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进化:对抗内容“熵增”胜算几何?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一下

越来越大众化的知乎,想要凭借运营策略解决内容行业“用户、内容、商业”三者不能兼得的问题。而知乎能不能成功,关键还在于它是否能阻止全行业内容“熵增”在本平台的蔓延。

内容赛道热度不减。

先是百度、字节跳动互诉,百度因疑似“搜索结果被窃取”索赔9000万,而后字节跳动“抄袭”了这个诉讼诉求,反诉百度也索赔9000万;

另外一边,一向以“格调”树立品质形象的知乎,召开了2019“新知青年大会”,拉来创作者对社区生态运营进行了一番构想。

CEO周源称,知乎要推动用户、内容以及商业的交互交融和共同提升,并推出“海盐计划”二期。

看起来,越来越大众化的知乎,想要凭借运营策略解决内容行业“用户、内容、商业”三者不能兼得的问题。而知乎能不能成功,关键还在于它是否能阻止全行业内容“熵增”在本平台的蔓延。

内容赛道已经进入“熵增”市场

一个怪现象在内容赛道发生。

  • 一边,是内容总量“突破天际”,仅今日头条的头条号2018年就发布了1亿6467万篇文章,字数达1599亿,加上其他平台只会更夸张;
  • 另一边,是“可用内容”大幅度减少。监管层频繁出手,农妇自媒体、洗稿薅羊毛等事件集中爆发,头条号、企鹅号等平台与做号党客观上的“共谋”关系,让大众对内容平台们进一步丧失了信心。

标题党还在,只是换了个方式吸引点击;低俗还有,只不过“开车”更隐晦;抄袭依旧成风,但现在有了自动去重的软件……

内容总量增加的情况下,真的有价值内容却在减少,补贴造就了内容平台的繁盛,也将它们带入无序、无法控制的世界,这就是内容的“熵增”。

在物理学上,“熵增”导致宇宙万物无序度提升,最终必然走向混沌、无意义的寂灭。

回到知乎身上,周源不断强调“用户、内容、商业”的“交融”,其背景恰恰是内容“熵增”在内容赛道所造成的恶果:用户、内容、商业,三者至少有一项要被舍弃。

  • 如果要内容质量,由于优质创作者有限(已经被做号党挤出),流量断崖式降低,商业价值无从谈起;
  • 如果要商业价值,流量摆在第一位,做号党什么的成了流量发动机(现在的模式);
  • 如果要用户体验,带品质的,做号党没有生存意义,商业价值丧失;不带品质的“奶头乐”可以保障流量和商业价值,但内容质量就被牺牲。

在“熵增”困局中,内容质量会被率先抛弃,因为商业价值不可能丢弃,最终用户被“安排”在“奶头乐”体验当中——这就是某些明星信息流平台的发家逻辑。

2.jpg

但是,作为内容平台,用户是持久活力的来源,内容质量是立身之本,商业代表未来发展和资方认可,“三条腿”少了哪一条,都不能支撑平台长久平稳运行。

经过8年的发展,知乎的层层进化,概括起来是“大众化”商业价值基础之上,也要坚守用户体验与内容质量。(值得一提的是,知乎是自产自销的社区,“用户”即包括普通用户,也包括创作者,后者也与“内容”质量直接相关)

这与“熵增”是矛盾的,周源口中的将用户、内容、商业协同一致,必须走出“熵增”困境。

阻止“熵增”蔓延,社区生态运营要先从“用户”开始

在宇宙中,熵增也有例外,那就是生命体的出现。有机生命体的自我循环和新陈代谢,逆转了无序度不断增加的过程,甚至实现了“熵减”——越来越有序。

从动作上看,知乎社区生态运营与此类似,其一切运营策略,都先从用户出发,试图实现可控的自循环、自成长——这本就是“生态”一词的原生内涵。

目前来看,知乎围绕用户的社区生态运营,可从这两个方面解读:

1. 围绕“用户”的三大核心目标运营

知乎最大的忌讳,是出现由于“大众化”所导致的内容质量泛化。

它面临两个任务,既要在平台现实上维持内容的“水准”,又要在公众认知方面让人知道它保证了质量,而不是被“大众化”的负面联想所先入为主,形成刻板偏见。

这次,周源给出知乎内容生态构建的三个核心目标(新推出“海盐计划”二期的主要内容),逐条分析:

  • 共建,知乎和用户共同进行内容专业度评价(贴上“专业徽章”),优质、专业的内容进入更大的算法分发(主题内还有回答排序)过程中,而不是市面通行的点击率、停留时间、读完率等数据指标决定;
  • 共治,即引入用户“众裁”而不是平台“仲裁”的方式解决争议内容,这样做有两个结果——社区内容始终和用户的调性保持大方向一致,且用户提升参与感;
  • 共赢,说白了就是各种针对创作者(用户)扩大收益激励措施。只不过,知乎除了提供三项扶持计划,还将激励分为两个层面,推广资源(榜单、算法、专属推广等)和商业合作资源,给“利”也给“名”。

这些措施都在保证内容质量,但其根本上是围绕用户参与的一系列打法。

在知乎的社区中,“用户”是唯一的主体,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意味着创作者、读者、机构、品牌这些不同用户与社区都绑定在了一起,变成了某种利益共同体。

这如同有机生命体一样,不能容忍任何部位的无序和混乱,劣质内容质量损害的是所有“用户”的利益,其生存空间大大缩小。

这里并不认为知乎能完全解决内容“熵增”的难题,“大众化”肯定会带来一定的无用内容增加。但捆绑利益主体的社区生态运作方式,使得扩容过程尽量有序,阻止了“熵增”的蔓延,争取了更多转型成功的机会。

2. 让优质创作用户不再被“挤出”

内容“熵增”的直接原因是不健康的补贴方式挤出了优质原创作者,最终只有比谁能产出更多、量更大的垃圾内容,谁才能获得更多收益。

高质量的创作者是知乎的一贯优势,现在知乎不仅要加强对这批内容赛道“珍稀物种”的保护,还要告诉外界它正在积极保护。

“我们都是有问题的人”是这次新知青年会议定下的主题。知乎邀请了平台上的深度用户,例如摄影话题优秀回答者Timothy Wang、会计话题优秀回答者刘泽宏等,谈论各自面对“问题”的思考。例行的奖项环节,“年度荣誉知友”颁发给了菲利普医生、钱程、TEDCJK、小侯飞氘、卢西等15位不同领域的内容贡献者。

经常使用知乎的人都知道,这些人在知乎无论活跃度还是产出都十分可观,与以信息流为代表的内容平台只见流量不见作者露出不同,这些人通过知乎某种程度上在构建自己的IP和影响力。

信息流平台可以与做号党暧昧不清,但知乎“捧”这些优质创作者用户旗帜鲜明,这恰恰是知乎在内容上的格调和坚持。

回过头来看,知乎被挖墙脚一度成为内容圈的“大新闻”,反过来这也说明,只有知乎有墙脚可以挖,用户质量让知乎已经成为内容赛道的“质量作者”原产地。

质量之外,“稀缺性”给“内容”带来更独特的价值

上文关于用户的部分,已经有关于知乎内容质量的大量促进措施,而事实上,在内容这件事上,“稀缺性”更是知乎最独特的价值,也是无法被复制和抄袭的资源。

知乎对外宣称其使命是“让每个人高效获得可信赖的解答”,“问题”和“解答”一向是知乎在内容赛道最大稀缺性。

根据相关数据,截至2019年 1月,知乎2.2亿用户已经在平台提供超过2800万个问题和1.3亿个回答,“十万个为什么”早已成为历史名词。

这些问答,包括医学科普、育儿知识、通俗语言下的物理学/天文学知识、时事解答等,涉及方方面面。一些时候,舆论热点事件,都可以来自知乎的问答分析当中。

在“新知青年”大会现场,知乎还拉来优必选、天仪研究院,举行了一场所谓卫星启动仪式,将“人类对未来世界的问题”伴随卫星发射投向“浩瀚宇宙”。

这个动作,很明显在强化“问答”的稀缺性。

在整个内容赛道都在讲流量的今天,知乎的“问答”内容特质,事实上让也知乎与“熵增”天然远离,2800万个问题和1.3亿个问答中,总有一些能带给你可用的信息价值。而在维护这种内容“稀缺性”上,知乎的做法是治“大社区”用“小运营”。

某种程度上,知乎的社区越大,其运营越偏“小”。

无论是海盐计划二期的“专业徽章”、“众裁”,还是知乎公司将自己作为社区的一个成员看待(当然,权限更大一些),都是“小运营”的体现。

当年小众时代,知乎平台什么都管,大众化后,知乎开始在运营上不断收缩,这固然有旧模式不适合大体量运营的原因,但根本上还是知乎内容发展的必然选择。

这种“小运营”,对社区问答内容活力以及规模化发展有明显的意义。

将“权力”放给用户,可能比平台亲自操刀招聘几千几万个“内容审核员”(某些内容平台面对监管的承诺),更能避免“熵增”,同时又能大大增强用户参与问答、提出优质问题、大胆创新进行回答的积极性。

毕竟,要让“内容”带来可用性和价值,放开手脚、满足探索欲望始终是重要方法之一。

不只是直接的广告与营销才能创造“商业”价值

商业化一向是内容平台维护内容质量最大的“尴尬”,但如果跳出仅仅依靠直接的广告进行品牌营销的思维,“商业”价值的创造原本还有更多机会,也更能与用户、内容进行结合。

1. 只有“创造价值”才能“三足鼎立”

机构号,哪怕带有营销性质的机构号在知乎一直是重要的社区用户组成,平台拥有超过3万个覆盖科学技术、心理、生活消费、医学、娱乐等数十个领域的机构账户。

这次,知乎颁给少数派、京师心理大学堂、户外探险杂志等10家机构2018“年度荣誉机构”称号,对它们评价是“坚持输出优质内容、用专业和友善赢得关注的卓越代表”。

知乎机构号没有被“放行”营销内容,而是必须遵照社区规则输出领域内的优质内容。

这与上文“新知青年”三个目的是不谋而合的,机构号也作为优质作者,共同阻止内容“熵增”,其做法,如果用一句话来评价,是“在一个熵增的环境中去尽量不创造更多垃圾,真正做些有用的内容,同时把品牌和产品价值真实、准确的传递出去”。

内容生产只有创造了价值,内容、商业与用户的利益才会得到统一,这种价值来源,不仅包括无关商业的内容,也包括那些商业化内容。

2. 立场在品牌方、体验在用户、落脚在内容

知乎平台上,一个实现用户、内容、商业三方协同的案例被周源津津乐道。

机构号“一加科技”发起一个品牌提问,“5G时代的到来,将给未来生活带来怎么样的变化?”浏览量达两百多万,大量科技、通信、医药等领域的回答者提供了内容。

从传播的角度看,一方面有价值的阐释和讨论本身就是优质、专业的知识内容;另一方面,这个大型问答本身也是具备商业价值的品牌宣传。

这个案例最重要的不是互动、留存、阅读等数据,它们只是表象,获得的“影响力”更为重要,一加与5G形成了某种心智绑定。

横向看,手机企业要树立高端形象,传统服装要走向年轻化,汽车要去除国产偏见……品牌在市场上能够“说服”和“影响”消费者,才是更重要的事。

有限的用户注意力下,争抢数据导致广告预算不断增长,但多数内容平台无非是待价而沽,虽然“帮”广告主进行宣传,但立场并不在它们那里。

现在,不少品牌方已经开始对“数据”不感冒,影响力被逐渐提上日程。

从品牌方的传播价值出发,保障用户体验的同时出产优质内容,这是商业化过程中阻止“熵增”的必然选择,知乎只是在“问答”这种形式上实施了自己的做法,内容平台应当还有更多选择。

任正非2018年曾发表一篇长篇内部信,要华为在飞速壮大的过程中“熵减”化运作,被不少大型企业“参阅”。在“熵增”被尽可能避免的背景下,知乎正在做的、已见初步成效的是用户、内容、商业三者价值协同,这对“问题缠身”的整个内容行业也可以是重要借鉴。

在内容赛道上,知乎客观上是不可复制、不可替代的内容平台,当知乎大社区平台彻底搭建成熟,其想象空间将更大,现在的独角兽价值或被低估。

但是,话说回来,有机生命体阻止“熵增”的过程同样充满风险,任何增殖失控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知乎“大众化”路途必然充满挑战又任重道远。

 

作者:李永华,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重点关注上市公司、Fintech、区块链等财经金融领域。 《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

本文由 @李永华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网络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