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信一出,最尴尬的不是微信,而是中移动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易信一出,最尴尬的不是微信,而是中移动

近日中国电信携手网易挑战微信,推出“易信”。为了表明勒住微信这匹狂奔的“野马“的决心,易信发布会除了王晓初、丁磊亲自出席,还拉来了搜狐张朝阳、联通创新业务部总经理、京东副总蓝烨站台助威。在此之前,联通向微信伸出了橄榄枝,两家合作推出了“微信沃卡”。
至此,三大运营商应对微信思路已经清晰。中国联通对微信张开怀抱,携手合作。中国电信则一方面收着微信们的带宽和机房租赁费,一方面拉上网易推出易信狙击微信。“易信”虔诚地复制微信,提供的短信和电话留言这两个新功能目前看来不痛不痒,但由于其还说得过去的产品以及挑战微信的姿态,获得了大量关注。
此时,三家“老虎”仅剩一家中国移动,对微信态度不甚明朗。

中国移动被影响最严重,狙击QQ和微信均以失败告终

       中国移动在IM领域发力最早,一度有与腾讯抗衡的决心。在QQ时代便推出飞信,并且占据了中国IM市场第二的份额。2011年9月,微信推出半年后用户量突破五千万,中国移动推出飞聊进行狙击。不及两年,飞聊暂停更新维护,狙击失败。
       今年儿童节,中国移动再次出手,在海外推出整合VoIP电话功能的Jego。3周后,Jego被叫停,暂停新用户注册。此后杳无音讯。
       目前中国移动应对微信的态度显得颇为消极。但微信对中国移动的消极影响又最大。中国移动面临的形势最为严峻。
       中国移动去年70%的收入来自传统的语音和短信收入。微信带来消极影响的正是语音和短信业务,影响了中国移动的老本行。除此之外,中国移动也是三家运营商中唯一一家呈现用户负增长的移动运营商。再加上用户ARPU值的持续走低,中国移动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
       与之相反,中国联通3G收入则占到了47.4%,增长率高达82.6%。财报显示,中国联通上半年完成营业收入人民币1443.1亿元,同比增长18.6%,净利润53.2亿元,同比增长55.0%。
       而中国电信的收入结构则最为多元化。固网语音、移动语音、互联网接入(上网)、增值、综合信息应用服务、基础数据和网元出租等等。去年电信的移动语音收入比重为17.4%,互联网接入(上网)占比最大为31%。除了收入依赖移动业务少外,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也只有1亿多,中国联通2.7亿,中国移动7.45亿。微信对电信的影响可谓最小,并且很难绕过电信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从以上数据上可以隐约看到三家运营商对微信态度不一致的原因。
       中国移动尝试过拥抱微信、打压微信、挑战微信,但都以失败告终。不论是王建宙亲临深圳腾讯大厦,抑或王建宙和刘炽平在博鳌亚洲论坛的“磋商”,还是运营商对OTT收费的传言,以及飞信飞聊Jego,中国移动不同时期对微信及腾讯都有不同的态度。(实际上,腾讯创业初期正是靠成为中国移动的梦网业务SP解了燃眉之急。)
       但上述“解决微信问题”的方式,都不了了之。中国移动正在花力气建设4G网络,以求用更好的网络质量来留住用户,同时给OTT业务提供更好的流量通道,进而从语音短信收入向流量收入转型。2013年中国移动4G网络建设投入达417亿元,中国电信已向中国移动发起4G网络租用申请。

终端预装推广渠道强,但没有杀手级业务,或与建设模式有关

        在4G网络铺开之前,中国移动将如何应对微信很不明朗。为了抢占3G用户,互联网说法是“入口”,中国移动新成立的终端公司积极运作,先后与中华酷联、小米达成合作,覆盖终端已经较为广泛。2013年,中国移动终端公司预计销售量达8千万部。
       这些终端虽然成为中国移动的一个良好的应用推广渠道,但上面预装的应用却没有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有互联网从业人士表示,中国移动定制机预装的应用大都是自娱自乐的玩具。有手机游戏、手机视频、手机电视、手机动漫、手机阅读、Mobile Market、手机杀毒先锋、彩云、咪咕音乐、无线城市、飞信等。这些应用即浪费了宝贵的终端推广资源,也成为定制机被诟病的诱因,魅族CEO黄章就曾针对此吐槽中移动。
       这些应用大都来自中国移动各大基地,其中大部分又来自互联网基地。这个基地位于广东天河区著名的风景区火炉山下,与很多互联网公司和软件公司毗邻,属于中国移动九大垂直基地之一。与中国移动其他办公楼比,这个园区显得更加科技感。园区内有种满热带植物的山丘,有停泊着快艇的湖泊,还有专人维护的大草坪。园区的建筑统一采用钢结构,室内设计也很有现代感。
       尽管环境不同,但中国移动的做事方式却无法改变。或许“船大了难转弯”。据一位接近中移动人士透露,这个基地由少部分中国移动员工和上百家合作方组成。每一个产品的设计、开发、运营、维护、推广都被拆分成不同的部分外包给第三方。中国移动员工主要承担项目经理角色。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汇报材料和协调沟通上。
       与运营商业务软件类似的建设模式、合作方式和考核体系,决定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业务不可能以互联网的方式扁、平、快地开展。
       此前曾有消息称中国移动将于5月在互联网基地的基础上,成立互联网公司,以提升互联网业务在公司的地位,整合更多的资源和能力。但是,过去一个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成立事宜被无限期挂起。一度传言将到互联网公司担任总经理的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则在近日被“双规”。

中国移动对微信态度在模糊化,头疼 

       依靠自有力量狙击微信的路已经被堵上。接下来也只有两条道路可以走。向右,与微信合作;向左,拉拢腾讯的“敌人”做朋友,如同电信拉拢网易、360等公司一样。
       但中国移动目前的处境很难找到合适的“盟友”。由于中国移动在互联网业务有深厚的布局,与大多互联网业务都有竞争关系。除了浏览器并未涉足外,其他主流互联网业务中国移动均有所涉及。包括IM、门户、社区、地图、音乐、数字阅读、动漫、视频、语音识别、移动支付等。另外中国移动居高临下的态度和与互联网企业格格不入的机制,或许也会成为合作的阻力。
       最要命的问题是,中国移动就算找到下一个网易作为盟友,再推出一个“X信”又能如何呢?易信虽然获得了很多关注,但能否帮助电信和网易突围微信,依然很难说。业内人士大多认为勇气可嘉,机会渺茫。
       还有关键的一点是合作利益动机。中国移动就算能通过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合作,推出一个位居微信之后的IM,也只能跟现在的飞信一样。叫好不叫座,虽然有中国IM市场第二的地位,但依然不能给中国移动带来收入,每年还会消耗大笔的维护费用。但同时,自身的语音和短信收入依然会受到影响,信道依然会被大量占用。如果想模仿微信商业化路径,在通信之外攫取附加收入,对中国移动更是难上加难。
       据说,中国移动内部员工对于微信也有不同的态度。有人也会抱怨自有互联网业务的不给力,干不过微信。也有人至今未开通微信,却认为微信根本不足为惧,微信的强大是炒作。但更多的员工则是不置可否,在繁杂而琐碎的日常工作和KPI重压下,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思考真正的未来。
       “拿几级的工资,干几级的活儿,操几级的心。”某中移动基层员工对虎嗅说,“如何应对微信,或许是中国移动高层正在思考的事儿。”
      文章来源: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拿几级的工资,干几级的活儿,操几级的心。”某中移动基层员工对虎嗅说,“如何应对微信,或许是中国移动高层正在思考的事儿。” 公司的悲哀。不希望自己未来在职场上也是为了工作而工作,那样,没有激情,不快乐

    回复
  2. 中国移动员工主要承担项目经理角色。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汇报材料和协调沟通上。活都外包给第三方了呐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