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长视频平台陷入发展困境,该如何破局?

0 评论 3521 浏览 6 收藏 11 分钟

目前中国流媒体长视频平台正在遭受重大发展危机。本篇文章以爱奇艺为例,分析了长视频平台的困境及所面临的短剧威胁,展望了“爱优腾”三大长视频平台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一起来看看吧。

长视频平台赚钱难一直是业内不争的事实,中国流媒体目前还没有一个能够跑通YouTube或者奈飞的商业模式。

如今,“爱优腾B”们也似乎已经放弃了对标这些国外平台。‍‍‍‍‍‍‍‍‍‍‍‍‍‍‍

在过去多年的版权大战时期,“爱优腾”砸下重金制作剧集,但最终结果却是财务上的巨大亏损。再加上当时娱乐圈混乱不堪,反而是明星IP们赚得盆满钵满。‍‍‍‍‍‍‍‍‍‍‍‍‍‍‍‍‍

随着人口红利大环境的变化,以及明星饭圈的监管趋紧,爱优腾以及背后的BAT均获得共识,无脑撒币的模式只会三败俱伤。休战、降本增效、精细化运营才是三方共同的最佳选择。‍‍

由于“爱优腾”三家企业本质逻辑上是类似的(B站、芒果TV有所不同会另文分析),因此我们在下文中主要会以最为独立的爱奇艺为例。‍‍‍‍‍‍‍‍

我们的核心观点是,尽管“爱优腾”在降本增效中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它们腹背受敌难以跟上时代趋势,因此未来想象空间已经消失,“爱优腾”接下来会越来越惨。

一、爱奇艺的危机

实现盈利是龚宇其近两年来最大的目标,2023年初,龚宇便在致投资人信中表示,爱奇艺将聚焦主业,砍掉或收缩非核心业务,减少非必要投入。

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爱奇艺进行了批量的裁员,取消了研究院、游戏中心等非核心部门,并且加强了项目审核,也就是减少内容采买,以及减少流量不明朗的腰部剧集投入。‍‍

从财务上来看,爱奇艺的降本增效确实收效明显,2022年四季度至今,爱奇艺归母净利润持续为正,今年可能就能全面摆脱亏损的局面。‍‍‍‍‍‍‍‍‍‍‍‍‍‍‍

但问题也在于,在降本增效的策略下,爱奇艺的商业想象空间已经消失殆尽,更别遑论对标YouTube和奈飞。

可以发现,现在爱奇艺其实更像一家影视公司,而非流媒体互联网平台企业。

因此整个企业的价值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非常依赖爆款内容的输出。从资本估值上看,影视公司的价值,显然远远不如互联网平台企业。

今年一季度《狂飙》的全民走红有效地提振了平台数据,但随之而来的二三季度就尚未有能够接档《狂飙》的爆款剧集,三季度《乐队的夏天第三季》热度平平,但也已经是爱奇艺的重磅综艺了。‍

用户对于平台、影视公司并没有忠诚度,“人随剧走”的现实,让“爱优腾”均倍感压力,会员费更无法无上限地提价,因此“爱优腾”降本增效之后,依旧面临着商业模式局限的尴尬。‍‍‍‍‍‍‍

平台的想象力消失了,全IP产业链的布局乏力了,游戏、文学、直播、票务等第二曲线的探索停止了,而爆款内容卷出来并不容易。‍

但“爱优腾”的危机还不止于此。

二、短剧的威胁

传播体操创始人卓然认为,真正对“爱优腾”这类长视频平台产生威胁的,是短视频平台的短剧内容。

短剧可以视为对传统长视频剧集、网大的降维打击,进一步瓜分“爱优腾”的非头部剧集流量。未来消费者的剧集消费模式很可能是:‍‍‍‍‍‍‍‍‍‍‍‍‍

短视频平台看短剧,爱优腾上看爆款,电影院里看特效的组合。

也就是说,短剧平台极有可能会切走长视频平台的剧集娱乐流量,抢占用户剧集娱乐场景。‍‍‍‍‍‍‍‍

在当下人们娱乐“短平快”的趋势下,传统长剧注水现象尤其难以忍受,动辄四五十集的长剧集消耗用户耐心。可以发现,今年除了《狂飙》大爆款外,推出的新剧集大多口碑不佳。‍‍‍‍‍

短剧在近期处于风口浪尖,但短剧自从2020年抖音快手破圈后,便已经崭露头角。

近日有媒体报道,昔日的公众号大V“咪蒙”,便靠短剧一年吸金1.8亿(推算收入),孵化的网红涨粉7000万。但其团队创作的短剧《黑莲花上位手册》因“宣扬极端复仇、以暴制暴”而被全网封禁。

我们尚且不谈咪蒙短剧内容违规问题,仅从咪蒙短剧吸金能力就可以发现,短剧的商业模式是十分通畅的,付费、广告植入等变现路径也非常清晰。

相比于长剧集而言,短剧还有以下巨大优势:

1. 短剧创作成本低

短剧主要内容基本上是霸道总裁等“无脑爽剧”类型,基本上无需深度戏剧创作打磨,可以批量化架空换皮进行内容复制;

2. 无需专业演员

短剧演员显然都并非专业演员,而是MCN签约的网红。

实际上短剧演员无需专业演技,反而是夸张浮夸的粗粝表演,更具有“审丑”(非贬义)的喜剧效果。短剧基本可以视为有服化道和连贯剧情的短视频段子;‍‍‍‍‍‍‍‍‍‍‍‍

3. 拍摄成本低

短剧的服化道等层面显然并不讲究,一部短剧拍摄成本通常在40-60万,大大降低了入局门槛;

4. 内容监管不强

短剧属于PGC类内容,但它的性质相对模糊,与常规短视频、长剧集之间的界限模糊,再加上是个新兴事物,内容监管目前并不严。

我们可以看到短剧内容中有不少粗口和擦边内容,这显然是“爱优腾”制作的剧集难以过审的,因此才说短剧是对长剧集的降维打击。

从作为短剧用户的体验上来看,短剧内容情节尽管无脑,但剧情节奏十分快,非常能够吸引眼球、调动情绪,这也是大量用户充值付费的关键。

卓然认为,短剧能够通过高密度、高刺激剧情提高用户的内容阈值,这是长剧难以阻挡的趋势,这样一来长剧的优势其实还是会回归于大IP、大明星的重投入,让长剧的成本降不下来。‍‍‍‍‍‍

因此,“爱优腾”的场景和流量均被短剧切割了,并且剧集采买和制作成本问题依旧难有解法,限制了“爱优腾”未来的盈利能力。‍‍‍‍‍‍‍

三、互动剧的崛起

另外一个值得稍加关注的内容形式是“互动剧”。

互动剧长期雷声大雨点小,离真正大众破圈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但目前来看也显示出了一定的市场潜力。

互动剧/互动游戏介于游戏和影视中间,实际上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定位。‍‍‍

2018年底,奈飞曾通过《黑镜:潘达斯奈基》试水互动剧引起关注,在游戏厂商这边,法国的量子梦游戏工作室一直在尝试互动游戏,其出品的《暴雨》、《超凡双生》、《底特律·变人》均引起玩家关注。国内方面,互动游戏《隐形守护者》曾获得过不错的口碑和市场反响。

近期真正让业内关注的是,《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互动游戏破圈,在Steam平台热销。‍‍‍‍‍

当然我们依旧认为互动游戏/互动剧将长期处于小众状态,但可以预见的是,即使互动剧不断破圈走红,它的商业变现也很可能与“爱优腾”无缘,而是在Steam、应用商店这类游戏平台中分发。‍‍‍‍

简单来说,“爱优腾”由于其产品限制和平台属性不足,它们并不能吃到互动剧、互动游戏的增量蛋糕。‍‍‍‍‍‍‍‍‍‍‍‍‍

总体来看,“爱优腾”未来的饭碗已经被抢了,目前很难有什么宽广的商业想象空间,所以“爱优腾”掉队、沦为三线互联网公司是必然的。

对于爱奇艺来说,作为“小而美”的公司躺平赚钱当然也很好,但是这样一来之前那些年的巨亏就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真正受伤最深的,恐怕还是那些在高位接盘且一直坚守的投资者们。‍

作者:刘渔,公众号:传播体操(ID:chuanboticao)

本文由@传播体操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