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技的无边界战事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数字科技”一词,相比大家都已经不再陌生,如今的数字科技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互联网下半场,一场数字科技的无边界战争正在上演。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

数字科技,已然不是一个新词。

从AI到云计算,从大数据到区块链技术,从腾讯下场到阿里“升级”,从美团大变阵到网易“逆水寒”后的奋起直追,数字科技正在成为新时代的主旋律。

去年11月,京东金融品牌正式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5年前,它还是互联网金融的后起之秀;但在5年后的今天,它已然成了数字科技的“种子”选手。

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

互联网下半场,一场数字科技的无边界战争正在上演。

一、数字科技的“新边界”

互联网下半场,生意的本质在发生变化。

一个明显的信号是,互联网公司们正在借助数字科技打破即有的藩篱,建立新的边界线。

不难看出,如今的数字科技,已经渗透到社会几乎所有领域,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医疗预防、金融、农业、能源、城市管理等全部行业。

在各项黑科技载体的加持下,更多的行业模式近乎一组数据的排列组合,行业固有的边界和壁垒被逐步打破。

  • 京东数科明星“养猪”项目,众安养鸡,数字农牧业成为数字科技较为普遍的落地场景之一。
  • 腾讯通过数据的收集整理,利用AI手段有效治疗疾病;
  • 滴滴等一众网约车对城市交通通行、拥堵、车辆数据、上下班时间、红绿灯技术等综合数据的分析能够组合出最佳通行方式以及红绿灯最佳时间设计,辅助构建智慧城市。
  • 利用深度强化学习和深度神经网络的方法,动态控制发电的各个环节,优化锅炉燃烧过程。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而言,利用在互联网上半场积累下的既有的数据处理能力,在传统行业的加持下,可以有效地拓展自身边界。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对转型后的“数字科技”方向有过这样一段表述,“从本质上看,数字科技是以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既有知识储备和数据为基础,以不断发展的前沿科技为动力,着力于实体经济与科技的融合,推动实体经济各行各业实现互联网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最终实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用户体验、增加收入和模式升级。”

越大的生意之中,往往蕴藏着最为本质的道理。数字科技打破边界的本质即为通过降低变动成本,使边际成本趋近于零,进而产生巨大的规模效益,同时一旦数字科技的产品和服务在某一个领域成功实践,可以迅速、大规模复制到其他领域。

清晰可见的是,在数字科技的时代,行业的壁垒将会被大大缩短,而技术上的优势才或成为各家赖以崛起的新边界。

科技赋能能力越强,越容易跑马圈地,形成边界的能力就越强。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这将成为很长时间里的一个主基调。

二、一个“新牌局”

谁也没想到2018年京东数科的内部大奖会颁给这样一个部门——智能养殖。

它是基于京东数字科技AI系统的“猪脸识别”算法能够快速关联某只猪的生长信息、免疫信息、实时身体情况,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异常原因,并通知饲养员对症下药。

这样的选择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这意味着,京东数科从一个金融科技公司,再次蜕皮进化,变成一个深入行业的数字科技公司。

这一切有迹可循。

在经历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后,消费互联网下的人口红利已如无根之水,行业的流量分配和利益格局逐渐成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整个互联网的流量时代已经过去。

先来看一组行业数字,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5月6日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1.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34.8%。

可以看到的是,和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相比,如今的下半场才是一门真正的“重”生意。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内,这门“重”生意已然踏上了发展的高速列车。

根据赛迪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李艺铭表示,我国数字科技在各个行业的平均使用率大约维持在8%。尽管数字科技在ICT、媒体、金融、娱乐、零售等领域的行业数字化应用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的诸多一二产业中仍然还有很多领域尚未实现数字化。

一个小插曲是,在5月9日于福州举办的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览会上,陈生强、马化腾、李彦宏对如今前沿趋势进行了点评,李彦宏力推AI,马化腾强调“产业互联网”,陈生强则是看好“数字科技”。

不难看出,这已然是一场新“牌局”。“产业数字化”的京东数科、“数字经济体”的阿里,“All in AI”的百度,“产业互联网”的腾讯……在新一轮的数字趋势面前,各家纷纷调转船头,快速跟进。

历史唯有回头看,才能如雾里看花,窥得分毫。一个假想是,当人们若干年后回看国内数字科技大浪潮,会发现2018年下半年正是一个巧妙的节点。

大幕拉开,进化由此而始。

三、大公司们的「特殊角色」

互联网公司进化讲求的不仅仅是能力,更要有和产业适配的柔软身段和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

“原来我们认为数字化转型就是对老方式的颠覆,但我们其实要构造的是智能,不是颠覆,是把原来的提升,而不是吞噬一切。”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

诚然如此,在新的数字时代里,互联网企业除了拥有强有力的技术打底外,更应该拥有和传统企业共建共生的觉悟。

“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自上而下就意味着这家公司没有战略,而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自下而上那么就会忽略掉很多新的东西。”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京东数科掌舵人陈生强表示。

自上而下,即为战略驱动;自下而上,则为产业驱动。

腾讯从去年就开始提要做“数字化助手”,要做“工具箱”,京东数科坚持做“共建者”,百度则是要做一道人工智能的“主菜”。

在互联网下半场,决定身位的不仅仅是上半场的技术积淀,更为重要的则是公司对产业化的理解和同步,也可以说是进化的角色。

“科技公司有技术,并不一定意味着就有这个行业的know-how。我们要想真正能够用技术去服务实体产业,就必须有开放的心态,否则是不可能真正融入到产业里的。这需要科技公司深度理解产业,产业也需要去理解科技公司。”

很清晰的可以看到,和之前的纯消费市场不同,如今的市场更会考验科技公司对于复杂场景的分析解剖能力和公司之于自身的定位,只有跳出既有的框架,真正从行业的角度来寻找优化方案,才能保证进化的成功。

这点在京东和华为共建的智慧城市中表现尤为明显。

“‘智慧城市’需要多种技术的协同,构建城市数字平台将打破业务割裂的现状,并通过数据挖掘、分析与共享形成城市的‘智慧大脑’。未来,平台将成为城市发展的‘数字底座’。”华为企业业务副总裁喻东称。

夯实技术中台的同时,更应该认准企业角色定位和战略角度。下半场的角色,或将决定着未来十年的发展身位。

四、数字科技的TO B生意经

事物自有两面,数字科技的发展亦然如此。

从本质来看,互联网下半场是门TO B的生意。从红海到蓝海,就规模看,这是另一个量级市场;但从TO C到TO B,就方式看,这或将是另一门截然不同的流量生意。

尽管各家口号不断,但真正实现转型却是难如登天,“每次难的不是提出战略,而是怎么落地。”一位圈内人士说。

和传统业务相比,TO B业务更多的则是一种“放长线”策略,但这也意味着短期内很难看到这项业务的变现能力。

真刀真枪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对于求变的决心。

京东数科转型期间,内部实行了“反人性”的激励机制——用自有资金赚钱、不符合战略方向,赚再多都是被老板骂;用金融科技赚钱,赚得少、甚至赔本,但是公司会包容,甚至会发奖,会给资源支持;在腾讯转型的8个月内,CISG事业群是目前流入人才最多的部门;美团更是由之前四大业务体系(到店、大零售、酒旅、出行),如今变成两大平台(用户平台、LBS平台),两大事业群(到店和到家)以及两大事业部(快驴和小象),战略方向由C端转向B端;

“对于中国的很多互联网公司来说,特别是大型公司,事情能不能做成,一是要看动作是否快,二是看有没有决心。”一个长期看数字科技方向的互联网人士告诉我们。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一切正如达尔文的名言。

生意有两面,一面看当下,一面重未来。方向对了,这事自然就成了。

 

作者:皮爷

来源:https://www.cyzone.cn/article/529395.html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创业邦,作者@皮爷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