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28天的起落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说“Flappy Bird 传遍了整个互联网”是毫不为过的,然而开发者阮阿东(Dong Nguyen)在游戏最流行的时候决定将其下架,随后采访中阮阿东提到,游戏初始版本很早就在 Appstore 上架了,只是那时没人玩。Flappy Bird 从零到红遍网络,是个怎样的过程呢?Mashable 对此进行了追踪——

我们采用来自 Topsy 的 Twitter 数据,和 App Annie 的程序排名数据,汇总出了 Flappy BIrd 红遍网络的整个过程。

首先要感谢开发者扎克·威廉姆斯(Zach Williams)的分析,威廉姆斯在程序下架前抓取了 Appstore 中的所有评论(超过 68000 条),并与我们分享这些数据,我们才得以了解 Flappy Bird 的变化趋势:什么时候开始获得人们关注,它的评分变化情况,以及一般用户对这款游戏感受如何。

此前曾有人称,游戏冲上排行榜是因为开发者阮阿东采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比如购买下载量和评论,然而我们分析结论与此相悖,在 Flappy Bird 整个生命周期内,我们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开发者有过这类行为。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对 Flappy Bird 突如其来的成功更加感兴趣。

故事的开始

2012 年 11 月,阮阿东在 Twitter 上分享了一张图片,是他正在开发的游戏的截图:

图片左侧可以看到半只“怪鸟”,正是 Flappy Bird 主角。看起来这截图的游戏像是如今 Flappy Bird 的前身,不过除此之外阮阿东没有透露任何关于 Flappy Bird 的消息。

2013 年 4 月 29 日,阮阿东又发布了一张截图:

“新游戏,《Flap Flap》。”

这个截图就有了任天堂横版游戏的感觉,而且看起来不存在同质化问题。阮阿东表示,“从开发到提交 Appstore 审核,只用了两天。”

之后一个月内 Flap Flap 毫无动静,阮阿东发现游戏名字“撞衫”了,于是把游戏改名为 Flappy BIrd。“已经有个 App 叫做 Flap Flap 了,所以我得换个名字。”阮阿东对 @buzznben 解释道。

到 2013 年 5 月 24 日,Flappy Bird 终于登陆了 Appstore。阮阿东发推庆祝,“OMG!我在 #flapflap 里获得了 44 分的高分!”然后他又发了一条推,附带了游戏下载地址。

暴风雨前的平静

登陆 Appstore 之后,Flappy Bird 很是沉寂了一段时间。根据游戏评价的数据来看,从 2013 年 5 月 25 日到 10 月 31 日,仅有 13 个人对游戏做出了评价。虽说评价数与游戏质量无关(因为大多数人仅仅下载了玩、不发表评论),但从这寥寥无几的评价,我们也可以看出它当时是多么凄凉。

2013 年 9 月时阮阿东发布了首个更新,修复了一些错误,并为 iOS7 重新设计了图标。

这次更新之后,有趣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

根据 App Anni 的统计数据,2013 年 10 月 29 日 Flappy Bird 进入“家庭类”排行榜,排在第 1469 位。11 月 4 日,Twitter 上首次有(阮阿东之外的)人提到,语气颇为气急败坏:“干!Flappy Bird 什么破游戏!”

爱恨交织是许多人玩过 Flappy Bird 后都有的心情。

11 月 14 日,Flappy Bird 进入美国游戏排行榜,列第 1368 位,同时它已上升至 Appstore家庭类排行榜第 393 位。正是这两个排行榜,让 Flappy Bird 从 11 月起开始获得人们关注,Appstore 中也获得了 20 条评价。

一条评论是这样写的:“我对这个游戏又爱又恨,它让我沉迷其中,是个好游戏,但我连 15 分都拿不到。:(”

获得关注

2013 年 12 月 3 日,Flappy Bird 进入 Appstore 美国区程序总排行榜,名列 1308 位,同时在“家庭类”中处于 74 位,游戏类 395 位。

游戏持续升温,12 月 11 日,阮阿东回到沉寂已久的 Twitter 上,回复了关于 Android 版本开发的问题:“@craicalaic7 你好,很抱歉回复的迟了,Flappy Bird 很快就会在 Play 商店上架。”

12 月 13 日,Flappy Bird 进入 Appstore 美国区免费程序排行榜第 250 位,游戏类第 80 位,家庭类第 14 位。

Twitter 上对于游戏的评论越来越多,阮阿东转发了其中几个最搞笑的,比如这条:

“我玩了几分钟 Flappy Bird 之后就这样了。”

程序下方的评价也越来越多,平均一天 20 条,评价呈两极分化,要么五星、要么一星,很多人表示“MLGB的什么破游戏……但我还在玩。”

成功

2014 年 1 月 10 日,Flappy Bird 进入免费程序排行榜第 8 位,免费游戏排行榜第 6 位。

其他游戏开发者注意到这颗新星,纷纷询问阮阿东是不是做了什么“推广”,阮阿东的回复是“没做过。发布这游戏时,我连推广的成本都没有。Facebook、Twitter 上的粉丝主页也不是我的。”

从 1 月 13 日起,Flappy Bird 下载量每天增幅 136%,到 1 月 17 日,上升至排行榜第一。

1 月 22 日,阮阿东发推称“我已经上传到 Play 商店了,等等审核吧。”12 个小时内,Flappy Bird 正式上架。不到一星期,Flappy Bird 就成为 Play 商店下载量第一的程序。

1 月 24 号,媒体终于开始关注这款游戏,纷纷发表文章赞叹和分析。

自此,Twitter 上才开始热议 Flappy Bird,根据 Tospy 的统计,1 月 25 日包含“Flappy Bird”的推文超过 50 万条、

2 月 1 日,FlappyBird 在 53 个国家的 Appstore 中居榜首。就连官方 Twitter 账户 @Appstore 都发推:“我们得了 99 分,你的最高分是多少呢?”

下架原因

阮阿东接受采访时表示,游戏成功纯属运气好,“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么火,很多玩家都是学生,我应该感谢他们的分享。”

“我写 Flappy Bird 本意是提供一个每次玩只需要几分钟的游戏,供人们休闲娱乐用,”阮阿东在本次采访中说,这是游戏推出以来他首次接受采访,“没想到它会让人沉迷,这是个问题,为了解决这问题,我觉得最好还是下架吧,一劳永逸。”——《Flappy Bird 作者:不想让你们沉迷游戏》

不过还是有人对此怀疑,2 月 1 日程序营销员卡特·托马斯(Carter Thomas)推测,Flappy Bird 的成功部分源自僵尸评论。这种做法非常常见,很多开发者为了让程序排行提升,都会去购买评论。然而这些评论千篇一律,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

Twitter 上有人向阮阿东提问,引用了这篇文章,阮阿东的回答相当正式:“我尊重他的意见,文章和底下评论都很有意思。”

对于媒体阮阿东也是如此:“Joe,你好,希望媒体能够放过我。很抱歉,我不想回答任何问题。”“媒体确实高估了游戏的成功,我真不想看到事情变成这样,让我一个人静静。”

只有一条推文中阮阿东进行了明确表态:““如果我作弊了,Appstore 还会让它留在商店里吗?”

成功的代价

Verge 的一篇文章中分析到,游戏内广告每天能为阮阿东带来 5 万美元收入,这让更多媒体对阮阿东感兴趣了。

一开始阮阿东还能微笑面对:“(想杀我的人每天都会有)几百个吧。”“我懂的,这段时间很多人冷嘲热讽,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不过到了 2 月,阮阿东就受不了了:“这些记者都 TM 跑越南来找我了!”

2 月 7 日阮阿东说:“很抱歉,我没法应付这么多事情。”并决定放弃 Windows Phone 版开发。

先前写了《Flappy Bird:日收入 5 万美元的超级玛丽类游戏》的作者,又对阮阿东这些表态进行嘲讽,“我仔细核对了每一个像素,这游戏里的管子确实和超级玛丽中一样,不过既然阮阿东受不了,我就改了一下标题。原先标题里是‘抄袭的’,现在我改成‘超级玛丽式的’。”

阮阿东在 2 月 3 日提交了游戏更新,修整了一些游戏素材(他承认素材“也许不是原创”),并降低了难度,这又招来了指责,最后他回复到:“好吧,对不起,这个改动是为了照顾大众的感觉,很多人觉得它太难了。”

结局

在发布 1.2 版更新之后,阮阿东的推文更加消沉:“Flappy Bird 的成功毁了我简单的生活,所以我现在非常讨厌它。”“不光是因为媒体,更因为人们沉迷其中。”

2 月 8 日下午 2 点 30 分,阮阿东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Flappy Bird 的玩家们,我感到非常抱歉。22 个小时后 Flappy Bird 将下架,我受不了了。下架和侵权问题无关。我不会出售它的。我还会继续开发游戏。”

Twitter 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上对此感到十分震惊,一些人甚至猜测这是炒作。不过他们错了,2 月 9 日 Flappy Bird 从 Appstore 和 Play 商店同时下架。

编者语:Flappy Bird是病毒式传播的典范,不过它在像江南Style一样传遍大街小巷之前,就提前被消费完而夭折了。媒体推波助澜、用户苛刻要求,以及游戏玩家见什么沉迷什么的好习惯,对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所以说,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休闲娱乐偶尔玩玩游戏就挺好,沉迷了会让(部分)开发者不开心。媒体报道也是这样,一篇两篇、一个两个媒体专访就足够了,人不想接受采访还跨洋寻找,非要消费至没新闻价值,多没意思。

转自:http://tech2ipo.com/63356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