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0 评论 7205 浏览 9 收藏 15 分钟

编辑导语:近日,成都某宠物店推出共享猫咪有偿服务,引发了网友不小的热议。共享猫咪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满足部分人的撸猫需求,但如此频繁的更换生活场所也容易给猫咪带来应激反应,对其身体健康造成伤害。

“猫咪也要共享?人为了赚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一则“成都出现共享猫咪”的新闻引发不少善心人士谴责。现在的人啊,在猫咖撸遍各色猫咪犹嫌不足,开始要求猫猫出台、到府服务了。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道德放一边,咱就说生意。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各种室内娱乐项目可以说是先抑后扬,迎来了巨大机遇期,形式和规模都有所发展。能够抚慰人心的宠物市场尤其红火。

室内动物园遍地开花,“亲子互动”已不再是唯一卖点,更多年轻顾客到此消遣;不止猫咖,蛇、蜥蜴等爬宠也能上手撸个爽;除了到店玩赏环肥燕瘦,你还可以租猫带回家,做几日“有猫人”。

“虽然有三观不正的嫌疑,但线下宠物店真的越来越好玩了。”谈及线下宠物产业,不止一个人这样对硬糖君说。而每一个租猫人,几乎都在迫不及待给猫“赎身”。

一、租猫是门好生意

Nana至今不敢相信,她就这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猫。“原以为只是接个姑娘出条子,没想到最后成了救风尘。”

事实上,租猫已经成为不少猫舍卖猫的新模式,就算是“试婚”吧。除了被爆出“共享猫咪”服务的成都外,北京、上海、天津等城市的宠物店均有类似服务提供。

猫咪的租金根据城市收入水平不同而变化。一般来说,新一线城市租猫一天花费大约在10元左右,一线城市则在15-50元之间浮动,具体价格还要根据猫的品种而定。

只在亲戚家撸过猫的Nana一直心怀养猫梦,但又怕猫咪性格不好,在家四处搞破坏。偶然在点评网站上看到“租猫”服务后,Nana立刻前往那家猫舍选中一只蓝金渐层。

老板与Nana签署了租赁协议,协议中规定租方应保证猫咪安全,如果猫咪送回猫舍时受伤将扣除相应治疗费用的押金。这只蓝金渐层售价8000元,租金一天30,最短15天起租。Nana支付了连同押金、猫粮在内共8510元,便带猫回家。

“我觉得很方便,笼子、食盆、猫砂、猫粮甚至玩具老板都会提供,适合我这种新手。”带猫回家仅三天,懂事黏人的猫咪就捕获了Nana的心。经典的包养转真爱桥段后,Nana与老板联系为猫“赎身”。老板退了剩下的租金,在猫咪原价基础上小小地打了个折扣,这只猫便属于Nana了。

“如果店里看到这么一只八千块的猫,我肯定不会买。但想到让它回店里的话,可能又要接客心里就不忍。”Nana也知道猫肯定是买贵了,但“为情所困”也就顾不得价钱了。

而猫舍老板对硬糖君说,自己做租猫生意也是无奈之举。和宠物店不同,猫舍的开销原本就大,而且他的猫舍只繁育英短美短这两种相对贵的猫咪,加之店铺选址、自己还在做流浪猫救助等问题,险些陷入经营危机。

今年初北京又突发疫情,某写字楼封楼导致附近商户跟着一起闭店。这时候有朋友和他聊天,感慨“被困在家里也出不去,要是有个猫能陪着就好了”。他灵光乍现:为何不把猫租给有需要的人?万一合眼缘,猫咪也有了好归宿。

且在他看来,并不会有那么多虐猫的坏人通过租猫满足兽欲。“这成本也太高了,在我这里租猫最低要8450,而且猫咪还回来的时候我也会检查有没有外伤,吃没吃过异物。坏人怎么可能冒着小一万块钱血本无归的风险来租猫。”

反倒是有不少对想养猫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养猫的人,通过租猫找到了命中情猫。“过去我这里能出租的猫大概有20多只,这才多久就剩下五六只能出租的了。租期满了把猫还回来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养几天就直接留下了。”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至于猫咪是否会应激,这位老板表示,至少像他这样的正经猫舍,不会让一只猫频繁被出租。每位带猫回去的客户他都会跟进询问,如果发生应激也会想法解决。“至少15天起租也是减少应激的可能,如果三天换个环境那猫肯定受不了。”

“猫咪换环境应激是没错,但你买一只猫回去就能保证永远不换环境吗?”另一位提供租猫服务的老板面对硬糖君的提问有点激动,“坦白说,那些居无定所一年搬家一次,逢年过节还要回老家把猫送寄养的人,猫咪换环境的次数并不比我这些出租的猫少。”

二、爬宠也能撸

伴随着宠物经济崛起,撸猫撸狗早已不是新鲜事,兔子、浣熊等也纷纷加入接客行列。但撸爬宠,仍算是个新兴事物。

与租猫生意诞生类似,撸爬宠也是老板们的疫情自救。做了将近10年爬宠生意的杰哥,在海外旅游时体验过爬宠咖啡厅,就也琢磨开个爬虫馆。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金边 爬宠咖啡厅 图源网络

“疫情对我的影响太大了。”爬宠原本就是小圈子的熟人生意,不像猫狗普及度这么高。不少人对爬宠还有偏见,虽然疫情传播与爬宠无关,但杰哥明显感觉偶尔进店问询的客人态度上的变化。“小孩进店里还没干嘛呢,他妈妈就喊别摸它,回头咬着你就得新冠了。”

杰哥考察了一家爬宠咖啡厅。他们允许客人与爬宠近距离接触,比较珍贵的蜥蜴以及有危险性的狼蛛,属于只可远观类,被安置在店内的玻璃箱中仅供观赏;蛙、蛇类则可以与客人亲密互动。一边盘蛇一边喝咖啡,硬糖君虽没这个胆,但对一部分人确实挺有吸引力。

“我观察发现,他们拿出来接客的都是攻击性不强、适应性较强的爬宠,也有客人在和爬宠互动后,决定买一只回去试试。”而且杰哥发现,这些来撸爬宠的客人,尤其是女性都会拍下自己与爬宠互动的视频,随后发布到社交平台,这些视频也为咖啡厅带来不少流量。

更重要的是,原本对爬宠心存偏见的人有可能因为打卡体验而心态转变。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其实北京也有挺多爬宠店的,但大家普遍做得还是偏专业,主要面向圈子里的人。我是想做得娱乐性强一点,告诉大家爬宠不脏,也不可怕。”

大概从业者都有杰哥这样的想法,去年北京新开业的几家爬虫馆都走起了“体验流”,凡是能上手的,都允许客人拿在手里把玩一番,一些爬宠类型多、性格温顺的店家还成为网红打卡新地标。

硬糖君搜索发现,这些新兴的爬虫馆主要采取入场门票+宠物售卖的模式,票价在60-100元左右,且大多数只提供撸爬宠及参观服务,没有餐食售卖。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成都爬宠咖啡厅,现已关闭

为了爬虫馆做市场调查的杰哥也表示,把爬宠与餐饮结合的店铺不多,即使有爬宠也是被关在玻璃箱中,作为餐厅“摆设”存在。他还是想复刻海外那种,又能吃饭又能撸蛇,但食品卫生就成为大问题。

“以前成都有一家爬宠咖啡厅,后来停业了,估计是栽在健康问题上。北京16年也开过一家,在东直门,后来也关了。”杰哥仍旧为了心中能够完美结合撸宠与餐饮的爬虫馆而四处奔波。

三、室内动物园,动物齐打工

还去啥动物园啊,家门口商场就能看动物。室内动物园诞生伊始,曾遭到不少动保人士的抨击。然而反对声再激烈,也没能挡住室内动物园开疆拓土的脚步。

2020年底,成立于2019年、以“新型室内动物园”为产品场景的物垣文化宣布完成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IDG资本领投,不二资本、复星锐正等跟投。物垣文化完成B轮融资同时,宠物咖啡厅、宠物餐厅也迎来了爆发期。

在北京三里屯地区,每座商场内都有至少一家宠物咖啡厅,而且每家店的生意都不错。一家提供撸水豚、浣熊等异宠的门店,火爆到即使工作日都有可能排队等候才能入场。

猫生不自由,宠物打工中

室内动物园在发展过程中,也逐步剥离过去的亲子属性,为闺蜜、情侣等群体提供服务。越来越多的室内动物园,开始引入换装拍照服务。店家提供汉服、和服等服装,和扇、灯笼等小道具以及各色拍照场景,客人可在换装后抱着店内小动物一起拍照。

“我们没有主动要求客人发朋友圈什么的,不过新客人都说自己是在短视频平台或者朋友的朋友圈看到,于是来get同款。这比以前发传单或者找大号做推广的效果好多了。”一家集餐饮、撸宠及拍照于一体的咖啡厅店员告诉硬糖君,自从推出了换装拍照服务,店内的客流量比过去更好。

但随之而来的,也有翻台率变低的问题。过去的客人可能撸个1-2个小时小动物就结束了,如今拍照+修片,在店时间被拉长至3小时左右,老板也在想新的办法刺激这些在店顾客多消费。

与此同时,室内动物园入局者变多,竞争更激烈,“骚操作”也多了起来,开始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室内动物园可引进的动物品种是有规定的,但不少店家为了吸引顾客往往甘冒风险,甚至引入一些烈性动物。此外,过去室内动物园仅提供投喂部分小宠的互动服务,如今为了揽客,一些店家允许客人在缴纳一定费用后,钓仓鼠、花枝鼠等小宠。

仓鼠繁殖力惊人,进货价极低,因此是钓小宠的首选。店家提供一根挂着饵料的钓竿,客人如果成功钓上仓鼠则可带这只仓鼠回家。

“反正仓鼠寿命短,放在一起还会打架,不如物尽其用。”店家对硬糖君说。

但这种将小宠彻底商品化的作为存在隐忧,也容易引来动保人士的举报。一位室内动物园的经营者告诉硬糖君,这些吸引眼球的做法能够带来短期流量,但并非长久之计。加之不少客人将钓仓鼠的过程发到短视频平台,人证物证都在很难抵赖。

“我觉得未来室内动物园的方向,应该和东南亚国家那些动物保护营一样,以义工体验作为卖点。一方面不涉及虐待动物的问题,另一方面也算是科普教育了。”这位经营者表示,他打算近期尝试着引导客人体验为小宠清理笼舍的活动,看看效果如何。

长期化的疫情阻碍了人们外出游玩的脚步,也给城内娱乐到来了发展机会。随着95后、00后逐渐成为线下娱乐消费主力军,原本就备受年轻人喜爱的毛孩子们,自然也成为线下娱乐体验的“贩售品”。普天之下,谁还不是打工人呢。

 

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公众号:娱乐硬糖

本文由 @娱乐硬糖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