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做打工人,却沦为平台打工人

8 评论 6302 浏览 1 收藏 16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外卖的普及,越来也多的餐饮门店必备一项服务——外卖。殊不知,不想做打工人,自己创业搞餐饮,却沦为平台打工人。外卖平台所收取的商家佣金数并不小,这让许多商家都很困扰。本文分享了餐饮创业者的经营故事,一起来看看。

受困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天价房价,在城市摸爬滚打多年的年轻人,也开始有了回家的打算,带着一线城市的干劲与希冀,贴上小镇青年的标签,重新踏上一条自我救赎的路。

互联网经济腾飞效应传导下,小县城的商业经济也被裹挟前行。

互联网模式渗透以及造富故事鞭策,似乎提前让小城镇完成基本面“进化”,面对“潜在”的运行规则,小镇城市选择接受、适应以及融入生长。

随着直播电商、社区团购、外卖配送等行业兴起,各大互联网军团往小城镇开拔,你追我赶开城扩列,催生了一系列在小镇青年看来可以养活自己的生存之道。

这群年轻人怀揣激情、斗志与期盼,带着大城市积累下的累累经验,投身于创业大军中,融入为小镇高楼瓦砾的一份子。

在互联网大逻辑之下,作为最后的执行一环,他们的权益犹如夹在中间的夹心层饼干,弹性可大可小、可胀可缩。

相比于被媒体争相报道的“逆行者”外卖骑手、快递小哥,小商家也是底层服务链条下受支配的群体之一。

创业是一条救赎通道,张林想借此摆脱漂泊在外、居无定所的打工生涯。

一、氪金游戏

几个月前,受表哥“提点”,张林辞去待了六年的一家连锁火锅店厨师长职位,决定回家乡创业,原本计划开设线下实体店,受到疫情冲击,兜兜转转做起了专职外卖店。

对于外卖行业,回家乡之前,张林也做过一些功课,请教过一些“老前辈”,也跟一些正在开店的朋友聊了很多,大概摸了一遍小县城开店“潜规则”,比如哪些货好卖,哪里能进到低价货源,哪里离商圈近而且地段不贵,外卖店铺该怎么运营等等。

经朋友引荐,张林租下了一间三人合租的店面,其它两家也是做外卖餐饮的,只不过做的品类不一样。

门口没有放店面的招牌,从外面看,有点像一间仓库改装而来,店面倒是很大,但归属于张林的空间却狭小许多,大概20多平米,处于最里面位置,刚够一个厨房空间大小,内饰也是破破烂烂。

好在油烟机、冰箱、桌子等厨房基础设备齐全,剩下烤架、餐具也都可以直接淘置二手,对于一家临时开张的小作坊来说,条件尚可接受。

这里确实也属于小镇的中心商圈,边上围绕的是居民楼,外围有一些餐饮实体店,不超过500米还有全县最大的星级酒店。

张林的店位于小巷街道最里面一环,没有做线下门店,所以门面简陋些也可以节约成本。

地段不错的同时,同行竞争便异常激烈,单单从外卖平台上看的分析数据,这附近不大的商圈里,就有超过90家做烧烤的店,其中还包括一些线上、线下通吃的实体店。

同行竞争大是每个行业都存在通病,与其它外卖食品不一样,烧烤普遍的客单均价更高,仅仅从食材成本来看,利润率可以达到60%。

带来的好处就是,可以把商圈多扩大几公里,远距离配送设置更高的起配费用,扩大竞争范围。

比如3公里以内起送价在20元,3公里以外起送价可以设置到30元,并且可以分阶梯设置,单价高的同时,自然也就降低了配送均价。

有的商家为了节约成本,直接选择在居民楼上开家店铺,商住一体,外卖做好就放在门口等骑手拿走,张林所处的这块狭小区域,集中了一堆店铺,有的配送员来取货时,经常走错片场。

做外卖平台与实体店不太一样,平台给予的时间容忍度(用户等待时间)并不高,如果不能及时“交货”,随时会被平台判罚。

为了及时应对接收的订单,张林特意将堂弟拉来入伙,双方五五投资、五五分账、五五平摊风险,张林负责烤制食品,弟弟负责打个下手,可即便如此,在点餐高峰期,仍勉强应对同一时间段来的订单压力。

张林每个月场地租金900元,相比于大城市动辄几万的月租,还可以承受。至于基础设备,秉着能省一分是一分的勤俭节约“革命精神”,张林在置办行头也就花了5000块,按照张林的说法,钱要花在刀刃上,这把刀刃指的就是平台推广。

跟开淘宝店铺一样,外卖平台同样有类似的曝光逻辑,而且,店铺曝光雪球效应更加明显。

处于后梯队的商家根本展示不到用户面前,只有不断“氪金”才能获得进店率以及下单率。

二、金字塔底

县城的生意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轻松,这也是张林刚进入行业最直观的感受。

除开人口基数小外,点外卖的核心群体是年轻用户,大多数集中在20-35年龄段,在仅有的存量市场下,获取曝光便成为店铺持续运转的核心指标。

新店刚开张时,店铺有新客优惠等福利,外卖平台也会适当给予一些新店流量扶持,初始期还能获得一些曝光,但过了七天后,情况便急转直下,有时一天也难等到两单。

有懂门道的朋友便告诉张林,店铺需要持续买曝光推广,不买推广基本很难有单,刷单、买曝光是大多数外卖商家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但有时买曝光也未必能够带来实际成交量,一天花50-100的推广,可能也就成交个4、5单,平摊下来,亏损更多。

在小县城里,像陈林这样的小餐饮个体户有很多,外卖服务强绑定在外卖平台上,而外卖平台也会提供不同的服务方式。

以某平台为例,如果走平台专门配送,平台会抽取19%-22%的费用,不另收取额外配送费用;如果不走平台配送,也就是走第三方配送,外卖平台将抽点7%(技术服务费),配送需自己找第三方服务比如顺丰、UU配送。

创业初期出于精细化考量,张林选择了后者,后来张林仔细算了笔账,其实这两种收费方式差异都不太大。

张林的烧烤外卖客单价平均大概在30元左右,这在餐饮行业的利润已经算不错的,不过高单价并不意味着高利润,一单30元的订单,平台抽取7%,走第三方配送费用平均5元一单,晚上十点之后价格可能达到7元左右。

再加上食材的成本,店铺每天的推广费用,平摊下来,一单大概能挣10块,一天如果不能做到1000元的流水,开支都无法平衡。

此外,做外卖有时比做线下门店更累,成交单利润低,促使需要接更多的单量,来保证店铺存活,这就需要更多的曝光,但单量上来的同时,店铺接单的承压能力也有限,陷入循环反复中,只有稳定的单量才能良性运营下去。

开店三个月以来,张林没能睡好一个踏实觉,焦虑感也一直从心底蔓延。

烧烤店的作息时间与其它饮食不太一样,点外卖的用户往往是大晚上消费,越是凌晨单量越多,所以,张林的作息时间也与正常工作的人截然相反。

下午4点开张一直到凌晨3点,下班收拾厨房,把没有出售出去的食材放进冷冻层防止腐烂,打扫卫生,趁着天还没亮,回家补觉,这基本组成了张林一天的时间排期。

国庆期间连轴转了好几天,张林每天回到家倒头就想睡。店铺刚起步,每天需要定量购买第二天食材,加上买的两个二手冰箱不是很大,很多食材只能依据前一天单量来判断该进多少货。

一旦断货又没及时在平台下架,只能骑车去附近的超市直接购置,这样一来,食材成本也就上来了。

开店是一件磨人的活,休息更是一件奢侈的事,虽然平台一年有30天的“歇业保护”,但张林紧绷的神经一刻也没放松,毕竟,自己开店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除开一些店铺上的事,偶尔还会出现一些用户纠纷问题。有一次,刚回到家倒头就睡的张林,接到了外卖平台的退单电话,有用户表示他定的外卖没有接收到,张林只得打电话给骑手,骑手说确实已经送到了用户手中,双方随即展开了一场“罗生门”撕扯。

最后,平台秉承着“用户第一”的原则,接受了用户的退单要求,钱也一并退还给了用户,对于张林来说,这一单相当于白忙活了,还倒贴进去一单食材、配送费。

在互联网语境下,平台的话语权超越了所有环节。

三、流量陷阱

如果说平台抽成、配送自费、运营推广这些环节费用是一家外卖店的基础开支,对于一家刚起步的外卖店来说尚可承受,那么满减活动、会员活动以及其它补贴活动的重压,就如同第二道“五指山”,小商家们只能选择承受。

营销引流工具既是平台活跃商家的“利器”,同时也是商家们拿流量的“软肋”。

例如平台不断推陈致新的外卖活动,名义上是为商家提供更加便捷的引流工具,实际是一个“白鼠游戏”,加入游戏中的商家只能奋力奔跑,诱使一些商家不惜低价乃至亏本销售,只为在平台积攒高人气、高评论以及高评分。

靠量维持运营,不跟进的商户只能在这场淘汰赛中出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外卖平台的介入,间接搅浑了当地市场供需两端。平台需要的是推高成交量级、用户量级,吸取商家持续活动带来的养分,如此往复,商户只能拼速度、拼量级、拼补贴价。

张林也明白游戏规则,不过,浸染餐饮多年的张林,并不打算迎合非理性营销,多年的餐饮经验告诉他,靠拉低价格获取用户,在餐食质量上势必大打折扣,与其跟风打价格战,倒不如在产品口碑上下功夫。

不过,摆在现实的面前,多少有几分妥协的意味。比如满减等活动却不得不参加,这似乎已经成为餐饮行业约定熟成的标准,若没有直接的优惠支持,用户进店也不会下单。

在整个餐饮业中,小商户处于最末端一层,也是盈利空间最不确定的一层。

在实际运营中,也避免不了一些流量“陷阱”,比如用户开通会员获得抵扣红包,平台收取会员费用,6元的抵扣券,平台承担2.5元,商家承担3.5元。张林觉得这有点霸王式捆绑营销,但又不得不接受。

外卖店开张三个月来,张林并没有挣到什么钱,刨除房租、水电、食材成本、推广费用,搭上的人力成本,基本属于亏损状态。

坐在店里等订单的时间里,张林抽完一根接一根的烟,偶尔会有一些熟知的朋友过来店里消费,也算是帮衬一把,不过,这时有时无的订单仍掩饰不了张林对未来的困惑与焦虑。

如今,小县城的生意并不好做,以往做线下门店还能自足,现如今,外卖平台渗透,用户习惯养成,将一部分年轻用户拉拢到线上,很多小餐馆只能选择线上线下一起做,店铺亦是自顾不暇。

张林给这次创业留有一年余地,房租到期后,或许又要开启另一段经历。

“我们都是打工人,回来给平台打工”,这句带有自嘲式的句式,似乎无声控诉这个时代给予的挤兑与压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林属于化名

 

本文由 @零售商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不想打工,却沦为打工人,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看来得提前策划养老了。

    回复
  2. 靠量维持运营,不跟进的商户只能在这场淘汰赛中出局。

    回复
  3. 我一看这标题,哈哈哈哈说的不就是我吗,打工人实惨啊

    回复
  4. 通过本篇文章对外卖平台的解读,好像可以理解外卖食品越来越贵的原因…

    回复
  5. 外卖没有优惠在小县城确实不会有什么人点,没有好做的生意。

    回复
  6. 现在中小商家都很难经营下去啊,反倒是大商家,动动手指就能日进斗金,唉……

    回复
  7. 唉,商家也确实难做啊,毕竟每个人都想要赚多点钱唉

    回复
  8. 可恶的资本垄断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