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上市首日,潘乱、金叶宸、庄明浩、李天华5000字直播总结

1 评论 9103 浏览 8 收藏 19 分钟

前段时间,快手在港交所顺利上市,市值突破万亿,成功改写中国互联网公司格局。上市当日,潘乱、金叶宸、庄明浩、李天华等互联网业界大牛与投资界大佬一道在视频号直播,分享他们对快手IPO的看法,以及“短视频+直播”吸引资本的逻辑。本文为当晚直播总结,共4888字,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2021年2月5日,“短视频第一股”快手登陆港交所。

当日晚间,针对快手IPO,知名科技评论作者潘乱发起了一场直播,与高的创服合伙人金叶宸、前百度P9架构师李天华、前经纬中国投资人庄明浩、前DCM投资副总裁胡博予等互联网业界以及投资界大佬一道,隔空“围炉夜谈”,分享了他们对快手IPO的看法,以及“短视频+直播”吸引资本的逻辑。

下面,5000字超长精炼口述献上:

一、为什么快手的股价这么高?

潘乱:昨天快手没上市的时候,庄明浩在群里发了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好。他说大家对于很多事情还没有统一,但唯独对价格这点达成了一个充分的共识。今天快手IPO开盘两分钟,价格就直接从110飙到了330,超额认购应该是一千多倍,散户资金好像冻结了超过一万亿。这样样都是历史新高。现在,快手一万亿这个市值,超相当于1/3的茅台,1/5的阿里,1/6的腾讯,小米网易的总和,然后是三个半的B站,9个爱奇艺,14个微博,还相当于整个A股传媒的市值总和。

庄明浩:市场的热情着实让我有些震惊,但这种超大型公司的上市,他背后其实代表了一些东西的,快手还不是结束,马上可能还会有更大的,一个时代要来了。

李天华:快手2000亿美金的估值,我个人觉得基本上把一年内的增长空间吃得差不多了,但是快手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过去互联网的发展周期证明了一件事:一个超级平台做到3亿日活时,不管是信息网、产业网还是媒体网,都有巨大的空间。

要问快手2000亿美金到底估值合不合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快手未上市前,B站是一个5000万日活、2.2亿左右月活的产品,可以估到500亿美金。快手去年是2.8亿日活,7亿月活的App,按照这个倍数来换算一下,那么2000亿美金市值完全合理。

二、快手的广告空间前景几何?

李天华:按现在的日活水平看,对标百度过去十年每天2.5亿到3亿的用户收入区间,那么快手现在广告费可以达到一天一个多亿,尤其是在快手日活比手机百度多一个亿的情况下,快手广告变现空间仍然很大。

三、现在互联网大趋势想要什么样的内容平台?

李天华:我们考虑一个平台未来的增长趋势时,预测它到底能赚多少钱、能长到什么样的规模,需要看清楚它是赚大环境的钱,还是赚本身业务的钱,也就是看清楚这个钱是从哪来的。

我认为,平台做完“有趣”的内容后就会开始做“有价值”的内容,这是帮助平台留存用户长周期非常有效的一个核心法则。从这个逻辑来说,各个平台未来三到五年的核心战略都会聚焦到泛知识上,我相信快手也一样。

现在要问:泛知识到底有多大盘子?

短期来说,每天有300%—500%的增长,跟2015年短视频的快速渗透是一样的,这就意味着泛知识每年下来可以达到几千亿的盘子,未来五年可以达到上万亿,基本是这样一个区间。快手的高日活在这方面机会很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网易精品课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收入还没有现在这么快,现在个体从一个月几十万收入迅速做到了一个月几千万的收入,这放在以前都不敢想。现在个体化经济崛起,从一个单向化经济过渡到一个多向化的经济,五年前我们说个体公司一年干个五六百亿是不可能的,现在200亿300亿的很常见,李佳琦或薇娅这类,一年有20亿的纯利。

其实现在知识创作者的空间也很大,能够赚几千万甚至几个亿。所以泛知识对快手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蛋糕,因为快手有高日活用户,还有这么多有才华的优质创作者。因为人才的趋势先于市场的趋势,我相信快手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

另一个空间就是轻消费。我们能看到快手现在一个很重的业务,就是电商,但快手在这方面特别克制,没有做蛋糕的收割,一直在放水养鱼。快手是唯一一个私域流量运转的相对比较安全的一个平台,所以KOL在这里有非常多的红利。

你能看到现在,A股上有很多卖一个鸡肉丸子,一年30亿到40亿流水,可以估个千亿人民币的公司,这只是一个单品。未来很多新消费的品牌、单品如果被快手绑定了,它一定能出来更多的空间。

四、短视频市场会形成垄断吗?

金叶宸:垄断问题看的是不同的短视频平台的集中度,目前看来头部几家的集中度情况越来越明显。抖音、快手、视频号组成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差距在拉开。

视频号去年有一个快速的增长,DAU超过3个亿,但大部分增长的用户不是抖音也不是快手的用户,同时它新增用户与存量用户的纯粘合度都非常低,时长也一样。这说明市场仍然是增量市场,这就很难说谁垄断。然后从业务上看,抖音和快手两家的业务都比较复杂,业务复杂度越高就不太能被“击溃”,也就不太可能短期一家独大,头部三家的拉锯战应该会持续很长时间。

李天华:内容分发永远不可能被一家垄断,他是头部效应有特点的一个业务类型,不同平台所占据的品类本质不一样,在每个人心目中的心智地位也不一样。所以要再做一个快手,从快手的品类去打是很难的,不可复制,因为快手是内生力量成长,和百度贴吧一样,不是由外部策略运营出来的一个业务,符合大自然的工作原理。

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过了3亿日活的APP,没有短时间内崩塌的,因为它已经兼具了规模效应。

另一个,绝对的垄断只有通过网络效应才能做到。事实证明网络的效应指数比规模效应的指数更大,近几年来成长起来的凡是过百亿美金、千亿美金的公司,全是网络效应加规模效应双重叠加做起来的业务,无一例外。这是因为网络从线上化过渡到密度化,再到现在功能化的过渡阶段,个体的力量无限被放大,所以导致的个体可以迅速带动很多影响。

金叶宸:快手在网络效应这方面一直是被低估的,只是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非常均衡的模型去评估。比如快手那么多用户的双向关注、双向互动,是否就转化成了长期留存?抖音说他也有,但他靠的是大量的内容和非常高效率的推荐算法。看数据两个数字一样,但它背后折射出来的逻辑或者长期运营哲学完全不一样,虽然都是留存,但反映的不是同一种用户价值。

快手为什么搞8.0的升级?

我第一反应是快手想卖广告——因为没办法,资本市场看问题比较短平快,比较直接,就是看你有多少收入规模,你有多少月活,你有多少时长。所以快手要放大规模效应的部分,让人们都能看见,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有规模效应,但不等于说快手网络效应部分的价值就被正确的评估了。

五、内容分发平台应该遵循什么逻辑?

李天华:内容型分发的平台,其实如果以内容来定位,把内容高效率分发出去,它是有一个核心的产品价值链,就是四个元素,一个是生产,一个是分发,一个是消费,一个是变现,构成一个闭环。你生产的越多越好,你分发的才会越多越好,你消费的才会越久越长,那你变现才有可能越多越好越大,你才有可能贴补给更多生产者去赋能。任何一个内容分发平台都是首先要尊重这个规律,所以你的起点一定是供给侧。

庄明浩:如果我们把抖音每天一百个最大热门的视频拉出来,然后把快手的也一样拉出来,你会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经营程度在越来越像。快手也在增强跟补强自己在内容品类上的这些差距,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但是反过来讲,补强的同时,抖音没有办法去补快手原来那个原生态的东西,所以乐观的人认为这可能是快手的根据地,悲观的用户会觉得未来两家越来越像。

六、快手的价值观是公平普惠,为什么还是会被家族裹挟?

金叶辰:快手的家族早就不是一个当下的问题了,它完全是一个历史问题,2018年说这个事还差不多,现在早就不是问题。这个问题在8.0改版之前就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只是流量上抓手不够,所以效率不够高,但8.0之后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就已经全部解决了。

从数据上来看,18年快手上超过千万粉的大V只有60人,但到了2020年,仅一年新增的粉丝超过1000万的就有100多个。

庄明浩:抖音是故意不会让头部大V长得特别大,你会发现那些3000万粉丝的大V的视频我们已经很少刷到了。但快手在最早是没有做这种控制和操作的。自然有人会通过他的方式往前再迈一步,就是说,在你平台选择了天之道的时候,必然会有人帮你行使人之道。

但是今天这个时间点,我们看看数据,快手最新更新的GMV是3000亿,而我们把所有这些六大家族的GMV放一起,也就6%、7%,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今天快手敲钟,找了一个电商的用户,叫芈姐,不是六大家族里的任何人,所以官方态度也很明显。

七、快手的起点是什么样的?

胡博予2014年4、5月份的时候接触到这个项目,当时我们看的时候快手大概只有90万的DAU,但是它有一个好处,就是它一直在进步,你看它2月-4月的数据,会发现次月留存、次周留存都在快速的上升,然后时长也是,时长可能是从18、19分钟涨到28分钟。你现在听到这个时长肯定觉得很短,当时2014年看到一个日时长28分钟的APP还是很少见的,

我们就去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它的时长变长、留存变好?结果就发现就是它变大了。

我们算了一下它的日新增用户跟它的日活用户,基本上是差不多3%的这样一个比例,就是你是100万的日活就有3万的新增,1000万的日活就有30万的新增。你到了2000万日活,就有60万的新增。就这么一个比例。

而今天看DCM的这一笔投资,应该是DCM有史以来最赚钱的项目——投了1500美金,换来130亿美金市值的回报。

八、极速版是大公司的增长黑客吗?

潘乱:刚刚DCM说快手的新增一开始是1000万新增对应30万日活,2000万对应60万,现在还是吗?

胡博予:基本没变。

潘乱:但今天它又有一个问题,你像今天互联网用户他手机都不长了,都被大家来来回回洗过好几遍了。这个新增换日活还能继续下去吗?

胡博予:会啊,每年都会有两次换机潮,每年都会有一些新的K12人群拥有手机,所以这个都是机会。

李天华:而且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做版本进攻,我主APP洗过你很多遍了,那我就换个身份让你再装到手机里。

潘乱:你说到这个我想问问,怎么看极速版呢?过去一年增长最快的app应该就是快手极速版了。

李天华:说白了就是lite版本的投放成本比主app的低,ROI更高。而且它抢的是抖音的存量用户。

九、快手游戏能分走市场的大蛋糕吗?

庄明浩:我觉得快手游戏相对字节游戏要更稳定一点,当然反过来讲它可能没有那么激进,它在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小游戏浏览平台,轻度、休闲,甚至签约一些重度产品,甚至做投资,我觉得从策略上来讲,今天这个时间点对于任何一个平台来讲,游戏这件事情策略的丰富程度大概都是这样子的。但是从业务的延展性来讲,游戏又是一个最最不确定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代表快手游戏未来会做的很好,也并不代表头条做不出来游戏,只是从现阶段跟过去这一段时间的发展来讲,我相对觉得快手在游戏上的策略相对比较稳定,并且它招的人我觉得也还行,相对于头条这种不择手段,慢无目的的乱弄,我觉得我更喜欢前者快手的这种方式。

金叶宸:相较之下,快手确实没有那么被关注,然后导致它其实空间也更大。而且我一直有一个长期的观点,就是我认为游戏这个业务虽然不稳定,但是它只要持续投入钱,并且给到足够多的自由度,它是个艺术作品,你给到足够多的自由度给到制作人,理论上自研的游戏,就是到时间就一定会有,这是概率问题了,就是看耐性。

十、快手是时代机遇的产物

潘乱:2018年的时候美团上市,我在现场,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王兴他说了一句话,感谢乔布斯。很少有人在微信上说感谢别的CEO,而且感谢一个已经去世的人。的确应该感谢乔布斯呀,没有智能手机哪有OBS,没有智能手机哪有推荐使用场景?摄像头变成人人可用的记录设备,把所有人都联结在了网上。

你像过去十年,在人跟信息连接这个领域里面,其实最大的机会在我看来就是两个,第一个就是信息怎么组织,明显的就是从搜索变到了推荐。另外一个就是内容怎么生产,就是从图文变向短视频。

而这两个,快手都刚刚好卡上了。

 

本文由 @郑梓 整理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所以乐观的人认为这可能是快手的根据地,悲观的用户会觉得未来两家越来越像。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和想法,不能把你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