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色消费到女性表达,“她经济”在音乐产业的进阶与蜕变

0 评论 5764 浏览 4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她经济”,也称女性经济。随着女性的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围绕着女性理财、消费等形成了特有的经济现象。如今,“她经济”进入了音乐产业, 相关的音乐类季播节目的种类也十分繁多。从男色消费到女性表达,我们一起来看看它是如何进阶与蜕变的吧。

近年来,“她经济”在社会各行各业中的影响力和拉动力都日益凸显。

11月20日,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人群经济调研及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她经济”市场规模预测将达4.8万亿元。报告指出,随着经济收入与购买力的提高,女性正逐渐成为中国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围绕女性产生的“她经济”正在迅速崛起。

“她经济”又名女性经济,是2007年教育部列出的171个新增汉语词汇之一,指的是随着女性社会经济地位提升,围绕女性消费、理财形成的具有支撑引领力量和可持续推动作用的一种特有经济现象。

由于”她经济”下的消费行为伴随着情感化、多样化、个性化、自主化等特点,“她经济”也深刻影响着当下的泛娱乐产业,逐渐渗透于音乐行业。

尤其在今年,音乐行业中的“她经济”在丰富的女性题材音乐企划和女性音乐人表达自我渠道的快速成长中也实现着进阶。

一、“她经济”下的男色消费

“她经济”的崛起,直接表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将女性定义为主要消费群,通过揣度女性的愿望和需求,研制并开发新产品。

音乐行业中,年轻女性中的庞大追星族群体首先在“她经济”中被锚定,娱乐产业中的男色消费内容大大增加,主要体现为男明星中的“鲜肉崇拜”与各类男团选秀中的拉郎CP。

凭借《陈情令》大火的肖战,在今年的“227事件”后深陷负面舆论漩涡,但在长达两个月闭麦期后的第一个动作就在音乐圈引起不小震动。

4月25日零时,他的数字单曲《光点》在没有任何预热的前提下上线,成绩斐然,创下了全网单曲销售破亿的历史记录,成为华语乐坛第一张破亿的数字单曲。

从2015年参加《燃烧吧少年》到2016年成为X玖少年团的一员,肖战其实也是通过男团选秀出道,但直到2019年出演《陈情令》才真正红起来。

我们可以将此次爆红大部分归因于他的颜值和演技,但仍不能忽略《陈情令》的耽美色彩对于年轻女性的特殊吸引。

如今,CP营销已经成为粉丝经济中的重要板块,而CP文化的创造者与消费者80%-90%由女性构成,她们对男色的消费,构成了CP文化肆虐文娱产业的主要力量。

打造一对合适的CP,可以在短时间内引来流量和话题度,快速带来真金白银的市场红利。

于是,大量的综艺节目开始高举CP文化大旗,无论是恋爱真人秀还是普通的娱乐综艺,都偏爱设置嘉宾合作的环节, 后期再通过剪辑和特效图案制造出引人遐想的画面。

在清一色都是小鲜肉的男团选秀中,拉郎凑CP也就更为容易。

今年7月开播的《明日之子乐团季》,在播出期间数次凭借“学员组CP”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很多观众也从B站的CP向剪辑视频涌入到节目中来。

其中,人气最高的“宇宙鸿荒”CP直接冲上微博CP超话榜第二名,仅次于知名的“博君一肖”。

腐文化中的男色消费符合“她经济”中的多个消费特点,不仅满足了日益觉醒的女性对于父权社会的逆反心理,更重要的是,耽美作品中超越性别的纯爱更加符合女性对理想爱情的追求,显示出“她经济”中女性消费方式的个性化与自主化。

首先要承认的是,这种男性身体在女性目光的审视下扮演商品的角色,的确挑战了男女在传统的凝视语境中的主客体地位。

但是,当身体进入商业资本的控制之中,消费主义直接取消了男女性别的界限,使他们都成为被物化的身体。

但囿于外貌框架的男色消费并不能真的彰显女权进步,而不过是“她经济”作为消费主义推手的一个基础性产物,简单粗糙,并无太多价值输出。

二、“她经济”到“她题材”的进阶

当单一的男色消费已不能满足娱乐产业中“她经济”的成长速度、内容深度,“她经济”也开始拓展为文化意涵更为丰富的“她题材”,成为各大媒体和平台热烈追逐的内容品类。

无论是“她综艺”还是“她剧集”,用女性视角、为女性发声,切准当下热点的性别话题就可以在全社会范围内产生影响。

今年夏天的选秀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未出即爆,节目将一群30岁以上的女艺人集结起来重新定义女团,成功在互联网上掀起许多对女性年龄焦虑的公共讨论。

这种基于女性视角的音乐类综艺企划,将女性的性别觉醒意识作为产品价值观,为节目的社会意义做了正面加持。

节目在拔高价值观的同时,也因其颠覆性而掀起了一场解构式的狂欢。从“乘风破浪”到“兴风破浪”的话语流变,则是这场解构与狂欢的核心所在,背后透露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吃瓜心理。

在群众眼中,这档节目就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加强版,源于“有女人就有是非”的刻板印象。

因此,《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之所以能未播先火,靠的是观众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来收割流量、制造话题,再通过输出“独立女性”的价值观培养忠实受众,实现口碑的逆势崛起。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结束后不久,网易云音乐在9月发起了大型女性主题众创合辑企划“仅自己可见”,鼓励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女孩们分享那些“仅自己可见”的隐藏心事。

这一业内首创的众创合辑模式,类似于文化创作上的一种众筹,但不同于一般的资金募集,它所征集的是音乐灵感和素材,即用户出故事,全民皆可出内容,明星进行演唱。

相比男色消费和娱乐综艺,这次女性主题的众创合辑使得“她经济”更加贴近音乐行业,从作品层面帮助拓宽女性表达自我心声的渠道,真正做到以商业为文化赋能。

同时,“她题材”所具备的人文关怀不仅赋予了原创音乐更多的文化意涵,也有意通过充分激发参与式文化的活性帮助原创音乐获得“质”上的提升。

除了线上的”她题材”音乐企划,“她经济”也延续到了线下的音乐现场。作为国内第一家专注女性音乐人的音乐节,电气女士在过去的四年中已成功举办三届。

今年,因为疫情,电气女士音乐节被迫暂停营业,遂将战地转至快手,在上面策划了两场《带电女孩挑剔生活节》,其品牌也得到了相应升级,摇身一变成为“带电女孩”,成为中国第一个全女性音乐厂牌。

在线上音乐节之后,带电女孩作为独立厂牌签下了她的第一位“带电女孩”,来自英国的创作型歌手Lili Caseley。

随后几天,厂牌又相继签下了以色列音乐人Noga Erez、日本音乐人大门弥生和希腊音乐人Abyss X。在她们身上,均能找到“她题材”所青睐的女性特征——标新立异、勇于表达自己。

各式各样的“她题材”音乐企划,从娱乐、作品、产业层面彰显了”她经济”在音乐行业中的进阶与渗透。

这些探索通过满足“她经济”中的物质消费的精神特质,将女性情感、价值、理念,以主题企划的方式更加自然、深刻地融于音乐类产品。

这也是“她经济”更为成熟的一个阶段,即不再只是单纯地向女性推销产品,而是试图与女性群体共情,以女性视角来设计产品,探索一种更具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并开始考虑其行业影响、社会意义。

三、从消费到创造,女性如何在“她经济”中彰显主体性?

“她经济”一词最先被提出来的时候,女性是作为一个重要的消费者群体被锚定,然而在更高阶的“她经济”生态中,女性不仅是消费者,同时也是设计者。

在需求与供给的互动中,女性消费者正在以特有的前瞻性、敏感性,在“她经济”变成一种商品价值的同时,积极创造着一种极具参与感的自主消费模式,彰显着女性在“她经济”中的主体性。

在音乐行业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女性音乐人在作品中越来越多地谈及女性困境、女性思虑、女性价值,这些女性视角的表达最终展开了一幅当代女性的社会图鉴。

比如,谭维维在12月11日发布的全新专辑《3811》便是如此,38是她的年龄,11则是指专辑首作品里出现的11类女性。这张专辑共收录了11首歌曲,11位女性的故事、疑虑、恐惧在这辆3811列车上被摊开、拆解、讨论。

每首歌都代表谭维维代表女性群体对社会发出的一次诘问,类似“年龄会是女人追求爱情的阻碍吗?”、“对于母亲而言,孩子是生活动力还是束缚?”、“困于物质消费追逐中的女人,是在陷入欲望的深坑,还是追求精神的解脱?”、“暴力在女性身心上留下伤痕,却又隐去女性姓名,女人若不甘愿,又当如何?”……

其中,专辑里一首为多个遭遇暴力的女性发声的单曲《小娟》,因歌词犀利、直白,一经发布便引起不小的舆论震荡。

在歌曲里,“小娟”是一个化身,她的身后是同样遭受过真实暴力的不同的被化名的女性。

透过近几年女性所遭受的一些暴力惨案,《小娟》以极具冲击性的词句、旋律,潜入女性困境的更深处,歌词中通过融入大量女字做偏旁的汉字,质问着女性一直以来因性别遭受的刻板印象。

对于女性遭受的困境,女性需要有人代表她们对此发问,同样也需要榜样给予她们冲破困境的勇气。前段时间蔡依林关于40岁的演唱会发言火上热搜——“40岁,feel damn good”。

面对女性群体普遍面临的年龄焦虑,她没有像一般的女明星那样选择回避,而是以颇为豪迈的语气、十分豁达的态度,予以坦然接受,这无疑给予了无数女性以信心和力量。

在音乐上,蔡依林也一直以作品去身体力行地回应着女性困境。从当年靠着《看我72变》、《日不落》等歌曲大火的甜美偶像,到如今关注校园霸凌、网络暴力等社会议题的音乐先锋,蔡依林在艺术人格上的蜕变一如“她经济”的崛起。

其2014年发布的《呸》,拿下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奖、最佳演唱录音专辑奖和最佳单曲制作人奖三项大奖,其中收录的《第二性》、《美杜莎》、《I’m Not Yours Feat.》等,无不透露着女性主义色彩。

今年10月,同样在早期的台湾偶像剧中以甜美形象示人的杨丞琳和王心凌合作了单曲《女孩们Girls》,从为女孩加油的反讽角度,指出女孩们总是被要求完美却要遭遇“同工不同酬”的性别不公,引导女性遵从内心。

但歌曲因质量平平,并未引起太大水花,这也意味着音乐创作若要将女性主义这种社会议题融入作品,仍旧需要高明的技巧、深刻的共情,切忌立意盖过心意。

此外,勇敢的发声者偶尔也会遭受激进、贩卖情绪等负面评价,即使谭维维的此次新歌已经获得专业人士认可,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在2016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再次获得年度专辑奖项的Taylor Swift对着台下观众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作为第一个获得两次年度专辑的女歌手,我想对所有的年轻女性说,世界上总会有人想要把你的成功贬得一文不值,想要从你的成就中分一杯羹,也想沾上你的名气光环。”

某种程度上,女性主义已经成为了许多歌手的标签,成为她们塑造自己形象的一部分,但现实需要的远不应止于此。

这也揭露出,当“她经济”深入到音乐作品的创作层面,它所要面临的困难远非一个经济问题,而是无数盘根错节的现实障碍。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女性音乐人用作品为自己发声,意味着她开始更为彻底地掌控“她经济”生态中的主动权,也更具创造性和觉醒意识。

四、先声话题

话题内容:怎么看待“她经济”的崛起?还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女性主题企划?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