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进李退”,直播带货剧变在6月

12 评论 3551 浏览 1 收藏 12 分钟

编辑导语:这个6月份,直播带货又发生了新变局——29岁的董宇辉超火,30岁的李佳琦却落寞了。很多人对直播带货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似乎直播带货之前走的都是弯路,如今才算迈入了正途。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29岁的董宇辉超火;30岁的李佳琦落寞。

6月份还没过去,变局就这么发生。

“董进李退”,这两起发生在2022年6月的标志性事件,足以为直播带货的发展标记新刻度。

现在回过头看,直播带货发展史,至少有两个重要时间节点:一个是2016年,多个平台试水,薇娅李佳琦入场,直播带货迎来爆发式增长;一个是2022年,淘抖快踞立头部,“四大天王”悉数退场,东方甄选火了起来。

耐人寻味的是,在董宇辉补位四大超级主播后,很多人对直播带货的态度也在起变化。

以前他们的多巴胺经常被李佳琦的“OMG,买它”亢奋,现在他们觉得那是聒噪。

以往他们剁手的线等着李佳琦“321上链接”的吆喝来拉,现在他们觉得那是另类喊麦促单。

他们的应援对象变了,从口红一哥变成了中关村周杰伦。

对应的动作,是把李佳琦的“OMG”和董宇辉的“阿拉斯加的鳕鱼”分置两侧。左侧标记着泥石流,标签是low;右侧标记着清流,标签是高级。

似乎直播带货之前走的都是弯路,如今才算是迈入了正途。

可这,未尝不是另一种“有了现女友,就数落前女友的不是”。

现实就是这样:人们总是因为厌旧而喜新,或是因为喜新而厌旧,当白的变成白月光时,红的就得变成蚊子血。

这,本没有必要。

01

董宇辉和李佳琦只差1岁,但作为带货界新旧顶流的他们,其实隔了一个“时代”。
李佳琦乍火之时,直播带货在风口上野蛮生长。等到董宇辉出圈时,蓝海变紫海,整个玩法都变了。

主播-品牌-平台三方博弈格局的变化,从税收与内容两侧发力的监管,携手将直播带货拽入冷静期。

可以说,李佳琦和董宇辉的走红,分别坐落于两个时空坐标中:李佳琦火于直播带货1.0时代,董宇辉则火于直播带货2.0时代。

1.0时代,打开方式是超级主播,是商品的超高性价比,是流量的从去中心化到再中心化;

2.0时代,情况更多的是个人/机构直播+品牌自播并行,是品质被看重,是直播流量的从中心化到适当去中心化。
在董宇辉爆红之前,直播带货行业的旧玩法正遭遇瓶颈、陷入困境。

体现在行业分布结构层面,是头腰臀部主播的金字塔式结构难破,中腰部的生存发展空间有限,洗牌呼声四起;反映在多方利益分配维度,是主播们凭着“坑位费+抽佣”吸走了利润大头,品牌商则是拿着VC骨头给主播熬油。

到了后来,这些问题积重,外加涉税问题、刷量乱象等,品牌不满、平台削藩成了必然。

在此背景下,全网最低价、极致优惠、赠品抽奖等促单招式逐渐玩不通,因为品牌需要利润,避免价格体系受冲击;超级主播的IP引流效用也在降低,毕竟平台需要分散风险,避免被主播的公域影响力绑架。

东方甄选将选品重心从“价”调整为“质”,不收坑位费,顺应了变革态势。

02

但如果因董宇辉之于李佳琦是后浪推前浪,就“挺董踩李”,那未必就在理。
很多人以为,李佳琦的“OMG”只属于直播带货1.0时代,董宇辉的金句才是直播带货2.0时代的应有模样。

这多半是误解:直播带货2.0时代不是对1.0时代的推倒重来,而是有扬有弃。
本质上,李佳琦跟董宇辉的带货风格,分属两个不同的类型:一种是叫卖式带货,特点是就物说物,搞开门见山式促销,所有的情绪渲染都直奔卖货而去,相当于硬广;另一种是内容+带货,特点是软植入,我吟诗诵词念金句,引发你的共情,顺带着把东西给卖了,就好比软广。

同样是卖大米,李佳琦可能会着重介绍大米的味道品相、价格优势,董宇辉却说“我的本意不是卖大米,我只是在说三餐四季、纸短情长、大江大河、人间烟火。”
有些人认为,1.0时代李佳琦们的叫卖式带货是主流,2.0时代董宇辉们的内容+带货会取而代之。

可2.0时代,大概率是:叫卖式带货依旧会是主流带货形式,内容+带货则是点缀,会丰富带货路径形式。一堆弱化版李佳琦和少数董宇辉+徐志胜,会重构头部主播格局。

直播带货的本质,是帮人们减少消费决策的成本、缩短买到好货的路径。它在后台的供应链打造,内置了帮消费者集中议价的过程;它在前台的吆喝,蕴含了帮品牌商多重营销的作用。

专家作家郑卓然就说,直播带货终究是需要回归商品流转效率问题,而最具带货转化效率的内容模式,依旧通过是更加直接的“叫卖”,否则当初罗永浩完全可以通过讲脱口秀的方式来直播带货。

以带货效率为中心的叫卖式带货,听着是很无趣,但它更高效。对主播们来说,要做的只是直播间里的促销员。

以内容输出、品牌调性展示为核心的内容+带货,听起来或许很过瘾,但它是绕了弯子的。那些高密度的金句输出,复制门槛太高。

现实中,多数看直播带货的人,是为了买东西而看,而不是学知识而追。

若人们真的对在直播间里学知识有那么强烈的需求,之前那些一边搞科普一边靠星图广告恰饭的知识类UP主也很香,为什么没火一批?

所以说,董宇辉和东方甄选的火,不代表它会成为主流中的主流,更多的只是因为人们需要新鲜感,想听新故事。它的红,只是社会对其“不一样”的犒赏。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直播带货界多数主播仍会copy李佳琦,而不会复制董宇辉。内容+直播会兴起,但它只能是支流,而非主流。

03

很多人追捧董宇辉,是对套路化直播带货的审丑疲劳和迂回抵制——装傻、扮丑、猎奇,诸如此类的带货套路确实油腻。

对这些可以该批就批,但不必由反套路化直播导向反李佳琦式直播风格。

尽管李佳琦的走红周期跟戏精化带货频现的野蛮生长期叠合,但了解者都知道,那些爱玩炒作、表演、反转套路的,通常是那些第二梯队及相对尾部的主播。

那些坑人骗人唬人的套路,不是因为李佳琦们的出现而出现,也不会因为董宇辉的出现而消失。这些套路,很难被清零。

李佳琦式的“321上链接”带货语言,也是套路,却并未坑人,那些促单语言的确没有董宇辉式的小作文动人,但那只是带货风格差异,没必要进行泛道德化臧否。相形之下,他的专业度和信用力是更值得在意的。

若只是因为要将董宇辉奉为“清流”,就要在他的对面树一个“浊流”的标靶,然后把其他类型的主播都推到靶心位置,那恐怕也难言妥当。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挺董踩李”,是想用知识型带货的有营养否定叫卖式直播的价值,或是用2.0版带货否定1.0版本,似乎解锁带货的正确姿势只有新东方那一种,之前的全是泥石流。

可把董宇辉捧到天上的同时,把张宇辉李宇辉王宇辉们踩到地下,很容易给董宇辉招黑。

喜欢董宇辉式带货,很正常,但直播带货本可以丰富多姿。绝大多数主播带货说不出董宇辉那样的金句,也秀不了七七的才艺,但只要质量没问题、态度够真诚、从品控到售后都没毛病,就无需置否。

正常图景理应是:那些善于知识输出的知识型主播,可以因寓教于卖而大受追捧;那些擅长介绍产品性能的叫卖式带货主播,也不必在“Low”的指摘下求存——只要不坑人。

在对直播带货风格形式的评判上,我们该多些市场化视角、少些鄙视链思维:一种风格好,不代表另一种风格就坏。

若动不动就挥道德大棒,那今天我们可以用low去评价那些叫卖式带货,明天我们也可能用“反鸡汤”心态去批董宇辉式语录。

毕竟,今天在为董宇辉“当你为未来付出踏踏实实努力的时候,那些你觉得看不到的人和遇不到的风景,都终将在你生命里出现”的正能量而赞叹的人,没准之前也为李佳琦做助农直播时的一声声OMG而亢奋。

04

董宇辉挺好,那些不会秀金句、不会飚段子的主播也未必就坏就Low——只要不坑不骗不“套路”,就没有原罪。

当董宇辉成为白月光时,其他类型的主播不必被拍成蚊子血。

 

作者:佘宗明

来源公众号:数字力场,抵抗熵增,打捞有趣。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数字力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不要啊李佳琦真的不能回来了嘛,今年618没有他显得格外冷清

    回复
  2. 还有什么东西会是长久的呢?李不是,董也不会是

    来自河北 回复
  3. 真的是没有什么正路与不正路,买东西就是带给双方的好处,要是因为董老师的是正轨,那要是产品价格都很高,其实大家还是会选择性价比高的。

    来自河南 回复
  4. 李佳琦真的不回来了吗?我还是很想去他直播间里买东西呜呜呜,没他都感觉没乐趣了

    来自江苏 回复
  5. 小声的问一句,李那个真的不会回来了嘛,感觉好可惜,没他在已经不想买东西了

    回复
  6. 虽然我也很喜欢新东方直播间,但没必要一踩一捧还整个阶级层次吧

    回复
  7. 只要不坑不骗不“套路”,就没有原罪。说的好,的确如此!

    来自广西 回复
  8. 多数看直播带货的人,是为了买东西而看,而不是学知识而追。

    来自中国 回复
  9. 确实,消费者需要的是多样性,而不是让另外一种声音消失

    来自陕西 回复
  10. 妈妈种的土豆给我的跟别人的卖的就是不一样……

    来自上海 回复
  11. 不管是1.0的时代下的李佳奇还是2.0时代的董宇辉,都是平台为了促进市场而扶持的傀儡。

    来自新疆 回复
  12. 确实不必“踩一捧一”,只能说各有各的卖货特色罢了。

    来自上海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