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ck设计团队告诉你市值28亿美元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编者注:本文来自Medium,作者Andrew Wilkinson,中文版由天地会珠海分舵编译(有根据国情进行删改)。Andrew Wilkinson所率领的团队外包了Slack的设计实现,本文从Andrew Wilkinson的角度描述当前市值28亿美元的Slack是如何在众多先行者中突出重围脱颖而出,成为市场的新霸主的…

264714-6b68b43d4f409218

“Slack成功的秘诀究竟是什么?你们团队究竟为其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而让它如此的成功呢?“,电话另一边是一个来自某个非常成功的SaaS应用的CEO,他正想聘请我们团队为其做产品设计。再次的,我不得不又老调重弹的开始向他说起这个我已经说了无数遍的故事。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被客户/投资人/想通过逆向工程窥探Slack得以成功的设计师们问及这个问题。确实,近来全世界都在讨论着Slack,毕竟Slack现在已经被估值28亿美元,拥有几十万个用户,并且还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着。

大家也许奇怪为什么他们会问我Slack的事情,而不是直接找Slack的团队来问。皆因Slack在2013年末聘请了我们团队来把他们的Slack原型打造成一个光芒四射产品。我们为其做了商标,市场网页,基于浏览器和移动设备的应用方面的设计,整个过程我们只用了6个星期。除了后来的一些小修改,现在大家看到的Slack和我们之前所设计的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人们说起Slack的时候都禁不住说其确实是一个伟大的设计,但事实上是,我们当时也没有预期其会如此的成功如此的伟大。

当Slack的CEO(同时也是Flickr的联合创始人)Stewart Butterfield在2013年找到我来做一个聊天工具(说的就是Slack)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进入的市场其实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要使得他的这款产品能够冲出重围,做到有如鹤立鸡群的话,是非常的困难的。但,因为我其实是Flickr的一个超级粉丝,所以我还是非常珍惜和Stewart进行合作的机会,同时我也觉得去帮忙解决这样的难题应该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最后我们就握手,立项,挽起袖子开干了。

然后Stewart在开干的第一天向我们展示了他们早期的原型。真是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这个原型不就是一个基于浏览器的IRC(Internet Relay Chat ,互联网中继聊天)聊天工具的拼凑版吗!?它显得是多么的苍白和无力啊。六个星期过后,我们完成了我们职业生涯最杰出的工作之一 – 和大家现在看到的差不多的人见人爱的Slack诞生了。那么,我们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们的早期迭代版本(2013)

当大家现在谈起Slack的时候,人们常常会用到”有趣”这个词。Slack用起来让人感觉没有了像在工作中应有的那种乏味感,而更多的是在“放松(slacking off)“。但是,如果你往实现深处去挖的话,你又会发觉它后台的实现其实和市面上其他的聊天工具没有什么两样。你同样可以创建聊天室,增加聊天人员,分享文件,进行群聊和私聊。那么,又是什么让Slack变得如此的出类拔萃呢?我认为有三个关键原因!

五彩缤纷激情四射的商标设计(2013)

独树一帜的外观

为了在这个拥挤的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的方法。大多数企业软件的外观看起来其实都像70年代的毕业舞会的着装一样 – 到处充斥着单调的暗蓝色和暗灰色 – 所以,我们先从商标设计上面开刀,然后是整个Slack的外观,让它开起来像一个刚刚发射出去的五颜六色的礼炮一样,到处充满着铁蓝色,黄色,紫色,和绿色。我们将来自一个视频游戏的颜色方案给应用到Slack上面,而不是用原来大家习以为常的企业协同工具的颜色方案。

HipChat vs Slack的颜色方案

上图是传统的解决方案HipChat和我们的Slack的解决方案的对比,你觉得你会更喜欢哪个呢?其实他们两个做的事情大同小异,但一个是让人觉得无趣乏味,一个是让人觉得激情四射充满愉悦感。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出来?都是亮色色系,弯曲无衬线字体(curvy sans-serif typeface),友好的图标,无处不在的笑脸和表情的功劳啊。

别具匠心的感觉

Slack中就算一些细小的互动都到处充满着欢乐元素。比如Logo在加载的过程中会模拟出各种颜色四溅的效果;各个模块会在屏幕从上到下平滑的进行呈现;指尖轻弹屏幕进行团队切换时会呈现出卡片式的切换效果。在整个产品当中,所有的内容都看上去是在愉悦的切换和弹出的过程中完成的。而这样的设计不仅仅会帮助用户更好的去理解如何使用这个产品,同时还会给用户带来跟多的快乐。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一个体验,当你走进某个房子的时候,你会难以置信的立刻感觉到该房子的设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甚至蹩脚的违和感?当一个专业的建筑师走进去的时候,他很容易就各种问题给你列出一张清单出来:不对称的干板墙,缝隙明显的硬木地板,空心的隔门,低廉的不配套的硬件设施。但这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只会在直觉上感觉就是不对劲。和一个优美的房间一样,伟大的软件同样会让它的用户在各种细小的互动上获得愉悦感和满足感,让用户一上手就感觉有种不言而喻的舒逸感,就像你走进一个优美的房子一样。

人格化的表达方式

但,Slack的成功还不仅仅是因为上面提及的别树一帜的外观和别具匠心的感觉,还因为它与众不同的表达方式。在Slack当中,我们将每个组成部分都看成是一个可以表达出幽默感的地方。如竞争对手的软件可能也会有一个加载进度条,而我们的Slack还会有一个额外的打趣提示,如,“在沙漠中你还想快马加鞭快速穿越?你不如把你手上那包奥利奥全部倒在地上,然后趴下去一个个把它们吃光来得容易哦。” 将一些幽默感注入到用户无聊乏味的工作当中,Slack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你身边一个语言风趣得机器人伴侣,而不像其他得竞争软件一样只是乏味木讷的跟用户进行交互。Slack和他们之间在表达方式上面的区别就好比是电影《星际穿越》中风趣的机器人TARS和《2001星际漫游》中中规中矩的机器人HAL9000之间的差别。

Slack:

TARS: 小伙伴们都还好吗?有没有给我的机器人殖民地找到足够的奴隶呢?

竞争对手: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工作很快就能重新步入正轨。我依然对我的使命充满激情和信心。

其实大家看看Slack的Twitter账号,你会发现它相比起其他企业软件公司的Twitter账号,给人的感觉就更像是一个到处充满emoji表情的喜剧演员。

Slack在Twitter上有如一个喜剧演员

我们人类往往喜欢将所有事物都进行人格化,从我们的宠物到毫无生命的物体,毫不例外。比如我们会觉得一辆汽车看起来像是在微笑,或者觉得一个小羊羔在远处独自吃着青草的时候觉得它肯定感觉很孤独。所以,我们就是运用冒泡式的、明亮的UI,令人愉悦的交互设计,幽默风趣的文字表达,来将Slack人格化。正是这种情怀让其勾起用户内心的一些强大的情愫:用户都关心它,大家都想和其他人一起分享它,大家认为它更像是他们宠爱的工作伴侣,而不仅仅是一个工具或应用。

“ Slack看起来更像是你的一个语言风趣的机器人伴侣,而不是其他人本认为的一个枯燥的协同工作的沟通工具。“

做一份佳肴的配料,只要大家上网去搜一搜基本上都会一目了然。但,这是不是就让你成为一个技艺超群的食神,制作出美味绝伦的佳肴了呢?事实上并非如此,其中配料份量的把控,火候的掌控,甚至菜肴在碟子中的摆放等其实都需要拿捏得非常的精准。

Slack的熬制秘诀其实和佳肴的熬制秘诀并无二致。所用的素材和技术都是众所周知的,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正确的将它们天衣无缝的组合在一起以达到最好的效果。大家纵观Slack所实现的功能,其实并没有哪一个功能是Hipchat以及Campfire等其他软件所不能实现的,大家的底层都是企业级别的聊天软件那一套而已。但,Slack就胜在它更人格化,更具有情怀,更充满幽默感,更让人爱不惜手。所有这些组合在一起就让Slack变成了你生活中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物,一个更像是TARS而非HAL9000的语言风趣的小家伙。

当大家知道了这个秘诀之后,Slack的竞争对手们就开始争相模仿。但,根据先行者优势,这时已经为时已晚了。大家都已经选择了并习惯了Slack作为自己的机器人伴侣,你如果没有提供超过Slack十倍以上的改进的话你是不可能在这个市场上撼动得了它的霸主地位的了。

#专栏作家#

朱佰添,网名:天地会珠海分舵,微信公众号:techgogogo。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兼高级翻译官。9年软件行业从业经验,涉猎海外最新创业、融资、产品类的资讯和方法论,喜爱结交各行各业的朋友,欢迎联系。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slack 的确是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出现的合适的产品,跟包装可能不能说没有关系,但至少不是唯一的关系。

    国内访问不方便的话,也可以试试国内的 BearyChat 之类的产品,设计的思路几乎一样:分组、集成,感觉的确是工作流程的趋势,值得希望优化效率的 team 去尝试。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