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炮轰手机操控无人机不靠谱,亿航不以为意:各走各的路,差异化是好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大疆无人机

宣称“领先者为何要回头看跟随者”的大疆,这次似乎没忍住“回头”的欲望,向友商扔了个“石头”。

“无人机用手机APP操作是十分危险的,我们提醒消费者要小心这类产品”,大疆创新生态副总裁潘农菲昨日“开炮”,而以手机APP操控为特色的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无疑躺枪了。

据了解,与专业遥控器操控的大疆不同,亿航一开始就将产品定位于相对入门级的市场,采用手机APP操控的方案以降低用户门槛。但受制于精准度,亿航也招来了不少类似“不专业”、“纯航模玩具”的质疑。

对此,亿航联合创始人熊逸放向网易科技表示,听到这些,自己十分开心;对于潘农菲的强硬措辞,熊逸放似乎对这事不以为意,“各走各的路,差异化是好事”,他这样评价。

为何“发难”:APP操控精度不高 

事实上,大疆的忽然“发难”并非毫无根据,尤其是对于无人机这个特殊行业。

潘农菲认为,无人机对于安全品质的要求非常高,对错误几乎是“零容忍”。之所以如此,他解释说,“我们用手机可以忍受重启,但无人机就不能,一个错误就会导致机器摔下来毁掉。”

正因为如此,大疆对飞行器的要求很高,并强调“飞行器平台是最多顶尖端科技的综合实力体现”。相对而言,手机APP操控虽然在操作门槛上大为下降,但精度上的劣势导致其安全性低于更专业的操控模式。

关于这一点,亿航也并未否认。

据熊逸放介绍,亿航此前的APP操控精度大概在一到两米左右,这对于无人机来说是一个比较糟糕的数字;此后加入了APP体感操控,在增加易用性的同时也提升了精准度,其下一代产品还会进一步进行提升,但应该还是没有达到与大疆媲美的程度。

另一方面,精度不够确实会对无人机的实操产生不小影响。有业界人士告诉网易科技,如果是用于航拍,无人机可能会出现不少避障失败的意外,即便在进行相机角度等调整时,也会因为误差较大影响整个拍摄的效果。

精度不高的APP操控方案,其实已经将部分要求严格的专业航拍用户排除在外。 

也许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强调“只做精品”的大疆才会如此抵制APP操控。在潘农菲看来,大疆并非没有能力去做APP操控,并透露该公司“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尝试过”,但最终因方案不成熟没有引入产品之中。

此外,不仅在技术层面予以否定,潘农菲还认为,相对于科技感更强的遥控器,手机操控只是将程式编入APP里面、并不酷炫。

然而,对“不专业”如此不屑的大疆,最初的火爆很大程度上还是得益于简化了操作面板,从而让无人机变得相对“不专业”,最终将完全专业级的产品带入到半专业级的消费品市场。

而降低门槛和精度下降,往往相伴相生,门槛降低到什么程度才算合适,本身就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

每个用户都那么专业吗?

亿航说,他们做的事情,是“让飞行不是少数人的专利”。其实,这是将大疆的“平民化道路”走得更加彻底;而APP操控,是进一步平民化的一个举措,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乐于操作或者有必要操作专业而繁复的遥控器。

在熊逸放看来,亿航和大疆面对的人本身就不一样,“傻瓜用户买亿航,专业用户买大疆”,二者的用户群并不冲突;亿航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坚持入门级市场,最低3000出头的亿航,和基本在六千以上的大疆,在售价上形成了分层。

而不同的用户群,对于无人机的要求也不尽相同:专业用户对精度等方面的要求,决定了硬件性能成为其最大的卖点;普通用户则不同,易用、好玩可能是更加重要的指标。

熊逸放举例称,亿航的使用者可能就是家庭用户,孩子看到了乐于去玩,大人也乐于用其拍摄一些照片和短片,精度等参数对于这些普通用户意义并不会太大,更易于操作的APP模式以及低廉的售价可以让这部分用户更愿意去尝鲜。

不过,虽然针对入门级市场,但亿航方面却坦言没有一个准确的用户群定位。在熊逸放看来,无人机市场还很早期,APP操控的亿航Ghost起了一个降低门槛的作用,所用的领域以后也会更多,毕竟普通用户会参与得更多。

用户量的增加,则可能会带来很大的数据红利。事实上,大疆也一直在强调飞行时间、飞行数据的积累之于无人机平台的重要性,而这其实也是大疆目前在无人机领域占据领先地位的一大重要原因。

不仅如此,通过将无人机“平民化”,民用的外延也会进一步扩大,这将会带来较大的增长空间,“我们年内应该就会有两位数的市场份额了”,熊逸放补充道,而现在的亿航事实上才刚刚出货,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定位差异化背后的逻辑:共同培育市场

大疆和亿航对APP操控上的态度,表明二者对于大众消费品的理解并不太一样。有些人将其比喻为高端苹果和低端安卓的区别,都是大众消费品,也都同时存在,只是投了不同人群之好,不存在谁对谁错。

另一方面,随着无人机厂商越来越多,不仅仅在操控模式上,整个领域也存在多元化发展。而市场离成熟还很早,大疆对于市场中某个形态的否定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

熊逸放举了一个例子:大疆的飞控拆下来就不能装到其他无人机上了,因为大疆相对强调整个系统的闭环,以保证较好的体验和适配;亿航的飞控就没问题,可玩性高一些。两种玩法最后都有自己的拥趸。

“大疆以往能做到第一,是因为没有对手,现在则不一样”,熊逸放表示。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玩法,可能会让市场形势发生一些变化,更重要的是,无人机市场远没有到达形态基本固定的时候,市场时刻处于动量之中,不同形态产品的产生会让市场越来越大,从而培育出更大规模市场。

“起码现在的市场绝对不是红海,包括航拍,都是蓝海”,熊逸放进一步强调。连潘农菲也承认,现在行业里面的无人机厂商都挤在一起做是不好的,分开做一些差异化会有很大的空间。

这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无人机技术还是不够完善,可挖掘的应用场景还有很多,以及用户接受度仍旧有很大提升空间。亿航认为,APP操控的Ghost正是为了提升用户接受度存在。

熊逸放还表示,今年亿航还有两款新品,可能也会涉及到更专业化的领域。但即便真的会和大疆产生直接竞争,得益于目前的形势,整个市场的蛋糕也不会因为竞争越做越小,反倒会培育出更多用户。

这也是留给所有无人机厂商的机会。

作者@网易科技      转载自: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