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单利润不到两毛钱的外卖行业,还能经得起内耗吗?

2 评论 2036 浏览 2 收藏 6 分钟

疫情之下,餐饮行业遭遇重创,一些餐饮商家指责美团外卖佣金费率太高,发声要求美团直接降低佣金费率,但强行降佣的后果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那每单利润不到两毛钱的外卖行业,还能经得起内耗吗?

日前,一场外卖行业的佣金事件炒得沸沸扬扬。

先是广东省餐饮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出交涉函,指责美团外卖佣金过高,同时明确要求美团降佣5%以上。随后,美团外卖方面回应称:“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

对美团而言,数百万商户和数百万骑手,手心手背都是肉,现在强行降佣,难免就会影响到骑手的收入,实际上美团处在了两难境地之中。

超八成佣金用于骑手支出

为了保证外卖骑手们的收入,美团外卖超80%以上的佣金收入都要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财报显示美团餐饮外卖业务2019年实现佣金收入为496亿元。2019年美团支付399万骑手的工资花费超过410亿元,仅此一项支出就超过美团外卖佣金收入的80%。可以说美团外卖的佣金收入,主要都用来支付骑手工资了。

美团外卖的佣金由三项资费构成,分别为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是佣金费用的大头,在佣金中的比重达到80%。

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几乎所有商家佣金立刻可以减少到个位数,甚至可能会低于5%。

但是商家自己配送一天几十上百个订单,没办法保证能把外卖给用户及时送到,可能就会导致自身的订单量下滑。

强行降佣只是一场外卖内耗

疫情之下,餐饮行业遭遇重创,一些餐饮商家指责美团外卖佣金费率太高,发声要求美团直接降低佣金费率,但强行降佣的后果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

首先,外卖佣金大部分都是配送服务费,强行降佣难免会波及配送服务效率。

美团超8成以上的外卖佣金收入都用于支付外卖骑手的工资。外卖骑手根据地区不同,每单收入4-10元不等,在佣金降低的情况下,配送上的支出难免会受影响。

其次,佣金是弹性支出,有交易才会有佣金,单纯降佣而不增长流量,商家经营只会更艰难。

对于餐饮商家来说,房租不管营不营业,每月都得交,是硬性开支。外卖佣金则不然,商户不营业、不在平台上产生交易,外卖平台就不收取佣金,有交易时收费则跟单量挂钩。因此,在疫情期间,很多外卖商户不营业就没有佣金支出。

而相比起房租、员工工资这样的硬性开支,佣金更多的是为了给商家提供更加及时高效的配送服务,和更加便捷有效的互联网技术服务。

再者,与国外的佣金水平相比,国内外卖行业的佣金水平实在不高。

据外媒报道,国外外卖平台因其更高的人力配送成本,收取的佣金率比例普遍高出国内水平,几乎是中国2倍。据亿欧报道,GrubHub、Uber Eats和英国Deliveroo平台均提供平台配送服务,但佣金率普遍超过30%。

以Grubhub为例,其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超过20%的配送费、12.5%的基础佣金、0-17.5%的4档推广费,而三项费用相加竟超过40%。而中国外卖平台的佣金率则基本维持15-20%。对于更多的国外外卖平台来说,较高佣金率的背后还不包括配送服务。

一味要求强行降佣,实际上就是一种内耗思路。外卖行业需要的不是内耗,而是相互体谅,相互帮助,相互扶持。

美团外卖之前推出的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启动“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就是一种“扶持”思路。这些流量红包、补贴和返还的佣金,作用都是帮助商家进行线上营销和流量推广,帮助商户提升单量、增加营收,促进消费复苏。

在当前局势下,外卖行业的当务之急是抱团取暖,共克时艰。让更多的商家活下来,尽快从疫情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维持住骑手的收入,让骑手的每一份辛劳都能够有所回报。努力让用户、商家、骑手、平台多方受益,要做到这些,就需要行业真正做到摒弃“内耗”思路,一起携手向前。

 

本文由 @旷创投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广东方面已经回应了 美团公布的数据存在疑问 显然美团没有说真话 美团已经触发了广东反垄断了 没有实质行动 就会对簿公堂

    回复
    1. 看到最后,美团想表达的意思是绝不妥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