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ESG的新故事:主动、常态与变革

0 评论 797 浏览 1 收藏 16 分钟

ESG的终局不仅仅是与业务的结合,而是需要将ESG 融入企业价值内核,实现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深度融合,即有意义地盈利。 

“到这里来吧,我将帮你们获得这个世界。我的文明已无力解决自己的问题,需要你们力量的介入。”这是《三体》改编同名电视剧里的一个画面。

剧中人物将三体外星人引入地球的一个动因,就是对于人类的绝望。这种绝望包括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互相伤害、滥用农药、肆意破坏大自然……由此,部分人认为,只有引入三体人这样的高等外星文明,才可以拯救地球。

而剧中这些令人绝望的人类社会问题,无一不和ESG议题有关。或者说是企业对ESG管理漠视下,人类将要面临的未来。只不过在电视剧和小说中表现地戏剧化、夸张化,却也让观众感受的更为深刻。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由于国内监管制度缺失、企业积极性不高,加之没有一个好的战略和举措,即使有的企业想布局ESG,往往只能望而却步。近几年,随着ESG概念不断在国内深耕,企业侧和资本侧逐渐重视,然而对于大部分企业而言,ESG信息披露更多是在公益等方面。

在2023年,这种“挤牙膏”式的信息披露,正在发生变化。

最为明显的便是诸多企业已经将ESG与高管薪资挂钩、纳入业务体系、将其视为出海必修课。例如阿里让 ESG 目标成为考核指标、京东设立委员会、小米获得国际ESG奖项……

此外,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国际可持续准则理事会(ISSB)的成立,为全球ESG 标准统一送来了曙光,改善了ESG标准规则混乱的现状。此外,全球监管部门逐步将ESG 投资、ESG 评级、ESG 信息披露、低碳、循环经济、劳工、供应链、治理等内容纳入监管体系,同时强化了ESG 监管力度。

经历了2021年的转折,2022年的“退潮”。ESG在2023年又发生了新的变革。这种变革之下,国内的企业逐渐从被动变为主动;从非常态变为常态;从以信息披露为抓手的探索期,迈向ESG与业务深度结合的成熟期,挺近深水区。

一、ESG,与业务“对对碰”

今年,企业在ESG管理上,开始“真刀实枪”地干起来了。这一结论来自今年大厂在ESG上的变化。

具体来看,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2023)》,报告中,张勇表示,让 ESG 目标与业务目标、合规目标一样,成为业务集团与业务公司 CEO 的一项考核指标,与绩效和薪酬挂钩。

而在阿里巴巴2022年的报告中,更多地内容则是关于能源结构转型的数据、公益以及社会责任的体现。

今年3月,京东成立了ESG委员会,由刘强东担任主席。在其第一封的全员信中也体现出京东对ESG的重视——未来二十年,京东将累计投入超3万亿元用于百万一线员工的薪酬福利;京东乡村振兴“奔富计划”带动超1亿农民增收;累计携手6千万中小微企业数字化升级,到2043年京东全面实现碳中和等等。

与往年不同的是,京东过去的ESG的管理,路线、战略较为分散和模糊。ESG委员会的成立将很大程度上推动京东建立一个规范、完整的ESG体系。亦方便与业务和高管薪酬挂钩。

与阿里、京东有着同样步调的企业不在少数。

根据妙盈科技AMI 数据显示,目前近100 家中国企业已经或正在考量将ESG 因素纳入高管薪酬机制,以此激发内部ESG 价值创造能力。

可见,一部分国内企业已迈入此阶段,通过制定ESG 战略及行动规划、成立董事会ESG 委员会、组建执行层面的ESG 工作组和ESG部门,设立ESG 中长期目标,将ESG 与公司业务价值、竞争优势建立深度关联。

除了在ESG与业务结合上的变化,还有来自企业ESG真正管理能力的变化。

例如11月小米的新品发布会上,雷军重申了小米集团 2040 年达成碳中和,100% 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承诺,并展示了小米获得的一系列国内和国际的 ESG 相关奖项。

而在往年,获得此类奖项的企业甚少,更多是在能源行业。

小米只是众多企业挺进ESG深处的一个缩影。

在代表全球领先的等级方面,中国企业在2021年打破了最高「AAA」级一直为零的历史。这一年,获得「AAA」级的企业是雅迪控股;2022年获得「AAA」级的企业是联想集团;而在2023年,有三家企业获得「AAA」级,分别是丽珠集团、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

虽然今年获得「AAA」级的企业有两家属于新能源汽车领域,有着天然的优势和基因。但也难掩中国企业在ESG方面已然迈进新的阶段。

此外,一个更值得关注的变化是,一些企业开始将自己在ESG领域的能力进行复制,赋能给其他行业、企业。

根据MSCI ESG 评级公开数据,三分之一以上的中国企业在过去五年实现提升,其中大约15% 实现跨等级(二个或以上)提升。

联想就是其一。加速推进将ESG 实践经验沉淀为ESG 服务与解决方案,“复制”在智能制造、智能楼宇、智慧城市、绿色供应链等领域。

总体来看,国内企业过去的ESG管理,由于入局较晚,很多企业并未形成完整的管理体系,ESG报告更多是“挤牙膏”式的信息披露。而如今,随着政策红利和自身增长需求的压力,正逐渐规范化,与薪酬挂钩,在企业内部设立独立的管理部门,逐渐与业务融合发展。

此外一些ESG能力强的企业已经开始将自己的ESG管理能力复制到其他行业、企业。这种变化也使得中国企业在ESG领域持续挺进。

在以ESG 指标为重要评选标准的Gartner 全球供应链25 强(2023 年)榜单中,联想集团以第8 名19、阿里巴巴以第23 名入选。也表明了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ESG 和可持续品牌力的突出。

这种变化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值得我们去探索。

二、出海的“必修课”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企业们在ESG领域的变化离不开政策、国际趋势、投资者压力等多方面因素的作用力。

这些原因共同推动了企业们在ESG领域的投资和承诺。随着ESG的重要性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加强,更多企业不断将ESG纳入其核心战略中。

但是除了这些宏观因素,更多的原因来自于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和增长压力。

随着国内市场竞争的加剧和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寻求海外市场,以扩大销售渠道和市场份额。同时,海外市场也存在着巨大的商机和发展空间。加之一带一路、自贸区等政策红利的释放,为企业出海提供了政策支持和保障。

在2023年,出海成为企业寻求增长的必经之路。然而对于国内的企业而言,在海外开辟一条道路并不简单。ESG能力成为重要的一环。

具体来看,海外市场对企业伦理、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碳减排等领域的监管要求比国内更加严苛。企业不仅需要满足这些监管要求,还需要满足消费者、供应商、员工等对ESG的期望。

以汽车领域为例。自2022年11月,欧洲理事会通过了《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指令》。自此,任何与欧盟存在贸易关系的非欧盟企业在未来必须进行ESG报告披露,否则其出口的商品会被拒绝进入欧盟市场。

在某种程度上,国内车企要想真正出海,要过的第一关,就是构建与国际接轨的ESG治理体系。

比亚迪是中国车企出海的典范,在MSCI的评级上,虽然比亚迪是唯一拿到了A评级的车企,但其在化学安全、社区关系、劳工管理上的评级报告落后于平均水平,争议较大。其中比亚迪在越南的电池加工厂,出现工人罢工现象,就为其减分不少。

此外,在欧盟最新的CSRD法规下,对进口商而言,需要判断出口商的产品链(包括供应链)是否是公平竞争的环保企业,而不是血汗工厂。

从这点来看,京东加强对供应链环节的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监管,确保产品的可持续性和合规性。以及加大了对新能源和绿色物流的投入,推动减少碳排放和废弃物产生。开始采用更环保的包装材料和运输方式,以降低对环境的影响等“绿色供应链”的举措,也变得有迹可循。

总体而言,ESG不仅可以帮助企业提升品牌形象和客户体验,还可以与现有业务相结合,成为改进公司内部治理的抓手。通过提升ESG表现,企业可以提高经营利润、股东回报以及利润增速。

这一点,从ESG评级更高的上市公司通常其经营表现更优,便可见了ESG的重要性。

不过就目前而言,与海外相比,国内ESG的深度和广度仍有所差距。

一个事实是,ESG的终局不仅仅是与业务的结合,而是需要将ESG 融入企业价值内核,实现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深度融合,即有意义地盈利。

三、中国ESG,本土化与数字化

ESG 在中国普及的时间并不长,中国ESG 生态仍然处于建设初期。因此,对于很多中国企业来说,如何有效地将ESG 融入运营并从中挖掘商业和社会价值,是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

以互联网大厂为例,2021年以来,腾讯、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网易、百度等头部互联网大厂,都已披露了独立的ESG报告,但令人遗憾的是,在MSCI ESG 评级中,中国互联网企业并没有获得更高的评级。

背后的原因不仅在于中国ESG较为“年轻”,还有来自本土化发展的压力。

要知道,每个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其所重视的议题也不一样。因此企业践行ESG 时既要考虑全球市场,亦需思考本土化。

例如蒙牛在乌兰布和沙漠进行大规模生态治理和沙产业建设,开发出「防风固沙、种草养牛、牛粪还田」的循环经济模式,将千年荒漠变为有机土壤和奶源产地。目前,中国圣牧将当地200 多平方公里。

一方面改善了本地沙漠治理问题,实现了经济效益;一方面落实了ESG管理方案。

其次,一个事实是,国内诸多企业ESG 数据与信息透明度较低,且在能源利用率、碳排放管理等问题上存在诸多困局。

一个案例来自联想。其建立了基于「端- 边- 云- 网- 智」的新IT架构,将可持续发展贯穿产品设计环节,闭环再生塑料已应用到298 种产品中。

更值得注意的是,其根据自身实践经验提炼出一套方法论与解决方案,并打造了集成化数据平台,以实现数字化辅助智能决策,支撑可持续产品、净零排放与可持续价值链等企业目标。例如LeGreen就是其ESG 外化赋能的阶段性成果。

可以发现,数字化为ESG 发展提供了支撑。

具体来看,数字化转型为企业实现更高ESG 数据与信息透明度提供了可能性,降低了公司内部各层级的ESG 信息不对称,有利于各层级客观、准确地进行ESG 决策、跟踪和监督。

数字化转型还可以提质增效,优化企业内外资源配置,是提高企业ESG 绩效的手段。

根据中国信通院《数字碳中和白皮书》预测,到2030 年,数字技术将赋能不同行业减排约10% 到40% 不等。

在数字化的赋能下,一个可以与ESG融合的步骤是,先是帮助企业建立内部的ESG 数字化管理系统,继而将ESG 数字化能力向供应链延伸,最后企业将ESG 数字化进行外化赋能。

总体而言,中国ESG的发展,一方面需要遵循本土化,更要着眼于全球化;另一方面,需要加速与数字化进一步融合。

随着ESG 生态体系的完善和成熟,中国企业正逐渐从“被动”走向“主动”;从“尝试”走向“常态”。

作者:斗斗,编辑:皮爷

来源公众号:产业家(ID:chanyejiawang),专注深度产业互联网内容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产业家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