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0 评论 4834 浏览 0 收藏 19 分钟

春节期间,一道山东的名菜九转大肠出现在大众视野,打开了新年的流量密码,却也意外地让综艺节目《顶级厨师》走红。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孤例,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下面跟随本文一起来看看吧。

春节期间,一段让评委品尝“答辩”(谐音大便)的综艺名场面点燃了网友们的创作热情,让山东名菜九转大肠打开了新年的流量密码,网友们纷纷加入“九转大肠整活大赛”,也意外地让综艺节目《顶级厨师》重回大众视野。

随着互联网考古热潮的兴起,老综艺能否借助这些高光片段再度翻红?

“你自己尝了吗?”

“尝了一块。”

“感觉怎么样?”

“我去除了大部分肠的腥味,但是我保留了一部分,我觉得保留一部分才知道你吃的是大肠。”

“你是有意把它保留的吗?”

“清洗的过程中我留下了一部分。”

“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

“是故意的。”

这段对话来自2012年东方卫视引进国外版权创作的美食竞技真人秀《顶级厨师》,在完成整段对话以后,评委曹可凡用优雅的动作切下了一部分大肠,然后留下了经典表情包“我恨·JPG”,17岁的小胖厨师俞涛用实力给曹可凡诠释了什么叫做“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由于曹可凡评价前一位选手大肠处理过头导致大肠丧失了原有滋味,小胖便让他求仁得仁,结合其吃完以后的表情,网友脑补了一场阳谋大戏,即小胖以保留原味的大肠为计谋让三位评委吃到“答辩”,简称“一计害三贤”。

多么刺激的剧情,这不比在广告堆里看综艺来得精彩?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截至目前,原片段《顶级厨师保留大肠原本的味道》在B站已引起超两千万次观看。值得注意的是,这段视频的热评是为小胖正名之词,即曹可凡吃到的极有可能不是“答辩”。

但是在无数网友想象中,那就是“答辩”,甚至也只有是“答辩”才能让这一场狂欢显得合理。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顶级厨师》节目组大概都不会想到,在一个综艺爆发的年代,11年前的作品还能在互联网上掀起波澜。

其实这并不是孤例,你永远不知道一个老综艺会因为什么而再次火起来。

一、考古时代

九转大肠的火爆,让《顶级厨师》在互联网上迎来高光时刻。论起抓马和搞笑,多年前的综艺、电视剧、电影、访谈、广告等等可谓是一座座宝矿。

新潮复古常年在互联网上“尬舞”且贡献出“你们不要再打了”名句的台偶《紫禁之巅》来自遥远的2004年。

岳云鹏名作“燕子,没有你我怎么活”出自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2016年)。

而2022年的热梗“欧豪,你是我的神”则是海清在担任《快乐男声》(2013年)评委时单膝下跪的深情告白。

演员袁立发表的著名言论“斯琴高娃老师最近打了羊胎素了,这是可以说的吗?”出自电视剧《母亲母亲》发布会(2011年)。

杨幂代言溜溜梅时的经典广告语“你没事吧”(2013年)在网络语境变更下成为网友们对他人行为无语时的“嘴替”。

诸如此类,还有《爸爸去哪儿3》(2015年)林永健父子的经典对话“你是魔鬼吗?我是你爹”, 《花儿与少年2》(2015年)中“上一季开心VS这一季开心”的经典博弈,许晴以“上一季的人都正常”的发言让素来被诟病“爱挑事”的芒果后期剪辑都黯然失色。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与九转大肠梗如出一辙的,是韩红在《中国梦之声》(2013年)的遭遇:某参赛男子声称“我的高音比所有人都高”,评委韩红要求他“给我一个灭掉世界的高音”,于是“三天三夜,三更半夜”魔音灌耳,这档节目也被戏称为《韩红历险记》。

这种原本想要试炼学员的节目却意外地令导师吃了瘪,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是在折磨学员还是导师,然而正是这种不加排练的互动和脚本之外的笑料,让其不同于剧本打造的程式化笑料,充满“真实感”。

人们一边说着“死去十年的老梗突然袭击我”,一边在“考古”过程中放声大笑,甚至罗列出了“互联网名著”。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这些古老的片段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在无数网友“考古+二创”组合拳加持下令人常看常新,此类“文艺复兴”成为一种新潮。复兴潮流之下,老综艺的曝光度得以提高,诸如《百变大咖秀》《花儿与少年》《舞林大会》等综艺节目经历了停播之后的重启,而这股潮流也孕育出了一些新节目。

二、文艺复兴,旧活新整

2022年,受益于B站up主、抖音博主的花样整活,《男生女生向前冲》这档古早综艺在网上又火了一把,不少人纷纷表示“对不起,这个贱我必须犯”,转头就为自己的冤种朋友甚至公司董事长报名参加该节目,期待在看到他们风风火火闯关、痛痛快快落水。

《非诚勿扰》《最强大脑》《中国好声音》等老牌综艺亦成为这股热潮的受益者,报名通道涌入了大量“缺德”网友,在网友主观努力和互联网的帮衬作用下,这些曾经只在电视中“遥不可及”的老综艺以一种很新的方式再度流行起来。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B站甚至借势与安徽卫视合作推出了饱含B站特色的同题材节目《哔哩哔哩向前冲》。

节目构造了一个中二的“屠龙”世界观,即“沉睡的恶龙苏醒,企图将世界推向毁灭的深渊,而哔哩哔哩电视君则需要集结屠龙勇士,举起快乐之剑,击败恶龙,拯救世界。”

每期节目有十二位勇士进行闯关,成功闯关的勇士能顺利解救守候在终点处的“吟游商人”。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除了二次元外,B站还充分“利用”了UP主,让站内有一定知名度的UP主(啊吗粽、拉宏桑、东尼ookii)、网红(山城小栗旬、永琪吗、王境泽)、明星(Yammy、段奥娟、陆柯燃、孙芮)参与,这一部分人又可以依托于自有流量对相关片段进行剪辑分享形成二次传播热潮。勇士们举起的快乐之剑让节目最终斩获2.7亿次播放、9.2分(10分制)的好成绩。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男生女生向前冲》在互联网上的另类复苏尚属于“旧活新整”,而有些“时代的眼泪”却不止于怀旧,而是走向了“新生”。

2007年,湖南卫视的经典选秀节目《快乐男声》还处于风头正劲的时候,陈楚生成为当年冠军,一曲《有没有人曾告诉你》传遍大街小巷,一时风头无两,然而因为缺席了一场跨年晚会,他被天娱封杀。

亚军苏醒也因为与2010届快男冠军李炜打架而被雪藏,剩下的诸位则各有各的沉浮史,不做过多赘述,但整体而言都不红。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再出现在大众视野的他们已然是一群糊咖,但由他们组成的“再就业男团”因为在《欢迎来到蘑菇屋》里“糊作非为”(过于放得下明星架子)而被大众喜爱,节目引起无数网友催更,不少人甚至充起了VIP,结果发现居然只有一两集。

经由多方考虑,《快乐再出发》顺势而生。谁能想到,综艺之神将目光对准了一群对自己认知清晰的娱乐圈糊咖,这档综艺创造了国产综艺最高分以及评分人数最多纪录,他们也由此翻红。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这股“文艺复兴”之潮拾起了时代的眼泪,然而它们火起来的关键并非是观众怀旧心理作用下的格外优容,恰恰是因为其古早外壳下的“芯”不老,它们的“网感DNA”可遇而不可求,一下子舞到了观众的“心巴”上。

纵观以上出圈片段和再度翻红的综艺以及衍生出来的新节目,皆呈现出“无梗不成活”的状态,因为“有梗”,它们得以被大众看见,因为能造梗,它们才有了被再次赋能的机遇。

场面的戏剧性和失控感成为真实、接地气的最直观表现,毕竟剧本也不能策划出这么些离谱的场面。梅尔·赫利泽在《笑点:脱口秀导师写给每个人的幽默表达课》直言道:“喜剧是娱乐王国的通行货币”

以上诸例,在既定的语境下展现的喜剧色彩,是综艺感的直观体现,能为用户提供核心价值,故而能在以娱乐为主旨的综艺王国里畅通无阻。

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考古年代”,无论是人们自发去那英经典微博“MD,最烦装X的人”下面打卡还是沉迷于对过去名场面的二次创作,无不昭示着我们对于“内娱活人”和“内娱乐综”的期待,他人过往的尴尬、欢乐成为一种“情绪价值养料库”,在既定的互联网语境下变成了我们的快乐源泉。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这是一个观众爱“考古”与二创的时代,也是一个格外需要“喜剧人”的时代,甚至能催生出行业新工种——综艺咖,诸如杨迪、沈腾、沙溢、贾玲等综艺感十足的演艺人员频繁参与综艺节目录制,因为在观众眼中他们已然与“好笑”划上了等号。

但最需要的,是预设之外的“喜剧”,是浑然天成却又带着野性的,就像电视剧《家有儿女》里爷爷带领孩子们吃“忆苦饭”(野菜)一样,在看惯了经过精密计算的精致但同质化、广告注水的综艺节目之时,这股野性才显得更为珍贵。

在这“考古”潮流之下,我们见证着越来越多的“野性”老综艺片段在互联网上爆火,但老综艺的这股野性固然可以常看常新,其热度却会不可避免地逐渐消散。

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当观众越发喜欢从老综艺里淘宝,这股热度除了对话题当事人和节目产生一定曝光加持之外,能否转化成真金白银,甚至“站得更高”给当前的综艺市场带来加成?

三、考古之后

诸如“你是我的神”“九转大肠”之类的爆梗在B站、抖音、快手引起无数模仿与再次创作,这种二创视频流量通常在短视频平台迸发,电视媒体与长视频平台得到的转化率其实尚未可知,想趁着“考古”的热潮从老综艺里找寻利润点可能需要转换思路。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对于早已播出的综艺来说,综艺节目惯常的销售版权、广告招商环节等谋利项目业已完成。

网友们的疯狂二创只要在《著作权法》规定“合理使用”范围内似乎又无可指摘,尽管相关版权纠纷不胜枚举,但一个完善的影视剧目、综艺节目对于网友自发二创以及商业性再创作的授权机制并未形成,可谓任重道远。

制作方和平台想要利用热度进一步开发“老”综艺的商业价值并使之具备可复制性,需要打破以往既定模式,而是从C端需求出发做内容创新,简单来说就是“要听劝”。

上文所言《哔哩哔哩向前冲》《快乐再出发》皆是洞悉观众需求之作,它们的诞生正是C端用户推动B端创新的直观案例。而从市场反应来看,最能说明C端用户消费潜力的则是另一档综艺。

2022年,腾讯视频率先试水,推出了为VIP会员独享的记录独居艺人生活状态的分账综艺《闪亮的日子》,每多一次有效观看就能多分账一块钱。

根据腾讯视频2月6日发布的《腾讯视频创作平台分账合作2022年度总结》,该综艺系列分账超1100万,一举夺得综艺分账类项目榜首。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九转大肠火了,老综艺流下时代的眼泪

目前而言,C端释放出了一定的消费信号,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但付费市场整体处于蓄力中,综艺完全依托C端用户实现盈利的局面尚未形成,此行依然路途遥远。

但C端用户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助推B端创新这一点不可否认,这也给综艺制作提供了一条思路,即用从存量里挖掘这些受观众喜爱且极具市场表现力的内容。

长远来看,我们需要思考是否能围绕这些“经典”打造一个内容矩阵库,让其与综艺产业发展趋势有效吻合,让节目版权、商业价值和产业良性发展形成一个闭环。

通过有效运营延长产业链,提升节目附加值,而非只做一锤子买卖,这必然是大势所向。

结语

当我们的目光频频看向老综艺,甚至在观察用户心理之后进行“旧活新整”,到底是“时尚是一场轮回”还是对网友对今时综艺过于同质、无聊之控诉,观众心中自有分辨。

倘若流行的尽头是复古,那么可以预见,现在被我们嫌弃无趣的综艺节目或许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刻迎来它们的时代,毕竟“九转大肠”当年也面临着收视率不佳而后停播的囧境,然而却在2023年开年迎来了它的春天。

作者:胡锦云,文化产业评论作者、三川汇文旅体研究院研究员;编审:时光;编辑:半岛

来源公众号:文化产业评论(ID:whcypl),中国文化产业顶尖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文化产业评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