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设计Google(一)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Google在搜索、广告和地图等领域占据着长期的统治地位,现在它将设计的重心从实用性转移至了美感,正得益于此,Google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我一直认为 Google 有些待薄设计师。”说话的这位是 Matias Duarte,他身着一件红黄相间的印花衬衫,搭配一条紧身卡其裤,脸上架着一副白色太阳镜,加上他那一头蓬松的短发,你会以为他是一位夜店达人,绝不会将他与传统印象中的 Google 工程师联系在一起。Duarte 是移动软件领域最传奇的设计师,曾在 Danger 率领设计团队开发了一款深受明星喜爱的手机 Sidekick,之后他又领衔为 Palm 的移动操作系统开发了广受好评的用户界面。在整个职业生涯中,Duarte 赢得了多达 37 项移动设备专利。

三年前,Google 决定提升 Android 的外观和体验,于是他们找到了 Duarte。那时候 Duarte 持怀疑态度,他不认为自己会融入到 Google 的文化中。“Google 在设计界臭名昭著,这可是共识啊。”与 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的一次谈话改变了他的看法,让 Duarte 颇为意外的是两位创始人希望改变 Google 对待设计的态度。“他们跟我谈了设计能对用户产生的影响,然后我就明白了——他们实际上对设计很重视。Google 之前只是不清楚如何将设计列为重点。”

于是 Duarte 接受了这份邀请,现在他是 Android 的设计总监。

在 Larry Page 接任 CEO 后的两年时间里,Google 从一家有着二流用户界面设计的搜索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众多简洁而醒目的软硬件产品的优秀缔造者。这种改变过程是如此之慢,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但如果你点开公司任何一个简约的应用,或轻抚那设计优雅而坚固 Chromebook Pixel 笔记本,亦或是体验 Google Glass 的开箱过程,你就会发现:Google 正在向它推出的任何一件产品灌输一种感觉,一种曾经只会同苹果联系在一起的感觉:华丽。


Matias Duarte,Android设计总监

公司将这一切都归功于 Larry Page。“Page 将我们进行的设计提升了一个台阶,”Android 和 Chrome 的高级副总裁 Sundar Pichai 说:“所有产品现在都把设计放在首位,拉里希望设计能为 Google 的产品说话。”Page 在去年数次谈起了设计,最近的一次是在 Google 七月进行的第二季度业绩发布会上,他告诉与会的分析师们:“我们的目标是设计一切,让它们简约而美观。”Page 的这句话所含的信息量是巨大的,苹果较 Google(以及其他所有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它高人一筹的设计,人们正因此为苹果的产品趋之若鹜,苹果也因此赚的盆满钵满。Google 这是抢苹果的饭碗么?

大家第一次注意到 Google 所拥有的潜力,是在去年冬天。苹果在 iOS 6 中取消了预装 Google 的地图应用,取而代之的是苹果自家的地图。苹果的地图被人诟病,而 Google 推出的新版 iOS 地图应用却好评如潮——并不是因为 Google 地图一贯的精确度和全面性——而是它所带来的与以往不同的视觉吸引力。之前预装在 iOS 上的老版 Google 地图应用界面古板,而这一次——在苹果的平台上——比之前的都要好。它干净而不浮华,比苹果家的地图应用更好用。这让公司发现了一个新的制胜之道:将公司覆盖全球、大量数据驱动的云服务与一个简单、广受欢迎的界面结合起来,相信这足以成为苹果CEO库克最大的梦魇。

如果向一名 Google 设计师问起公司设计态度的分水岭,他们会告诉你一个确切的日期:2011 年 4 月 4 日,Larry Page 接任 CEO 的那一天。正是那一天,Google 的设计师们如获新生。在接手公司一周后,Page 把公司的高级设计师、产品主任和高管们叫到一起,概述了自己关于未来 Google 美学的展望,这与设计师们长期以来的想法不谋而合。Page 认为,首先 Google 存在着太多不同的设计风格,公司在过去十年里推出了许多新产品,其中的每一件都打下了不同的设计烙印,所有的设计看起来互不相关,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出自不同的几家公司之手。

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美观——或者可以说它从来没有在 Google 存在过。“Google 的基因就是简约和实用,我们从来没有重视过两者之外的第三点——设计。”Google 搜索的主要设计师 Jon Wiley 如是说。这一缺陷部分来自公司的文化,公司一直以来都重工程师而轻设计师。2009 年,Google 前设计总监 Doug Bowman(现于 Twitter 领衔设计)就曾撰文痛批老东家用分析和数据驱动的方法来做美学决策的做法。Google 当时对数据分析是近乎偏执的:比如它通过流量(而非纯美学角度)来决定其搜索结果页面该采取的颜色方案,以最大化地吸引点击率。

用户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最初那几年,人们还只能通过丑陋的台式机来浏览 Google 的服务(当时苹果还未成气候),没有人关心界面是否美观,没有人会期待在一台戴尔台式机上获得什么美妙的用户体验。触屏设备的出现颠覆了这一格局。“人类对于实物设计的体验已经历了数千年,那些我们能用手触摸的实物。”Wiley 说。随着优美便携的触屏计算机的崛起——也就是苹果的崛起——人们现在与软件进行的正是之前他们与汽车、衣物等实物进行的交互方式。“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期待正逐渐转移至虚拟世界中。”

Google 的设计师们如今需要面对一些他们之前很少顾及的问题:用户使用产品时是什么感觉?会觉得它易用、令人激动还是令人迷惑?它让人赏心悦目吗?

未完待续……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