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产品经理(2/3):正式走上产品之路,并被绊了一下

4 评论 2370 浏览 3 收藏 11 分钟

在刚刚经历了转岗,成功面试进入公司的时候,作者经历了一些新奇的事情。本文就其正式踏上产品之路的一些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

故事时间:2019年4月

——时间总是在过去之后才让人觉得它走得好快,但如果真的发生过一些故事,回味起来便会觉得:啊!原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Part1-刺激的产品三日游

我进了一家做金融支付产品的小公司(下文称之为F公司),任职产品经理,至于怎么会快速入职这家公司的故事我觉得有必要一提。初来上海,我投递iOS的岗位,F公司第一个通知我去面试,一番面试下来,人家觉得我更适合胜任产品一职,且在面试当天下午和第二天一共打了我3次电话让去我入职,催之甚急。接着,我在第二天的面试中“豁然开朗”,于是我便欣然前往F公司报到了。

不得不说我既有心从事产品经理,而冥冥之中的天意便指引我去随自己的心。

F公司租下了一整层办公楼,4楼。坐电梯上去的话,电梯门一开就看到公司的logo和slogan,办公室分布在走廊的两侧,从电梯出来往里走是客服办公室、财务室、销售办公室……老板办公室、研发办公室。我属于研发办公室,就在老板办公室的对面。

我之所以详细描述公司的地形是因为:就在我上班的第一天,老板被客户打了!

在我屁股都还没坐热的时候,就听到老板办公室传来吵闹的声音,接着声音越来越大,演变成打骂的声音,打骂声停了一会儿,然后以更暴烈的方式传来——砸东西,拳头打到肉上,有人摔倒了,有人爬起来,门被紧张的打开,有人摔到了饮水机上……直到最后打骂的声音消失在公司的楼梯口。

我和完全不熟的研发坐在隔壁的办公室里,亲耳“见证”了外面刚刚发生的事情,我敢说当时的我活像一只鸭子——这班上的也太TMD刺激了吧!

事实是,当天有两帮客户在老板办公室吵了起来,越吵越烈就打了起来,老板作为中间人不断地劝架,便吃了不少拳头,当天就住进了医院,客户打完人就跑了。然后,警察来勘察了现场。

在大部分的小公司,老板就是龙头,群龙无首公司便寸步难行。而随着老板住进了医院,我在F公司的“职业生涯”很快就画上了句号。

上班第一天,老板被打,不知所措。

上班第二天,老板没来,百无聊赖。

上班第三天,老板没来,公司解散。

如果事情就这么被我说过去了,读者肯定会带着一脸大大的问号与诧异——What‘s the hell?且听我娓娓道来。

Part2-F公司的商业模式分析

F公司所谓的金融支付产品其实是一款帮助用户信用卡套现的产品(收益方式见插图),用户可以在APP里绑定自己的信用卡和银行卡,通过该APP将信用卡里的额度套现,APP会伪造信用卡的消费记录从而逃过银行的监测。用户只要在套现信用卡的还款日前还上套现的钱,就相当于用很低的利息借到了一笔现金。

购买和套现产生的利益分配

关键是,大部分用户会用信用卡还款——以信用卡的额度支付信用卡账单,不断地重复这个流程从而提高自己手上每张信用卡的额度,俗称“养卡”。对这些用户而言,当信用卡的额度刷到十几万的时候,他们就凭空多出了可支配十几万的“钱”。

此外,用户可通过发展下线获取分润——只要是由你推荐加入的会员(即你的下线)产生的手续费和会员费,你就会获取收益。

除了上面的获益流程,使F公司得以生存并财源滚滚的一个重要角色是:客户。

F公司并不是自己去开拓市场,而是与客户签订合同,客户花价钱到公司购买一个定制的APP,并协定双方的利益百分比。接着客户会拿着这个APP去他们当地发展用户,用户越多,他获取的手续费和抽成就越多。因此,这一整套的结构就是F公司开拓市场得到客户,客户不断开发用户,用户会尽力地发展下线且不断地套现和养卡,接着就会产生源源不断的会员费和手续费。

这个时候,是不是感觉这既有点像高利贷,又有点像庞氏骗局呢?我们不妨描述该客户群体的两个特征:

  1. 希望通过借钱方式获利的人——产品主要的获利方式
  2. 知道哪里有缺钱人的人——有市场才有买卖

关于第一点,其实跟放高利贷的人一样,但更高明的是传统放高利贷的人是掏自己的钱给借贷人,而这里的客户是掏银行的钱,并且还规避了借贷人逃债的风险——反正借贷人逃了的话也是欠银行钱——这也算是科技进步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吧!

关于第二点,我联想起了以前的欠了十几万赌债的同学,他在地下赌场输光了钱,早就被边上的高利贷盯上了,于是他向高利贷借钱继续赌,又输光了。没过多久高利贷的债就变成了十几万,他根本无力偿还,逃回老家,高利贷开着几辆车找到他老家,他躲进山里,他父亲对高利贷说没见过他……

我很自然把F公司的客户设想为黑社会人事,是因为在我以前听过的故事里,做类似的事情的都是有的黑社会背景的人。

我在公司的第一天见到过滋事的客户,那时候事情还没闹起来,客户长得都有点像郭德纲,但脸上没有憨相,身材要是郭德纲的两倍宽,虎腰熊背,光头,形象像极了网上的“大佬照”。

第二天有个客户派过来的人,说是产品出了问题急需解决,我对他印象很深,一是因为他也是光头,外表给人感觉挺像牢里放出来的。二是因为那人对我们研发人员很是尊敬,我看得出他的事情很是着急,却又不好意思随意打扰我们,这种诚恳办事的态度令我不得不对他产生了同情心。

最后还要评论一下F公司的产品,因为产品是给客户定制的,意味着有几百个客户就有几百个产品,也就是说应用市场上有他几百个APP!但实际上所有的APP的核心流程及功能都被封装好了——用网页写的,Android和iOS只是写了一个首页的壳,不同产品之间的区别就在于AppIcon、应用名、首页样式。这样一个APP一个礼拜甚至两三天就可以做出来了。

以上是我两天时间离摸索总结出来的业务,我还按照设想画了个F公司的商业模式,贴在下图中。

到了第三天,人事让同事把公司的摄像头拆了,接着单独跟我说公司最近不需要产品经理了。我追问了原因,人事告诉我因为客户滋事,老板受伤,公司无人领导。碰到这种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所以决定遣散员工一段时间,至于多久之后公司重组他也不知道,所以对于还在试用期的员工就直接让其走人了。我没有过多纠结,很理智的要了3天的试用期薪水就离开了。当天下午,F公司的员工就真的都被遣散了。

Part3-柳暗花明

我还想提另外一件事情,入职F公司的第一天,我收到了iOS岗位面试通过的电话——令我豁然开朗的那家公司,我婉言谢绝了。在我的内心,我无比感谢那位面试小哥对我的认可,更感谢的是通过他,我坚定快速地走上了产品之路。

当然现实看起来挺搞笑的,上天给了我一次从事产品经理的机会,仅仅过了3天,他就把把它收回去了!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随即我修改了简历,调整了策略。

两个礼拜后,我正式入职一家公司任职产品经理。

后话:大概入职新公司2个月后,我从F公司的同事得知F公司已经重新开张了,但具体什么时候重新开张我没问。

本文由 @吴德馨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先别侥幸,产品经理并不是一个好职位,做好浪费几年时间的心理准备。

    来自广东 回复
    1. 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来自福建 回复
  2. 笑死,这个公司的业务是违法的吧

    来自广东 回复
    1. 嘘~

      来自上海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