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残喘之际被万夫所指,中国杀软行业渐成往事

3 评论 3902 浏览 1 收藏 21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不断推广,各种类型和功能的软件层出不穷,进入我们的视野,得到广泛的使用。而在互联网逐渐发展的过程中,杀毒软件曾是每个用户电脑上不可或缺的软件,曾经杀软市场的繁荣却在移动互联时代到来后悄然衰败。让我们一起阅读作者的文章,了解杀毒软件的发展和可能的未来。

“很久没有人关心这个行业了。”一位曾在杀毒行业工作十多年的业内人士,如是描述自己的内心震惊:对金山毒霸和中国杀软行业而言,无论如何都不该以这样的方式,重回公众视野。

1999年初,两年前立项的金山杀毒软件准备上市了,履新不久的金山软件总经理,被《硅谷之火》一书改变人生的雷军,亲自拍板,把软件取名“金山毒霸”。“杀软就得‘芯黑’,因为只有‘芯’够‘黑’,才能把病毒杀干净”。

1年后,雷军操盘推出金山公司历史上第三款主打产品——金山毒霸。

彼时一款杀软售价在258元到358元间,雷军那时就证明自己是一个营销高手,在用199元的价格吸引用户后,金山毒霸很快火了,第一年就跻身中国杀软三强。2002年,金山毒霸又将零售价降为50元,超过江民成为市场第二,仅次于瑞星。

雷军后来推出小米时为何强调“性价比”,其成功底气在此。杀毒,从此成为金山公司的标签。几年后,又成为一系列影响深远的江湖混战故事的主角。

20年后,再次创业的雷军带领小米成为世界500强。在他掌控的庞大金山系、雷军系中,金山毒霸虽然顽强默默存在,但早已是一颗最不起眼的棋子,绝大多数网民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名字。

不仅是苟延残喘的金山毒霸,其他杀软同样少人问津。自用户流量从PC端向移动互联网转移,曾风光一时的杀软行业,很多年没有吸引公众眼球的大事件了。

直到2021年10月12日,平地一声惊雷——金山毒霸在推送内容中,错误使用英烈照片。这让无数网友格外愤怒,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金山毒霸也在万夫所指后不得不轻描淡写的道歉。

截至目前,此次事件最终结局仍未知,一些网民也开始重新审视被遗忘的杀软江湖。“已很久没有人关心这个行业了,更别说金山毒霸。”一位曾在杀毒行业工作十多年的业内人士李莞(化名),如是描述自己的内心震惊:对金山毒霸和中国杀软行业而言,无论如何都不该以这样的方式,重回公众视野。

一、雷军被周鸿祎完胜的一战

需要厘清的是,如今的金山毒霸,从股权看并不直接属于金山软件——它在2010年被归入金山网络,也就是如今的北京猎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

企查查显示,猎豹移动大股东是求伟芹,持股65%,傅盛持股35%。求伟芹1992年加盟金山,在金山系多家公司中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管、监事职位。根据相关报道,求伟芹为金山创始人求伯君的妹妹。

不过,雷军仍是金山系第一控制人。作为老牌科技企业,金山系构成相当复杂,西山居、猎豹移动、金山办公以及金山云,是其中最知名的四家子公司。

多年来,雷军对金山毒霸一直寄予厚望。2011年,雷军回归并计划重组金山后的一次核心高管会议上,在一张白纸写下了他对金山的改造计划——其中,聚焦《金山毒霸》、WPS、网络游戏三大核心业务,是雷军金山改造计划变革的第一条。

彼时,在一场引起圈内外关注、历时数年的江湖纷争中,金山毒霸是重要主角之一。

21世纪PC初兴起时代,以金山、瑞星、江民为主的杀毒软件,在与国外的卡巴斯基、NOD32、诺顿等的竞争中,成为国产软件代表骄傲,制造了一个杀软黄金时代。

2003年之前,瑞星年销量一度达到7个亿。2007年,金山母公司港股上市时,其招股书概述称,公司绝大部分软件收益来自金山毒霸。

这一局面在2008年彻底被打破,行业从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7月,杀软江湖出现了一个外来者——周鸿祎的奇虎360。周鸿祎以免费为手段,点燃了长达数年的免费与收费之战。

到2010年初,360免费杀毒与瑞星、金山毒霸为主的收费杀毒软件之争分出战果:360完胜,一举占据了杀毒市场90%的市场份额。这对金山软件最直接的影响是,公司危机四伏处于垂死挣扎边缘,已辞去金山CEO雷军重回金山,掌管毒霸与网游两块业务。

雷军回归后,带来了一个360和周鸿祎很熟悉的对手——雷军老部下,此前出走360的傅盛。在360,傅盛做的安全卫士成就了奇虎,也成就了周鸿祎。

2010年年底,傅盛带着他的可牛团队,并入金山网络(即猎豹移动前身),由傅盛操盘,原金山安全CEO王欣任COO。傅盛上台后第一个决策,就是把金山原有七八条老产品线砍到只剩下毒霸、卫士两个,同时宣布金山毒霸沿袭360的永久免费策略,壮士断腕与360硬碰硬。

官司和口水仗由此四起,雷军和周鸿祎一度“老死不相往来”。同时,为对抗360,腾讯火线以2000万美元入股金山网络,并在那场与360著名的大战中,大力推广金山毒霸使其获得生存缓机。3B大战后,百度也火速与傅盛敲定入股协议,共抗360。

金山毒霸之后,瑞星、卡巴斯基等国内外杀软纷纷跟进免费,但都难以与形成群体效应的360抗衡,如同谷歌前CEO施密特所说:“免费午餐不是人人都可以品尝到,它排除了市场上所有的价格歧视结构,往往造成赢家通吃的局面。”

此前收入上亿元的金山毒霸,支撑着金山网络公司命脉。虽然雷军和傅盛集中了全公司的力量做毒霸,甚至高喊“砸锅卖铁做毒霸”口号,但在资金、技术和人员均不如360的情况下,在PC端最多时也只有360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

杀软这一战被周鸿祎完胜后,雷军把精力主要放在了手机上。而承担转型重任的金山网络,此后发展路径跟雷军预想的完全迥异,金山毒霸也最终未能成为雷军心中金山重组后的核心业务——傅盛将金山毒霸和金山卫士合并,增加了“互联网化”的新项目金山导航、猎豹浏览器、游戏联运,并另辟蹊径选择出海,最终在2014年5月,金山网络在更名猎豹移动后成功上市,雷军由此迎来“第三度敲钟”。

金山网络上市这一年,COO王欣离职。作为跟随雷军打拼天下的“金山五虎”之一,多年前她从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手中接过金山毒霸,带领金山毒霸业绩飙升,但却在与周鸿祎的口水战中,严重低估对手,让对方从免费这条路上杀了出来,也让金山毒霸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2018年,小米上市前夕,雷军向猎豹移动董事会递交辞呈,不再担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

对雷军而言,彼时的金山毒霸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在庞大的雷军系中沦为一颗最不起眼的棋子——2018年,问世不到5年的百度杀毒、百度卫士正式停止更新。杀软市场几乎成为奇虎360和腾讯电脑管家的对台戏,瑞星、金山毒霸、卡巴斯基、诺顿等国内外杀软,要么在时代大变局下苟延残喘,要么彻底放弃。

二、被时代浪潮所遗忘

雷军与周鸿祎的杀软战争后,十多年来杀软市场再无更大新闻。这个行业,早在移动互联时代到来后,就悄然衰败。

不同于传统PC时代,在移动时代,iOS和安卓都是相对封闭的系统,在系统层面就由内置安全机制完成了杀软工作。这对杀软行业来说,无异于残酷的“降维打击”。另外,所有手机厂商也开始做安全、做渠道,构建自己可控的流量生态闭环。

在PC端,微软在2014年发布的Win10系统里自带了Windows Defender免费杀毒软件(2019年改名为Microsoft Defender)。国外机构的对比评测中,该软件在各方面都获得了极高分数。

“和传统杀软相比体验更好,没有广告和弹窗,却有更好的系统兼容性。”李莞就表示,他的PC电脑,已经很多年没有安装过第三方杀软了,从用户角度看,第三方杀毒软件早就不是刚需。

这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于生存,各家杀软将目光放到了软件管家、装机助手、内存优化等更细分领域,并继续此前的残酷竞争——以金山系为例,在推出金山清理大师(猎豹清理大师)后,2017年统计拥有近6亿装机用户、6000万日活用户,但很快又陷入360和腾讯等类似产品的围追堵截之中。

与此同时,走免费路线的金山毒霸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软件变得越来越“流氓”——总是以捆绑流氓软件的形式出现在各个安装包里面,加上大量弹窗、广告,导致产品口碑一路下滑,以及用户进一步流失。

2018年,一位华东政法大学的学生在下载“金山毒霸”后,电脑里被捆绑安装“软件管家”和“猎豹护眼大师”等软件,该同学认为这些捆绑软件严重影响自己使用电脑进行学习工作,于是决定与“金山毒霸”对簿公堂。2020年7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下,金山毒霸被判赔偿该同学700元。

就这样,金山毒霸失掉了在国内安全软件市场的大部分竞争力。时至今日,如果不是强制捆绑的安装包,恐怕几乎没有人会去单独下载。

免费路线的商业模式是广告,决定这一切的是流量。伴随竞争白热化,几乎所有杀软都难逃这个质疑——因为广告弹窗及臃肿的软件,360杀毒同样也被不少用户称为“流氓软件”,尽管相比金山毒霸,360查杀效果相对较好。

“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导致有些杀毒软件比病毒更可怕。”李莞承认,为谋取更大利益,杀毒软件本身也发生了质变,捆绑安装软件、篡改用户首页、搜索页面,甚至调取浏览器等,都是一些杀毒软件公司在流量竞争中,劫持用户的常用手段。

对杀软行业而言,这些手段无疑是竭泽而渔。比如以杀毒软件起家的360,2013年在纽交所的股价一路走高至94美金,和阿里、腾讯属于同一梯队;2018年回归A股后,最高市值一度高达4400亿元,但在连续多年股价一路下跌,多个大股东减持后,如今股价跌至不足12元,总市值不到850亿元。从各方面来看,周鸿祎连雷军的背影都看不到。

究其原因,无论是在PC还是移动端,用户都逐渐不再需要杀毒软件——相比社交、短视频等平台,杀毒软件早就不再是最大流量入口,除了存在感还较强的360、腾讯管家,金山毒霸、瑞星等国内外玩家,被时代浪潮遗忘本在意料之中。

三、政企安全这碗饭不好吃

实际上,傅盛也曾承认,猎豹遇到最大的问题在于,工具和安全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类,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已经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窄了。

这意味着,从C端来看,杀软行业虽然未完全消失,但想让用户更多停留,重回主流视野已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任务,PC互联网时代曾引发诸多口水战、创新与颠覆的个人杀软行业,很快就会成为往事。

C端市场逐渐被遗忘后,To B、To G企业级、政府等安全市场被安全厂商寄予厚望——随着5G与物联网的建设,产业互联网的推进,从国家到企业,都愈发重视网络安全的意义,并且更看重网络安全服务的持续性。

这种变化显而易见。2021年5月,美国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遇黑客组织“DarkSide”的网络攻击,黑客通过加密手段锁住了该公司的计算机系统,并盗取了相关机密文件。为此,科洛尼尔公司支付了500万美元的“赎金”才得以解锁。

此后不久,日本科技巨头东芝的一家子公司公开承认受到“DarkSide”勒索软件袭击,超过740GB的数据被窃取,包括护照扫描和其他个人信息。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CNA Financial Corp.)也因遭遇勒索软件攻击,被迫支付了4000万美元赎金,以重新获得对其网络的控制权。

根据《IDC全球企业级终端安全预测,2018-2022》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企业级终端安全市场规模达到61.46亿美元,2022年将超过9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8.6%。

不过,与C端个人杀毒市场完全不同,企业、政企安全市场主要着眼于大数据安全、云安全、物联网安全、工业互联网安全等细分市场的信息、数据保护,集中度低,竞争格局分散。

赛迪咨询研究报告就显示,2018年排名前五名的网络安全厂商合计市场占有率为21.9%左右,360、奇安信、腾讯安全等单一厂商的市场份额不超过10%。可见,即便是头部玩家,也很难重现PC时代市场份额集中辉煌。

2018年,周鸿祎重组了政企安全集团,2020年8月,周鸿祎宣布360进入“政企安全”时代。相关资料显示,过去几年间,360与一些大型银行以及中小企业开展了网络安全合作,并和十多个城市合作,打造城市级的网络安全运营中心与基础设施。

命运有趣之处在于,兜兜转转之后,周鸿祎如今主要“肉搏”对手,仍是老熟人——在政企安全市场,其主要对手,是从360分道扬镳出去的奇安信。

奇安信创始人齐向东与周鸿祎,本是一起扛过枪打过仗的“好兄弟”,当年正是在两人联手下,360才得以在杀软市场“所向披靡”,将瑞星、江民、金山毒霸、卡巴斯基、赛门铁克等一众国内外玩家打得满地找牙。但后来,各自利益盘算下,“好兄弟”针尖对麦芒,多次公开宣战。

或许更让周鸿祎感到背刺的消息是,今年1月,奇安信官宣了与腾讯安全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众所周知,转身产业互联网的腾讯,同样是周鸿祎“最熟悉的敌人”,也在对政企安全市场深耕优化。2020年Q3季度,企业级安全业务还成为腾讯当季财报新增长点。

另外,奇安信、腾讯两大竞争对手之外,还有海康威视、亚信、华为、阿里等一众巨头虎视眈眈。周鸿祎想要重演当初杀软市场所向披靡故事,几无可能。

事实上,政企安全市场潜力虽大,但这碗饭并不好吃。2021年上半年,360政企安全业务营收仅为9.12亿元,连续多年巨亏的奇安信上半年营收稍高为14.55亿元,都难以承担公司营收主力重任。

值得一提的是,号称2012年就发布免费企业版杀毒软件的金山毒霸,却在To B、To G各大安全厂商榜单中不见踪影,从搜索结果来看,最近几年也没有任何消息或新闻。

可见,在C端市场苟延残喘的金山毒霸,并未入局政企安全市场。只不过,这次不会有雷军站出来悬崖勒马——雷军正力争将小米手机做到全球第一,以及重注智能汽车市场,无暇顾及金山毒霸这颗早就可以抛弃的棋子。

从未来布局角度看,360又远远把金山毒霸抛在了身后。那么,以错误方式重回人们视野关注的金山毒霸,到底怎么了?

 

作者:刘珊珊,编辑:杨铭

本文由 @极点商业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2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看的挺爽的,就是作者标点符号都用不好

    回复
  2. 说真的,金山毒霸早点歇菜了吧。从来对这个东西没有好感过,每次都是莫名其妙跑到我电脑上,卸载还极其麻烦,恶心死我了

    回复
  3. 360又远远把金山毒霸抛在了身后。那么,以错误方式重回人们视野关注的金山毒霸,会不会更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