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70%的音乐人真要被AI替代了

0 评论 2281 浏览 4 收藏 15 分钟

自从ChatGPT等大模型发布后,对各个行业形成了强烈的冲击。而看起来关联性的音乐行业也是如此,AI不只局限在“演唱”环节,而是几乎贯穿音乐创作的各个流程。

“这个AI太厉害了,它的创作水平已经超越了我们公司十多年的专业作曲水平。”小旭音乐创始人卢小旭在使用完Suno V3后感慨道。

虽然“AI颠覆影视”“AI颠覆音乐”等论断早已层出不穷,但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从业者仍然感到惊讶。

就在最近,音乐人杨樾用Suno V3创作了一首歌《Digital Dawn》,做完的那刻他百感交集,兴奋于AI真的可以替代人做音乐了,但又有些难过,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熟悉的老音乐人身影,瞬间感觉“他们完了”——音乐的创作和表达手艺可能被颠覆,音乐行业也将要变天了。

在《Digital Dawn》引发音乐圈AI激辩的同时,更多音乐人开始思考,AI的到来给音乐人带来的是冲击还是机会?技术变革不可逆,那音乐人能用AI做什么?

卢小旭向「深响」透露,配音和低端作曲类的工作需求量正在迅速减少,过去需要几十人分工合作才能完成的内容创作,可能一个人就能完成,未来“小而精”的工作模式可能成为行业主流。而AI的出现会加剧优胜劣汰,那些短视频平台上的洗歌团队应该尽早解散。

事实上,小旭音乐的工作流已经完全整合了AI技术,各种工具的结合使用大幅提升了工作效率。

按照正常的流程,创作一首歌先要找音乐负责人作曲和创作伴奏,当歌曲小样制作完成,再根据旋律与词格填词,接下来找到合适声线的歌手录音,最后交给录音师修音和混音。即使是专业分工明确的音乐团队,最快也需要一个星期。

而到了AI时代,创作一首歌的时间被缩短到半天甚至更少——作词用ChatGPT和网易天音;作曲编曲用Suno生成伴奏和旋律;演唱可以选用ACE进行人声替换,选择更合适、音质更佳的音色;如果还想更复杂一些生成一支MV,可以用Kaiber,想要动画风格就用Runway和Pika。

这是一场完全解放双手的“革命”——音乐创作的效率至少提高70%以上,而且已经有人走在了前面。

ChatGPT写词

一、音乐人如何用AI

音乐向来是受新技术与新媒介影响最大的艺术载体,留声机、收音机、电视、互联网的降临都先后改变过这个行业,这也就使得音乐行业对新技术的接纳程度更高。对于AI,不少音乐从业者都是“积极拥抱”的姿态。
比如,音乐圈早早有了“AI成品”。去年3月,歌手陈珊妮发行的新作《教我如何做你的爱人》就是“AI陈珊妮”演唱。陈珊妮在微博长文里分享道,音乐制作人和演算工程师在前期调教了一年之久,后来在整个新年长假,她又与AI不眠不休地相处,持续“喂养”自己吐气、断句的风格,这首歌发布后几乎骗过了所有乐迷。

陈珊妮微博长文

当然,AI不只局限在“演唱”环节,在大家不知道的行业幕后,AI被广泛应用,几乎贯穿音乐创作的各个流程。

火花音悦创始人陈鑫从2019年开始接触AI,主要用AI来做游戏内容营销。最近短视频平台流行用AI演唱的方式解说游戏玩法,玩家将游戏内容被写成歌词,配上耳熟能详的BGM生成作品,效果比单纯的配音解说更有趣。亦或是用Suno,填词,选风格,生成作品,配上游戏画面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还能批量生产。陈鑫认为,这样UGC的内容场景,AI大有可为。

从事游戏音乐18年之久的小旭音乐则是全面拥抱AI的代表,2024年布局AIGC领域,把AI技术融入到了日常工作。

据卢小旭介绍,在游戏配音方面,小旭音乐使用了开源的GPT-Sovtis人声语音训练模型,满足了工作一半以上的配音需求。

唱歌部分,主要采用ACE Studio和Synthesizer V两款顶尖的虚拟人声软件,之前创作一首歌曲需要找歌手试音、预约录音棚、后期混音等,有了AI后,效率至少提高了80%。作曲便是使用最近大火的Suno。

小旭音乐全AI制作MV

作词方面,去年年中,小旭音乐就在歌曲创作中使用AI工具ChatGPT和网易天音,ChatGPT擅长提供创意灵感,网易天音则能自动匹配韵脚和调整词格,而且AI模仿能力极强,可以仿照知名词人的风格进行创作。

相对来说音效技术使用AI情况不多,目前现有的工具如Pika、Optimizer存在音质一般、仅支持单声道、音效时长短且效率不高的问题。

除了音频领域的AI工具之外,目前小旭音乐在办公自动化、视频制作、图像生成、文案编写等方面实现了AI的全面化。卢小旭就透露会用AI辅助写作、做PPT、绘图、视频MV制作、长文件阅读等,甚至还把AI应用的海报挂到了公司门口,全方位拥抱AI的到来。

小旭公司进门悬挂的音乐海报,图源受访者

从以上从业者的使用感受来看,AI工具的确能降低门槛、提升效率。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AI产出的音乐能应用到哪里?过往的商业模式会被改变吗?

据「深响」了解,当前AI音乐主要应用在ToC的UGC场景,比如短视频平台、流媒体播放器等,像QQ音乐最近新上线了Suno AI专栏,精选AI热歌,音乐人也能注册,自建AI音乐专辑,发布自己生成的AIGC音乐;还有音乐爱好者把自己与AI共创的歌曲发布到了TikTok,获得了不少应用点击量。

在发布之后,如果数据表现不错,平台会相应给予分账或广告分成。杨樾在采访中透露,AI创作的《Digital Dawn》“挣了几块钱”,并有好多唱片公司过来咨询业务。

QQ音乐Suno AI专栏

另一种场景是To B端,AI作为辅助工具提供灵感,商用情况不多,但前景可期。卢小旭告诉「深响」:我现在给团队设定的一年内的目标是,当接到客户的歌曲制作需求后,当天内,需要借助AI创作出至少5首符合客户要求的歌曲Demo(包含词、曲、编、混、录、唱),直接提交给客户审核。用AI+人工的方式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二、价值与隐患共存

对音乐从业者来说,AI被喂养大量数据语料后,能根据诉求,批量产出完成度又高、质量又不错的产品。但不得不承认,AI介入得越多,部分音乐人的事业可能会被AI“杀死”,音乐行业将会展开一场优胜劣汰。
在杨樾看来,70%的音乐人都可以被替代,前30%还不会。

按照这样的冲击顺序来看,行业里那些靠快餐类音乐、算法神曲过活的人,很容易被AI取代。卢小旭预判:“不久的将来,抖音上将会出现由AI创作的神曲,而像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很多洗歌团队,我认为应该尽早解散。”

如果放在音乐公司的组织结构中,简单重复的“工种”会被第一个替代。

比如录音部门、配音部门的存在价值被“削弱”。小旭音乐过去两个月的业务显示,配音和低端作曲类的工作需求量正在迅速减少,下降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前两年。“AI的广泛应用迅速缩减了我们在配音、作曲等方面的需求,导致收入显著减少,我们不得不通过裁减员工来应对这一变化。”卢小旭说道,而留下来的员工工作重点也不再是简单的录音,而是需要研究如何使用各种AI演唱工具,同时提升自己对演唱的审美,对各类歌曲迅速准确地选用合适的人声音色。

当简单重复的工种被替代后,省去了人工和设备的投入,成本大幅降低。同时在AI技术的帮助下,过去需要几十人分工合作才能完成的内容创作,可能一个人就能完成,未来“小而精”的工作模式可能成为行业主流。

我们在看到AI有价值的一面时,也不应该忽略背后的隐患。

音乐创作的本质是表达自我、传递情感,创作者某个时刻的灵光乍现、某些时候的激情状态成就了这首歌,最终与听众达成了一瞬间的灵魂共振,例如《沧海一声笑》是黄霑、罗大佑、徐克醉酒后成就的经典,而AI很难达成这样的成就,更多是大数据直给喂养出来的结果。

而且,部分AI工具在“精细化”化上还有不足之处。有从业者指出,被热捧的Suno V3版本也存在着些许问题,一方面是音质,生成的音乐明显含有杂音;另一方面,生成音乐的过程无法精确控制,不能指定段落修改速度、调性、段落结构、主歌与副歌等,显示出较强的随机性。

版权归属也是AIGC老生常谈的问题——我用AI创作出来的内容,是归我还是归AI?

火花音悦陈鑫解释道,版权归属需要具体分析,比如 ACE虚拟歌姬,用音源+指定编曲+自己改编的词,曲的部分需要得到授权,词要确保原创性。还有一种情况是,AI音乐工具在训练时需要保持原创性,例如AI模型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生成了有版权保护的作品,会面临侵权风险,而用户生成的作品也有同样的风险。

去年十月份就出现过一例起诉案例,三大音乐出版商环球音乐(Universal Music)、ABKCO和Concord Publishing在田纳西州联邦法院起诉AI初创公司Anthropic,认为其在数据训练时使用了至少500首歌曲的歌词,侵犯了出版商权利,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技术正在深入工作与生活。前两天ChatGPT放开了注册,用户可以跳过注册账号的环节直接使用,与AI进行对话。未来AI音乐工具的发展也会依照此方向:降低门槛、扩张用户规模,让越来越多人都能拥抱AI、应用AI。

但不管是主动选择还是被迫接受,需要记住AI技术都有两面性,我们不必过度悲观,起码目前来看,AI带来了机会、解放了双手;但也不要盲目乐观:如果AI抢走音乐人的饭碗,听众还能否听到“共鸣”的歌曲?音乐市场还能不能创新?

真正的洪流到来之前,我们有必要做好不同的心理准备以做万全应对。

作者:祖杨

来源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全球视野,价值视角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深响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