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快B为啥做不好综艺

11 评论 1902 浏览 5 收藏 20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线上流量红利见顶,视频平台们纷纷开始寻找更有效的流量增长方式,其中,综艺赛道便成为了热门赛道之一,抖音、快手、B站都开始了自制综艺的旅程。不过,抖快B的综艺自制之旅是否能走成功?不如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虽然有浪姐3给冷清的“综艺热播季”撑场面,但是招商遇冷、产量下降、项目停摆的惨淡现实,仍然显示出,整体综艺市场在这个盛夏遭遇“严寒”。

《半熟恋人》《哈哈哈哈哈哈2》《大侦探7》《最强大脑9》等综艺的品牌赞助商锐减,甚至不少热综以裸播形式上线。

《2021综艺植入白皮书》显示,品牌与综艺的合作大幅度减少,2021年退出综艺投放的品牌高达744个,新增品牌仅有483个。而艺恩数据发布的相关报告也显示,相比2021年,2022年Q1播放综艺总量仅77部,下降10部。其中,电视综艺则减少19部。

这样的市场局势,几乎是从2020年开始逐步显现。其中的原因除了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相关外,长视频平台处于“降本增效”“提质减量”阶段,也使得综艺项目降级或被砍。

但尽管如此,综艺这条赛道依然为不少玩家所盯上,从2019年开始便不断发力的抖音和快手,还有B站也玩起了自制综艺,企图直捣长视频内部,抢占市场份额。

但另一方面,长视频四大平台(腾讯、爱奇艺、优酷、芒果TV)目前已经发布2022下半年的综艺规划,例如腾讯视频在六一发布新节目含量70%的综艺片单,芒果则献出了49档综艺的大手笔规划。

在综艺这条掘金赛道上,新兴视频平台们的强势冲击,能踢馆成功吗?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此进行探讨:

  1. 抖快B为何大力做综艺?
  2. 高投入下,抖快B的综艺做得如何?
  3. 自制综艺,还是门好生意吗?

一、抖快B的流量焦虑症

作为字节跳动在今日头条之后孵化的又一个爆款产品,抖音已经成长为日活超6亿的国民级App,TikTok & 抖音持续霸榜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第一位。同样踩上短视频的风口还有快手,它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图片制作App一跃而起,流量井喷式增长站上短视频第二的位置。而拥有中国版的“You Tube”梦想的哔哩哔哩,则凭借鬼畜视频、二次元文化等,深受青少年人群喜爱。

目前来看,这三大平台凭借自身的流量、活跃度和曝光量等,足以称为国内视频的新三巨头。

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9.34亿,占网民整体的90.5%。

不过,高渗透率下,短视频月活用户与渗透率增量逐渐见顶。以抖快为代表的短视频行业,在经历多年的爆发式增长之后,竞争步入了下半场。

为了促进用户增长,快手仍在用最朴素的方式疯狂拉新,大家或多或少遇到快手地推人员上前搭讪,让你下载“快手极速版”。

实际上,随着整个互联网平台的用户增长进入瓶颈,以抖快B为代表的中短视频平台来到存量竞争时代,已成为既定的事实。

一面是短视频流量增长进入缓慢期;另一面这些平台长期依靠的“搬运”“二创”路径也开始受阻,并面临着腾讯等平台在影视版权采买方面的围剿。

2021年4月,超70家影视版权方和500多位艺人发布声明,宣布抵制未经授权剪辑搬运影视作品的短视频;同年12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不允许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抖音平台上,2021年涨粉1022万的“123影视剪辑”,不仅改名为“优优同学”,主页上也只能找到生活技巧类视频;涨粉1942万的影视账号“棋彤电影”如今在抖音上已经销声匿迹。

今年2月,腾讯豪掷18亿元与捷成股份签订影视节目授权合同,拿下总数不少于6332部影视节目在合同约定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更重要的是,腾讯获得了华视网聚面向B站和字节跳动独家分销权。这意味着,抖音和B站未来想要购买这6332部中的任意一部影视节目,只能找腾讯。

在进退两难之下,“自制”似乎成为短视频平台们的唯一突破口。既然爱奇艺、优酷、腾讯这些在线长视频平台可以进军短视频,那么抖音、快手为何不能反向突袭,自制长视频呢?

此前,抖快B已经积极开始尝试自制。

早在2019年6月,抖音就推出首档竖屏微综艺《每个我》,邀请李佳琦、李雪琴等各类知名达人,随后又推出音乐现场《希望你喜欢》。同年底,抖音连续推送《魔熙先生+》《寻梦“欢”游记》《归零》三档明星微综艺,这算是抖音的一次正式集中发声。

B站更是在2016年就推出了自制综艺《故事王》,只不过在2020年,它凭借《说唱新世代》吹响了头部综艺大制作的号角,成功在竞争激烈的暑期从长视频平台眼皮下抢到了年轻观众。这一说唱选秀综艺播放量超过6亿,豆瓣评分高达9.1分。

而乘着冬奥会的东风,快手于2021年上线首档自制综艺栏目——《奥运一年级》,后又接着推出短视频美食社交综艺《岳努力越幸运》、破壁解压脱口秀《超Nice大会》等。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直播短视频平台产出的自制作品几乎多达30部,除了综艺外,还包括电影、纪录片等。

时至2022年,各大短视频平台在自制综艺上,依然有逆流而上的态势。抖音在其引擎大会2022上,一口气公布了17档综艺,数量几乎是去年3倍。B站在今年也有10部综艺推出。

二、高投入下,无人问津

抖快B在自制综艺上花大力气,也砸下了真金白银。

快手2021年财报显示,其销售成本由2020年的350亿元增加到2021年的470亿元,增幅为34.6%。其财报解释称,主要原因是丰富内容垂类及内容生态,使其他销售成本中的内容成本上升。

在抖音进军综艺之前,字节跳动就派出了西瓜视频先行试水。2018年8月,西瓜视频高调宣布称未来一年将在自制综艺领域投入40亿元,打造移动原生综艺IP。

持续增长的成本投入,是否带来了可观的效果和收益呢?

一开始,字节跳动做综艺的路子,似乎是全都尝试一番。《三宝中游记》主打外国人体验中国生活、《考不好没关系?》属于亲子教育类节目、《人间艺术指南》是艺术类科普节目、《地标70年》是经济地理纪录片。

但很可惜,广撒网下,这些综艺几乎都没有水花。

吸取经验后,抖音瞄准饭圈,利用平台的明星资源拉取流量。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归零》,它算得上行业首档明星竖屏微真人秀,《归零》以张艺兴在美国为期13天的未知探险展开,记录其“归零”重启下的真实状态,每期节目时长在10分钟左右。据悉,该档节目更新到第2集时,在抖音便获得超百万点赞,4.3万收藏,总播放量超过2100万次。

另截至目前,我们根据抖音平台综艺的播放量,可以看到《点赞达人秀》56.7亿播放、《为歌而赞》129.9亿播,于去年底上档的《因为是朋友呀》41.1亿播放。从数据上来看,其似乎已然已经满足了爆款条件。但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站内破亿,站外无人问津。

当问及身边的朋友,是否知道哪些抖音综艺或是否看过以上综艺时,他们的回答均是:没听过。

看起来,抖音做综艺很简单粗暴,基本都是从明星切入,或抖音热点切入,抑或是老综艺翻新。这种类型的综艺,在给抖音继续带来流量加成的同时,也天然难逃明星依赖过重、缺乏创新的短板。

短视频的另外一位选手快手,由于有着天然喜剧基因,2020年4月以《爆笑八点半》打响了自制综艺的第一枪。节目乏人问津下,仍坚定与喜剧绑定,快手并接连推出脱口秀《超nice大会》,喜剧真人秀《时空店铺》,与岳云鹏绑定的《岳努力越幸运》,可惜市场受众反响依然平平。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在灯塔、猫眼等数据平台上,抖快这类短视频平台的综艺节目数据并未呈现,豆瓣上收录的综艺也寥寥无几。

“你有在抖音和快手上看过综艺吗?”和几位短视频重度用户聊过后,他们绝大多数在抖快上认真看过这些自制综艺的剪辑,更没有看完完整的一期。

明阳表示,偶尔会在抖音上刷到综艺片段会留心看看的,也都是别的电视台或者优爱腾的综艺节目。

短视频之所以兴起,是因为在碎片化时代下,人们注意力难以长时间集中,30s之内的视频,正好满足了即时性的娱乐需求。在不少受众的认知里,刷抖快似乎就是消磨时间的无脑娱乐,如果要看一集综艺,为何不在优爱腾芒上看了?

实际上,在短视频平台看综艺,有个很大的局限在于“全凭缘分”。

就拿抖音来说,和腾讯、优酷等长视频平台不一样的是,抖音并没有综艺、电影等板块分区,也就是说,它无法自动向用户展示其综艺内容,只有在你主动搜素相关名称时,才会有所呈现。那么,对于一个定位短视频的平台来说,这样的页面设计无疑局限了用户对其内容的认知。

而从抖快DAU的数据来看,自制综艺似乎也并没有给平台带来明显的增长。

数据来源:QuestMobile   奇偶派制图

不过,B站比抖快要幸运。2020年《说唱新世代》引爆夏天,豆瓣评分9.1分 ,也让2020Q3 MAU同比增长54%,并带动大会员人数的增长。

B站MAU以及大会员数情况 数据来源:QuestMobile、公司财报  奇偶派制图

而当B站的S级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播出时,正值音综大爆发,《中国好声音》《天赐的声音》《明日创作计划》等综艺涌现,B站“小而美”的音综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此后B站自制的《90婚介所》《屋檐之夏》等综艺,也没能重现曾经的风光。

这样来看,在传统电视台和优爱腾芒长期霸占的综艺市场里,其他玩家要想建立新的山头,这个过程并不容易。而要依靠综艺拉动用户增长,增加营收,抖快B还欠火候。

三、鸡肋,但得是自己的“鸡肋”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抖快B急吼吼都在做的综艺,还是门好生意吗?

近些年的现实显示,综艺市场已经走过了红利期,动辄上亿赞助的光景不复存在,造血能力下滑,行业泡沫逐渐消散。

2021年以前,优爱腾芒几大长视频平台,你玩说唱,我也玩说唱,你选秀,我也选秀,你街舞,我也街舞。“流量明星+炒话题+打投”这套综艺公式,长视频平台用的不亦乐乎。

以爱奇艺2018年播出的《偶像练习生》为例,播出期间,爱奇艺2018Q1的付费会员增加1000万,会员付费收入环比增长1.65亿元,招商额甚至达到3亿元元。之后,《创造101》的招商达到6亿元,《热血街舞团》则是6.5亿元。

不难看出,爆款内容能够产生“飞轮效应”,循环着“优质内容带来用户增长—用户带来付费以及广告收入—收入继续投入到优质内容生产”。

如今,随着选秀被叫停,流量明星接连“塌房”,长视频平台的综艺公式玩不转了,综艺市场一片沉寂,广告主投钱欲望也持续降低。

根据击壤洞察,整体综艺招商广告主数量,从2020年的1638个下滑至2021年1376个,同比下滑16%。要知道播放量11亿的恋爱类综艺《半熟恋人》竟直接“裸播”到底,老牌综艺《明星大侦探》掉到仅剩5个赞助。

拥有高知名度的热播综艺如此,更遑论抖快B平台上未能出圈的新兴“不知名”综艺。

即便如此,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依然表示,综艺在长视频平台只占据全站 5%-8% 的流量,却提供了市场 40% 以上的商业化营收,综艺招商能效强悍这点无可厚非。

而爱优腾多次在公开场合喊话短视频尊重版权,对短视频平台施加压力。为了长远发展,扩大内容生态,便捷用户在平台上传和分享有趣的综艺内容,抖快B自制综艺也就成为必选项。

今年3月29日,快手公布了公司财报,虽然2021年全年依然亏损188.5亿元,较2020年的78.6亿元,亏损几乎翻倍,但快手在用户流量上显然是满意的。他们称,截至2021年Q4,快手的日活数达3.233亿,同比增长19.2%。月活数达到5.78亿,同比增长21.5%,创快手用户规模数据新高。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快手在财报中提到了短剧作出的贡献,指出快手短剧成功吸引较高层级城市的女性用户的关注,进一步丰富了快手的用户群。截至2021年底,快手上线超10000部短剧,并孵化了多部爆款短剧。但对于综艺,却并未明确提及。不过,今年快手还是推出了全新综艺《11点睡吧》,以期打响2022第一枪。

虽然明知自制综艺是必须要做且商业化尚可的平台自制品类,但是对于抖快B们而言,如何才能打造出一款真正出圈的爆款综艺,似乎仍然没有找到方向和办法。

四、写在最后

作为国内新兴的三大视频巨头,抖快B在经历过巅峰之后也来触碰到了现实的流量“天花板”。面对“流量焦虑”,以及其他自制平台的版权压力,抖快B必须另谋出路,自制综艺成为被迫又主动的出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些自制综艺,在抖快B站内播放数据不错,但站外依然乏人问津。

如此鸡肋的自制综艺,对于抖快B而言,却是不得不的选择。即使综艺节目近年来招商越来越乏力,但却仍然是商业化最强悍的视频内容。

从流量、版权与商业三重考量,抖快B都需要自制综艺,但现实是它们又都缺少一款《奇葩说》《偶像练习生》《中国有嘻哈》打开局面。

这是综艺最好的时代,也是综艺最坏的时代,终归不是一个把综艺当综艺的时代。

 

来源公众号:奇偶派,讲述商业故事,厘清商业逻辑,探索商业模式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奇偶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还是别操之过急吧,抖音本来就是短视频平台,而且大多人还是不习惯用手机追剧

    来自贵州 回复
  2. B站我觉得还可以,就是感觉做了也没怎么推广

    回复
  3. 快抖我赞同,B我感觉做的还行啊,别的不说,但是还有书籍和非正式会谈,就挺好

    来自云南 回复
  4. 综艺感觉视频的时长会相对较长,但抖音等主打短视频啊,当然就会更难做起来吧

    来自浙江 回复
  5. B站之前由up主联合拍的综艺《欢天喜地好兄弟》,个人觉得还好看的

    回复
  6. 综艺还得看芒果和腾讯,怎么说,就是术业有专攻吧

    回复
  7. 刷段视频就是为了图快,看综艺为什么不去爱优腾呢?

    回复
  8. 我好像真的没有看过抖音快手的自制综艺诶,b站上倒是看过一些

    回复
  9. 刷抖音快手不就是为了看短视频吗,综艺真的没有什么耐心看,B站的综艺倒是看过,但总感觉差那么点意思

    回复
  10. 作为国内新兴的三大视频巨头,抖快B在经历过巅峰之后也来触碰到了现实的流量“天花板”。面对“流量焦虑”,以及版权压力,抖快B必须另谋出路,自制综艺必须提上日程。

    来自吉林 回复
  11. 抖音快手的综艺没看过,但B站的自制综艺看过,虽然有些镜头模糊可以看出经费有限,但内容不错,有B站的特色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