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不到用户的大模型,开始倒闭了

2 评论 2110 浏览 10 收藏 19 分钟

前段时间各个大模型开始降价甚至免费,都是为了抢夺用户;而随着AI加持,iPhone也要来抢夺用户;这种情况下,没有用户甚至买不到用户的大模型,已经开始倒闭了。

拿到2000万元创业投资的大林,仅过了一年多,便在2024年3月解散了公司。随着大厂大模型开始0元购,“国内AI用户本来就不多,和大厂相比,B端企业拼不过价格,半年几乎没有商单可拿,C端用户推广,更是砸不过。”

投资人也从信任转向质疑,“没有用户增长,就没有变现空间。”激烈竞争之下,大林只能黯然退场。

在国内,早在2月,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简仁贤创办的竹间智能,突然宣布因业务需求减少,在现金流压力下停工6个月。

从国内到国外,“圈不到用户”也绊倒了不少明星创企:3月,凭开源模型Stable Diffusion引爆AI绘画热度的Stability AI,在2024年Q1亏损超3000万美元,核心研发团队集体离职,正在寻求收购;5月,此前拿到了5800万美元融资,能和谷歌、OpenAI对打的Reka AI(大语言模型创企),被曝正寻求“卖身”。

无论是因为B端用户预算缩减,盈利艰难的Reka AI、竹间智能,还是面向C端用户,却迟迟难以自负盈亏的Stability AI,圈不到用户的大模型们,圆不上讲给创投人的故事,也没了圈到融资的本钱。

“用户焦虑”,如今已然刻到了大模型厂商们的骨子里,各家都开始买量了。2023年,最早放弃2B,转向C端用户的月之暗面旗下大模型应用Kimi,在AI氛围浓厚的B站率先扎堆:一面通过植入“何同学”等百万知识up主迅速打出声量,另一面几乎关联了所有的“AI”相关词条。

随后,纷纷推出大模型APP的厂商们,也开始在社交平台加码营销。字节旗下的豆包在抖音赚足关注,单个AI相关词条下,豆包硬广、软广之外,还有头部达人带货。此外,智谱AI旗下智谱清言则主攻线下场景,将海报贴到打工人聚集的机场、地铁站、写字楼。

圈用户,俨然已经成了2024年大模型行业的新赛点。

不过,对于争相推出大模型APP的厂商们而言,在技术和商业化迟迟难以突破之下,争抢用户赔本赚吆喝的日子,或许还要持续更久,且在AI加持的iPhone即将到来之际,争抢用户的竞争名单中,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新对手。

01

在圈用户上,大模型厂商们开始走起了野路子。

当97年的白靖,下班时在北京地铁6号线,看到智谱清言应用的大屏广告,回家后,在自己常听的播客节目里,又听到大模型厂商MiniMax的植入,感慨“大模型已经卷到这种程度了?”的同时,他的好奇心也成功被激起。

字母榜(ID:wujicaijing)注意到,在小宇宙这一播客平台,已经悄然出现海螺AI(MiniMax旗下AI工具)的广告,听众可以通过评论区链接下载APP。而在MiniMax之外,播客这一平台暂未出现其他大模型厂商的身影。

作为聚集一二线城市高学历用户的音频平台,MiniMax选择小宇宙不无道理。而从更为大众的B站、小红书、抖音,将触手探向颇为小众的播客平台,急于“刷脸”的MiniMax,显然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渠道机会。

图/MiniMax在播客植入广告(左)

用户在搜索引擎发现豆包自生成答案(右)

来源/数字生命卡兹克、字母榜截图

作为后来者,豆包大模型则做起了SEO的文章。

近期,豆包被爆利用AI搜索工具的规则,来提高自己在搜索引擎内的排名。有用户发现,使用Perplexity(AI搜索引擎)、Google查询某个词条时,在回答来源里,看到了豆包。即豆包为了引流,会直接AI自问自答生成内容,固定成静态网页,供搜索引擎抓取。

引发争议后,如今豆包在搜索引擎内的身影已悄然消失。

实际上,从0元购到争相推出大模型APP,为了圈用户,将触手无限延伸的巨头们,早已悄悄布局。

从2023年年底开始,由Kimi领衔的营销战便已打响,从AI学习氛围浓厚的B站,再到充斥学习博主的小红书、抖音,用户们早已习惯在up主的视频或达人笔记里,看到包括天工AI、智谱清言、Kimi、星野Ai等等一众AI工具的植入广告。

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00后的小方,就在包括“一条闲木鱼”“太阳星sunstar”等B站泛知识区up主的视频里,刷到过好几家大模型厂商的广告,而直到5月13日,她在某生活区up主“挑战用雍正皇帝的作息生活一天”的视频里,意外看到了大模型的广告,这也让小方感到,“包括B站在内的社交平台,几乎成了几家AI大模型的广告部”。

某职场成长赛道的小红书博主,则在近一个月内,接到了包括天工AI、智谱清言两家AI产品的广告。上述博主告诉字母榜,在对接商务的过程中,他亦感受到了厂商们对新用户的渴求。由于职场账号覆盖的用户,对于AI大模型更关注,用AI做PPT,写代码的需求也更为强烈,因此“报价比普通的学习工具更高,光接广就能覆盖生活费。”

除了直接的内容植入,以B站为例,字母榜观察到,大模型厂商们,几乎关联了用户可能在B站搜索“AI”的所有词条。除了绑定ChatGPT平替、AI等关键词,打工人、工作提效等强需求场景,也成了厂商们投流的必争之地。

后来的豆包,背靠字节,在B站无明显的投流痕迹,却在抖音成了一众达人们的重磅首推。此外,在小红书,搜索“AI”,显示1567万篇笔记,在各种AI教程和AI副业课程之间,“我发现豆包这个i人练口语的宝藏APP”等笔记,存在感也颇为强烈。

当大模型APP铺天盖地地推出,月之暗面、阿里、百度、腾讯、字节齐上阵,社交平台上的大模型广告,越来越多。

打好用户引流这场仗,成了大模型厂商们的新赛点。

02

大模型厂商用户焦虑的背后,进一步凸显着竞争的加剧,“现在不去做用户获取,未来的获取成本只会越来越高。”在大林看来,随着大模型厂商越来越多,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4年年会上,国家数据局局长刘烈宏表示,10亿参数规模以上的大模型数量已超100个,大模型用户池子却颇为有限。

据QuestMobile统计数据, 截止到2024年3月, AIGC APP整个行业的用户刚刚突破7380万。排名前三位的应用,分别是抖音旗下的豆包、百度旗下的文心一言、昆仑万维旗下的天工,对应的月活跃用户分别为2328.2万、1466.1万、966.1万。

除了各家大模型在技术上并未拉开明显差距之外,根据公开数据,国内跑得最早的文心一言,用户数超2亿,但活跃用户数据却仅为2000万。而即便是访问量突破17亿的ChatGPT,也因为访问量陷于停滞、增长缓慢备受质疑。为了获取更大范围内用户,ChatGPT一步步放开限制,开始允许用户无需注册即可使用。

对于大模型厂商而言,用户的使用习惯需要时间培养。无论是互联网大厂还是中小创业者,如果不趁着各家都在初始期,借助大规模投放培养用户心智,等到用户习惯了某个APP的使用,随后的用户迁移成本只会更高。

而能持续获取用户,则是眼下商业化不足的大模型厂商们,能向资本市场投放的最佳信号弹之一。

随着投资人口袋收紧,AI模型层的投融资目标更加向头部聚集。大手笔烧钱投放之下,抢占C端用户成了大模型厂商品牌打造的重要一环,且庞大的C端用户也有望带动大模型厂商的B端、G端市场。

波形智能联合创始人万磊(前腾讯高级产品经理)则表示,他所开发的蛙蛙写作作为一款AI小说写作工具,尽管重心一直集中在C端用户,但不少B端企业在看到C端产品后,也会主动寻求合作,因此蛙蛙写作也有面向企业的定制服务,如智能标书、合同、销售培训等等。

通过在社交平台付费买量,用激增的用户数据,在二级市场赚回广告费,这条路已经被Kimi成功验证过。

根据AI产品榜的最新数据,2024年4月,Kimi智能助手网页版访问量达到2004万,环比增长60.2%,访问量超过文心一言(1691万)。大林表示,Kimi单个获客用户成本约在12元左右,按下载量计算,单日获客成本超20万元。

在如此大手笔买量之下,随后便有市场消息传,月之暗面最新一轮的估值报价已达30亿美元,新入局的投资者包括腾讯、高榕创投等机构。

同时,“很多B端企业,并不愿意把核心的业务数据开放给国内的云服务大厂”,AI创业者瑞恩表示。特别是对“兜里有钱”、不必削减预算的军工类国企来说,“一般要求本地部署,还必须选用国产大模型”,而大厂一般报价偏高,也在本地部署上不符合要求,因此对于大厂而言,切入B端赚钱,并不容易。

这也进一步促使包括百度、阿里、字节、腾讯等在内的大厂玩家,相继上架自研的大模型APP,在拓展B端之余,同时发力C端。

更不必提,在数据飞轮效应之下,用户的增多,能够积累更新的用户反馈,让大模型厂商有更多数据进行迭代;而客户体验的提升,又会促进用户增长,吸引投资人青睐。

03

顶着亏损还要烧钱买用户的狂热背后,则是大模型悬而未决的商业化焦虑。

据自媒体“AI产品榜”公布的国内AI产品访问量排行榜(截至4月)来看,最受欢迎的仍是AI对话机器人(AI Chatbots),这也是百度、阿里、字节等大厂的主推产品。但根据红杉资本的数据,2023年,AI行业仅在英伟达芯片上的成本就达到了500亿美元,但整体产生的收益只有30亿美元。

烧钱买用户的大模型厂商,不得不算好各家的经济账。

无论是本地部署还是API 接入,尽管大模型厂商们已经开启价格战,算力价格持续压低至几分钱1000个tokens,但token价格的降低只是表象,大模型应用在实际对话的过程中,产生的token消耗,则是一个更庞大的数字。

瑞恩告诉字母榜,2023年3月,他和两位腾讯出身的高P共同创业,从大模型微调到内容社区、营销工具,都做了尝试,但由于C端推广成本和后续维护成本太高,最终团队已经研发的AI产品并未选择上线。

“现在用户使用大模型,并不是简单的对话,而是要基于一定知识库做问答,可能首轮对话,token调用就已经达到9,000或者1万。如果用户持续进行对话,到第10轮或者第20轮, token的消耗数额就会非常惊人。”在瑞恩看来,对于现阶段的大模型APP而言,使用的人越多,很有可能不仅不赚钱,还要赔钱。

瑞恩的判断早有例证。2024年,由社交平台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创立的Artifact,仅过了一年便宣告停运,作为颇受关注的AI创企,创始人对关停原因的解释则是,“虽然我们已经构建了拥有核心用户群体的内容,但市场机会还不够大,不足以保证获得持续投资。”

根据HAI研究所的AI报告,谷歌Gemini Ultra的训练成本估计为1.91亿美元,GPT-4的训练成本估计为7800万美元。同时,背靠亚马逊和谷歌的Anthropic,年营收为1.5亿~2亿美元,但年支出却是营收的10倍以上,高达20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圈进用户之后,大模型厂商们的问题依旧不少。

如今已经习惯使用大模型写代码、做文档阅读的老黄直言,用以Chatbots工具为代表的AI大模型产品,仍然很有门槛。“大模型需要用户主动提问,对提问的质量要求很高,但是普通用户早已经习惯了APP的傻瓜式操作,算法猜你喜欢。”

此外,无论是哪家大模型,追问到7-8个问题时,就开始重复回答,或者干脆提示网络繁忙,则成了影响用户体验的又一新问题。

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面对层出不穷的大模型APP,使用起来效果差异都并不大。如今在某家金融公司实习的丁依偎表示,尽管他已经刷到了不少厂商们推出大模型APP的广告,但对于他而言,手机端的大模型APP,使用起来并不方便。对于习惯用大模型写代码、分析研报的丁依偎来说,比起小屏幕,在笔记本上直接使用网页版,同时还能联网搜索,显然更加便捷。

同时,对于涉及到地域政治因素分析的研报,大模型更是会直接宕机,这也让丁依偎颇感无奈。

不管是文心一言、通义千问还是Kimi,在用户进入面对对话框时,仍难以避免一片迷茫。大模型厂商们,为了留下用户,在产品化易用性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

豆包的推荐页里,有着修仙模拟器、测智商等趣味性的互动;文心一言则在近期上线了高考填报志愿、儿童节等场景专题应用;Kimi+,也覆盖了学术搜索、翻译通等多种实用场景。

图/腾讯元宝、字节豆包、文心一言、Kimi+的场景化展示

来源/字母榜截图

应当注意的是,使用体验的优化,商业化场景的定位,才是大模型厂商们最终活下来的关键。

但历经一年多发展后,热度有所消退的各路资本,正对大模型领域的投资变得愈发理性。

“最近,本有意投某家头部大模型的投资人,觉得估值虚高,技术突破的曲线趋于平缓,不投了。”瑞恩道,“业务场景和盈利模式都不明朗,现在谁敢轻易接手,指定高位站岗。”

作者:马舒叶,编辑:赵晋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字母榜】,微信公众号:【字母榜】,原创/授权 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看最终花落谁家,笑傲江湖!

    来自江苏 回复
  2. ai商业化一直备受关注。23年面试过两三家初创ai公司,能感受到从创立之初,他们就不看好自己做大模型,重点放在如何实现商业化。可能是海外c端市场或者某b端业务。

    来自湖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