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模式,原来并不能复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ubermoshifuzhi

按需服务:价格在涨,服务在降,商业模式在变化

在旧金山,和在大部分城市一样,停车是一件花钱折磨人的日常难事。因此,当我在一年半以前发现了代客泊车应用Luxe,我内心简直普大喜奔,仿佛天空放晴,赞歌响起。我确信,这会火。

Luxe的解决办法是一支使用智能手机的服务员军团,一个按键便可帮你停车取车。这听起来像一种高大上的奢侈服务,但其实Luxe的真正魔力在于其经济原理。通过将热门区域内的车辆停泊到未充分使用的空闲停车场,Luxe的创始人称,他们在城市的停车死结中发现了一个松动点。Luxe不仅更加方便,还比几乎所有其他停车方式都更低价–5美元每小时,单日最高15美元封顶。

后来情况变了,并不是往好的方向。Luxe变得不那么可靠,并且价格已经飙升。现在我在旧金山停车时,Luxe经常收取我每日将近30美元,这超过本地停车场的收费,尤其是算上给服务员的小费。

Luxe称,公司在商业模式或目标群体的定位上有所变化。公司称,业务在快速扩增。但是,层次不齐的服务和飙升的价格对按需随叫应用提出了更大的疑问。这些近几年成立的为客户完成任务的企业大军包括食品外卖、杂货配送和停车服务。

除了Uber–按需随叫应用的始祖–取得了巨大成功,许多公司已经压力重重。在各种类别的按需随叫应用中,价格在涨,服务在降,商业模式在变化,还有一些公司已经关闭。

我们正在见证的,是按需随叫行业梦想的终结。

这是一个关于价格与便捷的梦想。像Luxe一样,许多这类公司都自诩是现存秩序中的聪明黑客。他们不仅不像旧服务那么头疼,而且通过智能手机消除低效,他们声称还可以更加低价–随着规模增长,可以以大众价格提供奢侈服务。

那已经不可能了。虽然我还经常使用Luxe,但我感觉,这只是另一个适合钱多时间少的人的应用

这正如各种服务行业中的许多其他应用。他们超级方便,但是代价是摆脱不了的费用。其中一些服务可以发展成良好的业务,但是很难说他们是摧枯拉朽的创新。毕竟,为方便买单并不算创新–世界本来就是如此。

在说明为何按需随叫应用难以实现大众价格之前,我们必须记住为什么有人相信这能够实现:因为Uber做到了。这间被投资者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的叫车公司,最初也是一项奢侈服务。Uber的魔法是通过增长一路降低了价格,并拓宽了服务。Uber从奢侈用车的便捷替代品,变成了出租车的替代品,现在又变成了买车的可靠替代品。

投资者将Uber的成功视为可以复制到各个行业中的模板。“行业经历了一个时期,我们可以随便挑选一个大的服务行业,贴上‘按需随叫’的标签,我们就有了Uber,”Homebre公司的风险投资家Hunter Walk说。Homebrew公司投资了至少一个按需随叫公司,船运服务公司Shyp。

但是Uber的成功在各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方面,他进入的市场有弱点。在许多城市,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对顾客不友好的保护主义市场,价格人为虚高,对服务漠不关心。Uber拥有绝佳的进入人们日常生活的机会。许多人每天用车,只要他们购买一次,你就有了重复客户。另外,汽车是第二昂贵的消费品,而购车者最常用的用途停在车库。这种巨大的低效率给Uber留下充足的盈利空间,即便扣除我们如今买车的费用。

但是,有多少其他市场是类似的呢?并不多。有一些服务项目是顾客频繁使用的,但是他们并不那么昂贵–例如,与食品有关的服务具有较低的利润空间。其他基于低使用频率和低价值建立的业务,Walk说“是一种陷阱”。

另一个问题,是筹款扭曲了按需随叫业务。2014年和2015年,许多创业公司筹集到了巨大的款项,派出了通过每单实现盈利的压力。而现在投资者对按需随叫公司的热情已经冷却,公司不得不在业务经营中恢复理性,有时候通过提高价格的方式。

让我们看看日常杂货购物。去年,杂货配送创业公司Instacart降低了价格,因为连锁超市被Instacart带来的新业务所吸引,Instacart相信可以从连锁超市中获得额外收入。

但这只成功了一半。一名公司代表告诉我,自从2015年初,Instacart的营业额实现了6倍增长,并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经营中的低效。但是从连锁超市获得的收入不足以抵消成本,因此在12月,Instacart将大部分订单的配送费用从4美元提高到了6美元。公司同时减少了部分员工的薪酬。

56f50143f3e53

代客泊车应用Luxe。 via NYTimes

这些变化与对利益的追求是一致的。公司说其业务覆盖的各大城市中已经产生了亏损,并目标在4月底之前,在各项运营中变得更加“积极争取毛利”– 换句话说,不再每单亏钱。

或者来看看配送服务。Postmates是最成熟的按需配送创业公司之一,最初是一项收费高昂的奢侈服务 –50%非常常见。高收费使得公司的单位经济效益得以盈利。Postmates在其订单量基础上并不亏钱。

但是高价位使公司容易受到低价竞争的影响,包括相对新入行的DoorDash。DoorDash从硅谷投资者中获得了大量资金(在筹款困难后,周二DoorDash宣布新一轮一千二百七十万美元的投资轮)。

去年,Postmates开始提供更低价格,餐厅返还部分配送费,以换取更多订单;新定价为每单3-4美元,不包括小费。但是截至目前,这项服务构成了公司30%的订单。DoorDash收费5-6美元,采用类似的商业模式,按每单从餐厅收取佣金。

3-6美元的配送费对于购买杂货或食品算是大众价格了吗?对许多人来说,节省下的时间值得这个价钱。但是美国人的平均时薪是大约20美元,因此即便是几美元的费用也算是一项高收费。

Instacart、Postmates和DoorDash称,随着业务增长还有降价的机会。他们期待随着增量而来的销量收益,例如将2-3个订单合并为单次配送。

不过,明智的选择是对未来降价保持怀疑。去年,食品配送公司Munchery的创始人Tri Tran告诉我,他预计业务中大部分订单的价格将在人均10美元以下。如今Munchery的价格几乎没有变化。当我询问原因时,一名公司代表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回答。

这又回到了Luxe的问题。一位发言人告诉我,我所观察到的问题是因为高需求产生的。公司正以每个月40%的速度增长,对服务带来了小障碍。Luxe不计划继续提高价格,公司相信其目前的商业模式可以带来可观利润空间,并能够随着规模扩张实现降价。

作为一名用户,我希望如此,但我怀疑。目前为止按需随叫行业所学到的教训是,Uber是一个特例,而非常规。Uber只是Uber,很难复制出其他行业的Uber。

 

Via NYTimes

作者:逸炫

来源: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603/ouDiWgR5edHYf9gl.html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雷锋网,作者@逸炫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