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元宇宙”:除了将要发生一些事情,它什么也没说?

3 评论 1万 浏览 1 收藏 10 分钟

编辑导语:今年,“元宇宙”概念非常火热,几乎所有人都确定元宇宙将会是互联网的下一个趋势,但对于元宇宙的未来究竟怎样,我们无从得知。本文分享了美国科技评论家Benedict Evans对“元宇宙”这一概念进行了有趣的思考,一起来看看。

美国科技评论家Benedict Evans对“元宇宙”这一概念进行了有趣的思考。一方面,几乎所有人都确定,元宇宙将是互联网的下一个趋势;另一方面,对于究竟何为元宇宙,它的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就算是元宇宙的支持者,也一时无法达成共识。

有趣的是,Evans在文中将我们对于“元宇宙”的畅想,连接到上世纪90年代人们对于“信息高速公路”的梦想。技术的历史总在“转推”自己。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将会发生一些事情,但元宇宙并没有告诉我们,未来具体将会是什么样的

我们为你翻译了Evans的这篇博客,希望为你带来有关“元宇宙“的另一种思考。

科技行业一次又一次地问:“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15年来,智能手机是推动行业创新的火车头,但现在,45-50亿人拥有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成熟,那么,下一个趋势是什么呢?加密货币的从业者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知道下一个趋势就是自己!但科技界的其他所有人都认为,加密货币几乎肯定是一个趋势,但不一定是全部。那么,还有什么可能一起出现呢?

人们总是在寻找一种新的词汇——用某种方式来描述一系列并非明显相关的趋势,并将它们概念化和捆绑在一起,变成一个单一的叙述。“数字化转型”听起来像是对营销废话的拙劣模仿,但却描述了企业计算的一些重要趋势。

在2000年代中期,Web 2.0带给我们一种有用的方式,来思考从互联网泡沫的废墟中涌现出来的不同的东西,当这样的术语发挥最大作用时,它可以创造和描述趋势。

加密货币的从业者现在正在尝试将“Web3”作为对Web2.0的有意识引用,它描述并可能创造一种原技术之上实际的产品方向。目前还有很多其他术语在流传——“创造者经济”(creator economy)今年已经冒泡。

但有一个词已经超越了其他词,以惊人的速度从科技推特出圈到了IT公司的推销平台。这就是“元宇宙”(Metaverse)。我现在经常听到这个词。微软甚至有“企业元宇宙”(enterprise metaverse)的幻灯片软件。像所有的流行语一样,“元宇宙”试图将许多有趣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游戏和加密货币。除此之外,还有许多。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问题。

Facebook在AR和VR上下了很大的赌注,将其作为下一代智能手机的技术基础。这让Facebook可能从苹果的控制中解放出来。所以,马克·扎克伯格很自然地开始经常谈论元宇宙。但今天的虚拟现实似乎面临着停滞的风险,因为它只不过是硬核游戏的一个子集。

我们有一个很棒的消费设备,但我们没有任何其他使用案例。事实上,一些游戏人会说,虚拟现实甚至在游戏中都没啥用。更多的摩尔定律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并不是不证自明的。

另一方面,AR仍然是科学而不是技术——一副能把世界放在里面的眼镜,并且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这听起来像是个好主意,但还有一些严重的光学问题尚未解决。我们不知道苹果或其他公司何时或是否能解决这些问题。

但无论哪种方式,在元宇宙中,只要你戴上显示器,它都会向你展示一些东西,其中很多可能是游戏,而且是非常新的游戏类型。

因此,第二个论点在今天的技术中相当普遍,人们认为“游戏将突破游戏本身”。核心的、丰富的、沉浸式的游戏一直是一项大生意,但使用社交媒体Snapchat的人比使用游戏机的人要多得多。现实是游戏并不普及。

如今,人们想知道,Roblox和Fortnite背后的一些想法能否结合在一起,以及它们的开放世界,是否能释放创造力,并且与其他类型的流行文化相互交叉,最终导致根本性的变化。在元宇宙中,这也与VR和AR融合在一起——VR、AR和游戏能否一起爆发,以前所未有的态势,更广泛地进入现实世界和流行文化?

反思“元宇宙”:除了将要发生一些事情,它什么也没说?

将所有这些联系在一起的最后一件事是NFTs。今年,很多人都在思考加密技术如何从管道和轨道走向应用程序,也就是一种网景时刻(Netscape moment)。NFTs、金钱、创造者、收藏品、游戏、代币和皮肤能否提供一个新的经济、激励和体验层,将游戏、VR、地点、身份和更广泛的流行文化联系在一起?你会买一套蕾哈娜(Rihanna)的新服装作为你的AR头像的皮肤吗?当你走进房间时,人们会看到它在你上方盘旋吗?这是胜人一筹的未来吗?

与此同时,游戏人,就像艺术人一样,不一定认为他们世界中有任何问题是NFTs解决的。游戏和VR实际上都没有在这个意义上爆发,你还不能买AR眼镜。事实上,你现在根本买不到“元宇宙”

所以,所有这些都更像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站在白板前,人们写下诸如互动电视、超文本、宽带、美国在线、多媒体,视频游戏等诸多概念,然后在它们周围画一个方框,并将方框标记为“信息高速公路”。

所有地方的消费者都连接到某种东西的愿景是完全正确的,但事情却并非像人们描述的这样,因为其中许多组件都是死胡同。今天,“元宇宙”再次成为白板上一堆单词的标签,其中一些单词比其他单词更真实。它们最终可能会结合在一起,但不一定是这样结合的。

当然,元宇宙也可以是你理解的任何意思——我相信其他人的定义与我的肯定并不完全重叠。

但是,我们与软件、娱乐、体验、显示器以及金钱的互动仍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iPhone只有14年的历史,而我们仍然在无处不在的计算环境中成长。从确定性的角度来看,必须有新的娱乐形式,新的屏幕类型,以及新的方式来分解和重新组合“游戏”、“媒体”和“软件”的含义,以及它们与身份、自我表达和流行文化的关系。

这一切最终可能会像信息高速公路一样,但正如戴克勋爵(Lord Dacre)所说,“除了有些事情将会发生之外,历史什么也没告诉我们。

 

原文链接:https://www.ben-evans.com/benedictevans/2021/10/9/metaverse-metaverse-metaverse?&continueFlag=b49ed86c76f97a034fd41fffea430cc7

编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N7YIhAig3VvwuGCL-qIpA

本文由 @新传研读社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除了有些事情将会发生之外,历史什么也没告诉我们。

    回复
  2. 听起来好像,没有飞机之前的人们都以为未来飞起来方式是像鸟儿一样扑翼,结果却似是而非——-它有翅膀,却不是用来扇动的。未来会以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方式到来。

    回复
  3. 最近的互联网都在闹“元宇宙”这个概念。该词让我有种虚空飘渺的感觉,这篇文章其实也说明了“元宇宙”环境下,我们应该反思思考的问题。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