaS一宗罪:过分强调老板需求,忽视员工需求

毫无疑问,绝大多数SaaS系统都是老板或是管理层买的。

老板担心员工迟到,就弄个打卡系统;老板觉得员工应该第一时间回应工作需求,就弄了协同系统;老板觉得报销流程太复杂,担心员工报假账,就上线了财务报销系统……

虽然我们不能把中国老板描绘成只会压榨的冷血资本家,可在老板眼中,员工是要管的。

本来SaaS是协同工具,为提升效率而生。可到了老板手里,SaaS却成了“监管工具”。

比如钉钉刚上线的时候,吐槽不绝于耳,为什么?无非就是它能为老板提供便捷,“ding一下”当时是钉钉主推的功能。在企服君走访的老板和员工中,老板们普遍认为“ding”的功能非常棒。而员工则大多吐槽“被老板抓的太紧了”。

老板与员工身份地位的差距,造成中国很多SaaS一直与员工的习性相悖,这自然不会得到员工喜欢。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所有员工都是拼命三郎,但老板更多应该从调动员工积极性出发,激发他们的自驱力,而并非一味的“拿鞭子抽”。如果SaaS工具不能让员工真正从心里愿意使用,那也许它的发展可能就会受到阻碍。

SaaS二宗罪:创业公司变化大,收费模式不灵活

中国的创业风潮催生了一批批公司,这些公司体量小,企业文化并不扎实,增长快、衰退快、业务变化也快。急速的变化让中国的很多SaaS厂商跟不上新生公司的需求。

有些公司发展太快或是频繁地进行业务转型,那他们之前采购的SaaS就成了鸡肋。有的创业公司退潮太快,濒临破产倒闭,这些公司还要SaaS做什么用?

而且,不光是这些公司变化得快,公司的员工变化得也快。

当前职场的中坚力量变成了80后、90后的年轻人,与企服君同龄的90后,一两年跳一次槽都不足为怪。但很多SaaS系统的收费模式是按账号数收费,买了一堆账号,结果没用多久,员工就离职了。或者采购了一年的使用权限,但还没等用够时间,业务调整了,原来买的工具用不了了。

这种快速变化,让SaaS在收费模式方面也需要适应。如果在采购上不能满足越来越灵活的企业需求,那么也无法持续为自己造血。

SaaS三宗罪:个性化需求不足,标准版软件太呆板

中国创业风潮的兴起,让中国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好,可发展太快也导致中国企业没时间形成较为固定的商业流程。

为什么Salesforce市值千亿美元?为什么“美版钉钉” Slack能成功上市?为什么欧美等发达国家的ToB产业能与ToC产业掰手腕?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欧美发达国家在商业流程上足够标准。足够标准的商业流程,可以更好地帮助SaaS在更多的企业中扩张和应用。

可中国的企业由于发展的太快,路数太多,标准化产品很难通吃市场。往往是这个企业要这个需求,那个企业要那个需求。

这直接导致SaaS厂商如果不跟进这些需求,就丢了客户。如果跟进需求,就变成了传统的软件定制商,根本没法利用SaaS系统快速复制的特点,实现快速扩张。好在目前国内很多SaaS厂商都在开发自身的PaaS能力,或是推出满足不同需求的个性化套餐。

比如:红圈营销虽然是一款标准的CRM产品,但它可以把移动OA、SFA、外勤管理等多种功能转接到SaaS系统上,让用户借助云构PaaS能力,通过灵活的配置来满足自身商业模式特点和需求。

而类似石墨文档等企业,则针对不同需求的用户,通过不同功能的组合,推出费用不同的套餐,希望让更多企业能用更划算的钱,买到更符合个性化需求的SaaS服务。

四宗罪:云服务不稳定让用户担心

SaaS作为云服务的一种,打从概念出现的那一天,就被人担心安全性问题。

虽然云服务的理念如今已经深入人心,可在SaaS行业,系统宕机、数据丢失的事情,还是屡有发生。即便强如Salesforce,也难以避免宕机事故。搜搜百度就能发现,Salesforce基本每年都会宕机。

因此,很多SaaS厂商,直接在官网上标明了宕机补偿方案。比如:中国SaaS圈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今年因为提倡“996”被骂惨了的有赞,就在2017年11月27日推出了“有赞护航”计划。

“如果出现微商城核心服务不可用,影响了客户的生意,就按照不可用时间给予对应102.4倍的补偿。”有赞在细则中这样写道。

说实话,SaaS不可能不出事故。可说句良心话,什么软件能不出故障呢?比起传统的数据存储、传输方式,SaaS已经把数据风险降低了很多。

如果当前还有企业因为安全原因,因噎废食的摒弃SaaS模式,请马上告诉企服君哦!

五宗罪:很多SaaS产品的实用效果不强?

T研究在2019年5月发布了一版《中国SaaS产业研究报告》,其中有一页提到了企业用户放弃SaaS的原因。

35.3%的企业因为效率和管理问题,弃用了之前采购的SaaS;23.5%的企业因为SaaS的服务实用性不佳;还有17.6%的企业觉得SaaS的投入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收益,而选择弃用SaaS。

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弃用SaaS的企业,都觉得它们此前采购的SaaS实用效果不强。不过,SaaS实用性不强的原因其实有很多。

有些SaaS产品确实垃圾,营销靠忽悠,数据全靠编。这类公司基本拉到一个客户就等于死一个客户,没人会为不好的产品续费。

有些SaaS产品其实并不差,只是厂商培训不到位,或者是用户没学会就被用户弃用。毕竟为企业做的SaaS系统,与给消费者使用的C端软件比起来,复杂了不知多少倍。一个公司少则几个人,多则几十个部门,都要熟练使用,确实是件挺难的事情。

显然,SaaS厂商首先要把产品设计得足够简单;二来也要在产品培训、市场拓展、客户维护等层面,做更多努力。

SaaS六宗罪:SaaS普适性不够,微信生态过于强大

有什么事,是微信不能解决的呢?如果不能解决,多发几条消息还找不到人吗?

微信的强大毋庸多言,即便企业的SaaS系统再怎么优秀,谁敢说一定不在微信上讨论工作呢?

请假,能用微信直接跟领导说吧?部门协同,微信群聊能满足大部分团队的需求吧?各种工作内容的对接,可以用微信发文字说吧?实在说不清楚,微信还能发语音、发视频呢!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微信有这样、那样无数个不方便的地方,可架不住每天还是有上亿人在用微信谈工作啊。

就算你们公司强制用钉钉、用纷享销客,可你的客户、你的合作伙伴要是不用这些SaaS软件,你要不要加他一个微信呢?

普适性不够,中国的SaaS系统,拿什么跟微信拼呢?

SaaS七宗罪

收费让很多公司犯难,可中国人真的不爱用SaaS吗?

我们都知道,用微信或者钉钉聊工作是不要钱的,可公司买其他SaaS软件是要花钱的。

T研究调研显示,将近85%的企业,一年内的SaaS投入水平在20万以下;超过60%的企业,一年内的SaaS投入水平在10万元以下。

这些钱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其实不多。

可为什么企业不愿意在SaaS软件上花更多的钱呢?其实就是上文企服君分析出来的原因。

“老板想用,员工不爱用;公司变化太快,SaaS系统又不够灵活;有人担心安全,有人怕成效不好;用免费的嫌这嫌那,一让付费又思虑万千……”

所有矛盾集合起来,就导致中国的SaaS厂商跟欧美发达国家的SaaS厂商相距甚远。

就是这些矛盾,让人觉得在中国做SaaS累,做赚钱不倒闭的SaaS更累。当几乎所有SaaS厂商都发展得极为憋屈的时候,我们就会产生中国人不爱用SaaS的错觉。

可中国人真的不爱用SaaS吗?真不是!

虽然中国SaaS的高爆发期已过,但市场规模还在逐年增加,信息化转型过程中,企业选择“上云”的占比已经达到了78.3%。就此而言,中国SaaS市场绝对不是衰退。

中国人、中国企业不仅没有不爱用SaaS,反倒是在更多地接受SaaS理念。

自今年5月做SaaS专题以来,我们发现很多中国SaaS企业,都从前两年纯赔钱的阶段,慢慢走向了盈亏平衡,甚至开始小规模盈利。这些SaaS厂商,也得到越来越多用户的认可,并且逐渐在自己耕耘的领域中,俘获了越来越多的坚实用户。

这一切转变,虽然不能证明中国SaaS走到了春天,可还是能让我们相信,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步消退,企业信息化转型速度的加快,中国的SaaS行业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毕竟,提升效率、优化成本是企业发展的不二宗旨,而SaaS作为工具,恰好能够满足企业用户的这些需求。

 

作者:李晓松

来源:http://www.cyzone.cn/article/538637.html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创业邦,作者@李晓松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资本家会烤韭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