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是机会还是火坑?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节前,传说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刘诚明正在办理辞职手续,即将赴任国美副总裁负责移动转售业务。

至此,中国联通又一位重量级人物跳槽虚拟运营商。

有人已经统计,截至目前,中国联通已有电子渠道部副总经理林剑锋、副总裁李刚的前秘书王永刚、研究院副院长童晓渝、市场销售部总经理周友盟、市场销售部副总经理江大君相继离职,都是奔着虚拟运营商去的。

而陷入跳槽传闻的最高领导,是长期分管市场的副总裁李刚。

这么多中高层领导宁肯放弃在运营商的职位,毅然决然地去做虚拟运营,看来中国联通内部很看好虚拟运营商的未来。

中国联通负责虚拟运营商试点的部门,正是离职最密集的市场销售部。

而京东移动转售事业部总经理闫小波,原来就职于中国电信监管事务部,正好负责这个部门对口虚拟运营商的试点工作。

诡异的是中国移动负责此事的采购部,风平浪静,甚至中国移动总部人士,都没有跳槽去虚拟运营商的传闻。

工信部发放了第二批虚拟运营商的牌照,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合作伙伴已经尽数登场,而中国移动的合作伙伴却仍不见踪影。

虚拟运营商们欢天喜地去工信部领牌照的时候,中国移动负责转售业务的人已经休假回家。

据说,有心急如焚的虚拟运营商申请者,打电话问中国移动进展程度,得到的回答是:“前一阵子采购中心机构调整,最近已经在走流程,把合同的格式和内容上报给公司领导,审批之后才能发给你们;然后你们就可以拿着意向合同去部里申请去了。”

乖乖,两批虚拟运营商的牌照都发了,中国移动的合同还没拟好。

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移动的步子走得这么慢?

比较下三家企业对虚拟运营商的政策,或许我们能明白中国移动对虚拟运营商的态度。

中国联通是最开放的,把业务全部批发给虚拟运营商,然后由虚拟运营商自主定价。

中国电信虽然在定价、产品等方面有诸多限制,甚至要求必须租用电信的IT系统,但价格是最便宜的。

中国移动则是最不确定的,什么都不定,什么都不清楚,让虚拟运营商的准备工作无从着手。

传说中移动是效率高、执行力强的公司,为何在虚拟运营商这件事上这么磨磨蹭蹭。

或许,是因为移动的大佬到内部的工作人员,都把虚拟运营商视为来抢钱的奸商,各种拖延、阻拦、糊弄、装傻,让虚拟运营商与中国移动的沟通举步维艰。

如果参与了与三家的合作谈判,就会感受到很大的不同。

联通是在“谈”,电信是在“听”,而移动则是在“审”。

在移动面前,虚拟运营商必须象乙方那样,满脸堆笑地聆听项目经理的质问和教诲,其实内心早就是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

本来,或许有虚拟运营商想来谈合作,或联手占领市场,或拓展行业应用,但看到中国移动这样的态度,只会很不得与别人联手,把它干翻,再踏上一万只脚。

可以说,中国移动已经把自己摆在了移动转售试点工作的对立面,不仅与虚拟运营商为敌,更是与试图推进此项工作的监管机构为敌。

而让我们更担心的是,既然中国移动视虚拟运营商为敌,甚至是比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更大的敌人,带着这种心态与虚拟运营商对接。那么,将来它会不会在互联互通、开通结算等方面设置更多的障碍?

在这样的情况下,虚拟运营商如何能发展得好?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移动的人自然会看空虚拟运营商。

自然,哪里还会有人往火坑里跳呢?

来源:搜狐IT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