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

1 评论 2311 浏览 3 收藏 18 分钟

2022年下半年,AI绘图应用席卷设计圈,众多企业纷纷投向AI制作的稿件,抛弃传统画手,人类反击战也就此展开。这篇文章深入行业领域,采访了众多深陷风波的设计师与投向AI的企业们,沦为机器养料还是展开反击、抵制变相抄袭?值得一读。推荐对AI绘图、设计感兴趣的童鞋们。

一、120 元 VS 2 美分

我们每个人都在逼近被机器抢活的时刻。对于张伟,这个时刻已经到来了。

大学毕业至今,张伟已经做了八年独立画师。2022 年国庆期间,他经人介绍接到了一份配图工作——给小说绘制人物头像。

这是一份“走量”的活,对技术和创造性要求不算高。对方开的价位也合理,120 元一张,一共 65 张。主要成本在于沟通。因为是第一次合作,双方花了一天时间对接需求,期间张伟画了三张草稿,对方又找来一些案例给他做参考。

一切似乎推进顺利,沟通后他交了第一稿,通过了。对方还支付了第一张画的稿费。直到几天后,他突然收到通知:

“经开会决定,小说配图将从人物插图改成物品配图,使用 AI 绘画,合作中断。”

“我被 AI 抢活了。”他有些哭笑不得。他向对方要求看看 AI 生成的成果,对方也大方地发给他。“挺不错”,他的感受是。但更大的落差是成本:对方告知张伟,机器生成一张图只需要花费 2 美分。

二、给 AI 打下手

这是近 860 倍的差距。

公司的经营者们先动了心——哪家公司开始裁美术、哪家开始研究 AI 技术、哪家已经在用 AI 生成图,类似传闻越发频繁地在画师群体内流传。

刘晓莉所在的游戏公司就是其中之一。2022 年10 月底,市场部一位同事开了一次 AI 绘图分享会,用游戏项目的成品图,现场生成了相关图片。

参会的有刘晓莉这样的美术岗,还有市场、策划和程序员。大多数人反应平淡,毕竟过去半年多少也在网上看到过案例。刘晓莉感受也并不惊艳,“不确定性很大,不可能一次就生成很好的图片”。

唯独制作人兴奋异常,眉飞色舞地追问主美术:今后游戏内的部分皮肤是不是可以用 AI 制作?

此前,皮肤绘制这类工作都会外包一部分出去,每张稿费大概在五六千元,需要一名画师画上一星期。如今使用 AI,生成图片只需两小时,再经过原画师上手改,一个半小时就能完成。满打满算,一张图的产出只需四小时。

尽管老板已经拍板,把 AI 加入到工作流程这件事仍处于测试阶段,刘晓莉的工作尚未受到太多影响。

在很多细致而常见的甲方要求面前, AI 的随机性并不占优势。它无法理解一些简单指令,比如,“把脚往后收一收”——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那家出版商在选定 AI 作画后,将小说的配图从人像改成了物件。

但真正的威胁到来之前,人们的心态先变了:和刘晓莉同一岗位的同事,在开完 AI 分享会后危机感“呼的一下就上来了”。

“之前同事基本不接外包的活,周末时间都用来陪孩子,但最近一周有人找她,她二话不说立马开工。”

转头回到公司里,这名同事却又不太乐意给 AI “打下手”,改稿的时候“瘪着嘴”。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AI 绘图平台 Crypko 就以生成二次元人物立绘为卖点|Crypko 官网截图

三、成为机器的养料

如今人们已经理解,机器并不是凭空学会了画画。在此之前广为人知的阿法狗 AlphaGo,就学习了 16 万人类棋谱以精进“棋艺”;而一个人脸识别算法要训练至合格,常用数据集生成的人脸图片数量,往往达百万量级。

AI 绘图也是如此。火爆 2022 的 DALL-E 2、Stable Diffusion 等,他们的训练集均包含数十亿个参数。除非直接指定风格(例如梵高、莫奈),人们并不容易分辨一幅机器生成图究竟“学习”了哪些艺术家。

但很快就有了例外。2022 年 8 月底,AI 绘图工具 mimic 一度在日本画师群体中引发热议,这款绘图工具能模仿指定漫画家的画风,输出相近的作品。日本画师开始群体抗议,“使用禁止”的 tag 成为推特趋势热门话题,许多画师表示自己的作品不会授权给 mimic 用于训练及使用。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mimic 在官方宣传中用 AI 模仿了推特画师|mimic 官方推特

紧接着,事态蔓延到了中国画师圈。独立画师魂君表示:一开始,人们只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开始使用这些工具;进而,出现了一些不画画的人使用特定画师的作品训练模型,再反过来用生成的作品嘲讽该画师的事情。

2022 年 10 月 13 日,魂君发布了一则微博,呼吁业内关注 AI 绘画侵权现象。他提到:目前“ AI 无授权拿画师的画做养料”、“无授权拿画师图洗稿玩”的情况逐渐泛滥。他希望更多同行能加入发声,抵制以 AI 绘图为名义的侵权。抗议直指一款名为 NovalAI 的绘画工具。

11 月 29 日,微博网友@ Sueno 洛柒则发声抵制 Nijijourney,一款最新的基于 Midjourney 的 AI 绘画程序。

这些备受争议的工具存在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为创作二次元画作而生的。不论你输入什么关键词,成品都会呈现动漫风格。

相比于 DALL-E 2、Stable Diffusion 所用的超大模型,二次元的素材池小得多。当输入的要求细致到特定角色、特质时,特定画师的“影子”经常就会浮现出来。

受到抵制的 mimic 和 Noval AI 两个平台,都因能制造出画风极度接近特定画师的作品,而被视为“洗稿”机器——这种行为之泛滥,以至于那位画师的原作,有时反而会被识别为“AI 制造”。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新技术放大了一个旧问题:抄袭。

画师圈有不成文的习惯:同人爱好者会在网络上收集自己喜欢的图片,上传到一些公开平台;而初出茅庐的画师,则将此作为宣传自己,与同好交流的方式。

为了方便搜索,他们常会给图片打上非常细致的tag,以下面这张游戏同人图为例,上传者不仅会打上角色名称、游戏出处,还会具体至画面内角色的发型、发色、姿态和衣着等细节。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左侧橙色框内均为这张图片的 tag | danbooru

于是,这些平台成了天然的 AI 素材库,只要使用爬虫技术,将图片和词条抓取下来,就可直接用于训练,连人工标注的成本都省下了。画师在无意识中,也为 AI 进步贡献了一份力。

使用图片作为素材训练的时候,多数 AI 平台并不会征询原作者的同意。平台商业化后的收益也不会有半分进入原作者的口袋——一些画师们认为,这实际上已经构成侵权。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ArtStation 艺术家集体反对 AI 绘图 |独立艺术家 Joyce Da Silva

四、人类反击战

作为传统的乙方角色,很难说画师的态度能多大程度上左右甲方的选择,更别提改变技术前进的车辙。但他们也并未自此缴械投降。

魂君在自己的倡议中提出一个思路:今后画师们在平台上发布作品时,可以在作品上覆盖大面积水印,破坏作品的完整性,以防止被用于训练 AI 以及洗稿。一些画师随之响应,开始分享水印的资源包。不同于签名似的小型水印,这些水印面积巨大,试图均匀地覆盖整个画面。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画师开始公开免费地分享自制的水印 | 微博截图

画师们也被迫自证自己的作品并非出自 AI 之手。

他们向社交平台上传作品的同时,开始主动贴出草稿、视频等绘制过程,甚至有网友表示这种做法已经成了新的“发图礼仪”;也有部分画师大面积撤下自己公开发布过的作品,以防止被用于 AI 训练。

2022 年 9 月,一个名为 Spawning 的艺术家团体上线网站 Have I Been Trained? (我被用于训练了吗?),通过检索目前最大的开源图片数据库 LAION-5B 和 Laion-400M ,帮助艺术家了解自己的作品是否被用于 AI 工具的训练。

一些传统图片平台也摆明自己的态度。Getty、Shutterstock 等图片库网站先后删除了平台上一些明显标注为 AI 生成的图像;福瑞(兽人)爱好者社区 Fur Affinity 则是以保护人类创作者为由,禁止了 AI 作品在平台上出现。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AI 禁止的趋势在各类型的平台蔓延|微博截图

当然也有人使用法律手段反击。2022 年 11 月 3 日,微软收到一起集体诉讼,其旗下的 AI 编程助手 GitHub Copilot 被控诉使用公共仓库内、用户发布的代码进行训练,侵犯了大量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公开信中写道,这起诉讼背后的“原告”,是“数百万 GitHub 用户”。

这起诉讼引发了大量关注,因为不仅是 Copilot ,目前包括 AI 绘图在内的绝大部分人工智能生成工具背后都是这同一套运行逻辑。参与诉讼的律师 Matthew Butterick 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处于人工智能的“Napster 时代”——在数字音乐出现的初期,“Napster 案”的判决奠定了版权音乐的发展根基,决定了如今人们在平台上听音乐而不是私人下载的习惯。

过去一年,文字生成图像、文字生成音乐甚至视频的工具花样翻新,彼此超越;而创作者们则花一年时间沉淀下来一个问题:如何在技术面前保护自己的权益?

面对越来越无所不能的 AI,人类群体也开始了分裂。

魂君加了不少讨论 AI 绘图的聊天群,有单纯以画师组建的群,也有包含技术研究人员、公司老板等在内成员比较复杂的群。他观察发现,研究技术和做老板的,聊到 AI 通常都会比较兴奋且积极乐观。

至于画师们,魂君总结道:“有悲观派,认为 AI 迟早会取代人;有乐观派,认为 AI 只是一个工具,认为今后围绕 AI 说不定会衍生一些新的工作岗位;之前群里还出现过一个无脑拥护 AI 的极端技术主义者,他觉得人学习不算侵权,那 AI 学习也不算,结果被好多人怼了。还有画师认为 AI 的出现是一件好事,能淘汰所谓的‘低端’画师。”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这不是一场昙花一现的争吵,而是 AIGC 技术普及之路上绕不开的核心命题。

AI 绘画相关的内容下,人们总是自发地将有关侵权的讨论顶到热门;Stable Diffusion 则于 2022 年 12 月宣布,将与 HaveIBeenTrained 网站合作,允许艺术家在训练集中搜索并删除自己的作品。

机器干了我的活,价格是我的八百分之一|争吵 2022

B 站知名 up 主删除使用 AI 绘画的视频 | B 站截图

魂君自己也尝试过用 AI 做东西。还是早在 2017 到 2018 年期间,他接触到了当时被视为 AI 的“自动上色”工具,相当简陋,也并不引人注意。一直到 2021 年年底 Disco Diffusion 出现,他才又一次注意到 AI 绘图——技术的能量却已今非昔比。

踌躇再三,他还是选择不使用:“还是担心侵权问题。”

被 AI 抢了插画生意的张伟感受更直接:AI 就是一个大型抄袭机器。他认为当前大家对 AI 的追捧程度,很快就会导致不同程度的画师失业, AI 最终将成为一个凌驾于人之上的存在。

游戏公司美术刘晓莉则认为自己的竞争对手一开始就不是 AI:“对手是 95 后,是那些更年轻的新进原画师,(我)早就有危机感了,AI 算什么?”

那 AI 的抄袭问题呢?刘晓莉立刻干脆地反问回来:“人就不抄吗?”

(文内张伟、刘晓莉均为化名)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6961

[2]https://datagen.tech/blog/face-datasets/

[3]https://www.theverge.com/2022/11/8/23446821/microsoft-openai-github-copilot-class-action-lawsuit-ai-copyright-violation-training-data

[4]https://githubcopilotlitigation.com/

[5]https://haveibeentrained.com/

[6]https://automaton-media.com/en/nongaming-news/20220831-15350/

[7]https://medium.com/nightcafe-creator/stable-diffusion-tutorial-how-to-use-stable-diffusion-157785632eb3

作者:郭亨宇;编辑:翁垟;微信公众号:果壳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fIh9c3UFWwmFOvBV0rSK2A

本文由 @果壳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有些公司有做语音识别,然后会让大家朗读文本,自己朗读的数据被拿去训练,会有点不愿意。

    来自福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