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妖气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妖气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商业化始于2000年前后。那时候,人们热衷讨论的问题是究竟什么样的企业才是真正的“互联网公司”,讨论这一问题的大背景是2000年前后的第一波.COM狂飙,雅虎和思科这样的代表“新经济”的高科技公司令许多传统巨头一夜间黯然失色。

15年后,思科和雅虎早成昨日黄花,连Facebook和苹果都略显颓老,阿里巴巴和Snapchat开始名满天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互联网思维”成了流行拷问:你的公司有“互联网思维”吗?俨然,“互联网思维”成为一种分区不同品质公司的分界线,只要你具有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不管你是卖山寨苹果手机、牛腩煲汤、成人用品,还是煎饼,俨然就是踏上了网络创富的金光大道,余下的皆不足论。

在笔者看来,“互联网思维”本身无可厚非,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崇拜主义、唯“互联网思维”至上论恰恰是国内互联网江湖里刮起的一股妖风,其本质上无非是农民思维加上一点互联网万能论的标签术,这是一种颇为盎惑人心的、带有巫术风格的标签术,这种标签术迎合了时下国内互联网市场的魔幻现实风格——一个关于商业和管理的基本问题最终成了信仰问题——就像之前某位著名的新闻发言人所说的那样:“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一旦进入信仰层面,所有的质疑者和犹豫者都没有了退路,互联网商业也成了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你要么深信,要么滚蛋,没有一丁点可以讨论、商榷或者提问的空间。

此股妖风为害之大,其主要特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讲故事的包装技巧,这当然需要CEO、公关公司、记者和媒体的合谋。CEO只喜欢讲故事,公关公司和记者要赚钱,媒体要填充每天的报纸版面,于是,从雷军们的语录到马佳佳照片和她的PPT,以及雕爷牛腩、黄太吉和锤子罗永浩的创富故事充斥了各种版面,故事里充满了心灵鸡汤和个人传奇,唯独缺少商业报道中的最基本元素:比如小米手机除了“跑分”还有什么优异性能?马佳佳兜售的成人用品有何不同?雕爷家的牛腩和黄太吉的煎饼为什么可以卖那么贵?食客反应如何?罗永浩的锤子手机比起iPhone来胜算在哪里?

CEO们热衷讲故事的目的是在这些创富英雄和普通屌丝之间划出鸿沟来,以激发后者对于前者发自内心的积极崇拜,与此同时,任何关于该公司产品和经营素质的探询则成为一种禁忌。像“不服跑个分”可以成为抵挡所有针对小米手机的批评,而90后马佳佳的脸蛋和成人用品四个字一旦挂上钩,这位新女性的种种奇谈高论就成了VC大叔们最好的意淫材料;雕爷牛腩、黄太吉煎饼以及马佳佳的成人用品商店依旧停留在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来一碗牛腩、一张煎饼或者一副春药的“想象市场”中,至于锤子手机,不提也罢。

当然,妖风的最高境界就是价值观混乱。马云高调称,他创立阿里巴巴的目的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建立一种所谓的“新商业文明”,事实上,他最终还是奔着“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而去,其实这一幕早在2007年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时就曾经发生过,只是还有谁会记得这些事呢?有网友称今天的天猫就像是一位“30岁的御姐拜金女”,在她向美国股市匆匆投怀送抱之时,淘宝里的假货则是其华丽斗篷里的跳蚤而已,为早日当上亿万富翁而开始摩拳擦掌的阿里人根本就没时间懒得去捏死它们。行文至此,看到阿里巴巴豪掷12亿入股恒大足球的新闻,真应该恭喜马云,对他来说,天下之大,已经没有阿里不做的生意了。

一位财经作家曾指出,中国企业家群体通常表现出一个普遍的鲜明特点,他们每个人素养都很高,但骨子里为数不少的都会蔑视消费者。操控之间,用户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一个个可以从容捕获的“小白鼠”而已,有时还会美其名曰,叫做“粉丝经济”。在马云、雷军们所说的“true believe”和最基本的商业真相之间,其实隔着一条巨大的沟壑,里面妖风阵阵,愈刮愈烈。此妖风不除,用户依旧是被随意驱赶和愚弄的群氓,难有觉醒之日。

来源:驱动之家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4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呵呵,妖风四起,也说明社会的浮躁。不是么~

    回复
    1. 回复

      是的 其实在一定阶段 是需要妖风来促进的 这样这个社会的发展才能进行大幅度的前进 但是妖风迟早会随着社会和人们的不断前进而被取代

    2. 回复

      我赞同您的观点,互联网时代,新的事物极速发展,对于公众的认知是个挑战,从无知到盲从到回归理性,这需要过程,信息爆炸必然导致浮躁,可最终还是要回归本质

    3. 回复

      哈哈 同仁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